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330章 指哪打哪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谁说我们不会?只不过我们不屑用而已,我们中医的药粉既可以一次性止血,又可以快速生肌,促进伤口愈合,我们为什么还要用针灸止血?它除了止血,还能做什么?能让伤口愈合吗?我真搞不懂你们韩国人,舍近求远做了这么多无用功,反而还沾沾自喜,什么智商?!”

    林羽眯着眼,毫不客气的回怼道。

    体育馆的一众学子闻言顿时爆发出了一阵哄笑声,林羽的解释让他们立马找到了有力的回击角度。

    “就是,你们的针灸学来纯粹是为了显摆吗?华而不实!”

    “我们的中医是用来治病救人的,不是拿来表演的!”

    “扎了针止了血,不还得擦药吗!真是脱了裤子放屁,多次一举!”

    一众中医大家听到这话脸色才缓和了几分,是啊,中医讲究的是实用,不得不说,林羽这话让他们差点丢尽的老脸又找回了几分。

    崔金国和金宇炫闻言满脸通红,眼含恨怒的瞪着林羽。

    “你们华夏人真是狡猾,我们比的是针灸技法,不是看病,你们做不到,那就说明你们输了!”崔金国气冲冲的说道。

    “不瞒你说,你们所会的那点针灸之术不过是皮毛而已,你们知道我们华夏针灸技法最高水平是什么吗?”林羽笑眯眯的望着他不紧不慢道:“就是只需要扎你一针,就能让你动弹不得!”

    “放屁!你以为我没读过你们华夏的武侠吗?这种事情只存在你们的武侠中而已!是你们的意……意……”

    崔金国冷笑一声,最后一个形容词一时间有些想不起来了。

    “意淫!”

    金宇炫立马提示道。

    “对,意淫!”崔金国满脸不屑。

    “那要不我给你现场展示展示吧。”林羽笑眯眯的说道,脸上从容自信。

    他话音一落,整个体育馆顿时一片哗然,一众学生刹时群情雀跃。

    “真的假的,他竟然会点穴?”

    “糊弄人的吧,这只是里的东西。”

    “是啊,他估计是故意骗人的,点穴,咋可能啊,医学上根本就没有这一说。”

    “不一定啊,所谓存在即合理,说不定真有可能呢!”

    “我也觉得有可能,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时候,他如果做不到怎么敢说出来呢?”

    一众人对此议论纷纷将信将疑,不过他们发自内心的都希望林羽能够做到,为中医挣一个脸面。

    王绍琴在内的几个中医大家倒是满头疑惑,在他们的认知中,压根没有“点穴”这一说啊。

    “好,那就麻烦你让我们见识见识!”

    崔金国显然以为林羽是在说大话,毕竟他以前问过他师父这方面的事情,他师父很肯定的告诉他根本不可能,这不是华夏人编出来自娱自乐的鬼话而已。

    “行啊,为了更有说服力,就麻烦你亲身试一试吧!”林羽笑眯眯的望着他说道。

    “没问题,不过我要先把话说明白,如果你做不到怎么办?”崔金国眼中也带着一丝阴谋的意味。

    “你说怎么办?”林羽饶有兴致的望着他说道。

    “其实我的要求很简单!”

    崔金国仰着头,满脸得意的说道:“就是要你帮我做一个采访,亲口承认你们中医是小偷!”

    “好,没问题!”林羽一口答应了下来。

    一旁的几个中医大家一听面色一变,王绍琴急忙劝阻道:“小伙子,你可不能这么赌啊,你输的可是中医的脸面啊!”

    “放心吧王老,我不会输的!”林羽冲他笑笑,没等其他人说话,转头冲崔金国问道:“那要是你们输了呢?”

    “条件你随便提!”

    崔金国满脸傲然地说道,显然以为自己赢定了。

    “其实我的要求也很简单,要求你们两个跪在地上,从这里爬着出去!”

    林羽不紧不慢的说道。

    崔金国和金宇炫面色一沉,知道林羽这是存心故意羞辱他们,不过他们料定林羽输定了,所以也互相看了一眼,也没有迟疑,肯定的点了点头。

    “好,那我现在可就要施针了,麻烦你把衣服脱了吧,上衣全脱,谢谢!”

    林羽捻起一根银针,望着崔金国笑道。

    “啊?还……还要脱衣服?”崔金国不由有些惊讶,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上衣脱了,太尴尬了吧,而且这屋子里温度不高,光着膀子难免有些冷。

    “对啊,你穿着衣服我怎么扎啊,你们韩国人针灸都穿着衣服吗?”林羽瞥了他一眼,淡淡道。

    “好!”

    崔金国沉着脸缓缓的把自己的外套和保暖内衣等衣物脱了个干净塞给金宇炫,露出他不算健壮的身子。

    整个体育管里顿时骚动了起来,有讥笑声,有叫骂声。

    崔金国饶是心理素质再好,此时脸上也不由有些烧红了起来,怒声道:“麻烦你快点!”

    “稍微一等,我这根针不太合适,封穴对针的要求特别高,麻烦你稍微等一下!”

    林羽在他脱完衣服后突然回身重新找起了银针,拿起一根仔细的看一眼,见不合适,就放下,拿起一根见不合适就放下。

    崔金国此时已经冻的身子微微颤抖了,脑袋也微微打着摆子,急声道:“麻烦你快点!”

    “要不先把衣服穿上吧!”

    金宇炫看出来林羽是在整崔金国呢,颇有些愤怒,急忙把衣服给崔金国递过来。

    “好了,可以了,可以了!”

    林羽此时已经挑选出了一根银针,快速走过来,用手掰了下他的下巴,示意他抬头挺胸。

    随后林羽伸手在他脉搏上摸了摸,眉头微蹙,嘴里喃喃的数道:“4、3、2……”

    话音一落,他猛地一针扎在了崔金国的期门穴上。

    “好了,现在可以试试你能不能动了!”

    林羽后退一步,笑眯眯的说道。

    “笑话,当然……”

    谁知道崔金国话还未说完,脸色便吗,猛然一变,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整个身子真的宛如石化了一般,动也动不了。

    无论他是想动手还是想走路,他的身子宛如不听使唤了一般,直挺挺的立在地上丝毫不动,他心里猛地弥漫出一股恐怖感,额头上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落。

    “动啊,你愣着干嘛啊!”

    金宇炫急忙催促道,不过等他看到崔金国脸上惊慌的神情和豆大的汗珠,心头不由一沉,急声道:“你……你该不会是真的动不了吧?”

    崔金国没说话,满脸苦色,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但是毫无作用。

    “我靠,好像真的动不了!”

    “好像是真的啊!太神奇了!”

    “我的天,这怎么可能呢!”

    一帮学生见崔金国站在地上半天没动,顿时激动了起来,显然是林羽的这一针起效了!

    几个中医大家也陡然间睁大了眼睛,满是惊诧的在崔金国身上打量了起来。

    “老纪,我没看错的话,他扎的应该是期门穴吧?”

    王绍琴满脸激动地抓了纪均的胳膊一把,惊声道。

    “不错,期门穴,确实是期门穴!”纪均也是满脸震惊,喃喃道:“可是这期门穴主要功用是健脾疏肝,理气活血,怎么到了这里还能让人不动了呢?!”

    “崔先生,你为什么不动啊,莫非是我这一针起了作用?!”

    林羽笑眯眯的冲崔金国问道,想让他自己亲口承认。

    崔金国咕咚咽了几口唾沫,见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便支支吾吾道:“确……确实,我动不了……”

    “我知道了!你刚才用手动我师兄的头部来着,一定是你给我师兄下了什么迷药!”

    金宇炫怒气冲冲的拿着草草包扎好的手指着林羽怒声骂道,显然是在故意耍赖。

    “对,是他给我下了什么药,所以我才动不了的!”

    崔金国一听金宇炫这话,立马也跟着赖起了账,“怪不得我刚才闻到了一个奇怪的味道,你们华夏人都是一些只会使用阴谋诡计的小人!”

    “下药,你以为我们都跟你们一样无耻吗?!”

    林羽冷笑一声,果然,像这种无耻的人,早就应该想到他们不会履行诺言。

    他快步走到崔金国跟前,猛地拔出了崔金国身上的银针,崔金国身子骤然可以动了起来,满脸大喜,忍不住提腿跳了几步,“我可以动了!我可以动了!”

    “同学们,我很高兴你们能选择中医,选择我们华夏的精粹,我们的中医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非常值得我们这些后来人为之努力,就好比我们的针灸技法,深奥精微,不只能让人全身不能动,还能指哪打哪!”

    林羽昂着头,没有理会崔金国,一边小范围踱步走着,一边对着体育馆里的一众学子说道:“譬如我现在让他左腿不能动!”

    话音一落,他手中的银针猛的一甩,寒光飞射,瞬间扎到了崔金国的左腿腿弯,正跳的欢崔金国左腿一滞,噗通一声栽到了地上。

    “啊,我的腿,我的腿!”

    崔金国面色猛然一变,发现自己的左腿上竟然整个的失去了知觉,吓得他面色惨白,双手抱着自己的左腿满脸惊恐,拼命叫喊。

    “再譬如说,我现在让他右臂不能动!”

    林羽话音一落,取出一根银针,又是一甩,一根银针瞬间扎上崔金国的右肩肩头,崔金国右臂一抖,陡然间不受控制的瘫软摔在地上。

    “啊!我的右臂,我的右臂!”

    他面色煞白,声音都变了,这可比刚才不能动还要吓人,刚才他起码还能有知觉,现在左腿和右胳膊已经毫无感觉,宛如彻底废了一般。

    “再譬如说,我让他脑袋不能动!”

    林羽话音一落,再次一根银针飞向了崔金国的脖子,他的叫声戛然而止,脖子瞬间一软,噗通一声后仰栽倒在了地板上。

    整个体育馆的一众学子看的目瞪口呆,此时终于从震惊中缓过神来,陡然间爆发出一阵巨大的欢呼声,宛如瞬间引爆的核弹,气势惊人,整个体育馆似乎都为之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