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毒471章 不是谁都配与我为伍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这话并不是无的放矢,也没有丝毫的夸大,现在他在见识过达摩针法第五针的威力之后,他有信心能够借助第五针将李千影的命格彻底破除。

    李振北夫妇和李千珝听到这话后神情猛地一怔,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羽,又惊又喜。

    “何先生,您……您此话当真?!”

    李振北颇有些不可置信的颤声问道,“您,您找到破解之法了?!”

    “不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

    林羽神情有些无奈的一笑,冲李振北和李千珝等人解释道:“说实话,刚才我已经无计可施,但是没想到最后一次不抱任何希望的尝试,竟然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现在想来他不觉有些庆幸,幸亏自己的坚持,才造就了奇迹。

    “何先生,那……你是用的什么法子啊?!”

    关晓珍有些疑惑的问道,好奇不已,毕竟她以前找过的大师全部都说无法可解。

    “还是以前那个针法,达摩针法!”林羽笑道。

    “达摩针法,你不是说前两次都不管用吗?!”

    李千珝急忙问道,为了妹妹的情况,他特地多次请教过林羽,所以对这事也比较了解。

    “以前是我没有领悟到精髓,施针的时候一直有些偏驳,而这次特殊情况下的偶然尝试,却取得了意外的收获,当真是绝处逢生啊!”林羽转过头望向李千影笑道,“不过说到底也是李小姐自己福大命大。”

    直到此时,他才算终于弄清楚了达摩针法第五针的要义,第五针的注释里有一句叫“切忌外力相扰,以不变应万变”,林羽一直以为是施针的时候不能被外界的事物打扰,所以他刚才才会跟李千珝强调,让他守好外面,别让任何人来打扰。

    而经历过刚才的事情之后,林羽才算真正弄懂了这句话的意思。

    原来“切忌外力相扰”讲求的便是不要以气运针,就在按照针谱上的位置和精度扎针便可,但是林羽却在每次扎针的时候渡如灵力,反而起到了相反的作用,这也是为什么每次他刚把针扎入之后李千影都好好的,但是当他顺着银针渡如灵力的时候,李千影的身体反应便会异常强烈的。

    而这次之所以能够成功,也都赖于林羽将体内的灵力消耗殆尽,再也没有其他的灵力来进行御针,于是原本达摩针法的威力便显露出来了!

    而第五针的记载里写有“针行极致,逆天惊地,命数方正”,虽然林羽对于这句话的具体释义不太确定,但是他隐隐猜测,这第五针可能带有“逆天改命”的作用,而看到刚才李千影苏醒的状态,便证明了这一点,如果这一针改变不了命数,那李千影根本醒不过来!

    他相信,只要再有一次,便能够通过这第五针彻底的帮李千影改写命数。

    此时李千影正满脸不可置信的望着林羽,眼中隐隐有亮光闪动,显然林羽所说的这一切极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她做梦也没敢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恢复成为一个正常人。

    “怎么,千影,你不相信我?!”

    林羽转过头望着李千影笑道,眼神说不出的柔和。

    千影?!

    李千影身子不由一怔,在她印象中,这还是何先生第一次直接叫她的名字呢。

    从林羽认识她以来,每次称呼她的都是“李小姐”,而她也一直称呼林羽为“何先生”,虽然称呼不能代表什么,但她总是觉得自己跟林羽之间存在一种若有若无的距离感。

    现在听到林羽竟然直接称呼她的名字,她心头竟然不由生出了一股甜蜜之情。

    有时候人总是如此容易满足,仅仅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一个称呼的变化,便能让整颗心都塞满幸福感。

    “信,当然信了!”李千影立马用力的点了点头。

    “那你手机里留给我的那个视频可以删除了!”林羽笑着提醒了她一句。

    “啊?!”

    李千影两只漂亮的眸子陡然间睁大,惊声道,“你……你已经看过了啊?!”

    话音一落,她脸色不由一红,低下头显得无比羞赧。

    毕竟那个视频是她用来跟林羽做最后的道别的,现在她已经没事了,让林羽看到这个视频,她难免会觉得自己有些矫情,所以显得十分不好意思。

    “你那种桃红色的口红很好看,跟你的皮肤很配,以后可以多用用!”林羽见她难为情,不由笑着打趣道。

    “真的?!”

    李千影面色一喜,一扫脸上的羞赧,兴冲冲的问道。

    “真的!”林羽笑着说道。

    “我还怕你不喜欢呢!”李千影急忙说道,说完后似乎觉得不妥,面色一红,再次低下了头,她跟林羽之间又没什么关系,说这话实在有些不合适。

    “那什么,既然没事了,大家都出去吧,让千影和何先生好好的聊聊,何先生指定还有很多事需要嘱咐千影呢!”

    李振北见状咳嗽了一声,招呼着大家出去。

    众人这才转身往外走去,但是关晓珍仍旧跟没事人似得坐在床头,抓着闺女的手嘘寒问暖。

    “晓珍,你干嘛呢,出来!”

    李振北赶紧喊了自己的爱人一声。

    “你们出去吧,我跟千影说会儿话!”关晓珍摇摇头说道。

    李振北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接着走过来抓着关晓珍的手就往外拽她,同时嘟囔道,“这么大年纪了,一点事都不懂!”

    到了门外,他咚的便把门给关上了。

    其实女儿对林羽的情意李振北心中透彻,虽然知道这段感情最后可能不会有任何的结果,但是他不在乎,经历过这次差点与女儿的生离死别,他对于生命中很多事都更加的看的开了。

    人生不过百年,女儿的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林羽留下来跟李千影聊了会儿天,接着跟她约定好了下次替她施针的时间便走了。

    回去的路上他脑海中不由反复回想起视频中李千影故作坚强安危他的样子,他心中感觉分外的温柔,不由对李千影生出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随着温度渐渐升高,大家身上的衣物也渐渐的减少,大街上已经随处可见身着短裙丝袜的女孩。

    而因为春末夏初的时候京城的空气质量非常差,家家户户门窗都是紧闭着的,屋子里难免有些燥热,所以叶清眉和江颜在家的时候便早早换上了小背心和齐臀的四角裤,两人都光着两条洁白修长的美腿毫不避讳的在林羽面前晃来晃去。

    去年的时候叶清眉还有些不要意思,但是跟林羽和江颜生活了这么久,她也早就已经放的开了,反正也没少被林羽占便宜,他愿意看就看吧。

    每天看到这种情形,林羽知觉浑身气血翻涌,每天晚上都要拉着江颜折腾上几番,而这几日他买的最多的食物就是羊肉、羊腰、韭菜等大补的食材,身为一个中医,他自然知道,食补比药补来的有益。

    这天晚上激情过后,林羽气喘吁吁的趴在江颜的身上,浑身感觉无比的放松。

    “家荣,今天妈给我打电话了。”江颜柔嫩修长的手指在林羽脊背上轻轻的抚摸着,柔声说道。

    “嗯……”

    林羽感受着胸口的饱满,闭着眼慵懒的说道。

    “你就不想知道妈打电话说了什么?”江颜有些娇嗔的说道。

    “嗯……”

    林羽再次慵懒的应了一声。

    “你就会嗯!”

    江颜气呼呼的掐了他一声,接着轻声道,“其实爸妈还是老要求,想让你和我要个孩子……”

    “孩子?!”

    林羽听到这话猛然一怔,立马双手撑起身子,满是惊讶的望着江颜。

    “你干嘛反应这么大啊,我们都结婚这么久了,我们要个孩子不正常吗?!”江颜皱着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

    其实自从林羽与江颜发生过关系之后,江颜一直都服用林羽配制的没有任何副作用的特效避孕药,所以一直到现在,她还没有怀过孕。

    去年刚来京城的时候,江颜是以交换学习的名义过来的,工作没有稳定下来,所以她也没急着要孩子,但是现在既然她的工作也已经稳定了下来,房子林羽也已经看好了,那完全可以生个孩子了,毕竟结婚这么多年了,现在他们两个的感情也算是稳定了下来。

    而且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证明一个女人是否真心喜欢一个男人,要看她是不是愿意给他生孩子。

    而现在江颜愿意给林羽生这个孩子。

    但是林羽不太愿意……毕竟这孩子生下来,是姓林还是姓何,他至今还没想明白……

    论道理说,睡人家老婆,替人家养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但是他又有些心有不甘,毕竟何家荣跟江颜结婚这么多年了,连江颜的手指头都没有碰过,而自己进入何家荣的身体后,不只碰了江颜,而且什么地方他都碰了!

    所以归根结底,江颜是他泡下来的啊!

    “怎么,你不愿意?!”江颜皱了皱眉头,有些不悦的说道。

    “愿意愿意!”

    林羽急忙点头,接着笑道:“不过颜姐,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我把手头的这几件事办完了再说,可以吗?”

    “那好吧……”

    江颜幽怨的说了一声,也没有太过勉强,知道林羽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其实她自己也有些没做好心里准备,要是突然间多个孩子,她难免也有些手足无措。

    到了周末,便到了何庆武与林羽约定好一同赶往拍卖会的日子。

    下午何自珩亲自来医馆接了林羽,带着他去了何庆武的住处。

    不过何自珩和林羽刚到,便发现何自钦的车子也正好停在了院外,紧接着何自臻和一个身着黑色西服,头发有些微秃的中年男子一起下了车,后面还跟着两个身着西服的一男一女,几个人有说有笑的往院子里走去。

    “大哥!”

    何自珩赶紧喊了大哥一声,赶上去笑着说道,“这位就是你说的严秉合严大师吧?!”

    “自珩,来,快跟严大师认识一下!严大师可是国际上知名的风水、古玩大师啊!”何自钦急忙跟严秉合介绍道,“严大师,这位是我的三弟,何自珩!”

    “何三爷,你好!”严秉合点点头,跟何自珩握了握手,神情间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桀骜,似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你去接何先生了啊?!”何自钦瞥了林羽一眼,眉头微微一蹙,脸上闪过一丝反感,也没跟林羽打招呼。

    “是啊,爸吩咐的,我敢不去嘛!”何自珩笑呵呵的说道。

    “这位是?!”

    严秉合闻言打量了林羽一眼,有些疑惑的说道。

    林羽也瞥了他一眼,知道他就是何自钦上次说的从国际上请来帮助何老参加拍卖会的专家。

    “奥,这位是何家荣何先生,是个医生,对古董也略懂一些,我们家老爷子让他晚上一起陪着过去长长眼!”何自钦笑着说道。

    “什么?!让他跟我一起?!”

    严秉合面色一变,蹙着眉头冲何自钦问道,神情间涌出一种浓厚的不屑,冷声道:“我来之前,您不是说过,只请了我一个吗?!我的身份您也是知道的,不是谁都配与我为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