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422章 是我的责任我不会逃避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回生制药厂?

    林羽和江颜听到这句话都不由一怔,互相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回生制药厂?是八里桥那家回生制药厂吗?”林羽立马好奇的问道。

    “不错,你怎么知道的?”两个警察打量林羽一眼,疑惑道。

    “我是那家制药厂的法人,我叫何家荣!”林羽皱着眉头说道,心头狐疑不已,他们制药厂的药都是他亲自研发的,怎么可能会出问题呢?

    “你是回生制药厂的法人?!”其中一名警察不由一怔,显然没想到林羽得知情况后竟然还会自己承认。

    “好像是他,那个传说中的何神医,原来回生堂和回生制药厂都是一家啊!”另一个警察打量了林羽一眼,接着点点头,“我在电视上见过他,有一点印象。”

    “那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先前那个警察面色一寒,接着掏出了一副冰冷的手铐。

    江颜见状急了,刚要出言阻止,但是秦主任立马窜了出来,急忙道:“慢着慢着,哎呀,两位警官,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们也都听说过回生堂,也都知道何家荣何医生是一名神医吧?既然是神医,那他们药厂的药,怎么可能会出问题呢?”

    “这个我们不管,我们只以事实说话,经过我们再三查证,这几个孩子之间唯一的共通点,就是在发病前四小时内,都服用了这种止咳药!”其中一名警察沉着脸说道。

    林羽闻言眉头皱的越发厉害,转头看了眼秦主任手中的胶囊,说道:“秦主任,麻烦你把这个胶囊给我看看!”

    “好!”秦主任急忙将手里的胶囊递给林羽。

    林羽直接将塑料袋里的胶囊取出来,随后拧开,将药粉倒进自己的手中,凑上去轻轻的闻了闻,发现全都是西药,他也根本鉴定不出来这些药到底是不是有害。

    不过他可以确认一点,这些药绝不是他们家生产的,因为他们家生产的都是中药成分的药物!

    “两位警官,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们药厂生产的全部都是中药,根本不可能有这些西药原料。”林羽有些狐疑的冲两个警察问道。

    “是吗,那你看看这是不是你们药厂的出货单!”警察冷哼一声,从公文包里可掏出一张纸条递给了林羽。

    林羽接过来一看,发现确实是他们药厂的出货单,而且上面还带有隋经理的签名,供货商是一家叫盈康的药企,不过看日期,全部都是去年的。

    林羽不由一惊,想不通他们药厂什么时候生产过这种西药原料。

    “怎么样,这下没法否认了吧?”两个警察看到林羽的样子,不由冷哼了一声,“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请两位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林羽一边说一边掏出了手机,走到一旁给隋经理打了个电话,沉声质问道:“隋经理,你背着我给盈康药企生产过西药原料?!”

    “没背着您啊,当时我跟您报备过!”隋经理急忙说道,“是这么回事,当初我们药厂刚刚被您收购的时候,我询问过您,原先厂里未完成的一些订单是否继续执行,您当时同意过的,让我们继续生产,把订单完成,这家盈康药企,一直都是我们家的合作伙伴!”

    将他这么一说,林羽倒是想起来了,因为当时药厂交付的急,原本早就签好的一些订单还未完成,林羽也没让他们取消。

    看来这件事真可能与自己有关,林羽心中不由一阵自责,都怪他当初没小心检查,急忙说道:“那你现在好好检查检查供应给盈康药企的这批原料,里面很有可能含有有害成分!”

    “啊?不可能!”

    电话那头的隋经理立马斩钉截铁的道,“我们这个药方是总厂那边提供的,而且这种小儿止咳药我们总厂自己也已经生产好多年了,从没出现过问题,怎么可能会有害呢?!”

    林羽听到他这话微微一怔,知道隋经理不可能骗自己,立马询问道:“那你告诉我,这个盈康制药厂靠谱吗,是什么人开的?”

    既然自己这边的原料没问题,那多半是盈康药企自己配置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靠谱,当然靠谱啊!”隋经理急忙说道,“这是万世集团的一家制药厂!”

    “万世集团?!万家?!”林羽不由一怔,“你们怎么会跟他们有合作呢!”

    “这个……我们家跟他们家合作好久了,您还记得吗,您第一次来我们药厂的时候,万家的万维运和他儿子一起来我们药厂来着,那就是来取药物原料!”隋经理急忙说道,因为当时万维运跟林羽起过冲突,所以他对这件事记得特别清楚。

    经他这么一提醒,林羽顿时记了起来,当时他还纳闷万维运和万晓川怎么会在西药制药厂,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莫非是万家陷害他们?!

    但是不对啊,这些原料是总厂提供的,根本也扯不到他身上来啊,而且这样一来,万家也会把自己的药企名声给搞臭的!

    “怎么了,何总,出什么问题了吗?”隋经理急忙说道。

    “有几个孩子吃了盈康药企的药出现了高烧、呕吐和昏迷的现象!”林羽低声说道。

    “啊?这……我们给他们家供应原料很多年了,以前并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啊!”隋经理惊讶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等查清楚再说吧!”林羽见事情问清楚了,便再没跟他废话,直接挂断了电话。

    “怎么样,现在问清楚了,麻烦跟我们走一趟吧!”警察沉着脸说道。

    “你们把我们的原料拿去化验了吗?”林羽望向两个警察说道,“如果有问题的话,可能也是他们药企那边出了问题,我们这边有原料的配方表……”

    “我们早就送去检验局了,至于其他的,等你跟我们回去再说吧!”两个警察不耐烦地打断了他。

    “好,我跟你们走!”林羽点点头,觉得自己有义务配合调查,便答应了下来,“不过这几个孩子情况比较严重,我能不能先帮他们把病情稳定下来?”

    “是啊,两位警官,现在最重要的,是几个孩子的性命啊!”秦主任走过来迫不及待的说道,“你们也都知道何医生是位神医,也只有他才能保住这几个孩子的命,你们要调查,也不急在这一会儿!”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会儿,有些犹豫。

    “秦主任,不好了,几个孩子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皮肤红疹溃疡和肺热,情况十分危急!”这时一名护士急匆匆的跑过来对秦主任喊道。

    “两位警官,情况危急啊!”秦主任顿时急了,冲两个警察哀求的喊了一声。

    “好,救人要紧,我们在外面等你!”两个警察一点头,立马答应了一声。

    林羽得到他们的允许,立马带好口罩和手套作势要进隔离室。

    “何医生,请等一下,现在这几个孩子的病情加重,如果是病毒感染,您贸然进去可能会有感染的风险,请您等一会儿,我们这就让我们的同事去取医用防护服!”一个医生站出来赶紧拦住了他,接着冲旁边的护士使了个眼色,示意他马上去取防护服。

    “大概多久?”林羽皱着眉头问道。

    “呃……因为要去后勤部,可能需要一些时间……”秦主任无奈的说道。

    “来不及了,几个孩子的情况很严重,随时可能会有危险!”林羽瞥了眼隔离室内几个面容痛苦的孩子,沉声说了一句,径直冲进了隔离室。

    “何医生……”秦主任伸着手喊了声,随后叹了口气,惭愧道,“何医生医者仁心,真是我等楷模啊!”

    林羽进了隔离室,只见病床上的几个孩子面色通红,紧闭着双眼,昏迷不醒,裸露的手臂上出现了红色的水肿或者溃疡,虽然嘴上带着口罩,但是呼吸仍然十分的吃力。

    林羽立马走到其中一个孩子身边仔细的把了把脉,接着掰开他的嘴和眼睛看了看,随后按照这个程序依次给其他孩子也都检查了一遍,眉头不由紧蹙。

    过了有十多分钟,他便从隔离室出来了,秦主任等人立马迎了上来,急切道:“何医生,几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情况,还有救吗?”

    “纸!笔!”

    林羽没急着回答他,迅速的问旁边的医生要过纸笔,接着急匆匆的低头写着什么,同时说道:“我怀疑是铬中毒!”

    “铬中毒?!”

    秦主任等人面色一惊,急忙说道,“不可能吧,我们询问过孩子家长,他们居住活动的环境都在市区,根本没有大型化工企业啊,而且就算那个止咳胶囊有问题,也不可能导致铬中毒啊!”

    “具体原因还得等胶囊的化验结果出来再说!”林羽沉着脸,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以他所看,多半就是铬中毒。

    “何医生,你不会诊断错了吧?”这时人群中一个年轻医生不由质疑了林羽一句。

    “应该没错,患儿腹痛、腹泻、血水样尿,四肢厥冷、血压下降、呼吸急促、脉搏极快,这都是铬中毒的现象,而且现在已经出现了昏迷,下一步可能会导致肾衰竭,出现生命危险,必须及时治疗!”林羽沉声说道。

    秦主任面色一变,急忙说道:“何医生的诊断肯定错不了,快,快去准备硫代硫钠酸、碳酸氢钠液……”

    “来不及了!”

    林羽摇摇头打断他,疾驰几笔,将方子写好,塞进秦主任的怀里,急声道,“马上派人去中医部抓药煎制,每个孩子三剂药,每隔十五到二十分钟给他们服一剂,记住,一个小时内,就是灌,也要给他们全灌进去!”

    “是,是!”秦主任接过林羽手中的方子紧紧捏在手里,不停的对林羽出声感谢,脸上动容不已。

    “好了,现在我可以跟你们走了!”

    林羽把口罩一摘,转头冲两个警察笑笑,心里陡然间松了一口气。

    “家荣!”江颜立马跑过来,一把拽住了他的胳膊,满脸担忧,她相信林羽药厂的药不可能有问题,她担心的是有人会陷害林羽,他这一走,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

    “放心吧,既然是我们药厂提供的原料,那这个责任自然由我来负!身正不怕影子斜,事情一定会查清楚的!”林羽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脸,这也是他没有出示军情处证件的原因,他不是那种逃避责任的人。

    说完他装过身,伸出双手,示意两个警察可以给他戴手铐了。

    但是两个警察互相看了一眼,把手铐收了起来,刚才他们亲眼目睹了林羽不顾自身安危为几个小孩子诊治的情况,心中肃然起敬,一改刚才冰冷的语气,很客气的冲林羽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何先生,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