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637章 灵面蚁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氐土貉看着裤裆跟前锋利的匕首,顿时背如芒刺,脸色煞白一片,咕咚咽了口唾沫,说道,“角木蛟,我告诉你,你别胡来,会出人命的!”

    “出人命?我们要的就是出人命!像你们这种叛徒,死有余辜!”

    角木蛟冷冷的说道,接着站起身,手腕迅速一抖,匕首再次飞掠了出去,“噗嗤”一声,锋利的刀刃直接没入了氐土貉另一条的大腿上。

    “啊!草!”

    氐土貉神情狰狞,额头上大汗淋漓,咬着牙低骂了一声。

    “还是没扔准啊!”

    角木蛟叹息一声,走过来再次将匕首拔了出来,准备继续扔。

    “老蛟,你这样玩多没劲!”

    亢金龙突然喊住了角木蛟,接着从自己带出来的包裹上掏出一个特殊材质的透明小瓶,只见小瓶子内装着的是一些黑乎乎的粘稠液体,而且这种液体仿佛会动,一上一下的波动着。

    随后亢金龙扭开瓶盖,将瓶子里的粘稠液体倒在了角木蛟手里的刀刃上。

    只见这些粘稠的液体落到刀刃上之后宛如粘稠的胶糖一般,没有丝毫的滴落,反倒全都粘黏到了刀刃上,而且跟在瓶子中的时候一样,也在不停的上下波动着,仿佛具有生命一般。

    “咔吧!咔吧!”

    而且随着这些粘稠液体的蠕动,角木蛟手里的刀刃上传来了一阵阵的细响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撕咬着刀刃一般。

    氐土貉和尾火虎看到这一幕脸色变得愈发的难看,尤其是氐土貉,身子竟然都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了起来,嘶声道,“鬼面蚁……你竟然有这东西……”

    角木蛟匕首上的那些黑色液体,实际上是一种体积极其细小的蚂蚁!

    这是一种特殊的迷你蚂蚁,是从小用特殊的药物培育出来的,这种蚂蚁极具攻击性,牙齿锋利无比,不管是木材还是金属,都能够轻而易举的咬碎,更不用说人的肌肤和骨头了!

    因为这种蚂蚁的体积极小,所以可以做到无孔不入,而且尖锐的牙齿又让它们无往不利。

    只要沾到人身上,就会迅速钻进人的体内。

    不过也是因为它们的体积太小,钻入人体之内,它们不会立马置人于死地,而是一口一口的咬掉人的血肉和骨,让人饱受尽锥心刺骨的疼痛,然后再慢慢的死去。

    这种死法,比用匕首一刀刀的凌迟处死,还要痛苦百倍千倍!

    哪怕是氐土貉和尾火虎这种玄术高手,也无法承受如此痛苦的死法!

    “本来我不打算用它们的,因为太残忍!”

    亢金龙淡淡的说道,“但是对于你们两个叛徒而言,这种手段已经够仁慈了!”

    “这次,我可不会再失手了!”

    角木蛟冷冷的说道,说话间已经挥舞起了手里的匕首,匕首上的黑色粘稠“液体”没有丝毫的掉落,反而蠕动的越来越快。

    “等等!等等!”

    氐土貉吓得脸色惨白,急声道,“你们不能杀我,不能杀我!”

    他知道,一旦沾上这鬼面蚁,让鬼面蚁侵入自己的体内,就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而他并不想死!

    角木蛟根本没有在意他的话,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的裤裆。

    “何家荣需要我活着,他需要我给他提供玄武象的线索!”

    氐土貉急声说道。

    “你编谎话也不会编!”

    亢金龙冷声哼道,“刚才何宗主出去的时候,已经告诉过我们,让我们随便处置你们,如果你真的有线索告诉他,他会不在乎你的死活吗?!”

    “那是因为,他以为我是骗他的!”

    氐土貉急忙说道,“你们把他叫过来,我把一切都告诉他,我……我再求他放我一条生路……”

    此时氐土貉内心的期待已经极低,就算林羽不答应放他一条生路,起码也会答应给他一个痛快,总比被这些蚂蚁活活咬死的强!

    “老蛟,那就再等等吧!”

    亢金龙望了角木蛟一眼。

    “再等等?!”

    角木蛟冷哼一声,盯着氐土貉威胁道,“如果回头宗主要是还没问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那我就把这鬼面蚁都塞进你屁股里,让它们从你的下半身开始,一点一点把你整个身子啃断,而且到时候你还没有完全死掉,还有意识,能够清楚的看着、感觉着自己是怎么死……”

    “草!草!”

    氐土貉吓得脸都绿了,大骂了几声,生生打断角木蛟,大声喊道,“别他妈说了,我都说,我什么都说,行了吧!”

    角木蛟和亢金龙相视一笑,满脸的得逞,他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只有氐土貉自己心理上彻底崩溃,才会将掌握的消息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接着亢金龙和角木蛟两人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很快,林羽便迈步走了进来。

    氐土貉看到进来的林羽之后,顿时长舒了口气,虽然林羽下手也十分的无情果断,但是起码起码没有角木蛟和亢金龙两人那么变态……

    “听他们说你想开了,想把知道的都告诉我?!”

    林羽搬了个凳子坐到一旁,翘起二郎腿,悠悠的说道,“那现在就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