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364章 魂飞魄散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算了,我懒得跟你废话,你个老婆子肯定不知道!”

    张奕鸿说完便有些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毕竟三大世家、两大家族不是什么层次的人都知道的,尤其是三大世家,京城绝大部分的平民,根本连听都没听过!

    随后他转身冲林羽冷声道:“何家荣,你该不会想拿个老婆子当挡箭牌吧?!”

    “京城三杰我倒是没有听过,不过京城张家我倒是知道,你跟张佑安是什么关系?!”

    未等林羽说话,老太太再次沉声冲张奕鸿质问了一声,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

    本来她以为张奕鸿不过是一个小家族小世家中的子弟,没想到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张家的子孙。

    她实在是难以置信,像张家这种大家族,竟然也会教育出如此嚣张狂妄,甚至带有巨大的等级优越感的子孙!

    “你竟然知道我父亲?!”

    张奕鸿微微一怔,上下打量了老太太一眼,有些傲慢的说道:“怎么,你也是机关单位的?你在我们张家下面当过职?”

    “你们张家下面?小伙子,据我所知,华夏不姓张吧?”老太太沉着脸冷声道,“就是你父亲来了,甚至你太爷爷张克农来了,也不敢说这种话!”

    “你个老婆子……”

    “奕鸿!”

    张佑偲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冷声冲张奕鸿呵斥了一句,转头望向老太太,神情恭敬了几分,语气缓和道,“老人家,您竟然知道我的爷爷?请问您尊姓大名?”

    “我叫袁槿淑!”老太太阴沉着脸,十分不悦的说道。

    “袁槿淑?”

    张佑偲似乎压根没听过这个名字,皱着眉头回头狐疑的望了张奕鸿一眼,似乎在询问他有没有听过。

    “袁槿淑?姓袁的……”张奕鸿皱着眉头想了想,随后冲他二叔摇摇头,低声道,“京城没有袁家这一说……估计她以前在体制内当过职吧,所以对我们家比较了解!”

    他二叔一听这才放下心来,看袁槿淑的年纪,就算当过职,也已经退休了,所以冲她说道:“老人家,这里没你的事,你还是尽快走吧!”

    “你打电话问问张佑安,他要是也让我走,我立马就走!”袁槿淑凝着眉头沉声道。

    张佑偲微微一怔,见老太太这么自信,也没敢大意,立马冲张奕鸿说道:“打电话问问你爸!”

    “有必要吗?”

    张奕鸿有些不情愿的问道,据他所知,在京城,能够压他们张家一头的,就只有何家了。

    “赶紧的!”张佑偲双目一瞪,恼怒道。

    张奕鸿这才走到一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什么事?快说,我马上就要去开会了?!”电话那头的张佑安语气颇有些不悦的说道。

    “爸,我跟二叔在何家荣这里呢,二叔正准备教训何家荣这小子,结果半路跑出个老婆子碍手碍脚,说她叫袁槿淑。”张奕鸿有些不解的说道。

    “一个老婆子就把你们吓……等等!她叫什么?!”张佑安似乎反应了过来,猛地打了个寒颤,满脸惊恐。

    “袁槿淑!”张奕鸿见父亲语气不对,急忙回道。

    “这个老人家看起来可是六十多岁,左眼眉角有一颗黑痣?!”张佑安急忙问道,心跳不由瞬间加速。

    “不……不错……”

    张奕鸿回身望了一眼,见自己父亲语气不对,心中不由升起一丝惊慌,不明白这个老太太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对她如此忌惮。

    “你他妈的对她做了什么?!”

    电话那头的张佑安突然破口大骂,“你信不信我手撕了你小子?!”

    “没……什么都没做!”张奕鸿身子不由打了个寒颤,矢口否认,印象中自己的父亲可从来没跟自己发过这么大的火啊!

    “你在回生堂是吧?等着老子,老子这就过去!”

    张佑安怒声呵斥了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张奕鸿咕咚吞了一口口水,面色微微泛白,心头顿时涌出一股不祥的预感,父亲会都不开了就赶过来,可见事情的严重性,极有可能这个老太太是他们张家都惹不起的存在!

    “怎么样,奕鸿,你爸说什么?”张佑偲见侄子面色不对,急忙问道。

    “我爸说……说他一会儿就过来!”张奕鸿满脸苦色的说道。

    “你爸要亲自过来?”张佑偲面色也微微一变,似乎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眼珠一转,随后换上一副缓和的笑容冲袁槿淑说道:“老人家,刚才我们要是有什么冒失之举,希望你别介意,我们是来找何家荣的,不是刻意冲撞您的。”

    “这话你不用跟我说,等张佑安来了,你们自己跟张佑安说吧!”

    袁槿淑没好气的摆了摆手,接着回身拉着林羽的手往会客区走去,说道:“小伙子,你就跟我坐在这,看看一会儿张佑安来了,他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林羽此时也看出来这个老太太身份不简单了,有些狐疑的望了张奕鸿和张佑偲一眼,见他们两人大眼瞪小眼,俨然没了刚才那种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心中不由顿觉爽快,随后跟着袁槿淑走回了会客区,继续喝起了茶水。

    张奕鸿和张佑偲两人站在客厅里既不敢走,也不敢坐,时不时的往林羽他们这边瞅一眼,局促无比。

    “奕鸿,袁阿姨呢?!”

    张佑安以最快的速度赶了过来,一进门便迫不及待的冲儿子问道。

    “这……这呢……”

    张奕鸿赶紧指了指袁槿淑所坐的位置。

    张佑安转头一看,见袁槿淑跟林羽正聊的热切,面色不由猛然一变,不过很快脸色便恢复了自然,满脸恭敬的笑道:“哎呀,袁阿姨,好久没见您老了,您老还是那么的精神矍铄啊!”

    “哎呦,佑安啊,这个词我可不敢当啊,都有人指着我老婆子的鼻子骂我活得不耐烦了,看来是嫌我活的长了!”袁槿淑脸上虽然带着和缓的笑容,但是语气却异常冰冷。

    “谁?谁敢这么说我袁阿姨?!”张佑安面色猛然一变,额头上冷汗噌的就出来了。

    “而且啊,佑安,华夏什么时候成了你们张家一家独大了,什么时候你们张家又跳脱到法制之外了?!”袁槿淑不冷不热的问道,“这些话要是被别人听到,还以为你们张家要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呢?”

    张佑安听的心惊肉跳,身子打着哆嗦,后背顿时被冷汗浸湿,颤声道:“袁阿姨,冤……冤枉啊,您告诉我,这……这话是谁说的?!”

    “你自己问问你那个宝贝儿子吧。”袁槿淑瞥了眼张奕鸿说道。

    张佑安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真是出自这个逆子之口,面色变了几变,突然转过身,二话没说,拽起旁边的一把椅子狠狠的朝着一旁的张奕鸿抡了上去。

    张奕鸿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砰”的一声坚硬的椅子便砸到了他的胸口。

    张佑安是军人出身,同时又有一身功夫傍身,而且是盛怒之下抡出的这一椅子,所以力道十足,张奕鸿哼都没来的及哼一声,身子便陡然间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角落里的盆栽上,“砰呤”一声将整个花瓶砸碎,捂着胸口哀嚎了一声,嘴角隐隐有了血沫。

    袁槿淑面色一变,没想到张佑安下手会这么狠,急忙喊道:“佑安,你这是做什么啊!快住手!”

    张佑安装作没听见,拎着被打歪的椅子再次朝着张奕鸿走了过去。

    “大哥!”

    张佑偲突然猛地窜了过来,死死地抱住了张佑安,急忙道:“二哥,你要打就打我吧,是我……”

    “你还有脸说!”

    张佑安没等他说完,一肘子狠狠的砸到了他的脸上,张佑偲被打的往后踉跄着退了一步,张佑安再次一脚将他踹在了地上,接着一个箭步窜到张奕鸿身前,再次抡圆了椅子砸向了张奕鸿的身上。

    “砰!”

    这次椅子应声而碎,四分五裂,但是并不是砸到了张奕鸿身上,而是砸到了突然扑过来的张佑偲身上。

    “老二,你给我滚开!”

    张佑安气的踹了张佑偲一脚。

    “大哥,你会把奕鸿打死的!”张佑偲急忙说道。

    “打死他就对了!”张奕鸿怒声道。

    说着张奕鸿再次跑过去抄起了一把椅子。

    “奕鸿,快跑,快跑!”

    张佑偲见大哥这次真动了肝火,立马冲侄子使了个眼色,将他扶起来后把他推了出去。

    张奕鸿见父亲如此盛怒,也是吓破了胆,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你给我滚回来!”

    张佑安作势要出去追,但是张佑偲一把拦腰抱住了他,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低声道:“大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冲撞了老夫人,你要打就打我吧!”

    “我当然要打你!”

    张佑安话音一落,把椅子一扔,一巴掌扇到了张佑偲的脸上。

    “我打你有眼无珠!”

    话音一落,张佑安甩手又是一巴掌。

    “我打你愚昧无知!”

    紧接着张佑安又是一巴掌。

    张佑偲的脸已经整个的红肿了起来,嘴角也已然流出了一丝鲜血。

    “佑安,行了!”

    袁槿淑知道张佑安是在这跟她唱苦肉计呢,赶紧喊了他一声,“教训教训就得了,再说,一个人的素质,不是靠打出来的!”

    “是,是,袁阿姨说的极是!”张佑安面色一变,连连点头,额头上冷汗涔涔,这显然是在暗示他们张家教子无方啊!

    “小何啊,时间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本来还想跟你聊聊天的,结果没想到会闹成这样!”袁槿淑笑呵呵的拉着林羽的手热切的说道,“以后要是再有人来捣乱,你记得跟我说!”

    张佑安面色惨白,自然知道袁槿淑这些话是说给他听的,也是在刻意表明她跟林羽之间的亲密感,他急忙低头说道:“佑安该死,教子无方,让这个逆子冲撞了袁阿姨,冲撞了何……何先生……”

    他心中苦不堪言,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与林羽的第一次见面,竟然会以如此一种卑微的低姿态。

    “我不知道你儿子跟何先生有什么冲突,但是我觉得,万事以和为贵,有什么事,大家好商量嘛,对不对?”袁槿淑走到张佑安跟前笑道。

    “是,是,袁阿姨教训的是,佑安记在心里了!”张佑安急忙点头说道。

    “改天来阿姨家喝茶!”

    袁槿淑倒还是冲张佑安说了句缓和的话,说完就要和李千影往外走,接着好像突然想起来了什么,回身冲张佑安说道:“对了,你们家把人家的茶几、花盆和椅子都打坏了,记得赔!”

    “是,一定赔,一定赔!”张佑安急忙点头应道。

    等袁槿淑和李千影走了之后,张佑安才长出了口气,沉着脸瞥了林羽一眼,沉声道:“何先生,对不起,这次是我们张家冒失了,我会让我的助理联系您,赔偿您全部损失的!”

    说完他没等林羽回话便快速的走了出去,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挤出水来。

    张佑偲咬着牙站起身,望了林羽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愤恨的光芒,二话没说,快步走了出去,模样颇有些狼狈。

    “先生,这……这老太太是?”厉振生看到刚才那一幕,心里乐的不行,没想到一个老太太竟然就有如此大的能量。

    “我也不知道……”林羽摇头苦笑了一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异样之感,实在没想到这个老太太竟然将偌大的张家吓得差点魂飞魄散!

    连京城的大世家都怕的人,除非这个老太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