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317章 无形的危险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大惊不已,韩冰手机上照片里的符号,竟然跟那天他从沈玉轩那边拿走的那张图纸上的符号一模一样。

    林羽平复了一下心情,急忙说道:“前面路口左拐!”

    “左拐?”

    韩冰一脸诧异的问道。

    “听我的,这个符号我见过!”林羽定声道。

    韩冰闻言面色不由一变,再没多说什么,急忙一踩油门,按照林羽说的路线疾驰而去。

    通过询问韩冰,林羽得知,这个符号是在一名死者身上发现的,当时一张白纸上印着这个符号,应该是那个凶手不小心留下的。

    最后韩冰开着车七拐八拐的来到了何记的玉饰加工坊,因为路上的时候林羽就打电话把沈玉轩叫了过来,所以他们赶到之后,沈玉轩已经等在门口了。

    “家荣,韩上校……”

    “玉轩,上次有个人来咱们这定玉牌来着是不,货已经给他了吗?”

    未等沈玉轩打完招呼,林羽便喊着他急匆匆的往加工厂里走去。

    “啊?!”

    沈玉轩赶紧跟上来,想起玉牌的事,急忙说道:“都多久的事了,早就拿走了啊,得一个星期了吧。”

    林羽走到加工厂里一看,发现加工玉牌的那个车间确实已经被清空了。

    “什么玉牌?”韩冰无比纳闷的问道。

    林羽没急着回答她,走到玉牌加工车间,见图纸也都被清空了,赶紧跟沈玉轩说道:“玉轩,加工玉牌的图纸还有吗?”

    “有,有!”

    沈玉轩一边说,一边转身朝着办公室跑去。

    “前段时间我们接到了一笔生意,有个人一开口就要了几百块玉牌!”林羽跟韩冰解释道,“而且还让我们在上面雕刻一些奇怪的符号,我当时也是好奇,因为一般人不可能一次性吃下这么多玉牌的,所以就特意留意了留意,对这个符号印象特别深。”

    “图纸来了,来了!”

    这时沈玉轩已经把图纸打印出来,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伸手递过来,林羽赶紧递给了韩冰。

    韩冰看到图纸上的符号后面色也是陡然一变,竟然跟她手机上的符号一模一样!

    “这个人现在在哪?!”

    韩冰瞬间激动了起来,一把抓住了沈玉轩的胳膊。

    沈玉轩吓得一怔,疼的嘶的吸了口冷气,没想到韩冰手劲儿这么大,急忙答道:“我也不知道他在哪啊,他来拿了玉牌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韩上校,你先别急。”

    林羽赶紧轻轻拍了拍韩冰的手臂,示意她先松手,冲沈玉轩问道:“你看清那人的样子了吗,还记得住吗?有他的电话吗?”

    “当然记得住,电话有的!”沈玉轩连连点头,随后赶紧跑回去把记录本拿过来,圈了个人名递给了韩冰。

    “孙岩峰?”韩冰皱着眉头看了眼本上的名字,随后拨通了军情处信息部的电话,“帮我查一个号码,138……,机主名字叫孙岩峰。”

    挂了电话之后,不明就里的沈玉轩这才小心的问道:“家荣,韩上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买你玉牌的这人是个杀人凶手!已经杀了好几个人了。”韩冰冷冷道。

    “啊?!”沈玉轩吓的浑身一颤,当时这人来拿玉牌的时候,还是他亲自把玉牌送过去的呢,这么想来,他可是捡了一条命啊。

    “没事,过两天大军他们就来了,到时候我让他过来专门保护你。”林羽见沈玉轩吓得面无血色,赶紧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了他一句。

    “我现在有些怀疑他这些玉牌的用途,何少校,你以前见没见过这种符号?”韩冰皱着眉头望着图纸上的符号,面色凝重。

    “很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林羽如实的回答道,他既然有印象,那说明他祖上应该见过这种图案,但是他一时半会儿还真有些想不起来。

    “我感觉有些像岭南等地的巫术符号。”韩冰迟疑着说道。

    “会不会是国外的一些邪教什么的?”沈玉轩也插嘴问道。

    “对,也有这个可能!”韩冰很肯定的点点头。

    沈玉轩面色一喜,搓着手问道:“韩上校,我觉得我有做情报方面的潜质,您看能不能重新考虑考虑我进军情处的事?”

    “不好意思,我们军情处的招人标准没有这么低!”韩冰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他。

    沈玉轩顿觉万箭穿心,面色痛苦,感叹道,英雄无用武之地啊!悲哀!悲哀!

    这时韩冰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信息部那边已经将孙岩峰的信息查到了,跟韩冰汇报道:“何少校,这个孙岩峰的资料已经查到了,他是京城背本地人士,自己经营着一家小型的玉饰店,没有过犯罪记录。”

    “玉饰店老板?”

    韩冰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觉得有些不对劲,问道:“他门店的地址在哪?”

    “门店地址在健康路……”

    电话那头的信息部人员说着突然顿住,声音陡然一变,急声道,“韩上校,这个孙岩峰,一周前就已经死亡了!”

    “死了?!”韩冰面色一变,“怎么死的?”

    “嗯……根据公安部那边调取的资料显示,是他杀,而且死因离奇,至今没有确认嫌疑人。”信息部人员急忙汇报道。

    “有照片吗?”

    韩冰听到“死因离奇”几个字,神情变得愈发的凝重起来。

    “有,我这就发到您手机上。”

    信息部人员汇报完便挂了电话,没一会儿就将照片发了过来。

    韩冰翻了翻,面色微微有些泛白,一边将照片递给林羽一边说道:“这个人应该是被利用了,他的死状跟其他被害者的死状相同!”

    林羽赶紧将照片接过来,只见照片上的孙岩峰衣服凌乱的躺在地上,整个人自脖子胀的宛如气球一般,而且泛着浓重的紫黑色,好似浸在墨缸里染过了一般,鼻子上满是黑血,双眼微闭,翻着眼白,嘴巴微张,舌头伸的老长,根本不是普通人能伸出来的长度,整个人的死状看起来惊悚又诡异。

    沈玉轩凑过来看到照片后吓得浑身一激灵,这他妈也太吓人了吧?!

    如果不是这个人充当了中间人的身份,要是买玉牌那人直接过来跟他交易的话,那死的就是他吧?

    我的天!

    沈玉轩面色惨白,后背陡然间出了一层冷汗,下意识的凑到林羽跟前抱住了林羽的胳膊。

    林羽望着照片面色严肃,有些于心不忍,随后将手机递还给韩冰,沉声问道:“他已经死杀了几个人了?”

    “连同这个人在内,我们已知的,已经死了六个了。”韩冰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人的目的是什么?”林羽十分不解的说道。

    “这才是最让我们感到不安的地方。”韩冰面色铁青,“我们根本不清楚他的目的,也不知道他来京城针对的是谁,我们的人连他一丝一毫的行踪都摸不到……”

    说着韩冰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杀的人都是这么死的吗?照片能给我看看吗?”林羽思索了片刻说道。

    韩冰掏出手机,翻出一个相册递给林羽。

    林羽看了看相册上的死者,有男有女,清一色的都是三十岁左右的成人,而且死状也跟孙岩峰差不多,只不过脸上的紫黑色有浓有淡。

    “你说,他会不会是在拿这些人当试验品?”林羽皱着眉头说道,他发现了比较奇怪的一点,如果把这些照片重新整理排序的话,这些死者脸上的紫黑色浓度是依次上升的,而且死状也越来越惨烈。

    林羽跟韩冰点出这一点后,韩冰面色也是一变,细细一想,似乎恍然大悟,急声道:“!对!这些人的死亡时间也跟你说的这个规律一致,这个人渣,真的在用这些无辜人的生命做实验!”

    “我觉得你们可以考虑考虑跟警方合作,排查排查这些死者生前的活动区域,根据这个去找,说不定能查到什么。”林羽建议道。

    “嗯,我们也是这么想的。”韩冰点了点头,如果能确定这个人渣的活动区域,那一切就好办多了。

    “到时候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帮忙……”林羽虽然极其不想掺和这件事,但是毕竟自己是军情处的人,还得了人家的好处,不客套客套就太不像话了,这就是当初他们为什么不愿意加入军情处的原因,便宜哪有那么好占的。

    经过韩冰这一提醒,林羽也谨慎了起来,让沈玉轩找人重新打制了一些更加坚硬的铜质匕首,好分发给秦朗和大军他们,碰上这些玄门中人也好应付应付。

    沈玉轩把最长最大的一把留给了自己,还死活拽着林羽给他在剑上贴符,林羽便偷偷给他加了个清明诀。

    不过看着沈玉轩手里的铜剑,林羽便下意识的捂住了胸口,心如刀割,这要是他的青铜剑还在的话,管他什么玄门术士,妖魔鬼怪,绝对一刀一个啊!

    这个该死的张奕鸿!

    林羽很少恨一个人恨到这种地步,张奕鸿算是头一个,这个人实在是太太太无耻了!

    接下来的两天,林羽分外的小心,上下班都要跟叶清眉一起走,而且嘱咐她和江颜都把自己送她们的玉观音戴上,说不定关键时刻能起到作用。

    但是他没把原因告诉她们,怕吓到她们。

    这天晚上林羽和叶清眉回到家之后天就已经黑了,叶清眉开始做饭,林羽则一边看着电视,一边焦急的望着窗外,但是迟迟不见江颜的身影。

    最近这一段时间江颜除了值班,一般下班都是很早的,通常他们回来江颜也就回来了,这今天怎么这么晚还没回来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林羽愈发的紧张,想起这段时间的这个变态杀人狂,心里紧张的不行,而且他刚才给江颜打电话,江颜还给他挂了,他再没敢打,怕江颜是在开会。

    “颜颜还没回来吗?”叶清眉此时饭全部都已经做好了,纳闷的问道,“我下班的时候给她打过电话,她说很快就回来了啊?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