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1737章 或许不是一个圈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如果他们第一次走错了是意外,那第二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任谁也会觉得有古怪。

    就连先前对此不以为然的谭锴脸色也不由忽明忽暗,满头冷汗。

    “这……这怎么可能呢……”

    百人屠的神色也不由罕有的泛起一丝异样,扫视着偌大的树林,满脸茫然,喃喃道,“当初我逃亡的雪地山林比这里还要大,地形还要复杂,我最终还是没有失去方向啊……”

    “我们明明是一直在往前走,怎么会成了兜圈子呢?!”

    亢金龙皱着眉头沉声说道,也想不通其中的缘由。

    “何队长,您觉得这到底是……是怎么回事?!”

    谭锴忍不住冲林羽询问道。

    “我也不知道……”

    林羽轻轻摇了摇头,双眼灼灼的望着树林深处,若有所思,似乎一时间也想不明白,这里面究竟有什么蹊跷玄机。

    “怎么回事,肯定是他的方向感出现了偏差,没把路带好呗!”

    百里突然站出来,冷声说道,“这次我来带路,我刚才留意过了这些树木的特征,南向的一面跟北向的一面是有区别的,跟着我走,肯定没问题!”

    说着他昂首挺胸的迈步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众人互相看了一眼,接着目光落到林羽身上,询问林羽的意思。

    “跟着他再走一次吧!”

    林羽沉声说道,接着迈步主动跟了上去。

    “我就看看你是怎么带路的!”

    百人屠冷冷的扫了百里一眼,心里极为不服气,也转身跟了上去。

    众人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本来他们都想将手电筒打开,不过被百里制止了,怕过多的光束干扰到他的判断。

    百里一边走,一边仔细的观察着两侧树木的纹路,以防出错,所以他走的格外慢。

    角木蛟仍旧坚持在树干上刻数字,不过这次换了数字的形式,改用成了“一二三四五”这种汉字。

    他刻字的时候偶尔会看到树干上一些类似记号的伤疤,可能是其他人误入这片林子走不出去,选择了同样的记路方式。

    不过树上的疤痕都比较老,可见时间相对久远一些。

    “何队长,现在我们已经走回原点两次了,浪费了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谭锴快步跟到林羽身边,低着头面色凝重的说道,“也就意味着,我们跟凌霄的距离,可能已经越拉越大……”

    此时谭锴突然意识到,相比较他们走不出树林,更为严重的事情是,他们跟凌霄之间的距离也随着时间的消耗在越拉越大!

    “是啊,何队长,如果我们再这么耗下去,只怕凌霄早就已经跟玄武象的人接触到了!”

    季循也皱着眉头无比担忧的说道。

    “这个倒不一定!”

    林羽一边扫视着黑漆漆的树林,一边沉声说道,“你们想,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了死去的老护林人和地上的脚步,这也就意味着,凌霄他们走的路,跟我们走的路不会有太大的偏差,试想,如果我们走不出去,他们就一定可以一次性走出去吗?!”

    听到林羽这话,谭锴和季循两人神情一振。

    对啊!

    这片林子的古怪并不是专门针对他们的,如果他们走不出去,那凌霄等人有可能同样也走不出去啊!

    就算凌霄他们来的早,尝试次数多,走出去了,只怕也会耗费巨大的时间!

    所以起码截止到现在,大家之间的差距,仍旧不大!

    “可是,我们走了这么多圈儿,并没有发现他们的脚印啊?!”

    谭锴皱着眉头担忧道,“我们所看到的脚印,全部都是我们先前踩过的!”

    “对啊,如果他们也在兜圈子,肯定也已经踩出不小脚印来了,可是我们怎么没发现呢?!”

    季循此时突然也回过神来了。

    林羽眉头紧蹙,面色凝重的沉声道,“或许,他们跟我们兜的不是一个圈!”

    “不是一个圈子?!”

    谭锴和季循两人神色不由微微一变,神情有些不解。

    “我好像已经看出了一些端倪!”

    林羽眯着眼沉声说道,双眼锐利的四下扫视着,沉声道,“不过暂时还不敢确定!”

    谭锴和季循两人闻声双眼一亮,神情振奋,不过怕影响到林羽,没敢开口说话。

    他们一路前行了大概五十分钟之后,走在前面的百人屠突然冷声道,“回来了!我们又走回来了!”

    众人闻声神情一变,猛地抬头望去,只见前方密密麻麻布满了他们踩过的脚印,而且树上的树皮也被扒了,其中一棵树上写着数字“1”的字样。

    众人心里一颤,神情颓然。

    不过已经没了先前那种惊恐之感,只是无奈的失望叹息。

    “这是我们一开始发现石碑的地方!”

    角木蛟看到自己刻的数字神情一振,左右扫视了一眼,急声道,“看,那石碑还在那!”

    “这就是你带的路!”

    百人屠冷声一声,冲百里讥讽道,“也不过如此嘛,反而浪费的时间更多!”

    百里神色晦暗无比,眼神变换不停,显然也有些诧异。

    谭锴紧蹙着眉头,用手电筒朝着四周扫了一眼,接着神色突然大变,急声道,“快看,前面那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