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509章 狂妄的展示方式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胡海帆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沉声道:“所谓的‘至刚纯体’修炼方法极其复杂,所需材料庞杂广博,而且对人的天赋体质要求又高,整个过程也漫长无比,就算有人能够修得小成,恐怕也至少已经是百十岁以上的老人!”

    “那照胡处长这话的意思,是说你们华夏没有修炼成的喽?!”

    德川昂着头傲然的扫了周围的众人一眼,见整个军情处的成员,除了胡海帆这些五六十岁的老将,基本上都是一些二三十岁的毛头小子。

    胡海帆沉着脸说道:“至少在我们军情处里面,没有一个人炼成!”

    这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所以他自然坦然承认。

    道家玄术磅礴纷杂,深远庞幽,根本不是常人所能修炼的,很多道家玄术中的精髓文化都已经遗失在了岁月的长河中,尤其是女真族进关,建立清朝之后,对汉人信奉的道教进行严厉的管制,道教发展式微,后鸦片战争后,国家衰弱,西方思潮入侵,更是让道教遭到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现如今华夏境内所存在的道教不过都是流于形式,真正懂道悟玄的人根本寥寥无几,这也是为什么军情处发展到现在,也总共不过才一百多成员的原因!

    虽然玄术是华夏传统文化的一部分,但是现在能够接触并且学习它的人,少之又少!

    军情处成立这么多年,致力于传承华夏传统道玄文化,培养国家所需要的特种精锐,但是终究因为掌握的信息太少,加之现代人的体质天赋、秉性以及心地善恶等原因而一直发展缓慢,纵然他们花费数十年的心血搜罗到了一号密仓中的诸多奇书古籍,但是却根本研究不透,终究还是没能让玄学重新发扬光大起来。

    而像“至刚纯体”这种玄术里面极其高深的人体修炼理论,别说是习练了,光是听很多人都没有听过,所以军情处确实没有一人能够修炼而成。

    至于胡海帆这个一号首长和另外两个二三号首长倒是对记载“至刚纯体”的书籍做过一定的研究,但是也都是流于表面,仅仅知道“至刚纯体”是什么概念而已,毕竟那本奇书古籍太难理解了,就算找华夏最知名的古学教授对这本书进行研究翻译,也不过都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罢了。

    一旁的林羽眉头紧蹙,听着德川长信和胡海帆的话,他不由的想到了当初交过手的那个凌霄,心头微微震颤,连军情处这种掌握了这么多奇书古籍的部门都没有人能够练成“至刚纯体”,而凌霄年纪轻轻竟然已经大成,着实让人惊叹!

    不过好在林羽手中掌握着记载有“至刚纯体”的古书,而且基本已经参悟通透,再次见了凌霄,他也不甚畏惧!

    “奥,军情处里面无人练就,那放眼整个华夏呢?!”

    德川长信不知为何,听到胡海帆这话竟然突然间倨傲了起来,说话的语气间都是满满的得意,“胡处长身为军情处的处长,统监整个华夏,如果有人练就,你一定不会不知道吧?!”

    “以我们军情处所知,目前为止,华夏境内,也确实无人练就!”胡海帆沉着脸说道。

    他们军情处对整个华夏散落在民间的玄术修习高手,不敢说每一个都能了如指掌,但是对绝大部分都是了解的,多为资质平平之辈,根本不可能练就“至刚纯体”。

    “嗯,那就对了,这也说明抄袭毕竟是抄袭,从别人那里偷学来的东西,确实在实际运用中难以变现!”

    德川长信笑呵呵的说道,声调听似委婉,但是却带有满满的奚落讥讽之意。

    “德川先生,请你说话放尊重点!”

    胡海帆眉头一蹙,冷声道,“我们华夏无人练就,不能说明我们的心法理论就是抄的!”

    林羽似乎已经看出了德川长信内心的用意,眉头微蹙,忍不住问道:“德川先生,照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们倭国,已经有人练就了‘至刚纯体’?!”

    “不错!”

    德川长信语气铿锵的答应一声,眉宇间满是跋扈的神色,似乎已然将东洋第一刀所带来的耻辱忘了个一干二净,再次恢复了那种高高在上的嚣张气焰。

    不过他话音一落,突然间感觉不对,面色一变,呸了声说道:“什么‘至刚纯体’,我说了,你们这是抄袭!我们大旭日帝国神道教中,这叫‘往生圣体’,而我们旭日帝国经过不懈的努力研究,已经有人练就了‘往生圣体’!”

    说完他眼带笑意的扫了整个场地中的众人一眼,神色间颇有种唯我独尊的气势。

    林羽听到他这话不由面色陡变,内心极为惊诧,实在没想到倭国竟然有人练就了“往生圣体”!

    林羽忍不住在德川长信身上扫来扫去,见他也就六十来岁,完全不敢相信他竟然会有此大成!

    在他祖上的记忆中,“往生圣体”的修炼理论,几乎全都是抄袭自华夏玄术里的“至刚纯体”,修炼方法同样的极其严苛困难,耗费的时间同样也是冗长无比。

    所以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得知华夏和倭国都有人练就了这种玄术,他怎么可能不震惊!

    而且这两个人年纪都不算大,还都是坏到骨子里的恶人!

    “德川先生,你是说你已经练就了你们倭国所谓的‘往生圣体’?!”

    胡海帆等一众军情处的高层也是心头颤动,惊诧不已,军情处以及整个华夏都没有取得的成就,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被人家倭国人给做到了?!

    倘若真是这样,那也就意味着军情处在发展过程中输给了剑道宗师盟一大步,而这种差距,可以说是根本无法弥补,而且只会越拉越大。

    也就意味着,军情处以后可能要被剑道宗师盟完全的压制!

    “不是我!”

    德川长信笑呵呵的摆了摆手,叹息道,“我这么一个糟老头子了,哪还有时间和精力去修炼如此高深的功法,修炼得成的,是我有这方面天赋异禀的徒弟,服部!”

    话音一落,服部便十分配合师父的站了出来,整个头高昂着,宛如一只斗胜的公鸡,自内而外的迸发出了一股自豪感。

    林羽闻言却是微微一怔,扫了服部一眼,心头疑惑不已。

    要是说德川长信练就了嘛,他还能相信,但是这个服部看起来也就三十来岁,而且单论身手,虽然不俗,但是也算不上多么的超凡卓绝,毕竟前几天在医馆的时候,林羽跟他短暂的交过一次手。

    不过林羽也只是怀疑,没敢妄加揣测,毕竟同样已经练就至刚纯体的凌霄,看起来也不过跟服部同样的年纪。

    林羽心中忍不住感叹,不禁生出一丝挫败感,人家三十来岁年纪轻轻便已练就了至刚纯体,而他继承了祖上全部的能力与经验,到现在竟然还一事无成,实在是有些太说不过去了!

    所以他暗暗萌生了一个想法,等回去之后,他也一定要开始习练“至刚纯体”。

    “德川先生,你是说这位服部先生年纪轻轻就已经练就‘至刚纯体’?!你是在羞辱我们的智商吧?!”

    范少将见状站起来冷哼了一声,满眼质疑的扫了服部一眼,“要知道,至刚纯体是在人的成长中慢慢累积修炼的,要想有所小成,也至少需要几十年的时间!”

    “范首长,我再次强调一遍,是‘往生圣体’,不是‘至刚纯体’!”

    德川长信皱着眉头纠正了一句,随后面色一缓,嗤笑道,“你们华夏人练不成,不代表我们大旭日帝国的子民都就练不成,我们受神道保佑,只要心地虔诚,得神力相助,自然事半功倍!”

    说着他冲服部使了个眼色,沉声道:“多说无益,服部,给他们露两手!”

    “是,师父!”

    服部立马恭敬的一点头,随后缓缓走到场地中间,将腰上的着物去掉,接着将自己身上的羽织和内里的襦袢脱掉,露出了古铜色健壮的上半身。

    只见服部上身的肌肉非常好,自斜方肌到肩、臂、胸、背,每一块肌肉都饱满圆实,轮廓分明,根条凸起,每一块肌肉宛如聚紧攒实的拳头,充满了刚强的爆发力。

    服部似乎也特别以自己的身材为傲,特地努了努力道,展示了展示自己健壮的身材,不过换来的却是一片嘲讽之音。

    像他这种身材确实锻炼的非常好,但是放在军情处这种好身材遍地走的部门里,也并不算多么出色。

    服部听到众人的嘲讽,禁不住冷哼一声,转头冲胡海帆等人用生硬的中文说道:“胡处长,我知道,你们华夏人为了展示身体的强硬,都喜欢表演踢断木棍,拍碎石块等笨拙劣质的低等方式,而我,服部,练成了传说中神圣的‘往生圣体’,展示方法自然要高级的多,麻烦你命人帮我找一把手枪!”

    “手枪?!”

    胡海帆闻言微微一怔。

    “是的,手枪!”

    服部说着用力的在自己高高隆起的胸口上拍了一巴掌,满脸傲然的说道,“虽然我的‘往生圣体’级别还不算特别高,但是手枪的子弹打到我身上,跟挠痒痒差不多!”

    他话音一落,整个训练场中都不由一阵哗然,这他妈的也太能吹了吧?!

    “安静!安静!都他娘的给我安静!”

    一帮中队长见状急忙站起来朝自己的队员叫嚷了几声。

    胡海帆和范少将眉头紧促,顿时迟疑了下来,他们对此倒是并不怀疑,至刚纯体练就到一定程度,确实能够承受住普通手枪甚至是步枪子弹的威力,但是这个服部年纪轻轻,谁知道他是不是在吹牛啊,万一给了他们一把手枪,到时候这个服部有个三长两短,剑道宗师盟再找他们碰瓷怎么办?!

    德川长信似乎看出来胡海帆等人的顾虑,笑呵呵的说道:“胡处长,你不用担心,服部肯定会没事的,而且我跟你担保,就算出事,也与你们军情处无关,是我们自愿的,我们一力承担!”

    胡海帆见德川长信都这么说了,要是不答应反而显得自己有些小气了,而且他确实也想见识见识服部练就的这个“往生圣体”到底有何不凡,这才点点头,转头冲范少将吩咐一声,“老范,你亲自带人去给他们找几把手枪过来,记住,普通的半自动手枪就行!”

    “是!”

    范少将立马答应了一声,起身去叫上人离去。

    “哎,军情处的小兄弟们,听你们刚才的嗤笑声,好像对我们很不屑一顾嘛!”

    德川长信笑呵呵的扫了眼坐在场地上的军情处众军官,说道,“来,你们要是有能耐得,也可以出来一起跟我徒弟一起比试比试!奥,对,以你们的能耐你们可能根本都不够格,如果谁要是不怕死的话,倒是可以出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