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419章 亲错了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只见楼梯上正缓缓往下走的人穿着十分古怪,他下身穿的是一天绒质睡裤,脚上踩的是一双棉拖鞋,但是上身却穿着一件厚重的带绒羽绒服。

    因为角度的原因,林羽和韩冰从所站的方向无法看清他的面容,所以一时无法确定他就是张佑偲。

    韩冰立马向前走了一步,迫不及待的道:“请问是张佑偲,张二爷吗?”

    “不错,是我!”

    张佑偲低声答应一声,接着才别过头来。

    只见他左手插在羽绒服口袋里,而右手则捂着嘴轻轻咳嗽了几声,面色发白,说话声音也是有气无力,整个人病态十足。

    林羽和韩冰在看清楚他面容的刹那,脸上都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丝失落之情。

    因为此时的张佑偲走路虽然慢,但是步伐十分的稳健,不像是受伤的迹象。

    不过林羽看了眼他身上的羽绒服,还是不由闪过一丝疑惑,冲张佑偲笑道:“张二爷,屋里这么热,您还穿着羽绒服啊?”

    “呵呵,刚才脱衣服准备睡了,这不听到你们的声音,就急急忙忙出来了嘛,今天一直发烧,身子虚,便披了件羽绒服。”张佑偲苦笑着解释道。

    “您这可不是披,可是穿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您在掩盖什么呢?”林羽笑着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扫了眼他的左臂。

    “何家荣,你他妈阴阳怪气说些屁呢,我二爷在我们自己家里,想怎么穿就怎么穿!”张奕堂冷声道,满脸不悦的瞪着林羽。

    “奕堂!不得无礼,没看何少校刚帮我们家除掉了几头恶狼吗?!”

    张佑偲沉声苛责了张奕堂一句,接着冲韩冰笑道,“韩上校是吧?真是多谢你了,大晚上的还麻烦你跑一趟!身子不舒服,我就不往下走了,麻烦你给我递过来吧!”

    林羽听到他这话神情一怔,立马冲韩冰说道:“我给张二爷送上去吧!”

    话音一落,他没等韩冰回答,立马拿过韩冰手中的请柬和书函冲张佑偲走了过去。

    “张二爷,给您!”

    林羽走过去离着张佑偲还有三四级台阶便伸手将东西递给了张佑偲,而且他递向的正是张佑偲的左手,显然他是特意让张佑偲拿左手来接。

    但是张佑偲只是笑着点点头,有些费力的伸着右手去接。

    林羽见状眼睛一眯,赶紧又往上上了两级台阶,一把将手里的请柬塞在张佑偲的手中,然后突然伸出右手在张佑偲的左臂上拍了拍,笑道:“还请张二爷倒时候一定要去啊!”

    “好……咳咳……好!”张佑偲突然一点头,立马低着头急促的咳嗽了起来。

    林羽瞥了眼他的脸和左臂,见他没有太大的异样,不由眉头一皱,心头诧异,莫非那晚那个面罩男子真的不是他?!

    “何少校,人也见了,东西也给了,请吧!”张奕庭一边走过来,一边伸手冲林羽做了个请的手势。

    “张二爷记得保暖,多喝热水!”

    林羽笑着点点头,接着转身走下去,跟韩冰对了下眼神,快步往外走去。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他们两个刚走出客厅的门口之后,楼梯上的张佑偲突然打了个趔趄,右半边身子猛地顶到了一旁的墙上,这才勉强支撑站住,脸上痛苦的直呲牙咧嘴,额头上汗如雨下。

    “爸,你没事吧?!”

    张奕庭面色陡然一变,急忙扶住了自己的父亲。

    “没事……快,扶我上楼……”张佑偲面色痛苦的说道,声音虚弱,左半边身子微微发抖。

    张奕庭赶紧扶着他往楼上走去。

    林羽和韩冰从张奕鸿家走出来之后,便朝着停车的方向走去,一直到了车上,韩冰才低声问道:“怎么样,有没有发现什么端倪?是不是他?”

    “不确定……”

    林羽摇了摇头,想起刚才自己拍张佑偲的场景,心头不由有些狐疑,猜测是自己猜错了,虽然他拍的力道并不重,但是如果张佑偲胳膊真断了的话,也绝对会痛苦无比。

    “不确定,什么意思?!”韩冰疑惑道,“你不是说你打断了他的左臂,刺伤了他的左腿吗?我看他的腿和胳膊好像没有什么异样啊!”

    “腿上的伤口好说,以张佑安的身份,弄到我们药厂的止血生肌膏简直易如反掌,所以张佑偲腿上的刀伤可能已经治好了,但是他左臂的伤肯定还没好!”林羽皱着眉头说道。

    要知道,当天他可是一脚踩碎了面罩男子的左臂,绝对的粉碎性骨折啊,这才没几天的时间,就算再好的壮骨药,也不会愈合到哪里去,所以这个面罩男子,真有可能不是张佑偲。

    “除非……”

    林羽面色陡然间变得凝重了起来,望着远方沉声道:“除非他刚才是为了骗我们,咬牙忍了下来!”

    “忍下来?不可能吧!”韩冰皱着眉头细细一想,随后坚定的摇摇头,说道,“不可能,断骨之疼,深入骨髓,怎么可能会忍的了呢,单纯从人类的生理反应上来说,也不可能!”

    她以前经历过这种伤痛,自然知道断了骨头是个什么滋味,所以不相信张佑偲能忍下这种痛苦。

    “是啊,如果是普通人的话,绝对忍不下这种痛苦,但别忘了,这个张家二爷,可是身具玄术啊!”林羽眯着烟喃喃道,“不管是不是他,这个人,我以后都要多加防范!”

    林羽暗暗下了决定,不管这个张二爷是不是那个面罩男,如果一朝一日他再挑衅自己,那自己绝对要趁机除掉这个心头大患。

    想到面罩男,他不由又想起了玫瑰那张魅惑的面容,想起玫瑰那恐风情万种的一颦一笑。

    林羽下意识的摸摸口袋中她留下的那把金锁,不由摇头叹息,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难以忘怀啊!不直到她现在怎么样了?

    “那我们下一步怎么办?”韩冰问道。

    “静观其变!”林羽眯着眼说道,“我相信,这次没有得手,张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是狐狸,总要露出尾巴来的!对了,得麻烦你帮我调查调查那些雇佣兵,说不定能从他们身上查出来什么!”

    “不瞒你说,这帮人我们已经在查了,他们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狡猾,暂时而言,我们掌握他们的信息还极少!”韩冰说道,“我猜测可能是国际上知名的‘死士小队’,至于具体的,还需要继续调查!”

    “死士小队?”林羽想起那天那些毫不畏死的雇佣兵,倒是觉得这个名字极其贴切。

    “不错,这是上世纪组建的、在国际上臭名昭著的一个雇佣兵组织,这帮人手段残忍,男女老幼全都不放过,而且很多时候他们执行任务,索要的报酬不是金钱,而是一些国家的机密情报!”韩冰沉声道,“然后高价将这些信息贩卖给别国或者恐怖组织,亦或者留为私用,作为钳制其他国家的把柄,所以国际上虽然很多国家都想剿灭他们,但是同时又束手束脚,这也是他们能一直发展到现在的原因!”

    “国家机密?!”林羽皱着眉头说道,“这个罪名可不小啊!”

    他暗想如果要是张家以国家机密跟这帮人做交易的话,那可就麻烦了。

    “这件事我们会一直追查的,有结果肯定第一时间告诉你!”韩冰冲他保证道。

    “好,有什么需要我配合的,尽管开口!”林羽点点头,应了一声。

    接着韩冰便直接把林羽送回了家里。

    林羽见时间有些晚了,怕惊扰到江颜和叶清眉,所以开门的声音非常小,进去的时候也蹑手蹑脚。

    见客厅和卫生间的灯都关着,林羽伸了个懒腰,便直接往卫生间走去,但是走到卫生间后他吓了一跳,因为他看到卫生间里站着一个足足有两米多高的人影!

    “你谁啊!”

    林羽吓得喊了一声,等他喊完,那个人影立马也惊呼了一声,接着身子一歪,朝着地上摔了过去。

    林羽这才发现人影脚下踩着两个叠着的凳子,他面色一变,慌忙冲过去一把横着抱住了那个身影,顿时一阵温软滑嫩的触感传来,同时一股沁人的香气入鼻。

    紧接一个物体飞到地上,砰的一声炸碎,应该是一个灯泡。

    林羽怀中的人影听到声音吓得立马抱住了他的身子,林羽猛地吸了一口,心中一颤,这股香气他熟悉,正是江颜前几天刚买的一款香奈儿的香水!

    林羽感受着手中滑嫩的大腿触感,伸手在她腿上掐了一把,接着立马俯身在她湿热的嘴上亲了一口,他怀中的江颜立马发出了一声惊呼。

    “颜姐,你换灯泡为什么不等我回来?”林羽温柔的笑道。

    “是……是我……”

    林羽话音一落,突然传来了叶清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