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682章 我们不怕死,只怕死的毫无价值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并不是怀疑这些战友的忠诚度和奉献精神,但是这件事所牵扯出的风险确实是太大了!

    如果只是关乎个人的生死,他相信,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会退缩,会犹豫!

    但是,这次可是将一家老小的安危都压上了!

    这些人的家人并不全都是在京中,也就意味着军机处保护不了他们的家人!

    而且,如果事实真如林羽所言,上面的人不知道这个任务的存在,那他们这个任务相当于个人行动,无论成败,无论生死,都属于严重的违规违纪,牺牲也不被承认!

    所以这些人如果选择退缩,林羽也表示理解!

    “何队长说的没错,这件事关系重大,所以我们没有跟上面的人请示!”

    韩冰沉声说道,“而且我们也一直认为,就算我们跟水处、袁处他们请示,只怕也请示不下来,因为这件事事关重大,而且是一步险棋,一旦身份暴露,所带来的后果十分严重,所以,这次任务,完全属于私人行动!”

    她这话说完之后,众人又是一阵骚动,低声讨论了几句。

    “韩队长,我问一下,既然上面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也就意味着,从任务一启动,我们就属于违纪了!”

    其中一名小队长面色沉声的说道,“而且,先不说我们的信息暴露出来之后,特情处会不会暗杀我们,就算他们来找了我们,劝降我们,我们按照计划装作被说服或者妥协加入了特情处……那在国家和军机处看来,我们是不是就是真的叛变了军机处!”

    听到他这话,众人的脸色晦暗一片,分外沉重。

    林羽和韩冰的脸色也极为难看。

    “不错!”

    韩冰虽然十分不想承认,但是还是艰难的开口点了点头。

    “叛徒啊!那我们就相当于真的当了汉奸、走狗了啊!”

    一名队员神色大变,忍不住急声说道,“这还不如杀了我呢!”

    对他们这些铁骨铮铮的战士而言,他们可以接受死亡,但是接受不了名誉上的诋毁!

    “这也是无奈之举!”

    林羽叹了口气,低声说道,“知道的人越少,混入特情处的兄弟就会越安全,不过大家别担心,等行动成功之后,我……我到时候会跟上面的人解释……”

    “就算解释,上面的人也不会听吧?毕竟军机处的规矩摆在那里,这种事情的性质也极为严重,已经不是普通的违纪了!”

    另一名队员沉声说道,“而且,所谓的行动成功,是指什么时候呢?!一年?五年?十年?!还是一辈子?!”

    作为军机处的一员,他们知道,一旦进入军机处、特情处这种特殊的机构和组织,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脱身,更不用说以卧底的身份!

    而且所谓的行动成功,又是指什么呢?!

    特情处覆灭吗?!

    是不是特情处一日不覆灭,他们就一日无法脱身!

    听到这番质问,整个屋子内的众人再次沉默了下来,很多人已经低下了头。

    就连林羽和韩冰脸色也是阴沉铁青,双唇紧闭,一时间也无言以对。

    因为他们给不出任何保障!

    他们也不知道行动具体结束的时间!

    “韩队长,这个任务,说得不好听一些,就是去送死!”

    此时坐在桌子跟前,一直未能说话的那名中队长常书海面色凝重的冲韩冰说道,“而且,就算死了,我们也不会被追加烈士,甚至,上面的人为了缓和两国之间的关系,有可能会给我们按上一些其他的罪名……所以,我们就算死了,可能也要遭人唾骂……”

    众人听到他这话,脸色更加难看。

    “身为一名军机处的成员,我做好了随时赴死的准备,但是!”

    常书海十分坚决的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这种牺牲,我不会去做,因为,毫无意义!”

    “是啊,韩队长,这种情况下,我们就算死了,也是以叛徒的身份死的!”

    “我们不怕死,但是怕毫无价值的去死!”

    “我们死了,连我们的祖国都不承认我们的行动,多么可悲啊……”

    在场的其他人也纷纷跟着附和了起来。

    “谁说你们的牺牲没有任何价值?!”

    林羽面色凝重,高声打断了他们,双眼寒芒四射的扫了他们几人一眼,掷地有声的说道,“你们的牺牲,换不来功成名就,换不来千古流芳,但是,换来的是亿万炎夏同胞的安危,是整个炎夏不断辉煌的未来!”

    听到林羽这话,众人神色微微一变,满脸错愕的望向了林羽,拧着眉头,若有所思。

    “我知道,一旦做出这个选择,就相当于选择了一条暗无天日的死亡之路!”

    林羽沉声说道,“但是,如果我们不做出牺牲,就会有更多的战友死在特情处的手里,甚至更多的普通同胞死在他们的手里!”

    “现如今,特情处还没有发展壮大,我们还有是限制他们的机会!”

    林羽声音铿锵的说道,“否则,等他们壮大之后,我们军机处,甚至整个民族,可能都会成为是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