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456章 新仇旧恨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玫瑰这一跑韩冰感觉特别的遗憾,倒不是因为觉得逃走了一个罪案累累的女魔头,而是遗憾没能从玫瑰嘴里问出来那个真正的变态杀手是谁。

    所以她便只好将所有的希望都放到了这几个被抓回来的歹徒身上。

    “没……没人指使我们……我,我们认错人了……”男歹徒支支吾吾的说道,“对……对不起,我们一开始找的人不是你们……啊!”

    他话未说完,便立马切换成了一阵凄厉的嚎叫声,因为韩冰已经毫不留情的将脚踩在了他那条断腿上。

    男歹徒整个脸都白了,捂着自己的断腿浑身颤抖不已,急声道,“我说……我说……”

    韩冰冷哼一声,这才将脚拿回来。

    “今天早……早上我们老大接到一个电话,有个人说有个大活让我们干,报仇丰厚!”男歹徒咬咬牙,忍着疼,哆嗦着身子颤声道,“我们老大起初不相信,后来那个人直接转了一千万过来,对方说事成之后,还会给我们打一千万,所以这个活儿我们就接了……”

    “那人说的是什么活儿?就是让你们杀我们?!”韩冰冷冷道。

    “不……不是!”

    男歹徒用力的摇了摇头,随后颤声道,“那人让我们按照时间把这个死掉的小……小孩送过来,说如果看到有个女人抱着这个小孩痛哭,就让我们杀……杀了她……而且嘱咐我们先把这个女人痛哭的画面拍下来,然后再……再动手……”

    这也就是为什么刚才他们一开始没动手的原因,因为他们接到命令,先要让玫瑰感受感受那失去至亲的切肤之痛!

    林羽和韩冰面色不由微微一变,再次被这个变态杀手的歹毒心肠所震惊!

    “和你们联系的人是谁?!”

    韩冰冷声质问道。

    “这……这个我不清楚……”男歹徒摇摇头,“是我们老大跟他联系的……”

    “那你们老大呢?!”

    “死了,被,刚才被你们开枪打死了……”男子有些怯懦的指了指面包车旁边被枪打死的两个男人。

    韩冰闻言面色一寒,接着厉声道:“你就没听你老大提起过,打电话的那人是谁?!”

    “没……没有……”男歹徒看到韩冰狠戾的神色,身子顿时一颤,急忙说道,“我们老大应该也不知道那人是谁,那个雇主把这个死小孩交给我们的时候,都是指定了尸体所在的地点,让我们直接过去拿的!”

    一旁的林羽听到这话略一沉思,转头冲韩冰说道:“他应该没有说谎,这像是那个人的作风!”

    以前定制玉牌的时候,这个变态杀手都没有亲自露面,也是找人替他过去取的。

    韩冰点点头,其实她早就猜到了,从这几个小喽啰嘴里可能根本就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接着韩冰便让两个手下审讯了审讯这几个人,得知他们是一帮流窜性质的跨省杀人犯之后,便直接将他们移交给了公安机关。

    至于小智的尸体,在法医赶来确认过之后,也已经没有了保存的必要,所以在经过龚院长的同意后,林羽便帮着她们将小智火化后下葬了。

    龚院长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毕竟对于她而言,孤儿院的每一个孩子都是她的孩子,而因为雪儿的缘故,她对小智的感情又极其特殊,觉得自己对不起小智和雪儿。

    而小智下葬后,林羽没急着离开,买了一束鲜花,站在墓地前等了好久,但是始终没有等到玫瑰的身影。

    可能对于玫瑰而言,这些形式主义已经没有丝毫意义了吧?

    对于玫瑰逃走的动机,林羽也能猜到,她是想要亲自去找那个变态复仇,可是她现在身负重伤,可能不过是去送死罢了。

    可是明知道是送死,她肯定也会义无反顾吧。

    林羽知道,其实在看到小智尸体的那一刻,玫瑰就已经死去了。

    林羽望着墓碑上黑白照里小智的笑脸,忍不住想到,或许,从今以后,再也见不到她了吧。

    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戏谑,苦苦期待的结局总是得不到圆满。

    他们终究没能得知那个变态杀手是谁,而玫瑰也终究没有等到自己的弟弟。

    林羽将手伸进口袋里,掏出玫瑰留给自己的那把金锁,轻轻叹了口气,随后将手中的花放到小智的墓碑前,这才转身离去。

    林羽和步承刚回到医馆,就见医馆外面停着两辆黑色的轿车,同时车前还站着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看到林羽后立马迎了上来。

    “你们是什么人?!”

    步承面色一寒,立马挡在了这几个人身前,满是戒备的冷声质问道。

    “别紧张,我们没有敌意,是特地来请何先生的!”

    领头一个方脸男子冲步承说了一声,接着走到林羽跟前,啪的打了个敬礼,恭敬道:“何先生,我们家老爷子,奥,就是何老爷子,让我过来请您,让您去一趟医院,我们家二爷已经醒了!”

    “何二爷醒了?!”

    林羽一听这话不由精神一震,先前的低落情绪也瞬间被冲淡了几分,急忙点头道,“走,我这就跟你去!”

    步承看了眼他们的车牌号,见确实是政府牌照,这才跟着林羽一起上了车。

    到了医院后,只见何二爷所在的重症监护室里已经站满了人,除了何家老爷子何庆武外,还有何自钦兄妹以及何家的第三代,甚至将整个门外都挤了个满满登登。

    老爷子的外孙昌昌原本在外面疯跑,看到林羽后吓得打了个激灵,似乎又想起林羽上次踢他的那一脚了,立马老实了下来,贴着墙动都没敢动。

    “二哥!”门口的何瑾祺看到林羽后立马拄着拐杖迎了上来,瞥见一旁站着不动的昌昌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这小子还得你治他!”

    而刚刚从病房里出来的何妙看到林羽后则狠狠的剜了林羽一眼,因为知道是林羽医治好了她二哥,所以她这次没敢说什么难听的话。

    “爷爷,二……何大哥,我何大哥来了!”

    何瑾祺扯着嗓子朝病房里面喊了一声,因为害怕爷爷,所以临时改了称呼。

    “快,快请!”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何庆武双手拄着拐杖,立马站了起来,急忙说道。

    人群立马散开,林羽便走了进来,冲何老爷子点头打了个招呼,接着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的何自臻,只见他此时已经醒了过来,整个人的精神面貌显得十分的不错,正咧着嘴冲林羽笑,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小兄弟,我这次可是欠了你一条命啊,大恩不言谢,他日有机会,我何自臻,定当涌泉相报!”

    “什么小兄弟,也不看看你都多大年纪了!”一旁的萧曼茹忍不住埋怨了她一句,如果“何家荣”当真是她和何自臻的孩子,那叫小兄弟不就乱了辈分了吗。

    “哈哈,称呼嘛,怎么叫都无妨!”何自臻不羁的一笑,拍了拍床,示意道,“小兄弟,过来坐!”

    何自臻性格爽朗,行事大气,向来不为这些琐事小节所束缚。

    “行了,都出去吧,让自臻跟何医生聊两句!”何庆武冲众人摆了摆手,接着屋里的一众人便转身往外走去。

    何自钦赶紧走过来扶着父亲往外走。

    “老二啊,那我就回去了!”何庆武转头冲何自臻说道。

    “好,爸,您慢点,等过两天我能下床了,我就去看您和妈!”何自臻急忙说道。

    “不急,不急,慢慢来!”何庆武嘱咐了一句,有些不放心的说道,“对了,我跟你说的那事你好好考虑考虑!”

    “我心里有分寸,爸,您放心吧!”何自臻急忙应道。

    何庆武这才点点头,接着跟林羽打了个招呼,道了一声谢,便在何自钦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来,何先生,快坐!”

    萧曼茹赶紧给林羽和步承搬了个凳子过来,但是步承没有坐,起身去了门外。

    “谢谢!”

    林羽点头轻笑,坐下后便给何自臻把了把脉,接着感慨道,“何二爷体质真好,恢复的非常快,要是换了旁人,就算药效再好,也根本不可能这么快就苏醒过来的!”

    “哈哈,哪里,分明是小兄弟妙手回春啊!”何自臻爽朗笑道,接着急切道,“那我还有多久能出院啊?我在床上躺的实在有些难受了。”

    “这个还得再等几日!”林羽笑道,“这种毒具有滞后性,起码这段时间之内你不能下床走动!”

    “那对我可真是一种折磨啊!”何自臻有些无奈的叹道,像他这种好动的人,一刻也在床上待不住,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让他不醒过来!

    “行了,你就消停点吧,听何医生的!”萧曼茹有些无奈的白了他一眼。

    何自臻笑了笑,接着似乎想起来了什么,急忙转头冲林羽说道,“对了,小兄弟,听你说,我身上中的这个毒是来自东瀛是吧?!”

    “不错!”

    林羽急忙点点头,问道:“难道您不知道您击杀的那三个人是什么人吗?!”

    何自臻摇了摇头,笑道,“我每天面对的都是国际上肤色各异的凶徒,对于国别早就不在意了,而且他们袭击我的时候也没有说话,我也没想到他们是东瀛人!”

    “我不知道那三个人是不是东瀛人,但是我敢确定,他们用的这种毒绝对是来自东瀛,而且来自一个叫神木的家族!”

    林羽面色凝重的跟何自臻说道,想起了那天跟向老讨论这件事的情形。

    “神木?!”

    何自臻面色陡然一变,随后点点头,神情变得愈发的阴沉,随后眼睛一眯,冷声道:“没想到啊,他们现在竟然要对我下手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吧!”

    “您跟这个神木家族有过冲突?!”林羽顿时来了兴趣,急忙问道。

    “这属于国家机密,不过我可以稍微跟你透露透露!”何自臻望了林羽一眼,似笑非笑道,“不是我跟神木家族之间有冲突,是我们整个华夏跟神木家族之间有着莫大的冲突!”

    “跟我们华夏有冲突?!”林羽微微一怔,有些不明所以,他怎么也无法想到,一个小小的家族,竟然敢挑战一个国家的威严!

    “十年前,他们盗走了我们国家的一份机密文件!”何自臻凝着眉头郑重道,“一份关乎国家命脉的文件!”

    关乎国家命脉的文件?!

    林羽顿时睁大了眼睛,颇有些震惊,没有插话,满脸期待的望着何自臻,等待着他的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