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546章 神秘的男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林羽见状心头猛地一颤,虽然不知道这双红眼睛到底是什么生物,但是听到它宛如敲鼓般轰隆的沉闷脚步声,已经身躯撞断枝叶的哗哗脆响,知道它的体积一定不小。

    所以林羽轻视不得,抓起地上的石头后猛地一甩,直奔冲过来的那个黑影。

    “砰!”

    瞬间一声石头炸裂的声响传来,显然林羽扔出去的那块石头精准的砸到了这个庞然大物的身上,但是宛如马蹄踏地般轰隆的脚步声并没有停止,一个庞大的黑影转眼间已经冲到了林羽的跟前,裹挟着粗重的呼吸和腥臭的气息,而且两道白光一闪,只见这个庞然大物的嘴上竟然还带有两个宛如弯刀般尖锐的獠牙。

    林羽压根来不及思索,这两个獠牙已经拱到了眼前,他身子猛地原地一转,脚下一蹬,身子迅速往后一飘,这个巨大的黑影便迅速的冲了过去,因为惯性太大,它的脚下收敛不住,径直冲到了树林外面。

    天上的乌云先前就已经散了,点点的星星和月牙挂在天上依稀可见,借助微弱的月光和篝火的光芒,林羽才看清刚才袭击自己的这个庞然大物。

    只见这竟然是一头足足有半人高的大野猪!

    看它身长足足有两米多长,肩宽肚圆,体重绝对在三百公斤以上,浑身覆盖着厚重坚硬的鬃毛,加上它厚实的皮肉,宛如穿了一身坚不可摧的铠甲,而且它嘴角弯曲的獠牙粗壮尖锐,倘若被刮上一下,绝对皮肉无存。

    饶是林羽看到体型这么大,这么健壮的野猪也不由被震撼到了,怪不得刚才他那块石头扔出去之后宛如打在了铁板上一般,毫无效果!

    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绝对会伤筋动骨,但是打在这头大野猪身上,反倒是有些像给它挠痒痒。

    此时这头大野猪正瞪着猩红的眼睛,满眼凶光的望着林羽,呼哧呼哧喘了几口粗气,接着脚下一蹬,再次朝着林羽狂奔而来。

    林子外围的一众小树瞬间“咔吧咔吧”的被这野猪拱断。

    林羽见这野猪体型这么大,但是速度却快的惊人,不由暗暗咋舌,不过这野猪的速度就算再快,对他而言也不够看的。

    他身子轻轻一躲,那躲过了这大野猪的攻势,而这野猪刹车不及,砰的一声,沉重的身子狠狠的撞到了一旁的树上。

    “吱吱!”

    这野猪发出几声凄厉的嚎叫声,显然愤怒至极,再次朝着林羽狂奔而来,林羽站着未动,等这野猪冲到跟前,再次轻巧的一躲,这野猪连他的衣服都没有碰到分毫,便再次冲了出去,坚硬的蹄子在地上狠狠的一踩,这才将身子稳住。

    “吱吱!”

    野猪发出的声音更为凄厉,双眼也格外的猩红,它在这片林子里向来横行霸道、所向披靡,现在被林羽宛如猴子一般戏耍,它怎能不愤怒?!

    紧接着野猪身子猛地一紧,再次爆发出全力朝着林羽狠狠的撞去。

    这次林羽倒是没急着躲,在野猪冲到他眼前的时候,林羽突然一脚踩到了野猪的头上,用力的一蹬,野猪的头被巨大的力道践踏的一头栽到了地上,而林羽则顺势凌空飞起,落到了前面的一棵果树的枝丫上,他顺手摘了个果子,随领口吃了起来,发现味道竟然还不错。

    野猪被林羽那一踩,整个头鼻子和嘴里都抢满了沙土和杂草,难受不已,而且它鼻子上下面的皮肉也别磨破了,用力的摇了摇头,哼哧哼哧的把鼻子和嘴里的泥土甩出去,一双眼珠已经全部的变成了猩红色,在夜色下折射出红色的亮光,显得有些恐怖阴森。

    随后它抬头望了眼不远处的坐在树枝上吃果子的林羽,嘶吼一声,再次朝着那棵果树狠狠的撞了过去,似乎想要把林羽从果树上撞下来。

    但让它失望的是,林羽一直问问的坐在树枝上,一边吃着果子,一边把果核往它头上砸。

    野猪被如此羞辱,整个的已经进入了疯狂状态,不管不顾的用头和獠牙撞着果树,憋着劲儿非要把这颗果树撞到不可。

    林羽倒也乐得自在,闲来无聊逗逗野猪也是极好的。

    他们这边的动静也把在河边休息的安妮给吵醒了,安妮起身一看林羽不见了,而且林子中还发出一种奇怪的野兽的嚎叫声,她心头咯噔一下,急忙转头冲着林子里大声喊道,“何!你在哪里?!”

    听到她的喊声,林羽心头咯噔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果然,这头野猪在听到安妮的喊声之后,二话没说便朝着林子外面冲了过去。

    它倒不是聪明到能够猜到林羽和安妮有关系,而是出于愤怒,迫切的想要找一个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发下怒气,所以它便撒丫子朝着安妮狂奔了过去。

    安妮还未来得及反应,便看到一个庞然大物从林子中猛地窜出,不顾一切的朝她冲了过来。

    “啊!”

    她都来不及看清冲过来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惊声尖叫一声,立马转头就跑。

    但是野猪狂奔的速度极快,最高可达近六十公里每小时,而这头自小生活在原始森林的野猪速度比普通的野猪更快,所以安妮刚跑了没两步,这头野猪就已经冲到了她身后,尖锐的獠牙眼见就要戳进安妮的体内。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刹那,一个身影迅速的极射而来,一把抓住野猪嘴角的獠牙,猛地往旁边一翻,那头高速行驶中的庞大野猪立马脚下一个趔趄,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林羽此时也用力的用脚一蹬地,踩踏的砂石飞溅,这才将身子稳下来,随后他未等地上的野猪反应过来,手上猛地发力,死死的抓住野猪的獠牙,用尽全力一掰,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这野猪嘴角的獠牙竟然硬生生的被林羽给掰断了!

    “吱!”

    野猪立马发出了一声凄惨无比的尖叫声,翻腾着身子就要站起来,但是让它没想到的是,更痛苦的还在后面,只见林羽将手中的獠牙一转,狠狠的捅向了它的右眼。

    “噗嗤!”

    一声锐器刺入皮肉的声音传来,野猪的右眼顿时鲜血四溅。

    野猪再次嘶吼一声,噌的翻身跳起来,嘴中嘶叫着再次朝着林羽狂奔而来,此时剧烈的疼痛使得它兽性大发,不管不顾的四处冲撞,恨不得用自己仅剩的獠牙把林羽撕成碎片。

    “猪就是猪,再野也是猪,怪不得都叫蠢猪呢!”

    林羽见这头野猪不知道逃跑,还在这里跟他硬拼,不由摇头叹息了一声,接着身子灵巧的一躲,便将野猪的攻势躲了过去。

    “安妮,把我刚才抓鱼的树叉扔给我!”

    林羽一边躲闪着野猪的攻势,一边冲安妮喊道,“明天的伙食有了,野猪肉!”

    一旁的安妮此时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双腿发软,听到林羽的呼喊才回过神来,赶紧一把抓起旁边的树杈,朝着林羽扔了过来。

    因为安妮本来就是个女孩子,力量有限,而且刚才又受到了惊吓,所以这跟树杈扔的距离有限,林羽便猛地转身,快速的往前一冲,这才一把抓住了这根树杈。

    而那头发狂的野猪也已经跟着冲到了林羽的身后。

    林羽头都没回,直接抓着手里的树杈一转,身子猛地一扭,一刺,一个“回马枪”便直接将手里的树杈刺入了这头野猪仅存的左眼中。

    “吱——!”

    这头野猪再次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眼中顶着木棍,仍旧用力的往前冲着。

    但是林羽双脚踏地,手臂猛地用力,将手里的树杈用力的往下一压,手中的树杈再次往野猪脑袋里刺入了几分,而野猪的头颅也立马被巨大的力道狠狠的压拽到了地上。

    野猪用力的用后腿蹬着地,但是力道相比较先前,已经小了许多,就连发出的惨叫声,都是从嗓子里挤出来的一般。

    它胡乱的蹬了几下,接着身子便软趴趴的软了下来,浑身的力道慢慢的泄了下来,鲜血顺着它被刺瞎的双眼汩汩而出,最终它的身子缓缓的匐到了地上,微张的嘴也已然僵住,没了声息。

    林羽戳了戳手里的树杈,见没有任何的反应,才确定这头野猪确实死了,他不由长长的松了口气,把手里的树杈松开。

    “何!”

    一旁的安妮吓得脸色惨白,见野猪没了动静,这才凄厉的喊了一声,不顾一切的朝着林羽扑了过来。

    林羽一转身,还没等反映过来,一个温热香软的身子便扑到了自己的怀里。

    “何,刚……刚才吓死我了……”

    安妮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哭腔和惊恐,身子也微微颤抖,显然刚才发生的一幕着实吓到她了。

    她长么大只在动物园里见过这些野性难驯的猛兽,现在突然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而且野猪那锋利的獠牙差点扎进她娇嫩的后背,她怎么可能不害怕!

    想起野猪方才冲到她背后时鼻嘴里喷在她后背的温热气息,她便感觉后背发冷,心头发毛,惊恐万分。

    林羽见她如此惊慌,也没把她推开,抱着她的身子轻轻的拍了拍她后背,轻声道:“不用害怕,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嘛,有我在,绝对不会让你有任何危险的!”

    安妮没有说话,侧头靠在林羽的怀抱中,感受着林羽身上传来的温热感,宛如风雨中迷路的小鸟终于找到了可以栖息的窝巢一般,舍不得离开。

    “好了,你去收拾下东西,我去处理下那头野猪,我们得离开这里了!”

    林羽扫视了四周黑漆漆的树林一眼,轻轻地冲安妮说道,“要不然一会儿其他的野兽闻到血腥味赶过来就麻烦了!”

    安妮听到林羽这话才猛地回过神来,赶紧起身将自己脸上的泪水擦干净,接着转身跑到篝火边收拾起了东西。

    林羽也从背包中找出一把匕首,接着走到死去的野猪跟前,将他的后腿抛开,把肉割下来,用密封袋包好,留作明天的食物。

    现在是夏天,空气湿润,肉类保管不当很快就会腐烂发臭,所以他也没有带太多。

    等安妮收拾好东西,林羽便带着她离开了这里,朝着溪水下游走去。

    走出去了有一两千米,便看到前面出现了一块洼地,看起来像是一片沼泽,在沼泽旁边,有一片草地,草地上躺着一颗粗壮的枯树。

    林羽便带着安妮走到了枯树跟旁,把东西往地上一扔,让安妮继续睡觉。

    安妮摇了摇头,轻声道,“何,还是你睡吧,我睡不着……”

    “我不困!”

    林羽接着身子一靠,躺在枯树上,说,“过一会儿我困了再叫你!”

    安妮轻轻的摇了摇头,一双亮闪闪的眸子眨也不眨的望着林羽,疑惑道,“何,你……刚才你不害怕吗?!”

    “害怕?”

    林羽笑了笑,说道,“安妮,我们华夏有句话叫‘艺高人胆大’,如果我连头野猪都打不过,那还怎么夸海口保护你呢!”

    “可是那不是一般的野猪啊!”

    安妮有些心有余悸的说道,那头野猪的个头有她见过的成年野猪的个头两个大,估计就是老虎来了,也不一定能打的过这头野猪。

    但就是这么个庞然大物,在林羽这个有些瘦弱的华西男人手下,竟然不堪一击!

    要知道,就是米国最厉害的海军陆战队的队长,也绝对做不到这一点!

    “其实我也是有些侥幸,刚才我也差点受伤了!”

    林羽见安妮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自己,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糊弄她道。

    “何,你究竟是什么人?!”

    安妮压根没有理会林羽的话,望着林羽的双眼中似乎有亮光闪动。

    神秘!

    太神秘了!

    上次第一次见林羽的时候,见识到了他堪称神奇的医术,安妮就觉得林羽是个十分神秘的男人!

    而现在又看到林羽超强的战斗力,她这种感觉更强烈了,整个人不自觉的被林羽给牢牢的吸引住了,她甚至产生了一种想努力走进林羽的内心,解开他身上这层神秘面纱的冲动!

    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心,往往是一个女人沦陷的开始。

    作为米国医疗协会会长,见识过无数男人献殷勤的安妮,深知这一点,但是她却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这种感觉。

    “我是什么人,你应该很清楚啊!”

    林羽冲她眨眨眼,有些受不了安妮的追问,赶紧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哈欠,说道,“我有些困了,那你先盯一会儿,我先睡一会儿!”

    说着林羽未等她说话,直接往旁边的枯树上一靠,眯着眼打起盹。

    安妮知道林羽是在故意躲她呢,冷哼了一声,内心暗道,何,总有一天我会弄清楚你身上的一切!

    林羽说是睡一会儿就起来,但是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亮,而原本负责盯梢任务的安妮也靠在林羽的身上睡着了。

    要不是清晨山里的雾气太重,林羽估计也醒不过来,因为昨晚上跟那头野猪那顿折腾,也着实有些累到他了。

    虽然他练习的至刚纯体已经初见端倪,但是还差的远,所以说到底,家荣兄这具身体仍然是凡胎肉体。

    林羽把安妮叫起来之后两人就去水边洗了洗脸,接着林羽捡来树枝把昨晚上那块野猪肉烤了烤,两人吃了一点,便把剩下的包好,留作午饭。

    “何,我们接下来往哪走?!”

    安妮看了眼茫茫的大山,有些担忧的冲林羽问道。

    林羽抬头望了眼绿油油的林海,一时间也是心塞不已,在昨天晚上的时候他还能勉强通过星星的位置分清方向,但是现在天亮了,又是多云天气,不见太阳,加上昨晚上那么一折腾,他也不知道到底该往哪儿走了。

    不过为了不让安妮担心,林羽还是凭着直觉指了一个方向,接着折了两根木棍,用匕首将木棍的前面削尖,作为拐杖和武器,给自己和安妮一人准备了一根。

    他手里那把小匕首用来削个水果割个肉还行,要是用它来对抗昨晚上野猪那种大型动物,根本毫无作用,而经历过昨晚上那件事之后,林羽才知道这林子里果然不像看起来的那么平静,说不定一会儿走着走着就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一头凶猛的野兽。

    安妮紧紧的跟在林羽的身后,心里倒是十分的镇定,只要跟林羽在一起,她倒是什么都不怕了。

    本来林羽还想等太阳出来之后判断判断方位,但是今天的天气跟昨天一样,一直多云,而且今天的云层比昨天的还要厚重,似乎随时会下雨。

    林羽见状便赶紧带着安妮往里走,想要尽快的翻过这个山头,但是这个山头比他们预想到的要高的多,两个人越走越高,感觉就跟永远走不到山顶了一般。

    “何,我们休息一下吧,我走不动了……”

    走了大概半上午之后,安妮实在有些走动了,冲林羽喊了一声。

    “好,我们到前面的空地上后休息一下,我给你烤点野猪肉吃!”

    林羽抹了把头上的汗,接着带着安妮往前面树林间的一处空草地上走去。

    走到这处空地跟前的时候林羽没急着踏进这块空地,心头不由有些狐疑,疑惑在这茂密的树林中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大一块长满藤蔓和野草的空地,而且空地上方没有树叶遮挡,眼光能完全的透进来。

    就连跟在林羽后面的安妮也不由疑惑了起来,在密布的树林中突然出现这么一块几米见方的草地着实让人惊诧。

    林羽率先用木棍戳了戳地上的土地,见地面结实,这才迈步走了进去,踏了几步,见确实没问题,这才叫着安妮走了进去,两个人坐在空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接着林羽就要起身去找树枝点火煮水喝。

    但就在他起身的刹那,他面色突然猛地一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眼睛眨也不眨的打量着四周,张了张嘴,立马转着身子指着周围的植被数道:“刺五加,鸡树条,小叶芹,山艾蒿,五味子,凤尾蕨,万年藓,松蕈蘑!这里的植被竟然如此丰富!”

    林羽说话的时候双眼放光,兴奋不已,宛如发现了什么巨大的宝贝一般!

    安妮听到林羽这番话皱着眉头疑惑不已,虽然她对林羽刚才说的名字绝大部分都不清楚,但是也知道林羽说的是附近的植物种类。

    而且林羽说这些话的时候给人一种这些植被价值千金的感觉。

    安妮急忙问道,“何,你说的这些都是名贵的草药吗?!”

    能够在这么一小片地方碰到这么多草药,安妮也觉得十分难得,也难怪林羽这么激动了。

    “不,我说的基本都是植物!”

    林羽立马摇了摇头,满脸放光的再次环视了一片周围的这些植物。

    “不是药材?!”

    安妮听到这话顿时大惑不解,不知道既然不是药材,那林羽为何会如此激动。

    “不错,虽然这些都是些常见的植被,但是能够在这一处长齐这么多植物,十分的不容易!”

    林羽声音有些激动地说道,“草、乔、灌、藤,这里都有了!”

    这片山林这么大,他们从大顺小顺带路开始到今天,也已经在这山里走了几十公里的山路了,但是他从来没有发现一处地方会长有如此多种类齐全的植物。

    说着他立马跑到空地中间,抬头晚上看了看,自顾自的点头念叨道,“不错,不错,透光程度也符合,这里一定有野山参,一定有野山参!”

    野山参的生长对环境要求十分严格,自然条件、植被条件、林象条件、林地条件以及空气、土壤、温度、光照、水分等等都必须符合其生长要求,而且它所生长的区域,必须具备以乔木树种为主体的生物群落,而林羽刚才念叨的那几种植物,全都是属于这些生物群落之内的植物。

    而且这里的空气湿度,土壤和光照都十分符合野山参生长的要求,所以林羽断定这里绝对有野山参!

    要是普通的野山参林羽倒也不至于这么激动,但是这片林子十分的茂密,而且又有没有人来过,所以极有可能他碰到的是一株极有年岁的野山参。

    林羽越想越兴奋,急忙冲安妮说道,“安妮,快,起来,我好找找这株闪身在哪里!”

    安妮被林羽这么一看,赶紧配合的站了起来,林羽便小心翼翼的在地上查找了起来。

    他再次抬头望了眼树林上面透出的空隙,立马变锁定了一个大致的范围,接着贵在地上仔细的翻找了起来。

    “找到了!”

    一向淡定的林羽在发现这棵野山参的时候也忍不住叫了起来,毕竟这还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自己逮到野山参呢!

    安妮好奇的凑过去看了看,只见林羽所谓的野山参不过是一棵看起来与一些杂草无异的绿植,只不过这棵野山参的头顶上长了一簇红色的小花。

    虽然安妮不认识这野山参,但是也知道华夏中医里野山参是一种十分珍贵的药材,所以她内心也一样十分替林羽感到高兴。

    林羽小心翼翼的把野山参周围的突然一点一点的用手挖开,足足挖了有十几分钟,这才露出了下面泛着黄白色的野山参,虽然仅仅挖出了一个头,但是林羽已然激动不已,因为他已经断定,这个野山参个头不小,绝对是珍品!

    不过具体品相如何,还得等挖出来再说。

    随后他轻轻的把野山参周围的泥土挖松挖开,接着便看到一颗个头堪比萝卜大小的野山参暴露在了视线里。

    发了!

    这次真是发了!

    林羽心头颤抖不已,当然他所说的发了,并不是因为金钱,更多的是因为这株野山参在药用方面的价值!

    这种极品的野山参,就是给多少钱都买不到!

    说它是天材地宝也丝毫不为过!

    林羽小心翼翼的把野山参从地里取出来,接着轻轻把野山参身上的泥土吹掉,看到这颗野山参的三节芦芦碗紧密,芽苞完整,体呈灵体,紧皮细腻有光泽,腿分裆自然,不跑浆,细而长,柔韧不脆,珍珠点明显,心头激荡不已,更加确认了这株野山参是物价之宝!

    甚至比他那次在陵安从那老头手里收购来的那株野山参还要珍贵的多!

    按照年份来说,这颗野山参的年份自然也在千年以上,而且更多!

    其效用自然更不用说!

    “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林羽抱着手里的这颗野山参,高兴地像个孩子,他原先那株野山参基本上已经用完了,正愁没有替代品呢,没想到这次来山里,因祸得福的采到了这么大一颗野山参!

    安妮望着他这副样子有些不解,不过倒也是真心的替林羽感到高兴。

    “安妮,这次我们可真是收获巨大啊!”

    林羽小心翼翼的把这颗野山参包好,随后放到了背包里。

    “何,我也替你开心,但是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走出去!”

    安妮冲林羽眨了眨眼睛,冲他泼了一盆冷水。

    林羽瞬间也冷静了下来,安妮说的对,他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走出去,要是走不出去的话,就是他找到再珍贵的药材又如何!不仍旧救不了叶清眉吗?!

    “对,我们当务之急是走出去!”

    林羽用力的点了点头,随后赶紧转身跑去找树枝,随后在空地上点起了火,煮了一些水,把早上剩下的野猪肉拿出来,两人就着一些野果吃了点,随后也没多坐,起身继续朝着林子里面走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天色已经变得越来越暗,比往常暗的要快的多,林羽低头看了眼时间,发现不过才下午一点多,知道多半是要下雨了,赶紧叫着安妮加快速度往前走。

    走着走着林羽便发现树上不知何时多了一些猴子,吱吱呀呀的叫着,在树头跳来跳去,似乎在跟着他和安妮一起往里走,而且还时不时拿东西扔林羽和安妮一下。

    “去!去!”

    林羽皱着眉头冲那些猴子喊了一声,驱赶它们。

    “何,你说我们来了这么久,是不是从来没见过猴子啊?!”

    安妮望了眼树头上的猴子,忍不住疑惑的问道。

    林羽想了想,点头道,“好像是没有,我不太记得了!”

    “我记得,我们确实没有见过猴子!”

    安妮十分认真的点了点头,低声道,“但是我们现在见到了猴子,那是不是说,我们不只没有走出去,反而越走越深入了……”

    “这个,也不一定……”

    林羽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过他还是硬着头皮否定了一句。

    “何,你说……我们会不会一辈子都走不出去啊?!”

    安妮想到自己被栓子背走的GPS定位系统,声音里不由带了一丝哭腔,他们的手机在山里也不过相当于一块板砖,毫无用处。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你带出去的!”

    林羽面色一凛,用力的点头说道,“再说,田首长他们如果知道我们不见了,一定会派人来找我们的!”

    他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内心却不由打鼓,按照军营现在这个感染率,身体健康的士兵都已经没有多少了,而且还有那么多伤员需要照顾,哪有多余的兵力来找他们啊。

    而且为了避免扩大感染,也无法从外面的部队调集人手,所以林羽知道,他们只能自力更生。

    “吱吱吱,唔唔唔……啊呜啊呜!”

    树头上的几只猴子一直跟着林羽和安妮往前走,大声的叫着,时不时的用野果等东西扔林羽和安妮。

    “去去去!”

    林羽也立马抓过它们扔过来里的果子去扔它们,相比较这些猴子,林羽的力道和角度把握的更准,所以一帮猴子立马被扔的吱哇乱叫,抓着树枝跑开了。

    林羽本来以为它们是害怕了,所以才跑了,但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帮猴子他娘的是去叫救兵去了!

    没过一会儿,一大帮猴子就迅速的大叫着朝着这边窜了过来,晃的整个树林的树头都哗哗作响,树叶落了一地。

    林羽一看心头顿时咯噔一下,好家伙,这次来的猴子数量足足有方才的一倍还多。

    林羽不敢再跟他们硬拼,立马拉起安妮快速的朝着林子深处跑去。

    而那群猴子则紧追不舍,抓着树枝在树头跳着追赶,同时吱哇怪叫着,显的兴奋不已!

    “哎呀!”

    跑着跑着安妮突然叫了一声,接着伸手捂住了头,手指在头发间摸到了一个坚硬的物体,显然是刚才那帮猴子扔过来的。

    “怎么了?没事吧?!”

    林羽回头望了眼安妮,接着一把护住安妮的头,带着她继续往里跑。

    跑了有一会儿,后面的猴子便十分奇怪的不见了,安妮和林羽这才停下来喘了口气。

    安妮把手里的东西用力的往地上一扔,骂道:“这帮臭猴子,太气人了!”

    林羽笑了笑,下意识的往她扔东西的方向一瞥,接着眼前一亮,心头猛地一颤,赶紧冲过去把安妮扔掉的那个东西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