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636章 父辈的秘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严昆前辈跟我提过这一点的!”

    林羽皱着眉头沉声说道。

    “严昆前辈?可是老宗主的那位师弟?!”

    亢金龙听到大秃头的名字顿时神情一振,急声问道,“我听说他老人家也来了!在哪儿呢?!”

    “他现在正帮我盯着另外一帮人呢!”

    林羽笑着摇了摇头,其实昨天晚上他劝过大秃头,不用非得盯着那四人,他们绝对不会跑的,但是大秃头就是不听。

    “那既然严昆前辈告诉过您,四大象之间互无往来,那您也就知道,我们跟玄武象之间根本不可能有联系!”

    亢金龙说着忍不住叹息一声,神情颇有些无奈道,“不过现在您已经担任新宗主,要想重新振兴星斗宗,必须找到玄武象,因为他们看守着我们星斗宗最重要的东西!只是相比较我们,他们位处东北,消息可能更加鼻塞些,只怕还不知道您已经担任了我们的新宗主!”

    林羽见亢金龙和角木蛟两人说话不像有假,忍不住皱眉说道,“你们虽然没有跟玄武象接触过,也不知道玄武象的下落,但是有青龙象的人却告诉我,他知道玄武象的下落!”

    “哦?”

    “是谁?!”

    亢金龙和角木蛟两人顿时神色一变,大为惊诧。

    “氐土貉!”

    林羽沉声说道,“就在刚才我去见他的时候,他告诉我的,说他知道玄武象的下落!”

    “他纯粹是扯淡!”

    角木蛟冷哼一声,说道,“他要是知道玄武象的下落,这么多年,我们会不知道吗?再说,如果他真的知道玄武象的下落,也早就找过去了,这么好的发财机会,他们几个唯利是图的叛徒,会不抓住吗?!”

    “你们说的也对!”

    林羽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沉声道,“不过我感觉他不像是骗我,可能他并不知道玄武象的具体下落,只是知道什么线索,也说不定,他告诉我,他父辈跟玄武象之间有过接触,会不会是他从他父亲那里掌握了什么蛛丝马迹……”

    “那更是放屁!”

    角木蛟冷哼一声,说道,“他父亲要是跟玄武象有过接触,我们的父辈会不知道吗?!”

    “且慢!”

    这时亢金龙突然神色一变,急忙冲角木蛟摆了摆手,打断道,“老蛟,你还记不记得,在我们十几岁的时候,氐土貉的父亲失踪过一阵子?!后来我听我爸说过,他失踪的这一阵子,好像,就是去的东北!”

    听到东北两个字,林羽心头猛地一跳,双眼顿时迸发出一股极盛的光芒,心头怦怦直跳,他隐约觉得自己好像已经看到了找到玄武象的希望!

    “对,我想起来了!”

    角木蛟一时间恍然大悟,也立马用力的点了点头,急声说道,“当时他爸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回来后,我爸和你爸等人把他叫到了屋子里,开了一整天的会!后来氐土貉他爸就跟丢了魂儿似的,过了没两年就死了!”

    “所以,就算他爸真跟玄武象接触过,也保准是失踪的那会儿!”

    角木蛟有些疑惑的说道,“不过我爸从来没有跟我提过这茬啊!”

    “可能是他们并不想让我们知道吧!”

    亢金龙沉声说道。

    “那这么说,氐土貉真有可能掌握有关玄武象下落的线索?”

    林羽语气激动,颇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

    “这个简单,我们帮您去问问就是!”

    角木蛟从旁边的柜子里翻出一把匕首,冷声道,“我让他们吃吃我这几日吃过得苦头,我就保准他们什么都会乖乖地说出来!”

    “他们让你吃了这么多苦,你让他们吃点苦,确实很公平!”

    林羽点了点头,并没有阻止。

    他抓氐土貉和尾火虎回来,就是为了让亢金龙和角木蛟发落的。

    而且他们两人亲自过去威逼利诱,比他过去要有用的多。

    “我陪你一起!”

    亢金龙冷声说道,眼中也闪过一丝愤恨,接着起身,从桌子里面抓过一个包裹,跟着角木蛟一起朝着院外走去。

    “吱嘎!”

    杂物屋的房门被推开之后,两个高大的身影迈步走了进来,其中一人的手上还抓着一把森寒的匕首。

    “是你们?!”

    氐土貉看清进来的亢金龙和角木蛟之后脸色瞬间煞白一片。

    尾火虎看到他们两人之后脸色也立马一变,用力咬紧了牙关。

    “我还活着,让你们失望了!”

    亢金龙淡淡的说道。

    “你们囚禁我,凌虐我的时候,恐怕也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种方式见面吧!”

    角木蛟冷冷的说道,说话的同时伸手摸了摸自己手里的匕首。

    “小人得志!”

    氐土貉冷声说道,“如果不是何家荣帮你们……啊!啊!”

    他话未说完,便立马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浑身筛糠般抖个不停,冷汗如雨。

    因为角木蛟手里的匕首已经甩了出去,直直的扎到了他的大腿根处。

    “啧啧,肩膀上的伤还没好利索,连带着准度都变差了!”

    角木蛟摇头叹息一声,接着伸手将氐土貉大腿上的匕首拔了出来,随后用匕首对准了氐土貉的裤裆中间,喃喃道,“这次应该不会失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