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415章 执迷不悟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心头猛的一颤,他没想到,万维宸一句话竟然说穿了自己的真实身份!

    莫非,他能看到什么常人看不到的东西?!

    亦或者说,那几个会玄术的高手水平太高,识破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万维宸?!

    林羽心头发慌,冲万维宸冷声道:“你……你胡说什么呢?”

    “我说你不是人,你是鬼!是魔鬼!”万维宸双眼赤红,身子忍不住颤抖,声音又恨又怒,厉声道:“毒药毒不死你,那么多人也杀不死你,你不是鬼你是什么!”

    林羽听到这话才陡然间松了口气,原来这个万维宸真被自己吓坏了,以至于有些疯言疯语,不过万维宸刚才的话确实有些吓到他了。

    “何家荣,你想杀我?!哈哈哈……休想!”万维宸狞笑着望着林羽,又恢复了那种疯疯癫癫的状态,脸上显现出一股癫狂得意的神情,讥声道:“我告诉你,这辈子你都别想杀我,因为,能杀我的人,只有我自己!”

    话音一落,他突然将枪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砰的一声闷响,万维宸头顶迸立马发出一阵血雾,接着身子一晃,噗通一声栽在了地上,没了声息。

    林羽看到这一幕猛然一惊,因为一切发生的太快,他根本来不及阻拦,万万没有想到万维宸竟然会自己开枪自杀。

    他倒不是同情万维宸,对于这种坏事做尽的人,简直死有余辜,他只是痛惜没有从万维宸嘴中问出什么来。

    “哼,他倒是挺识相的,自己动手了结了自己,免得脏了我们的手!”一旁的步承冷冷道。

    “爸!”

    “爸!”

    这时从马路方向突然传来两声嘶吼,紧接着就见几个人影迅速的冲了过来,最前面的两个人赫然是万晓岳和万晓峰。

    他们在接到父亲司机的电话后便改变方向快速的朝着这边赶了过来,但是没成想,刚到这里,还未下车,就听到了一声枪声,所以他们便不顾一切的冲了过来。

    看到倒在地上没了声息的父亲,万晓岳和万晓峰登时嘶吼一声扑了过来,抱着父亲的身子放声痛哭了起来。

    “你们杀了我们老板?!”

    几个保镖见到眼前这一幕也都面色一变,对着林羽和步承大喝一声,立马围了上来,不过倒没有急着动手。

    “睁大你们的狗眼好好看看,枪在你们老板自己手里!”步承冷冷道,“再说,就算是我们杀的你们又能怎么办!”

    “是不是你们杀的不是你们说了算,我们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了再说!”先前跑掉的那个司机也在人群中,冷冷的冲林羽说道。

    林羽闻言倒也没有拒绝,站在一旁耐心的等待着,毕竟警察来了说清楚一些,他也会免去很多麻烦,不过看到万晓岳和万晓峰悲痛万分的样子,他又有些于心不忍,将头别向了一边。

    “你杀了我爸,我给你拼了!”

    此时趴在地上痛苦的万晓岳突然摸过父亲手中的手枪,猛地对准了林羽。

    不过他扳机还未扣动,步承已经一个箭步冲过来将他手中的银枪踢掉,同时一把将手中的匕首指向他,冷声道:“你要是想死,我也可以成全你!”

    步承是个天生的冷血动物,对感情之类的东西看的极其淡漠,而且他早就已经见惯了生死,所以对眼前儿子哀痛父亲的景象丝毫无感。

    周围的一众保镖见状立马围了上来,保护在万晓岳和万晓峰身边。

    万晓岳捂着自己别踢痛的手腕,心头说不出的悲愤压抑,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地上。

    他这三十多年来浑浑噩噩,一无是处,全是他父亲在背后替他谋划,现在他父亲死了,他也瞬间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念和方向。

    一旁的万晓峰双眼含泪,一双眼睛带着无尽的恨意,透过人群冷冷的望着林羽,死死握着拳头,恨不得立马冲上去将林羽千刀万剐,但是他知道,他不是林羽的对手。

    没过多久,警察便来了,林羽跟警察说明了一下情况,随后便把自己军情处的证件递给他们看了看。

    其中一个认的军情处证件的警官立马跟林羽打了个敬礼,接着示意林羽他们可以走了。

    “你们为什么放他们走!凭什么放他们走!”万晓岳见状猛地窜了起来,怒声嘶吼着对几个警察说道。

    “万大少爷,你好像没弄清楚,涉嫌犯罪的,好像是你父亲吧?!”警察队长冷冷的对着万晓岳说道,“你父亲做了些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畏罪自杀,已经是便宜他了!”

    对于那天维多利亚的那件案子,这个队长可是知情的。

    万晓岳闻言到嘴的话顿时也咽了下去,确实,他父亲前后三次暗杀林羽的事情他都知道,心中顿时觉得理亏,没有吭声,不过内心毫无悔意,只是痛恨没能早点杀了林羽,否则他父亲也不会死!

    一旁的万晓峰咬着牙,望着林羽远去的背影,内心恨声道,何家荣,你等着吧,我早晚要你不得好死!

    如果林羽要是知道这兄弟俩的想法不知会作何感想,或许会感叹一句厚颜无耻吧,当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无耻这种品性,已经深深的刻在万家人的骨子里了。

    万家大宅内,万士勋得知自己儿子的死讯后身子猛地一抖,差点跌倒在地上,两行老泪汩汩而出,心头悲痛难当,本来他想着过几个月在他的寿宴上将万家的掌舵权交给儿子,没想到没能等到这一天,他便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大哥,节哀啊……”

    一旁的万士龄也是老泪纵横,一把扶住了自己的大哥。

    “何家荣!何家荣!我定要你粉身碎骨!”万士勋抬头望天,痛声悲鸣。

    “大哥,要我说,我们还是收手吧!”万士龄摇着头,眼泪扑簌扑簌的直往下落,心中感慨万千。

    自从何家荣到了京城后,他们万家就跟何家荣斗,觉得他们家大业大的万家捏死林羽就宛如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结果斗了才不到一年的时间,他的亲孙子瘫痪了、儿子疯了、大侄子也死了,而人家何家荣仍旧完好无损,而且相比较去年初来的样子,俨然已经飞上了枝头做凤凰,所以他觉得这个何家荣就是他们万家的克星,他们万家根本斗不过人家,自然想要劝大哥放弃。

    “收手?!”万士勋冷哼道,“杀了我儿子还想让我收手?!除非他死!”

    “大哥,您可不能再糊涂了啊!”万士龄抹了把眼泪,劝说道:“你仔细想想,我们跟何家荣斗之前,我们万家是什么光景,跟他斗了这半年多,现在又是什么光景!我本以为我儿子斗不过他,是我儿子无能,但是现在维宸竟然也被……被他逼死了,这说明这小子邪乎的很啊,我们不能把晓岳和晓峰都搭上啊……”

    “邪乎?!老子我就偏不信邪!”

    万士勋怒吼一声,气血翻涌,身子有些摇摇欲坠,幸亏万士龄再次冲过来扶住了他,低声劝解道,“大哥,你莫非真要整个万家垮了才甘心?”

    “垮?!”万士勋忍着泪冷哼道,“老二,我告诉你,我有生之年一定搞死这小子,到时候,我们万家不只不会垮,而且还会辉煌无比!”

    他在商海浮沉数十年,杀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而且他自己死也都死了几次了,自然不可能被何家荣这个毛头小子吓倒,现在万家与何家荣可以说是血海深仇,他只有活刮了何家荣这个小子才能解除心头之恨。

    一旁的万士龄看到大哥这样,仿佛看到了从前执迷不悟的自己,忍不住摇头叹息,知道自己劝解不了,再没说话。

    林羽和步承往医馆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步承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何先生,现在楚家已经教训过了,万家也已经赎罪了,那接下来就轮到张家了,我们下一步怎么做?”

    “下一步去替你师父,向老爷子治病!”林羽说道。

    “给我师父治病?!”步承明显一怔,没想到林羽会突然接了这么一句。

    “对,我被抓的这几日,有些给老爷子耽误治疗了,明天我们先去给老爷子治病!”林羽笑着说道,眯着眼望着窗外。

    其实对于他而言,楚、万两家,都不是太大的威胁,现在他最忌惮的,就是张家了,毕竟这个张家二爷的能力和来头都极其的不简单。

    他现在也不敢确定,那天晚上的那个面罩男子到底是不是张佑偲。

    这天晚上,林羽早早的便洗过澡钻到了被窝里,等到江颜刚进屋,他便迫不及待的冲上去一把抱住了江颜,把她往被窝里拽。

    “啊!你个臭流氓,我还没敷面膜呢!”江颜感受到林羽不老实的手掌,立马面色羞红。

    “颜姐,你天生丽质,不用敷了!”林羽一把将江颜紧紧的搂在了怀里,深深的在她胸口吸了一口,感受着她皮肤传来的温热触感,这才感觉自己还活着。

    这几日对他而言,实在是太过煎熬了,他都以为自己不会活着见到江颜了。

    林羽抱了江颜一会儿,便不老实的在江颜身上摸了起来,随后猛地翻身压到了江颜身上。

    “关灯!”

    江颜没有拒绝他,当林羽关了灯,这才轻轻的环住了他的后背,满腔柔情,尽赋予他。

    林羽抱着江颜粗重的呼吸着,发现自己脑海中竟然不自觉的闪过玫瑰的笑脸,他心头大惊,用力摇摇头,很想把这种念头摒弃掉,却发现他越是想摒弃,玫瑰就越是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

    此时他才发现这个女人真正的可怕之处,其实这个女人本身,才是男人无法抗拒的迷药!

    他索性便打开灯,看着江颜凹凸有致的身子和娇羞的美艳容颜,脑海中这才没了玫瑰的面容,整颗心装的都是江颜。

    这还是他们俩第一次开灯呢,所以江颜面色通红,不停的伸手去够床头的台灯,但是都被林羽给抓了回来,气的江颜在他胸口咬了一口,不过这也大大激发了林羽的兴致,快速冲刺一番后,身子一颤,一头扑到了江颜身上,满脸满足。

    第二天一早,林羽便叫着步承赶去了向南天的住处。

    向南天早就在徒弟的服侍下起床了,身上盖着一身毛毯,坐在后院望着远方出神。

    “向老,别来无恙啊!”林羽立马喊了他一声。

    “哎呀,小何啊,你这几日过的可好?我听说你最近可是奇遇连连啊,哈哈……”向南天看到林羽后面色大喜,哈哈的大笑了几声。

    “向老,您就别取笑我了,我这次可真的是死里逃生!”林羽笑着摇了摇头,接着给向南天试了试脉,见他问题不大,这才松了口气,一边收拾银针准备针灸,一边冲向南天问道:“向老,张家的张佑偲,您对他了不了解?不知这人,师从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