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385章 替死人治病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没等林羽说话,司机率先下车挺着胸膛,傲然的冲两个黑衣男子质问道:“你们没听清楚我的话吗?!我刚才说了,我们是卫生部的!何先生是我们部长的贵客,你们要是敢对他做什么,到时候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作为卫生部的人,他完全有说这话的底气。

    “别紧张,我们也是政府部门的人!”

    黑衣男子冷冷的回应了一句,接着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的证件亮给了司机。

    因为角度的原因,林羽只看到了证件上的国徽,但是并没有看到证件里面的内容。

    不过司机在看到黑衣男子的证件后面色猛然一变,急忙道:“不好意思,失礼了!”

    “没关系,你记住,今天我们并没有见过何先生,是你直接把他送回家去的!”黑衣男子冲司机嘱咐道。

    “啊?奥,好,好!”

    司机似乎并不明白黑衣男子为什么睁眼说瞎话,不过他也不敢反驳,连连点头答应了下来。

    “何先生,请吧!”黑衣男子转头冲林羽冷声道,“你别担心,我们没有恶意,我们也是奉命而来,希望你配合!”

    “何先生,不会有事的!”司机也赶紧冲林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别害怕。

    林羽倒真不是害怕,只是感觉有些好奇,不知道这几个黑衣人干嘛要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似乎他们并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今天请过林羽。

    而且他们选择赌住林羽的这个路段也确实车流量和人流量都很少。

    林羽也没拒绝,顺从的上了车,发现车上还有两个跟他们一样的打扮的男子,分别坐在正副驾驶室上,而随后车下那两个男子则一左一右的坐在了自己的身旁,将自己夹在了中间。

    “何先生,为了不必要的麻烦,请您戴上这个眼罩!”

    这时自己右手边的一个男子突然掏出一个黑色的眼罩递给林羽。

    林羽犹豫了一下,疑惑道:“我可以先问问你们是什么人吗?”

    “对不起,具体的身份我不能跟你透露,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们以前也都是出身自军情处,何少校,所以您大可放心!”男子沉声说道,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波动,似乎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

    军情处?!

    林羽微微一怔,怪不得呢!他们身上那股气势,根本不是普通特工所能比拟的,林羽甚至怀疑他们几个人也都会一定的玄术。

    不过他们说的是前军情处,所以不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部门的人。

    “何少校,请您把眼罩戴上,谢谢!”黑衣男子再次提醒了林羽一句,而前面开车的男子也立马将车速减缓了下来,显然他们并不想让林羽知道他们接下来所要去的地方的具体方位。

    林羽见他们也都是出自军情处,知道他们不会对自己怎么样,便顺从的把眼罩戴上,笑道:“我不能知道你们的身份,但是你们叫我去干什么,总可以透露透露吧?”

    “治病!”

    其中一个黑衣男子立马痛快的回应道,接着又忍不住多说道,“何少校,您可以把这次当成一次任务,一次极其光荣的任务,正是因为你医治好了英皇室的小公主,上面才让我们过来请你的!”

    “是吗,多谢兄弟告知!”林羽咧嘴笑了笑。

    “何少校,不过在我们到达之前,我必须要提醒您一句,您记住,今天的病人,不管您能不能医治的好,都要当做今天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黑衣男子继续提醒道,“因为,您今天医治的这个人,是一个死人!”

    “死人?!”

    林羽微微一怔,苦笑道:“死人我可医治不活啊……”

    他心想该不会是自己与朴尚俞比试中“起死回生”的医治好那个老人,被人夸大其词了吧?!

    “他虽然还活着,但是在外界认为,他早就已经死了!”黑衣男子耐着性子跟林羽解释了一句。

    他这么一说林羽才明白了怎么回事,不过心里陡然一惊。

    要是照这么说的话,自己要看的这个人绝对身份不凡啊,否则为什么国家会如此保护他?而承认他已经死了,显然也是保护他的一种方法!

    因为林羽被蒙着眼,所以也看不到窗外,索性躺在靠椅上小眯了一会儿。

    不知过了多久,黑衣男子把他叫醒了,低声道:“何少校,已经到了!你可以把眼罩摘下来了!”

    林羽这才把脸上的眼罩摘下来,接着四下打量了一眼,发现车子已经位于一处极大的院子里了,四周建着数栋四五层高的白楼,看起来像是一处疗养院,跟军山疗养院有些像,但并不是军山疗养院。

    “何少校,请跟我来!”

    两个黑衣男子做了个请的手势,在前面带路,另外两个人则留守在了汽车里。

    黑衣男子引领着林羽穿过一条小道,眼前便出现了一处独门独院的小别墅,别墅前面站着四个站岗的士兵,其中两人手里还牵着两条健壮的军犬,正蹲在地上吐着猩红的舌头,看到林羽后猛地起身,一呲牙,对着林羽凶狠的叫了一声。

    不过它们叫归叫,但是在得到指令前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攻击性,显然是经过特殊训练。

    除此之外,别墅周围还来往着许多身着黑色西装,耳戴耳麦的健壮男子,而且人数不在少数。

    整栋别墅就宛如一处小型的军事驻地,无论是什么人,还没等靠近,肯定便已经被发现。

    林羽不由暗暗心惊,这已经是在疗养院里面了,别墅周围竟然还有这么多的保卫人员,可见住在别墅里面的人身份肯定极其的不简单。

    不多时,一个身着黑色休闲服的男子快速从别墅里走了出来,只见他身材高挑,颧骨高凸,两只眼睛分外的明亮,但是却冰冷无比,脸上同样也没有丝毫的表情。

    “何少校,你好!”

    高挑男子似乎认识林羽,见到林羽后冷冷的打了个招呼,“我叫步承!”

    “你好!”

    林羽点点头,感觉这个步承身上寒气逼人,宛如一块毫无感情的厚冰。

    他知道,这种冰冷之感不是刻意装出来的,是他们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他们这些人全部都宛如没有了七情六欲一般。

    而且出乎林羽意料的是,从这个步承的一举一动来看,他的身手,比刚才去接自己的那几个黑衣人还要厉害,甚至让林羽也感觉到了一股压迫之力。

    “请跟我来!”

    步承做了个请的姿势,带着林羽走进了院子,随后带着林羽穿过一楼的客厅,直接去了后院。

    林羽没想到这栋别墅后面还有后院,不由有些惊讶。

    只见后院比前院还要开阔,而且院子中还带有一个很大的池塘,池塘旁边放着一把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满脸沧桑的老人,深陷的眼窝中浑浊的双眼正望着苍茫的远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师父,何医生来了!”

    步承隔着老人又数步远便停住了脚步,恭敬的冲老人弯着身子汇报道。

    老人双目望着远方,动也没动,叹息道:“我不是说过了嘛,不用麻烦了,都这么一把年纪了……更何况,每次把人家叫过来,都是折腾人家而已!”

    “师父,这位何医生跟以前的医生都不一样,他这段时间刚大败了韩国医圣,替国家赢回了天圣铜人,接着又替英皇室的小公主治好了一众西医医生多年都医治不好的怪病!”步承恭敬的说道,“而且,这次他之所以过来,也是国委老总的意思!”

    “哦?这么说来,倒还真是为国争光了!”

    老人顿时来了兴趣,转过头望向林羽,见他如此年轻,颇有些惊讶,笑道:“年纪轻轻便如此有为,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

    “老人家,您好!”林羽笑着冲他点点头,发现老人身上盖着一床厚厚的毯子,在他说话的时候,只有头转了转,身子动也没动。

    “师父,就让何医生帮您看看吧!”步承劝道。

    “好,那就有劳何医生了,不过老头子我动不了,只能麻烦你靠前了!”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林羽赶紧快步走上前,接着身子不由一颤,只见老人另一半的侧脸,竟然呈现乌黑之色,宛如被墨汁染过了一般。

    “怎么,吓到你了?”老人笑呵呵的说道。

    “没有,没有……”林羽立马摇了摇头,拧着眉头惊讶道:“老人家,您这是中了毒?!”

    “不错!”老人笑呵呵的说道,“十年了!”

    “何医生,你可知道这是什么毒?!”步承见林羽一口喊出他师父是中毒的症状,立马急切的询问道。

    这十年来,他们几乎已经找过了华夏有名的中医和信得过的西医,但是没有人能查出来,他师父中的是什么毒。

    只是能够判断出来,这种毒是慢性毒,虽然扩散的很慢,但是也一直在扩散,至于是否具有致命性,大家都不知道。

    但是现在这种毒正在侵害他师父的肌肉和内脏器官,已然让他师父变成了一个废人,对他师父而言,这无疑比死了还难受。

    “老人家,咱去屋里吧,我需要您把身上的毯子掀开。”林羽没有回答他,皱着眉头神情严肃道。

    “不用去屋里,步承!帮我把毯子掀开!”老人沉声吩咐道。

    “师父,我们还是进屋……”

    “给我掀开!”老人冷声道,“我向南天就是再没用,也不至于害怕这点寒冷!”

    “是!”

    步承点点头,立马走过去将他身上的毯子掀开。

    林羽定睛一看,顿时心头一颤,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