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683章 这就是我牺牲的意义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这话并不是危言耸听。

    要知道,军机处是保护炎夏亿万民众的最后一道防线!

    试想,如果特情处成员的能力强大到连军机处的人都对抗不了,甚至发现不了他们的踪迹,那特情处的人在炎夏境内,岂不是宛如在自己家的后花园中一般,来去自如、肆意妄为!

    到时候,偌大的炎夏中,任何一个人都将生活在死亡的阴影之下,随时有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

    而倘若这些特情处成员的身份被抹去,以国际逃犯的身份在炎夏境内胡作非为,那炎夏方面根本抓不到任何证据向特情处问责!

    这就是国际社会的规则,以实力和证据说话!

    虽然特情处成员的实力要想达到这种程度,还十分的遥远,但是如果米国不断的进行基因药物的实验,这种情况还是有可能实现的!

    所以,林羽才会想要通过潜入卧底的计划,将这种可能尽力抹杀在是萌芽之中!

    听到林羽这番话,在场的众人顿时沉默了下来。

    “何队长说的对,我们的牺牲,是为了避免更多无谓的牺牲!”

    韩冰咬了咬牙,沉声说道,“我带头报名,参加这次行动!其他人,还有谁愿意参加进来?!”

    林羽听到韩冰这话,神色微微一变,急声说道,“韩队长,你……你不能参加!以你跟我之间的关系,他们必然早已把你当做死敌,他们根本不会来劝降你,只会直接派人刺杀你……”

    “何队长,你不必说了!”

    韩冰摇摇头,打断林羽的话,神色坚定的说道,“我们方才说过了,在场的不管谁加入到这次行动当中,最后都难逃一死,反正都是死,我韩冰这条命,又有什么舍不得的?!”

    说着她转过头,再次扫了众人一眼,沉声说道,“我韩冰自愿赴死,还有谁愿与我并肩而战?!”

    在场的众人脸上忽明忽暗,互相看着,神色凝重迟疑,显然都在做着思量和权衡。

    “韩队长,我愿与您一起赴死!”

    这时一名普通队员咬咬牙,站了出来,高声道,“您一介女流都无畏无惧,一往无前,我们大老爷们,又何惧之有!”

    “对,我们身为大老爷们,怎么就不能豁出去是?!”

    其中一名小队长也噌的站了起来,情绪激昂,不过接着面色一凄,颤声道,“只不过就对不起我那一家老小了!”

    “李队长,你不能去!”

    旁边一名叫孙传志的小队长也立马站了起来,沉声道,“你父母双亲都在,下面还有两个尚需抚养的孩子,你不能去,我替你去!”

    说着他转头冲韩冰说道,“韩队长,我尚未结婚,没有配偶,没有子女,只有一个得了癌症的老妈,等我暴露之后,这帮特情处的杂碎,就是想报复我,也只能杀了我!”

    “韩队长,算我一个!”

    “我也去,妈的,跟这帮洋鬼子拼了!”

    “我也豁出去了,想祸害我们的同胞,我徐忠第一个不答应!”

    ……

    桌上其他人也顿时群情激昂,纷纷举起了手,大有一副豁出去的架势。

    最后,除了中队长常书海,其他十个人,全部都举起了手,甚至都跟对方抢起了名额。

    韩冰看着面前这帮赤胆忠心、用于赴死的战友,心中惊涛骇浪,动容不已,双眼中不觉间已经噙满了泪水。

    林羽同样也极为激动,心潮澎湃,一时间也被这些人的情绪给感染到了。

    这就是军机处!

    这就是炎夏的铁血兵士!

    虽千万人吾往矣!

    “人太多了,我删选下,家人少的优先,职位高的优先!”

    韩冰沉声说道,接着按照这个标准选出了总共四个人,其中包括两名小队长,两名普通队员,跟她一起,组成了五个人,随后拿出几张登记表,让大家把各自的信息以及家人和社会关系的信息都主动写出来。

    就在韩冰发完纸张,自己拿过笔准备开写的时候,一只大手突然压到了韩冰面前的纸上。

    韩冰微微一怔,抬头一看,只见按住她面前纸张的正是跟她同等级别的常书海。

    “你不能去!”

    常书海双眼灼灼的望着韩冰,沉声说道,“何队长说的没错,特情处的人对你有所了解,一旦你的信息暴露,他们根本不可能会劝降你,只会立马杀你灭口!”

    “让他们尽管来就是!”

    韩冰冷声说道,“我从来就没怕过他们!”

    “不是怕不怕的问题,只是这样的死,毫无意义!”

    常书海沉声说道,“你活着,所能做出的贡献更大!”

    “不过,如果暴露出来的名单里,连个中队长级别的人都没有,特情处的人一定会有所怀疑!”

    常书海说着将韩冰手里的纸笔拿了过来,一边低头写起了什么,一边沉声说道,“所以,我替你去!”

    韩冰听到常书海这话神情猛然一动,急声说道,“常队长……我,我听说你大儿子在五岁的时候夭折了,现在小女儿才刚出生四五个月,如果你的身份暴露,这一去……你……你只怕很难再见到她……”

    说到这里,韩冰心里忍不住一阵刺痛。

    其实这次叫常书海过来,韩冰更多的只是想让常书海提一些建议,并没有想过要让常书海亲自参与进来。

    常书海头也未抬,握着笔的手书写的行云流水,沉声说道,“这就是我牺牲的意义,为了让千千万万炎夏同胞,再不必经受同我这般的生离死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