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545章 深山迷踪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听到他这话不由松了口气,他显然没想到这个秃子竟然会答应的如此痛快。

    安妮也不由有些意外,低声冲林羽问道:“何,你说他会答应带我们进那片山区吗?!”

    虽然秃子答应了做他们的向导,但是秃子并不知道他们要进那边深山老林。

    要是秃子事先知道的话,很有可能会拒绝他们,所以林羽倒也没急着说,而且当着老村长的面儿,老村长肯定第一个反对。

    “要他答应那还不是简单不过嘛!”

    林羽冲她一挤眼,自信一笑,不以为意道。

    “收拾好了吗,我们现在出发?”

    秃子结果老村长的烟袋吧嗒了几口,瞥了眼林羽和安妮,淡淡的问道。

    “嗯,现在出发!”

    林羽点点头。

    秃子立马冲远处招招手,那个一直跟在身边的精明小年轻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栓子,今天我们跟这位何先生和这位大会长一起上山!”

    秃子转头冲栓子嘱咐道,“道上机灵着点儿!”

    “知道!”

    栓子嘿嘿笑着点了点头。

    紧接着一帮人便各自出发了,路上林羽把他们这几日主要调查的区域图给秃子看了眼,秃子点头道:“这块儿我熟!”

    说着秃子便直接带着林羽他们钻进了林子。

    “我们今天不是在这里调查!”

    林羽拿过秃子手里的地图,指着嘴里侧的那片深山老林冲秃子和栓子说道,“我们想去这里!”

    秃子和栓子看到林羽所指的地点,面色猛然一变,互相看了一眼,秃子冲林羽沉声道:“老叔不是跟你们说过吗,这里面非常危险,不让你们进去!”

    “你进去过吧?你觉得里面真有那么危险吗?!”

    林羽没回答他,眯着眼冲他反问了一句。

    秃子被林羽问的微微一怔,随后面色一沉,低声说道:“反正这里面我不进去!”

    栓子也跟着点头附和道,“就是,我们只答应帮你们带路,可没说要把命也搭进去!”

    林羽没有跟他们俩争辩,直接将背包卸下来,从背包里侧的口袋里掏出来一叠现金,递给秃子和栓子,定声道:“这里是五万块钱,只要你们帮我们带路,这些全都是你们的!”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就是林羽说服秃子的方法,只要钱到位,就没有沟通不成的事情。

    这些现金是林羽走前江颜硬塞给他的,让他以备不时之需,本来林羽都不想带的,但是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栓子看到林羽手中的现金后顿时两眼放光,咕咚咽了口唾沫,流露出一股巨大的贪婪之情。

    对于大山里一个普通的村民,这五万块钱已经算是巨款,至少要奋斗个三四年才能赚到。

    尤其栓子还是那种好吃懒做,喜欢耍点小聪明的人,平常收入更低,所以一下子看到这么大一笔钱,自然兴奋不已。

    秃子看到林羽手里这一大摞红花花的钞票,也是心动不已,不过他沉着脸没有说话,似乎在权衡着什么。

    “哥,要不咱就带着他们进去转转?!”

    栓子嘿嘿一笑,试探性的冲秃子问道。

    秃子一巴掌扇到了栓子的头上,冷声道:“瞧你那点出息,五万块钱就把咱俩的命买了啊?!”

    林羽知道秃子这是在说话给他听,显然是嫌钱少,淡淡一笑,说道:“我出来的匆忙,只带了这么多钱,只要你答应帮我们带路,我回去后可以再给你们转五万块钱!”

    “十……十万?!”

    栓子听到这话眼睛陡然间睁大,兴奋不已,急忙冲秃子劝说道,“哥,咱,咱答应吧!带个路给这么多钱,咱上哪找这好事去!”

    要知道,他们这几天带了这么多次路了,一分钱都没捞着,所以这次能赚这么多钱,就是真让他把命都扔上,他也愿意。

    林羽见秃子似乎也心动了,继续劝说道:“我们进去是做调查的,不是进去找死的,我们俩也同样不想出事,如果有危险的话,到时候我们抓紧逃出来就是了!”

    秃子舔了舔嘴唇,眯着眼想了想,接着一指安妮白皙的手腕,说道:“我要她手上那个镯子!”

    林羽微微一怔,转眼看了眼安妮手上的桌子,眉头微微一蹙,没想到这个秃子这么贪心,安妮手上的镯子是翡翠的,起码值个几十万。

    “你们这胃口也太大了吧,我们不过是让你们带个路而已!”

    林羽皱着眉头不悦的冲秃子说道,对他而言几十万不过是小钱,但是不管他有没有钱,他可不喜欢被人这么坑。

    “你爱答应不答应,不答应这路我就不带了!”

    秃子嗤笑一声,昂着头,满脸傲然的说道。

    “好,我给你就是!”

    安妮倒是十分的洒脱,一把把手上的镯子撸了下来。

    虽然这个镯子价值不菲,但是对她而言,真不算什么,所以她没有丝毫犹豫的递给了秃子。

    秃子眼前一亮,急忙把镯子接了过来,他以前跟着人做过倒斗摸金的营生,所以对这些玉饰之类的东西也有一定的了解,他先前看到安妮手上镯子的时候,就知道这个镯子绝对价格高昂。

    栓子也兴高采烈的紧凑了过来,伸手想要摸秃子手里的镯子,秃子一把把他的手打开,冲林羽说道:“你那五万块钱,给我兄弟!”

    林羽不由苦笑,有些被秃子的贪婪震惊到了,收了那么贵重的镯子,竟然还不忘这五万块钱,显然秃子是想用这五万块钱把栓子打发掉,而他自己独吞那个镯子。

    林羽也没跟他计较,直接把那五万块钱递给了栓子。

    栓子接过这摞现金后笑的嘴都要咧到后脑勺了,连声跟林羽道谢,同时讨好的说道:“哥,把你的包给我,我帮你背吧!”

    俗话说拿人钱财替人办事,栓子把钱放到腰包里之后,立马也变得殷勤了起来。

    “我就不用了,你帮安妮会长拿吧!”

    林羽摇摇头说道,接着示意安妮把包给栓子背。

    这个登山包里面的食物、工具和定位设备,加起来足足有几十斤重,对安妮来说,实在是有些吃力。

    安妮也没有拒绝,直接把包给了栓子。

    “我告诉你们,一会儿进去之后什么都得听我的,要是我说走,你们就必须走!”

    秃子一边走一边用手里的砍柴刀砍着周围的树枝和杂物。

    “那是自然!”

    林羽点点头说道,“当年你进那片林子的时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

    “是啊,秃子哥,那年你进了那片林子,到底看到了什么啊?”

    栓子顿时也来了兴致,好奇的跟着问道。

    秃子脸色变了变,回头瞥了林羽和安妮一眼,接着声音阴沉道:“我当时进林子采一种珍贵的药材卖钱,但是刚往林子走了有七八里,就听到了一种奇怪的声音!”

    “奇怪的声音?”

    林羽等人的眼中顿时充满了好奇,“什么奇怪的声音啊!”

    “不知道,既不是人的声音,也不是动物的声音!”

    秃子继续声音阴沉的说道,双眼中泛着一丝寒光,给人感觉有些阴森。

    “不是人也不是动物,难道是鬼?!”

    栓子显然有些被吓到了,声音颤抖的说道。

    “我不知道!”

    秃子沉着脸摇了摇头,压低声音道,“反正是一种很恐怖的声音,听起来让人浑身发毛!”

    “不是人的声音?难不成是鬼?!”

    栓子看到秃子阴森的面容不像开玩笑,身子禁不住打了个寒颤,有些畏惧的问道,

    “是不是鬼我不知道,反正当时我看到树林里有个很大的黑影闪过,我吓得立马朝外面跑!我虽然没有往回看,但是我能感觉到他在我身后一直追我……”

    秃子似乎想到了什么恐怖的景象,表情都有些变了,颤声道,“就在它快追上我的时候,我都能感觉到它喷到我脖子后面的热气……不,那气是冷的……”

    林羽眉头微蹙,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秃子,不知道他这话是真的,还是故意编故事吓人。

    一旁的安妮倒是吓得不自觉的凑到了林羽跟旁,望了眼远处一望无际,黑漆漆的深密丛林,忍不住心头发毛,老感觉黑暗处似乎会突然间跑出来一个长着尖牙利爪的怪兽。

    “秃子哥,那……那然后呢?”

    栓子有些颤抖的低声问道。

    “然后我就跑出来了,但是那东西还在我身后,几乎都要抓到我了,幸亏不知道哪个村子的村民在附近用猎枪打猎,然后那东西可能被吓跑了!”

    秃子声音有些惊恐的说道,“我头也不敢回,一口气跑出了林子,跑回了村子……”

    “那……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

    栓子颤抖着声音说道。

    “我也不知道……”

    秃子转头望向林羽,沉声道,“你现在确定还要进去吗?!”

    “确定!”

    林羽淡淡的冲他一笑,觉得秃子多半是在编故事骗他们,笑道,“说不定你碰到的这个东西就是散播病毒的源头呢,而且听你说的这么玄乎,我们要是碰上这个东西,发现它是一种世界上从未见过的新生物,那到时候联合国都得给我们颁奖呢!”

    秃子听出来林羽话中的奚落之意,冷笑一声,说道:“希望你碰到那东西的时候,也能这么洒脱!”

    说完秃子再次转过头,快步朝着密林里走去。

    栓子赶紧跟了上去,低声问道,“秃子哥,你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

    秃子把他拽过来,低声在他耳旁说了几句,栓子的面色猛然一变,咕咚咽了口唾沫,用力的点了点头。

    安妮望着四周的密林,心中也是惊慌不已,低声冲林羽问道,“何,你说他说的是真是假……”

    “放心吧,有我在,就算是真的有鬼,我也有办法对付他!”

    林羽淡淡的冲安妮一笑,不以为然道。

    他自己就是个鬼,又怎么可能会怕鬼,所以秃子的话不管真是好,假也好,都骗不到他。

    因为他们早上出发的早,而且又专心赶路,所以上午十点左右的时候,他们就到达了地图上那片深山老林的边缘,进去之前秃子再次跟林羽问了一声,是不是真的要进去。

    得到林羽肯定的回答之后,秃子便立马迈步快速的朝着里面走去。

    这片林子起初跟外面的林子没有太的区别,但是越往里走,便能发现这片山上的树木长得更高更粗,植被也更多,更厚,更浓密,物种也更加的丰富,有种原始森林的感觉,像极了东北那些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

    归根结底可能是因为这片林子里几乎没有人进来过,所以自然面貌保留的比较好,没有受到过人力的破坏。

    而且不出林羽所料,这片林子里的物种有许多是他们根本就没见过的,包括长得宛如手掌大小的绿色蟋蟀,身子透明而且呈彩色的树蛙。

    安妮见到这么多罕见的物种,也不由睁大了眼睛,忙不迭小心翼翼的将这些可疑的物种夹到金属箱子里。

    安妮和林羽研究的时候,秃子则一直警惕的打量着四周,知道虽然这片林子看起来祥和安静,但是到处都隐藏着危险。

    栓子则缩着脖子,跟在秃子身旁,也小心翼翼的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四个人走走停停,不知不觉都已经过了晌午,而且也已经进入这片林子的三四公里处了,便停下来休息吃饭。

    秃子和栓子吃完压缩饼干后,立马咕咚咕咚喝起了凉水,安妮刚想叮嘱他们吃完饭喝这么多凉水不好,结果他们俩把各自瓶子里的水都喝光了。

    秃子低头看了眼手腕上的手表,沉声说道,“我们从这里往外走比较远,而且今天又没有太阳,天黑的早,所以我们得尽早往回走,否则天黑之后赶不回去,你们得加快速度,一个小时后,我们就地掉头往回走!”

    林羽抬头透过树缝看了眼满是云层的天空,见秃子说的在理,点点头答应了下来。

    结果走了没一会儿,栓子立马捂着肚子哎哟的叫了起来,头上满是冷喊,吸着冷气道,“我肚子疼,你们先走着,我找个地方拉泡屎!”

    安妮听到栓子说的这么粗俗,忍不住皱着眉头嫌弃的看了他一眼。

    说着栓子就转身往一旁的草丛里走去。

    “等等!我跟你一起!你自己去就是找死!”

    秃子冷冷的喊了他一声,随后转头冲林羽和安妮说道,“你们两人一会儿要是想方便的话,也得有一个人在周围看着,因为这里有很多长得跟草丛、树叶一样颜色的毒虫和毒蛇,要是被咬上一口,不死也残!”

    他这话说的倒是不假,林羽来的时候也注意到了,有很多昆虫身体的颜色和树干、树叶一样,要是不仔细看,根本辨别不出来,而且有些确实带有一定的毒素。

    其实秃子这话主要指的是安妮,因为男人小便的话,是站着的,不用担心屁股被咬,只有大便的时候有被咬的风险,而女人就不一样了……

    安妮听到这话面色不由一白,不过好在她这几天为了防止在密林里方便,吃饭和喝水都控制的很好,基本上都是回到军营之后再方便。

    “行,那你跟他一起去吧,我们稍微往前走一段!”

    林羽点点头,嘱咐秃子他们注意安全。

    “你们尽量慢点,别走的太远,一会儿我追上你们,我们就得往回走了!”

    秃子再次看了眼手表,嘱咐道。

    “好!”

    林羽答应一声,接着抬脚要走,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一般,立马喊住了秃子,冲他招招手,说道,“镯子先交给我保管吧!”

    秃子面色猛然一变,冷冷的望着林羽说道,“你信不过我?!”

    “我们总共没见过几面,我要说相信你,你信吗?!”

    林羽冲他淡淡的一笑,说道。

    秃子冷哼了一声,接着还是把怀里的镯子递给了林羽,随后转身带着栓子去方便。

    安妮见林羽把镯子要了过来,顿时也松了口气,以秃子贪财的性格,只要镯子在他们手里,秃子就不会放任他们不管。

    林羽带着安妮继续往里走去,但是走的速度很慢,确保秃子很快就能赶上来。

    但是他们走了有半个多小时了,秃子还是没有赶过来,林羽不由纳闷的看了眼手表,见都快两点了,心头疑惑不已,都这么大一会儿了,怎么还没赶过来,这拉肚子得拉成啥样了!

    林羽抬头看了眼黑漆漆的密林深处,眉头微微一蹙,沉声道,“不行,我们不能再往里走了,走,回去找他们去!”

    林羽立马跟安妮掉头往回走去。

    因为他们总共也就远出去了几百米,所以很快便找回去了他们刚才分别的地点,不过四周静悄悄的,没有任何的人影。

    “秃子!栓子!”

    林羽皱着眉头朝着秃子和栓子进去的草丛深处喊了一声,但是里面没有丝毫的动静。

    “秃子!栓子!”

    林羽再次喊了一声,心头不由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他……他们会不会走了?!”

    安妮此时也面色惨白,低声问了一句。

    “不应该啊……”

    林羽皱着眉头疑惑道,“他们不过就拿了五万块钱而已,跟这镯子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刚才林羽就是担心秃子会扔下他和安妮,所以才把镯子要了过来,就算为了这个镯子,秃子也不会丢下他和安妮,这样一来,秃子将一无所获。

    而且秃子跟林羽和安妮的仇怨还没到非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地步,所以林羽并不认为秃子会丢下他们不管。

    “安妮,你在这里等等,我进去看看!”

    林羽冲安妮说了一声,接着转身要往草丛里走,但是安妮突然一把抓住了,颤声说道:“何,你别丢下我!”

    林羽见状紧紧的握住她的手,低声道:“那你握住我的手,跟在我的后面!”

    接着林羽便牵着安妮踩着杂草,缓缓的走进了里面的草丛里。

    但是整个草丛里虽然有被人踩过的痕迹,但是却一个人人影都没有。

    林羽领着安妮穿过了草丛,顺着秃子和栓子留下的痕迹往前走去,只见前面突然穿来了流水声,接着便看到一条两三米宽的小溪从高处潺潺的流向远处,而秃子和栓子的痕迹则陡然不见。

    “这两个混蛋,可能真的扔下我们走了!”

    林羽虽然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但是他不得不承认。

    安妮看了眼小溪流来的方向,声音颤抖的说道,“何,你说,还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方便的时候,听到了什么奇怪的声音,然后顺着找了过来,再然后……”

    她想起秃子来前讲的那个故事,身子忍不住筛糠般抖了起来,她猜测秃子和栓子多半被这个神秘的东西给杀害了。

    林羽皱着眉头打量了一眼四周,觉得安妮说的话倒也是有一定的可能。

    他深吸一口气,气沉丹田,接着用气功的心法陡然间喝出,沉声道:“秃子!栓子!”

    他沉闷的声音宛如惊雷般滚滚的涌入茂密的树林,惊奇了一群飞鸟,但是仍旧没有任何的回应。

    随后林羽又喊了几声,他们两人在小溪边等了一会儿,但是仍旧没有看到丝毫的人影。

    “不行,我们得往回走了!”

    林羽低头看了眼手表,见已经两点多了,赶紧叫着安妮准备下山,要是再不往下赶,他们可能天黑前就赶不回去了。

    “何,你……你认识路吗?!”

    安妮紧紧的抓着林羽的手,手心已经出了一层冷汗,声音颤抖的问道,心里涌起了一股绝望。

    他们就是因为对这片山林不熟悉,所以才需要有当地的居民做向导,要是没有人给他们带路,他们根本就走不回去。

    他们现在离着军营走出去了十几公里不说,而且附近地势太过复杂,往哪看都一样,根本就分不出方向。

    而且今天天气阴沉,还没有太阳,他们连个判断方向的标志都没有,走出去的希望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不认路也得试试啊,总不能留在这里干等吧!”

    林羽皱了皱眉头,立马带着安妮往刚才来的路走回去,但是走回去之后林羽突然感觉有些陌生,似乎不是自己刚才来过的地方。

    “安妮,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林羽打量了周围一眼,疑惑的问道。

    “我……我不知道,好像是……”

    安妮语气有些惊慌的说道。

    “你别着急,我想想!”

    林羽凭着记忆大致想了想,接着带着安妮往左手边的山下走去。

    但是密布的林海就宛如没有尽头一般,任他们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而且此时天已经渐渐的黑了下来,因为阴天的原因,天比往常黑的还要早,而且树林又遮光,不到四点的时候,树林里面的可见距离就已经不足十米了。

    “不行,我们不能再往里走了……”

    林羽见越走越黑,而且没有丝毫走出去的迹象,立马叹了口气,“看来我们要在这里过夜了……”

    “啊?!”

    安妮声音猛地一颤,有些惊慌的说道,“何,我……我们什么都没带,怎么在这里过夜啊……”

    “可是我们这么走也不是办法啊,说不定会遇上什么危险……”

    林羽轻轻地叹了口气,有些无奈,不知道这个秃子和栓子两人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没关系,我们身上有GPS定位系统,他们会来找我们的!”

    安妮突然想起定位系统,伸手往自己的腰间摸去,接着心头咯噔一声,惊慌道,“不好了,何,定位系统被我放在了包里,我的包被那个栓子给背走了……”

    “没事,没事!”

    林羽见安妮如此惊慌,立马伸手拍了拍安妮的肩膀,轻声安慰道,“就算有定位系统,这么晚了,他们也没法上山来找我们,放心,我们今晚上在这里凑合一晚,等明天我一定会找到下山的路!”

    “真……真的吗?!”

    安妮声音颤抖的问道,两只原本神采奕奕的蓝色眸子中闪烁着一股惊慌。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林羽冲安妮自信的一笑,“这里总共就这么大点地方,找到出路还不是轻而易举!”

    其实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压根没底。

    十几公里的距离,对他的脚力和速度而言,距离确实不远,但是那是在他保证方向对的前提下,要是跑错了方向,这连绵不绝的林海,可能起码有上百甚至几百公里大小,跑出去得累死他,而且在树林中,他根本就没法辨别方向,更主要的是,有安妮这么一个女生在,他没法向一个人一样,毫无束缚的往外跑,他需要将就安妮的速度,需要照顾她的感受。

    要是没人引路的话,什么时候能够走出去,还真是个问题,所以他心里也难免有些惊慌。

    不过他林羽是个男人,男人就应该有担当,所以他不能当着安妮的面儿表现出丝毫的慌乱。

    安妮听到林羽这话,突然就镇定了下来。

    “走吧,我们找个适合宿营的地方吧!”

    林羽带着安妮往前走了几步,突然听到了流水声,赶紧带着安妮朝着水流的方向走去。

    来到溪边之后,光线明亮了许多,只见远处的天空散发出了一种深蓝色,很快山里的天色将会彻底的黑下来。

    河沿旁边布满了鹅卵石,大概有三四米宽的地方没有长树,所以林羽和安妮便在河沿这里宿营了下来。

    林羽去林子里捡了一些枯树枝和杂草过来,接着用打火机点燃,生上了一丛篝火。

    随后又进去捡了一些树叶和杂草,铺在了地上,随后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在了杂草上,一个简陋的床垫便算做好了。

    安妮也学着林羽的样子把外套铺了上去,跟着林羽一起坐了上去。

    随后林羽将自己包里仅剩的压缩饼干递给了安妮。

    安妮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不饿,不想吃……”

    她知道这可能是林羽包里仅剩的食物了,所以她不好意思吃。

    “我也不想吃,干干巴巴的!”

    林羽笑了笑,接着冲安妮眨眨眼,说道,“我给你烤鱼吃吧,好不好?!”

    “烤鱼?!”

    安妮扑闪着大大的眼睛,疑惑道,“哪里有鱼?!”

    “这里啊!”

    林羽指了指一旁的溪水,接着起身抓起一根树枝,走到溪边,用手电筒照着溪水里面,看到有鱼游过,立马面色一正,手里的树枝陡然间扎下去,接着猛地往外一提,一条活蹦乱跳的鱼便被林羽扎了出来。

    “哇,何,你好厉害啊!”

    安妮顿时面色大喜,兴冲冲的喊道。

    随后林羽又接连扎了几条,几乎没有一次失手,接着便和安妮一起吃起了全鱼宴。

    “在城市呆久了,偶尔来野外住一住,也挺好的!”

    林羽吃过饭后舒舒服服的往简陋的地铺上一躺,望着天上布满繁星的星空,忍不住感叹道。

    神秘悠远的夜空,四周的虫鸣蛙叫,一切是那么的静谧安宁,树林中传出阵阵树叶、青草的清香气,夹杂着某种不知名的果子的香味,沁人心脾,让林羽暂时忘却了烦恼,由内而外的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放松。

    “是啊,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野外过夜呢……”

    安妮坐在溪边用清澈的溪水泡着脚。

    不过她害怕被水里水蛇之类的东西咬到脚,特地用鹅卵石圈了一个凹槽。

    “何,你,你能不能去树林里待一会儿?!”

    洗完脚之后,安妮突然有些羞赧的冲林羽说道。

    “怎么了?”

    林羽疑惑的问道。

    “我……我想小便……”

    安妮低着头,脸都有些抬不起来了,心里暗暗的咒骂林羽,暗想这个何真是个坏蛋,非要问个清楚。

    “奥,好!”

    林羽赶紧起身,接便钻进了树林。

    安妮心立马提了起来,冲林羽的背后喊了一声,“何,你千万别走远!”

    她生怕林羽跟秃子和栓子似得走远了,所以不放心的冲林羽喊了一声。

    林羽进入林子后确实没有走远,拿着一根树枝在手里敲打着,望着漆黑的林子,若有所思。

    安妮虽然知道林羽进了林子,但是脸仍旧烧的通红,为了避免进林子方便被毒虫咬到,她只能在河边方便,但是这里是一片空地,她方便的时候,自然要难免的走光,就算林羽是正人君子,非礼勿视,但是她方便时发出的水流冲击石头的声音,还是会传到林羽的耳朵里。

    所以方便的时候她整个人羞臊的满脸通红,做梦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在一个男人面前如此丢脸。

    而此时站在林子边缘的林羽确实听到了一丝异样的响动,不过并不是安妮小便的响声,而是一阵奇怪的响动。

    他眉头一蹙,面色猛地一怔,转头朝着发出异响的林子深处望了一眼,冷声道,“什么东西?!”

    接着他立马将手电筒照向了前面,但是只看到了静静立着的长满青苔的粗壮树木和杂草,没有任何其他可疑的生物。

    林羽这才长出了口气,回身走到了河边。

    而此时安妮也已经整理好衣服走了过来,担忧的问道,“何,出什么事了?!”

    “没事!”

    林羽冲她淡淡的一笑,说道,“这林子里动物多,难免会有些异动,一会儿你先睡,我坐在这里看着。”

    “好,那你一会儿叫醒我,我起来看着你睡!”

    安妮点点头答应道。

    紧接着安妮躺到了搭建好的地铺上,因为夜晚的山风有些凉,她不由蜷缩起来,抱紧了身子。

    林羽见状又往篝火里投了一些树枝,接着起身回林子里捡树枝。

    就在他捡满树枝准备往外走的时候,不远处突然再次传来了一阵异响。

    林羽猛地抬头望去,只见远处的林子深处,竟然有两个闪闪发光的红点!

    林羽心头咯噔一声,知道那两个红点绝对是两只眼睛。

    他死死地盯着那双红眼睛,那双红眼睛也眨也不眨的望着他。

    林羽舔了舔嘴唇,瞥眼脚底不远处的石块,一把把怀里的树枝一扔,一个箭步窜到了那块石头跟前,与此同时,那双红眼睛也猛的睁大,只听一声刺耳的声音传来,随后那双红眼睛极速的冲他狂奔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