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397章 三方聚首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家荣,这是老规矩了,没事!”

    李千珝倒是满脸轻松地一笑,接着把手机掏出来关机,递给酒店负责人。

    这也是来之前他和楚、万两家达成的共识,一是避免商谈的时候被打扰,二是防止谁别有用心的打电话找关系施压。

    酒店负责人将李千珝的手机接过来,小心的用塑料袋包好,贴上标签,放到篮子里。

    林羽见李千珝都把手机交出去了,自己便也跟着关机交了过去,步承也同样顺从的交出去。

    “李兄,来的够早的啊!”

    这时后面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众人回头一望,就见楚云玺从车里钻了出来,他身旁的保镖赶紧将伞给他撑上,而自己整个身子则暴露在大雨中。

    “楚兄弟,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李千珝看到楚云玺后眯了眯眼笑道。

    “呦呵,你小子也在,真是巧了!”

    楚云玺看到林羽后故意装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整个人脸上还是带着一种高人一等的神气。

    “说话客气点!”

    未等林羽答话,步承率先冷冷的冲楚云玺喊道。

    “你是个什么东西!”楚云玺眉头一皱,扫了步承一眼,十分不悦。

    “你……”

    步承刚要发作,林羽赶紧拦住了他,低声道:“步大哥,给我个面子!”

    这个楚云玺可不是孙炟,打了就打了,托个关系就能压下来,要是步承把楚云玺的胳膊废了的话,那可真就惹了大麻烦了。

    “李兄,我就先进去了!”

    楚云玺等安检搜完身后,把手机往酒店负责人手里一扔,接着带着几个保镖走了进去,跟在他身旁的,正是先前在清海败于厉振生手下的曾林。

    曾林经过林羽身边的时候点头跟林羽打了个招呼,林羽也冲他点头笑笑。

    “先生,这小子什么来头?”步承压低声音冷冷道,“只要你一身令下,我立马让他身首异处!”

    作为战神训练出来的徒弟,他自然能看出来楚云玺望向林羽眼神中的那抹敌意,既然有敌意,那自然就是敌人,既然是敌人,那自然是让他身首异处的好。

    林羽顿时有些汗颜,低声劝他道:“步大哥,咱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断胳膊断腿的?你没听到吗,这个人姓楚!”

    “姓楚,他是楚家的人?”步承脸上仍旧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不过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不错!”林羽点点头。

    “我知道楚家不好得罪,不过先生放心,我可以潜入他家,偷偷的宰了他!”步承低着头认真道。

    “……”林羽。

    “步大哥,别冲动,杀了他,会很麻烦的,而且我跟他之间没什么恩怨,还没到这种程度……”林羽颇有些无奈的说道。

    “家荣,我们进去吧!”李千珝突然回头喊了林羽一声。

    “好!”

    林羽答应一声便跟着李千珝走了进去,在酒店人员的引领下径直去了五楼的宴会厅。

    话说楚云薇等玛丽帮自己检查完身体后,回到屋里之后越想感觉事情越不对劲,便掏出手机要给林羽打电话,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跟林羽说好,毕竟自己也只是猜测,并不能确定父亲和哥哥是不是真的要害林羽,而且就算是,她也不能直接说出来,毕竟那是她的亲人!

    最后犹豫了片刻,她便给林羽打了过去,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忙音。

    楚云薇心头不由有些慌张了起来,紧紧的将手机捂在胸前,望着窗外见见变大的疾风骤雨,祈祷道:“何先生,你可一定要没事啊……”

    林羽和李千珝来到三楼后,发现这是一间足以容纳上百人的宴会厅,但是宴会厅当中的空地上,只有一张桌子,一张足以容纳二十人的厚重雕花木桌。

    身着黑色正装的服务员正小心翼翼的摆放着雕刻精细的果盘和各色酒水。

    楚云玺已经和助理找了一处地方坐了下来,而他的保镖则都自动的站到了一侧。

    李千珝和林羽也径直走了过去,在楚云玺的对面坐了下来,步承没有落座,站在了林羽身后。

    “怎么,新招的保镖?!”楚云玺扫了步承一眼,故作不经意的问道。

    “不是,是我朋友。”林羽笑了笑,示意步承一起坐下。

    步承摇摇头,表示他不需要,眼神一直冷冰冰的盯在楚云玺身上。

    楚云玺被他盯的有些不爽,似乎自己的心虚被他看穿了一样。

    不过楚云玺脸上还是一副坦然之色,心里暗想,现在让你看,一会儿你就陪着何家荣见阎王去吧!

    “这个万晓岳,怎么还不来!”李千珝忍不住低头看了眼自己的手表,见都快到约定的时间了,万家的代表人万晓岳竟然还没到场,不由有些焦急。

    “我本来还以为是万维宸出面跟我们打交道呢,没想到派他那个窝囊废儿子来了!”楚云玺眯着眼轻轻地敲着桌子。

    在他认为,这个万晓岳就是扶不起的阿斗,根本不配跟他和李千珝这两个“京城三杰”中的人物坐在一起,不过可惜啊,过了今晚,京城三杰又要变成京城双杰了!

    甚至,要变成京城一杰了!

    毕竟张家的那个张奕鸿从警备团被踢出来之后,前程可谓是毁了一半,再也没有了从前的影响力,所以京城年轻一辈中,可能要他自己一人独大了。

    想到这点,他不由转头瞥了林羽一眼,要是这么说来,他还真得好好的谢谢这个何家荣!

    不过这辈子没机会了,下辈子吧!

    “李兄,楚兄,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这时万晓岳突然从门外急匆匆的走了进来,头发有些潮湿,显然被雨淋过。

    “万大少,你好大的排场啊,让我们两个人先过来等你这么久!”楚云玺皱了皱眉头,不紧不慢的敲着桌子。

    虽然今天晚上楚家跟万家也算是合作关系,但是楚云玺却打心眼里看不起万晓岳这种什么也干不了的窝囊废。

    “不好意思,路上接了个电话,是管理此次项目名额的仲主任,你们也知道,仲主任的父亲跟我爷爷一向交好!”万晓岳笑呵呵的说道,极力想故作轻松,但是神情间颇有些紧张。

    这些话都是他父亲教他说的,他在家背的时候神情还算自然,但是在面对李千珝和楚云玺后,便不由有些紧张,虽然自己跟他们是同龄人,但是人家跟他可压根不是一个级别的!

    其实他父亲今晚上本可以亲自来的,之所以没有过来,就是想锻炼锻炼他,让他来谈一谈买卖,毕竟这笔买卖谈不谈成都无所谓,就当磨炼他了。

    因为他父亲知道,李家的大少爷,李千珝,今晚将会死在这里!

    不过万维宸知道自己这儿子没用,所以并没有把伏击李千珝和何家荣的事情告诉他,免得他太过惊慌,露出马脚。

    “万大少,你不用拿这些话压我们,就算仲主任与你们家再好,你们家也没有那么大的胃口一次性把这个项目吃掉!”楚云玺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说道。

    “是,是,楚大少说的是!”万晓岳带着助理快步的走了过来,身后的保镖则留在了门口方向。

    出乎意料的是,万晓岳进来后,竟然坐到了离着李千珝更近一些的位子,可能他觉得跟李千珝说话,更亲和一些吧。

    不过作为仇家对头,李千珝对他倒是并不怎么热情,甚至连招呼都没有跟他打。

    “那你说说吧,仲主任给你打电话,是怎么跟你说的?!”楚云玺瞥了他一眼说道。

    “呵呵,仲叔叔说了,这个项目建议我们三家一起合作,但是希望我们万家掌握大部分的股份,这样以后有什么事,他可以直接跟我们万家交涉,毕竟是老熟人,交涉起来轻松一些!”

    万晓岳一边笑呵呵的说着,一边紧张的推了推他鼻梁上的那副无框眼镜,以掩饰内心的忐忑,接着说道:“两位也知道,虽然占得股份大收益也大,但是像这种项目,风险性也高,大股东承担的责任也要多的多,所以作为大股东,也并不算什么好事!只不过我们家与仲主任交好,无法推辞罢了,否则我倒真愿意让两位当大股东!”

    “嗯……你这番话倒是实在话!”楚云玺点了点头,深以为意。

    李千珝也没有说话,内心认同万晓岳的说法,确实,这种项目,当大股东,并不一定是好事,既然万家那头掌握着资源,把大股东的位子让给他们,倒也算合适。

    “万大少,那你直接告诉我吧,我们的股份,有没有百分之三十?”楚云玺皱着眉头说道,“这是我让步的最大限度了,不能再少了!”

    “有,当然有,不瞒楚大少说,我本来给您准备的,就是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万晓岳讨好的笑着说道。

    “那就行!”楚云玺很满意的点点头。

    李千珝也同样点点头,似乎也比较称他的心意,说道:“百分之三十,我们李家也同样能接受。”

    “李兄,我想你误会了!”万晓岳面带难色的开头道,“我说的百分之三十,是给楚大少的,至于你们李氏集团,我们只愿意让你们占股百分之二十!”

    “什么?!”

    李千珝面色猛然一变,啪的一拍桌子,怒声道:“凭什么?!”

    “这个,我不说你也知道,我们李万两家其实一直都不和,起初我们是不愿意跟你们李家合作的,因为我们楚、万两家完全有能力展开这个项目,而之所以让你们李家也参与进来,不过是碍于多方的面子罢了!”万晓岳看着盛怒的李千珝,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之力,强忍着内心的慌张,按照父亲教导的回答道,“再……再说,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不少了!”

    “放屁!”李千珝指着万晓岳怒声道:“你们他妈的别忘了,当初一开始申请这个项目的是我们!你们两家不过是一起跟风而已,你们的运作模式都是效仿的我们,而且效仿也只是效仿,最合适的运作模式还在我们手里!”

    “哎,李兄,说话就说话,可别牵扯上我啊!我可是愿意跟你合作的!”

    楚云玺突然冲李千珝摆了摆手,笑道:“不过这件事掌握权在万家,我也要看人家的面子,你还是跟万大少自行商量吧!”

    说着他直接站起身,用牙签插起桌上的一块水果塞在嘴里,笑道:“既然没我什么事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两位慢慢谈!”

    林羽打量他一眼,皱着眉头问道:“楚大少,菜还没上来呢,不必这么急着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