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374章 最终得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一旁的女翻译微微一怔,似乎也没想到林羽竟然会得出这个结果,轻声问道:“何先生,您……确定吗?我要如实翻译吗?”

    “不错,一字不落的翻译给她!”

    林羽阴沉着脸说道,他十分确定,金发女郎的脉搏跳动的十分规律稳定,根本没有丝毫的异状,所以她身上根本就没病!

    他不明白,英国皇室为什么要选一个没有病的病人进来跟着瞎搅合,如果想以此来试探他和朴尚俞的医术,那这种手段实在是有些太幼稚可笑了。

    女翻译员按照林羽说的告诉金发女郎之后,金发女郎眼神明显一怔,随后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摇摇头,神色黯然道:“Itshere!”

    说话的同时,她拿手指了指自己的脸,而另一只手则拽下了自己脸上的口罩。

    林羽面色微微一变,只见金发女郎两颊和嘴巴、鼻子周围,长满了豌豆大小的痤疮,红肿泛紫,密密麻麻,一个接一个,看得人头皮发麻,极大的影响了金发女郎的颜值。

    林羽看到这一幕不由摇头苦笑,原来是这种病啊……

    金发女郎见林羽露出这种表情,不由皱着眉头纳闷的发问了一句。

    “何先生,她问你是不是不能治?”女翻译急忙翻译道。

    林羽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

    虽然这金发女郎的痤疮很严重,但是这种情况对他而言简直是小菜一碟,只需要研制一点药泥,敷个三四次就能够让皮肤恢复光滑平整,甚至坚持用一段时间他们荣沁美颜的雪肤美颜露就能够自然痊愈。

    但是今天是针灸比试啊,这种病根本不适合用针灸来进行医治啊,这就好比你手上扎了一根刺,本来用针就可以挑出来,却非要逼着你用一把大砍刀,根本药不对症。

    这下他算是彻底确定了,英皇室看来真的不懂中医!当然,也有可能是英皇室故意刁难他们!不过偏偏被他给撞上了!

    但是这些话他再怎么跟金发女郎解释都没用,毕竟金发女郎只认这四十五分钟之内的效果,林羽治得好,她就给林羽打高分,治不好,那自然就是低分,甚至零分。

    好在林羽不比常人,让他用针灸来治,他也真能治,但是用针灸治疗,需要一定时间让肌肤来进行恢复,四十五分钟对他而言实在有些仓促了。

    不过此时的他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的治疗方案很简单,就是直接将金发女郎痤疮里的脓血挤出来,随后消炎,用针灸促进脸上肌肤血液的流动,让皮肤尽快的消肿平滑。

    这个治疗方案虽然简单,但是最需要的,却恰恰是时间。

    林羽见没有麻药,便在金发女郎脖颈处的穴位扎了两针,起到麻醉的作用,等金发女郎反馈她脖子以上已经全都木了之后,林羽便让她戴上眼罩,随后自己戴好医用手套,硬生生的在她脸上挨个挤起了痤疮,白色的脂肪伴着脓血滚滚而出,显得有些恶心。

    一旁的女翻译不由侧过了头,不忍直视。

    林羽倒是一脸坦然,手法稳定的将金发女郎脸上的痤疮系数挤了一遍,将毛孔里淤积的脂肪和脓血挤尽。

    此时金发女郎脸上比刚才还惨不忍睹,原本长有痤疮的位置肿胀不已,而且红的泛黑。

    “给我消毒水!”

    林羽问一旁的工作人员要过消毒水,便整个的倒在了金发女郎的脸上,金发女郎只感觉脸上麻麻的凉凉的,丝毫感觉不到痛感。

    紧接着林羽用面巾纸沾了一些清水,敷在金发女郎的下半边脸上,同时在她脸上几个祛血化瘀的穴位扎了几针,不停的捻捏着,渡入灵力,舒化淤血。

    虽然金发女郎脸上的肿胀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舒展,但是要想在有限的时间内将红肿的痘印变为白嫩的肌肤,显然还是不可能。

    不过林羽还是咬着牙在做着最后的一丝努力,他知道,成败在此一举了,所以源源不断的向金发女郎体内输入灵力,祈祷能将她脸上的痘印去掉。

    “好,时间到!何先生,对不起,您得停下了!”

    一旁的计时员立马按下了秒表,冲林羽提醒了一句。

    林羽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把银针收了回来。

    金发女郎赶紧拿过镜子,看到自己脸上的痤疮全部都已消除,只剩下一些粉红色的痘印,不由面色大喜,不停的念叨着“不可思议”、“太神奇”之类的词语。

    不错她摸着自己脸上的痘印,眼眸中又略微显得有些遗憾。

    林羽心头一动,急忙解释道:“你放心,这痘印不出一个小时,也会消失不见,到时候把你的脸便会重新变得毫无瑕疵!”

    女翻译员翻译完后,金发女郎点点头,笑着冲林羽说道:“Thankyou!”

    工作人员送金发女郎进入后台后,林羽这边的诊治工作也算全部做完了。

    因为离着远,也听不清林羽跟病人说的什么,所以在场的一众都十分的茫然,不知道林羽到底把这三个人医治的怎么样了,不由议论纷纷。

    “医治的这么快,要我说应该没问题吧!”

    “难说啊,中医讲求欲速则不达啊!”

    “是啊,评分标准主要是以病人的主观感受为主,所以还真的难说!”

    “看来只能听天由命喽……”

    而此时,朴尚俞那边也已经医治完毕,只见他面带自信的冲最后一个选手打了个招呼,接着气定神闲的站了起来。

    “两位请稍等,我们的工作人员马上就会进去进行计分统计!分制是百分制,以三位病人的总分为准!”路易王子的助理语气激昂的说道,“因为第一轮是平局,所以这一轮的总分,将会直接决定谁才是今天的赢家!”

    他说完在场的观众顿时一片躁动,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了起来,有的人信心满满,有的人则满脸忧虑。

    江颜和叶清眉两人的手紧紧攥着,手心微微沁出了冷汗,显然都十分的紧张。

    “放心吧,我女婿一定会赢得!”江敬仁昂着头,倒是一脸的坦然。

    “哥,何先生一定会赢的吧?”李千影紧紧的抿着嘴唇,脸色微微泛白。

    “会的,这么厉害的人,不赢才有鬼呢!”李千珝皱着眉头说道。

    此时的万士龄等人则是眉开眼笑,其中一名老中医说道:“何家荣那小子刚才给那女老外医治的应该是痤疮,用针灸医治痤疮,简直是扯淡嘛,他治完后那女的脸还是红的,要我说,这小子输定了!”

    “嘿嘿,我也这么认为!”另一位老中医也立马点点头,附和道:“反观朴尚俞那边,医治的则要顺手的多!”

    “呵呵,好了好了,都是中医同仁,他要是输了,我们脸上也不光彩,我倒是希望他能赢……”

    万士龄突然出言假惺惺的打断了他们,他之所以这么说,也是因为他断定了林羽会输。

    因为一直忧虑金发女郎的肌肤状况,所以林羽此时面色凝重,显的有些担心。

    一旁的朴尚俞倒是一脸的坦然,整个人容光焕发,能够看出来他十分的自信。

    “何家荣,我早就说过,你是在自取其辱,你偏不信!”朴尚俞冷冷的瞥了林羽一眼,嗤笑道:“你等着一会儿给我磕头拜师吧!”

    林羽扫了他一眼,沉着脸没有说话。

    “华韩双方麻烦各自派两位代表跟我们的工作人员一起进去进行分数的统计,以此保证评分结果的公正性!”路易王子的助理冲主席台上的华韩双方代表说了一声。

    可见英皇室为了这次比试的公正性,也是煞费苦心。

    毕竟他们要是弄虚作假的话,坑的将是自己的公主。

    随后中韩双方的卫生部各自派了两名代表过去。

    两帮工作人员进去后足足有十几分钟,接着便陆续走了出来,其中一个人将最后的得分名单递给了路易王子。

    “好,最终的统计结果已经出来了,接下来将由我进行宣布!”

    路易王子捧着手里的文件朗声说道,他的翻译也高声同声翻译着,“首先,我要宣布的是代表华夏中医出战的何家荣何先生的分数!”

    他话音一落,整个礼堂里顿时鸦雀无声,不管是来自哪国的观众,都聚精会神的侧耳听着他的话。

    “第一位病人给出的评分是,一百分!”

    路易王子话音一落,整个大厅顿时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毕竟在场的华夏人居多,所以声音自然也就大。

    “安静!安静!”路易王子的助理赶紧喊了两声。

    “第二位病人给出的评分是,一百分!”

    整个场馆再次爆发出一阵欢呼声,不过这次很快便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忐忑的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第三位病人给出的评分是,八十分!”

    他话音一落,整个场馆顿时一片哗然,随后便再次响起了一阵欢呼声,不同的是,这次的欢呼,来自于在场的韩国观众。

    一众华夏观众顿时如霜打的茄子般耷拉下了脑袋。

    他们实在没想到第三位病人会给出这么低的得分,毕竟像这种高手之争,一两分都有可能落败,更不用说一下被扣了二十分了!

    林羽面色也是微微一变,他也早就想到了那名金发女郎不会给满分,但是他并没有想到,她竟然会给一个这么低的分数……

    在坐的江颜、叶清眉和江敬仁等人也是面色惨白,一时间张着嘴,显然满脸的不可置信。

    “大哥,怎么会这样呢!”李千影眼中立马噙满了泪水,自责道:“都怪我,害了何先生……”

    “没事,那个韩国棒子的分数不是还没念吗?”李千珝咬着牙说道,虽然他知道似乎有些不太可能,但是还是对此抱着一丝希望。

    “哈哈哈哈,我说什么来着!”

    万士龄等人则爆发出了一阵肆无忌惮的笑声。

    他们是除了在场的韩国人之外,唯一一帮面带笑容的华夏观众。

    “好了,好了,年轻人嘛,受点挫折,也是好事!”万士龄眯起了眼,心中说不出的畅快,对他而言,亲眼见着林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丢人,简直比将林羽活刮了都解恨!

    “何先生,承让了!”

    朴尚俞此时也笑眯眯的望向林羽,志得意满的说道,“这次,我赢定了!而且,我可以跟你透露一下,我的最终得分,会是满分!”

    他说这话的时候信心十足、斩钉截铁,似乎早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分数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