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554章 大功告成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不能再拖了!

    经历过今晚上的事之后,林羽内心生出了一种深深的时不我待的感觉,他恨不得现在就抓到那只大猴子,今晚上就研制出抗病毒血清,回京城医治好叶清眉。

    为了避免失去他在乎的人,他必须现在就动手!

    众人闻言微微一惊,齐齐转头望向林羽,显然无比意外。

    “何先生,这么晚了,视线非常差,不制定好详细的计划,盲目进林子的话,可不是明智之举啊!就算你再想抓它,也不必急在这一时啊!”

    田首长急忙走过来,急切的冲林羽说道,以山中地势地形的复杂程度,哪怕是白天进去都危险重重,更不用说晚上了,所以他自然得出言劝阻林羽。

    “田首长,夜长梦多,我不能再等了!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规划,其实我们也不用考虑的太过复杂,只要找到它,出其不意,肯定就能抓到它,这猴子虽然身形高大,智力超群,但是说到底,也仍旧不过是只猴子罢了,比不上人类的智慧,我们这么多人,配备这么多武器,连只猴子都抓不住的话,那岂不是让人笑话?!”

    林羽沉着脸冷声道,如果要是普通部队也就罢了,以他们的能力,想在茂密的林子中抓到高来高去的猴子或许有些困难,但是来的可是暗刺大队和蝎虎大队这两只华夏部队的王牌部队,他们在枪林弹雨中都能来去自如,更不用说抓个动物了,所以林羽觉得没有太多筹备的必要。

    “何先生,是不是京城那边出了什么意外?”

    范延似乎猜出了什么,赶紧走过来问道,刚才林羽打电话的时候虽然离着远,但是他也隐约听到了一些什么。

    林羽面色阴沉,也没有撒谎,点点头,沉声道,“我那个生病的亲人,可能有些撑不住了……”

    范延和田首长闻言面色一凝,互相看了一眼,也再没出言阻挠。

    林羽接着转头望向一旁的李长明和秦勇,定声问道:“李队长,秦队长,我决定我们现在行动,你们有什么不同的意见吗?!”

    虽然林羽有了决定,但是归根结底李长明他们才是主力,自然得经过他们同意。

    “没意见!”

    李长明摇摇头,拍拍肩上的臂章,轻笑一声,不以为意道,“何先生,你忘了吗,我们是暗刺大队,对于我们而言,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任何时候,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我们都能够保质保量的百分百完成任务!”

    对于他们这种级别的特种部队而言,晚上行动的次数比白天还要多,而且他们很多时候可以进行长达数十个小时不睡觉的高强度作战,所以他们意识中,早就已经模糊了白天和黑夜的概念。

    “不过我说的这话只能代表我们暗刺大队,至于某些兄弟部队,我就不清楚了!”

    李长明呵呵一笑,有意无意的瞥了眼一旁的秦勇,语气中带着显而易见的讥讽。

    秦勇闻言面色一冷,沉声道:“某些徒有虚名的特种部队都能做到,我们蝎虎大队这支华夏野外作战最顶尖的特种部队,自然也不在话下!对于我们而言,夜晚行动比白天行动更有利!”

    他话音一落,李长明顿时勃然大怒,望着秦勇怒声道:“秦勇,你他妈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说谁徒有虚名?!还有,你要不要那点逼脸了?!你们蝎虎大队什么时候是华夏野外作战最顶尖的特种部队了?!自己封的吗?!那次成绩我们不比你们强!”

    “呸,强个屁!我怎么不知道咋?怎么,不服气?!”

    秦勇也立马毫不相让的转头跟李长明对喷,“不服咱一会儿上山就练练,看看谁能先抓到那只猴子!”

    “行啊,别看你们人多,照样不顶用!”

    李长明冷哼一声,毫不在乎的说道。

    田首长和范延看到华夏最顶尖的两支特种部队互怼,只能尴尬的讪笑,不知该如何接话,心里暗自佩服,不愧是顶尖的特种大队,交流风格都独树一帜……

    “来,我跟大家说下那只猴子出现的大概位置!”

    此时林羽拿着一份地图和一叠资料快步的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一支笔,沉着脸说道,“因为我对这片林子不是很了解,所以只能圈出一个大概的范围!”

    说着他在地图上圈画了起来,描绘了一个大致的路线,他通过他们走出林子的路线反着推断回去,然后回想一下当时那只猴子从洞穴跑出去的距离,大致推算出了洞穴所在的位置。

    “如果有当地村民跟着一起进去的话,应该不难找出这个洞穴!”

    林羽沉声补充道,当地的村民虽然没有经过这片林子,但是他们可以通过自己丰富的经验借助地形地势和土壤特点判断出洞穴所在的方位,而且有村名帮助,他们从林子里往外走的时候,就轻松多了。

    “范延,快,去把老村长他们找回来,让他们找一个当地最有经验,最了解本地地势特点和植被特点的向导带着进山!”

    田首长听到林羽这话急忙转身去吩咐范延,有些后悔刚才急着让老村长他们回去了。

    “是!”

    范延闻言赶紧叫上几个士兵,朝着老村长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李队长,秦队长,你看你们这边需要我们的帮忙吗?!”

    田首长转头冲李长明和秦勇问道,“山里地势险峻,而且光线不好,我可以把我们部队全部的野外探照灯都搜集过来,供兄弟们使用,如果还有其他需要,我可以找人去县上采购!”

    “不用了,田师长,灯和登山绳之类的我们全部都有,装备齐全,不用麻烦您了!”

    李长明笑了笑拒绝道,不只如此,他们的装甲车上也都装备了高瓦高射程野外探照灯,毕竟他们来的任务就是为了搜救林羽,而且他们本来也打算晚上行动的,所以设备之类的自然要提前配备好。

    “奥,那太好了!”

    田首长笑着点点头,暗想人家大牌部队,准备就是周全。

    随后林羽一边跟李长明和秦勇详细的讲述着林子的情况,一边跟众人一起耐心的等待着范延带村名回来。

    安妮也站在一旁,仔细的听着林羽的话,时不时从她的角度补充上一句。

    过了没多久,范延等人便押着两个村民快步的走了回来,只见那俩村民不停的大喊大叫,“放开我们,我们不想死!”

    “就是,放开我们,你们不能强迫我们进林子!你们这是杀人,救命啊!救命啊!”

    范延见状气的往那两人腿上踹了两脚,怒声骂道,“别喊!你们一个个的跑的比兔子还快,也他妈不嫌窝囊!”

    “范延,怎么回事?!”

    田首长见范延是押着村民回来的,不由眉头一蹙,快走几步迎上去,疑惑的问道,“你怎么还把人押回来了啊?!”

    “首长,不这样他们不来啊!”

    范延无奈的说道,“这帮人,老是说那林子里有山神,进去就得死,死活不去,我只好动硬,把这俩人逮过来了!”

    他路上找谁谁也不来,所以他只好动硬的,跟自己的手下跑了半天,才把这俩人给抓了回来。

    田首长闻言眉头一蹙,走上前对两个村民沉声道:“何先生不是说过了吗,里面没有什么山神,只有一只大猴子而已,你们怕什么!”

    “田首长,那么大的猴子,谁信啊,求你行行好,放过我们吧!”

    两个村名声音恳切的乞求道,他们不确定林羽的话是真是假,就算林羽的话是真的,他们也不愿意去冒这个风险,这么多年来关于那片林子的禁忌早已经让他们内心的恐惧根深蒂固。

    “妈的,瞧你们那点出息,你们不想救自己的乡亲了?!”

    田首长气的骂了他们一声。

    “我们想,但是我们也不想死啊,长官……”其中一个村民委屈的说道。

    “就是,长官,你……你这属于强迫我们吧,我们是可以去告你的……”另一个村民有些胆怯的说道。

    “告我?!大了你们的胆了,好啊,你们去告去,告去!”

    田首长顿时勃然大怒,气的破口大骂。

    林羽见状眉头一蹙,略一思考,接着走到那两个村民跟前,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东西托在手心,递给那两个村民看,笑道:“你们俩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两个村民仔细的看了眼林羽手里的东西,见是个玉环,而且还有一个缺口,不由狐疑的说道:“不知道,但应该是块玉吧?!”

    “不错!”

    林羽淡然一笑,说道:“这是一块玉珏,是汉代的东西,价值不可估量,这是我从那帮猴子手里弄过来的,不过遗憾的是这玉珏终日被些猴子玩弄,所以磨损严重,而且这本应该是一对的,现在就剩一只了,所有价格自然也就大大的缩水,但就是这样,这个东西拿到市面上去卖,也仍旧能卖个两三百万!”

    “两……两三百万?!”

    两个村民猛地一怔,望着林羽手中玉珏的眼中陡然间迸发出了无尽的亮光,贪婪的吞咽了一口口水,两三百万,对于他们而言简直就是不敢想象的巨款!

    “不错,这东西是古代死人佩戴的东西,而且是身份尊贵的人佩戴的,也就是说,你们一直不敢进的那片林子里,有着汉代的一座古墓,你们的祖先世世代代守着这么大一座古墓却不自知,不该是说是遗憾呢还该说是庆幸呢!”

    林羽摇摇头无奈的笑了笑,“话说回来,这座古墓竟然一直被一只猴子霸占着,实在有些可笑,实话告诉你们,这次我们进去,除了抓住这只猴子,顺便也可以找出这座古墓!那你们也算为国家做了一件好事!”

    两个村民一听这话再次来了精神,急忙问道:“你,你的意思是说,那古墓里,除了这东西,还有其他更值钱的东西!”

    说着他们望了眼林羽手里的玉珏,羡慕不已,暗想他们要是也能找出这么个宝贝就发达了。

    “那是当然!”

    林羽用力的点了点头,心头不由一笑,果然,这世上最具有活力的东西,永远都是金钱。

    两个村民听到他这话显得更为兴奋,不过他们凑脸嘀咕了一句,很快神色就黯淡了下去,两人互相看了一眼,冲林羽冷声道,“就算我们找到那座古墓又有什么用,里面的东西都是国家的,也不会分给我们一丝一毫!”

    “那不一定!”

    林羽冲他们淡淡的一笑,说道,“你们帮国家找出了这座古墓,而且又帮我们抓到了病毒的宿主,帮我们拯救了这么多人,国家难说不会奖励你们啊!别的不敢说,我可以担保,我手里的这块玉珏,绝对可以赠送给你们!”

    “真……真的?!”

    两个村民闻言面色大喜,大有一种发财了的架势。

    “所以说,这路你们到底是带不带?!不带的话,我们就找别人了!”

    林羽把玩着手里的玉珏,淡淡的说道。

    “带!带!”

    两个村民用力的点头,此时的他们眼里只有钱,早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林羽满意的一笑,这才放下心来,其实这次任务的核心人物就是这两个村民,如果他们不配合,那这一行人进山就会十分的危险,所以林羽必须让他们俩尽心尽力的帮助自己。

    “田首长,军营里面有钢筋吗,麻烦给我准备几根钢筋,要一头磨尖的那种!”

    林羽转过头冲田首长说道。

    “钢筋?!”

    田首长微微一怔,随后点点头,说道,“好好,我这就让人去准备!”

    接着他便赶紧派人去帮林羽磨了几根钢筋。

    随后众人经过简单的准备,收拾好东西,便浩浩荡荡的进山了。

    田首长作为军营的总指挥,需要留下来镇守,自然没有跟着进山,不过范延倒是主动请缨,跟着林羽一起进山,林羽也没拒绝,多个有经验的人进山也是好事。

    安妮本来也想跟着去的,但是想到自己是个女人,跟着不方便,而且她对那只猴子又有些心理阴影,便没跟着一起去,不过临走前倒是小心翼翼的叮嘱了几句,一直跟田首长看着大部队的灯光淹没在夜色里,这才转头回了军营。

    林羽坐在车上指着路,先是带着众人赶到了他和安妮出了林子找到的村庄,从村子里借了一个捕猎用的大网,随后林羽凭借着记忆带着众人自村庄朝着林子的方向驶去,很快便赶到了树林跟前。

    因为林子里无法通车,他们便把车停在林子旁,带上探照灯和一众装备,朝着林子深处走去,顿时数十道光亮纷乱的射进了深邃漆黑的林子中,惊动的虫鸟四飞。

    纵然他们带着的探照灯射程极高,但是仍旧被深邃的林海瞬间吞没。

    林羽将田首长给准备的钢筋背在后面,手里拿着罗盘和探照灯,根据他和安妮丛林子中走出来的相反路线带着众人往里面走去。

    虽然晚上整个林子里静的可怕,但是因为人多的缘故,那两个村民脸上倒是也没什么惧色,带着众人快步的往前走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不觉,众人便从这俩村民熟悉的林子,走到了这俩村民也陌生的林子,望着周围不常见的植被,他们两个脸上这才浮现出了一丝畏惧的神情,知道是进入了禁地了,不过仍旧还是继续向前走去。

    “应该快到了!”

    林羽蹙着眉头四下打量了一番,发现这一带的植被和树木看起来十分的熟悉,快步带着众人往前走去。

    “等等!就是这里!”

    林羽手里的探照灯一扫,顿时面色一变,快步走到前面的一棵树下,只见这棵树下竟然有着两个手臂大小的泥洞,林羽见地上满是落叶和树枝,抬头用手灯冲周围照射了一番,发现很多树上的树枝都被折断了,他立马便确定,这里就是他跟那只巨猴交手的地方!

    而地上的泥洞,就是巨猴冲他投掷削尖的树枝时,扎在地上造成的。

    既然到了这里,那离着那只巨猴栖息的洞穴也就不远了!

    随后林羽便凭借着印象带着众人往洞穴的方向寻去,期间不停的跟两个村民说着自己记忆中见到的树木和植被特点,两个村民便根据林羽说的带着众人往洞穴方向找去。

    因为他们都是在深山老林中长大的,所以有一套自己判断方向和方位的法子,有着他们俩带路,林羽他们便不用担心会迷失方向了。

    “小心!”

    众人走着走着,李长明似乎突然间发现了什么,猛地呼喝一声,“有蛇!”

    他话音一落,只听数声沙沙声响起,接着数十道黑影从树上朝着人群飞驰而来。

    “噗噗噗噗!”

    只听数十声消音步枪的声音响起,亮光迅速的闪过,很快林子便恢复了寂静,两个村民拿着手电筒往地上一照,见地上遍地都是被打断的蛇身,仍旧下意识的在地上来回游动着,顿时吓得面色惨白。

    “怎么样,都没人受伤吧?!”

    李长明急忙问了一声,见大家都说没事,这才冷哼一声,自得道:“对我们暗刺大队的人而言,这都是小意思!”

    刚才他一说有蛇,所有暗刺大队的人都第一时间左手反握住手灯,用左臂托枪,同时右手开枪,利落的将距离自己最近的飞蛇精准击毙,可见枪法之准,配合之默契。

    “显摆!”

    秦勇听到他这话翻了个白眼,语气讥讽的说道。

    “这里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蛇呢?!”

    范延皱着眉头问了一声,接着拿着手电筒往远处一扫,随后忍不住大叫了一声。

    只见距离他们十几米处,有一个巨大的树洞,树洞里足足缠绕盘旋着数百条身形各异的黑蛇,嘶嘶的吐着鲜红的信子,看得人头皮发麻。

    范延当兵多年,但是却从没见过这种情形,忍不住喊叫了一声,浑身恶寒不已。

    那两个村民看到后吓得脸色惨白,赶紧躲到了李长明等人的身后。

    林羽看到这种情形眉头一蹙,心头也不由有些狐疑,接着似乎想到了什么,低头一看手里的罗盘,只见罗盘当中的指针,颤抖个不停,他心头咯噔一下,急忙冲那俩村民说道:“记下这个方位!这树洞下面,极有可能就是那个古墓!”

    “啊?!”

    众人不由一惊,实在没想到古墓竟然会在这个蛇窝底下。

    “好,我们记下了!”

    两个村民用探照灯照了照四周,将附近的地形和植被都记了下来。

    “何先生,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

    李长明见又有数十条蛇从蛇窝那边游走过来,一边冲林羽提醒,一边用步枪扫射着地上的蛇。

    “走,快走!”

    林羽把李长明的枪口一按,招呼着众人快走。

    对于蛇这种具有灵性的生物,对着它们开枪射杀,有些不妥,所以林羽招呼着众人快速朝着前方继续进发。

    如果是在白天,林羽他们说不定早就碰上那些在树林中警卫的小猴子了,但是因为现在是晚上,那些小猴子早就回洞穴栖息了,整个林子里除了飞虫和恼人的蚊蝇,几乎没有其他活动的生物,所以只能靠他们自己摸索寻找。

    走着走着,两名村民的脚步突然慢了下来,观察了一下四周和地上的泥土说道:“这里植被稀疏,而且土壤湿润,多沙石,可能离着洞穴不远了!再往前走一会儿,应该就到了!”

    说着他们拿起手电筒照了照漆黑深邃的树林。

    众人闻言精神一振,立马打起了精神,小心戒备的观察着四周,跟着他们一起往前面走去。

    果然,走了有数百米,林羽眼前一亮,用手电筒照射到了一个斜坡上面,只见这个斜坡上面长着半棵树,枝丫纵横,繁茂无比。

    “就是这里!”

    林羽兴奋的说道,“这颗大树原本就是长在洞穴里面的!我们从这里就能进入到洞穴!”

    他可以确定,当时那只巨猴抓了安妮,就是通过这棵大树逃走的。

    众人随着林羽往前走了一小段,只见果真如林羽所说,那山坡上有个很大的洞口,那大树就是从洞口里长出来的。

    “大家都把灯关上,戴上夜视仪!”

    李长明把手里的灯一灭,冲众人说道。

    秦勇也赶紧跟大家下了同样的指令,紧接着他未等林羽和李长明说话,便直接吩咐道:“一小队,负责镇守洞外,其他人跟我进洞!”

    话音一落,他便带着手底下的人快速的朝着那个洞口冲了过去,显然是想抢在暗刺大队前面把那只猴子抓住。

    “秦队长,等等!”

    林羽见状面色一急,觉得这么冲上去有些冒失,但是已然喊不住他了,只好跟李长明等人快步跟了上去。

    秦勇倒是也没有林羽想的那么莽撞,冲到洞口之后先是蹲下来往里看了看,发现下面的空间很大,立马让自己的手下拿出登山绳,扣在一旁的树墩上,接着让自己的手下顺势往下滑去。

    最前面的两个队员冲下去之后,立马用对讲机低声说道:“队长,发现目标!发现目标!洞里有一大群猴子,正处于睡眠状态,其中一只个体非常大,应该就是那只……”

    他话未说完,只听对讲机那头传来“嗤啦”一声响动,紧接着数声枪声响起,但是很快归于寂静,随后便是一声愤怒尖锐的吱叫声!

    “不好!那猴子醒了!”

    林羽面色瞬间一变,一个箭步冲到洞穴口,抓着绳子便冲了下去,透过夜视仪,他能看到一只巨大的猴子正一手撕着一个蝎虎大队的队员来回甩着,只见那俩人身子松软,显然已经没了气息。

    林羽见状心头猛地火气,一把将自己的背上的数根钢筋摸过来,抓起一根卯足力气朝着那只巨猴甩去。

    那巨猴似乎在林羽跳下来的时候就注意到了林羽,吱声一叫,身子猛地一转,便将林羽投来的钢筋躲了过去,随手将手里的一个蝎虎大队队员朝着林羽甩过来。

    林羽伸手一接,连忙将这个队员接住,接着身子一转,把巨猴甩来的力道泄掉。

    但与此同时,巨猴再次将手里另一个队员朝着林羽甩了过来,但是它还未把人甩出来,林羽身后瞬间响起了几声枪响,巨猴慌忙躲避,手里的人也被它慌忙的扔到了地上,接着它身形凌厉的抓着洞穴上方的枝丫和藤蔓快速的朝着洞穴外面跑去。

    这只猴子显然已经猜到大树上方的洞口有人,所以打算从山洞的出口逃出去。

    李长明和秦勇等人此时已经跳下来了大半,朝着巨猴跑去的方向不停的开枪,一时间火光四起,但是此时洞穴里的其他猴子猛地窜了上来,伸手抢夺李长明等人手里的枪。

    一帮特种队员赶紧停止射击,怕伤到自己的队友,立马跟这帮猴子颤斗了起来,虽然他们很快就把猴子甩开,但是奈何这帮猴子太多,他们刚甩开一只,另一只又扑了过来。

    而此时那只巨猴已经趁机跑出了有数百米。

    林羽见状连忙将手头的一只猴子甩开,结合高举起手里的钢筋,猛地扔出,噗的一声,钢筋刚飞出去,便扎到了一只从上面跳过来的猴子身上。

    林羽见状暗骂一声,再次卯足了力气朝着远处的巨猴投射而出。

    不过那巨猴太过聪明,一边跑一边躲避,将林羽掷的这一根钢筋堪堪躲避了过去。

    林羽立马将手里仅剩的两根钢筋一左一右握住,对准那只巨猴再次用力的投射而出,比先前的力道更足,同样速度也更快。

    那巨猴听到后面传来的破空之音再次灵巧的往旁边一躲,但是它躲开了这根,却没躲开另一根,只听“噗”的一声,他的左腿陡然间被钢筋射中,它身子猛地一个趔趄,摔到了地上,打了一个滚,同时嘴里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叫声。

    不过让林羽意外的是,这只巨猴似乎意识到了如果它不尽快逃走,处境将会十分的危险,纵然这巨猴痛苦的叫了一声,还是没有丝毫停滞的迅速起身,手脚并用的再次朝着山洞洞口窜了出去。

    林羽见状急忙要冲出去追它,但是再次有几只猴子扑了上来,瞬间拖拽住了他。

    那巨猴没有丝毫停歇的朝着洞口外面急窜而出,出了洞穴便是山洞,它回头一看,见没有人追来,迅速的朝着山洞的洞口跑去,不过就在它即将冲出洞口的刹那,洞口上方突然凌空飞过来一张大网,它刹车不及,一头栽到了这张大网里面,骨碌在地上翻了个跟头,身子陡然间被网掴的更紧。

    “吱吱!”

    巨猴双手用力的撕扯着大网,呲着尖锐的牙齿大声的叫着。

    “怎么样,我就说得守这个洞口吧!”

    这时只听一声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那两名村民领着其他的几个特种部队队员冲了过来,用手里的枪或棍子七手八脚的往巨猴身上一顿招呼,巨猴瞬间被砸晕了过去,软绵绵的瘫在了地上,修长巨大的身子看来十分的惊人。

    “我的乖乖,真有这么大的猴子!”

    那俩村民此时把手电筒往这巨猴身上一照,脸色顿时都变了,林羽说的果然是真话!

    “快,快追!”

    此时山洞里传来了李长明和秦勇的声音,只见他们跟林羽和其他队员狼狈的从洞口里冲了出来,似乎以为被那只巨猴给跑了。

    等他们看清地上已经被装在大网里的巨猴之后不由一怔,接着面色一喜,惊声道:“你们几个小子行啊!”

    “首长,是我们俩的主意!”

    那俩村民立马站了出来,嘿嘿笑着邀功道,“你们刚才从那洞口下去的,我们就猜到了,它绝不会再从那洞口走,所以就跑来这里堵它!”

    “干得好!”

    李长明冲他们笑着点了点头,赞许道。

    林羽看到地上的巨猴后也陡然间松了口气,有些赞赏的冲那俩村民竖了竖大拇指,要不是他们,可能真就要被这巨猴逃走了,而这林子这么大,想抓它还真很困难,甚至惊吓到了它,以后找它都不容易了。

    “这次记你们一大功!”

    林羽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玉珏丢给了那两个村民。

    两个村民面色大喜,急忙把玉珏接到,对着林羽连声感谢。

    随后林羽接过范延手里的镇静剂,给巨猴身体打入,虽然它现在被打晕了,但是说不定一会就能醒过来。

    紧接着众人抬着巨猴按照先前来的路,绕开了蛇窝,往外面走去。

    等他们走出林子,天已经放亮了,众人载着这只巨猴回了军营。

    因为路上的时候范延就通知了田首长,所以他们回到军营之后,军营大门口已经聚集了上百人,除了田首长和安妮等米国医疗协会、欧洲医疗协会的人外,还有老村长在内的一众村民。

    众人老远便迎了过来,看到车上身形巨大的猴子之后,顿时哗然一片,老村长和一众长辈瞪大了眼睛望着这只猴子,满脸的不可置信,他们活到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猴子。

    “哎呦,老天爷,真的有这么大的猴子!”

    “这猴子成精了啊,抓了它,不会遭报应吧!”

    “报应个屁,没听何先生说吗,这猴子就是我们这次十里八乡得病的根源!”

    “妈的,我们还以为有山神呢,原来是只猴子!”

    众人七嘴八舌的说道。

    “诸位,诸位,这猴子是我俩抓到的!”

    先前带路的两名村民邀功似得站出来说道,“你们是不知道啊,这猴子祸害老多人了,那洞穴里,全是死尸!”

    “大家不要碰它,小心感染病毒!”

    一旁凑过来的米国医疗协会和欧洲医疗协会的医师冲一众村民喊了一声。

    欧洲医疗协会的络腮胡男等人也快步走到那只巨猴的跟前,络腮胡男用镊子挑开巨猴的眼睛看了一眼,见它双眼赤红,而且眼珠浑浊,面色一变,知道这猴子才可能是病毒的宿主,想起先前质疑林羽的话,顿时脸色一沉,有些难为情的望了林羽一眼。

    “安妮会长,病毒的宿主我已经抓回来了,剩下的研制抗病毒血清的任务就交给你了!毕竟你是这方面的专家!”

    林羽转头温和的冲安妮说道,“准确的说,应该是拜托给你了!”

    “好,没问题,接下来的事情,你就放心交给我吧!”

    安妮郑重的冲林羽答应道,接着说道,“你赶快回去休息休息吧!”

    “不休息了,我要跟着他们回京城了!”

    林羽冲安妮一笑,接着冲田首长说道,“田首长,能派人帮我把宿舍的东西拿来吗?!”

    “好,好!”

    田首长连声答应,赶紧吩咐人去替林羽收拾东西。

    “田首长,这是我们发现的古墓位置,你上报给当地政府,让他们派考古队过来勘察吧,现在没了这只巨猴,应该没有伤人的东西了!”

    林羽说着把自己手里的地图递给了田首长,嘱咐道,“不过那古墓上面有一个很大的蛇窝,最好不要伤害它们,找当地的蛇类专家把它们驱走就是!”

    “哎呀,好好,多谢何先生,多谢何先生!”

    田首长接过地图连声道谢,他知道,林羽让他来跟上面汇报古墓的事情,显然是把这次立功的机会让给他了啊!这可是一个不小的人情,说不定他也能因此官升一级!

    等到士兵把林羽的东西拿来之后,林羽等人便跟田首长和安妮他们道了个别。

    “安妮会长,我在京城等你!”

    林羽上车后,冲安妮笑道,“不过你可不要让我等太久,越快越好!”

    “放心吧,我会跟米国那边对接,进行数据共享,以我们的技术,研制出有效的抗病毒血清,最多三天!”

    安妮十分自信的冲林羽说道。

    林羽郑重的冲她点了点头,神情间颇有些感激,不得不感叹,中西医各有所长,起码在研制抗病毒血清这方面,西医上的技术,是更快,也更合适的,把事情交给安妮,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回去照顾叶清眉了!

    因为李长明他们是京城军区的牌照,所以回京城的路上畅通无阻。

    路上的时候林羽从李长明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何二爷的近况,仍旧驻守在边境,而且处境似乎不太好,暗刺大队已经接连失去三个兄弟了,但是那个幕后黑手至今还未找到。

    “何先生,你是军情处的人是吧?你看你能不能跟你们领导商量商量,让他派人去帮我们队长调查调查,我们队长说过,这次遇到的这帮人,可能不是普通人!”

    李长明知道林羽跟何自臻关系不一般,所以跟他说话也没有什么隐瞒,希望林羽能帮帮自己的首长,他也知道,军情处也是华夏一帮具有特殊能力的人组成的。

    林羽听到他这话去苦涩一笑,无奈道:“李大哥,这件事我真的是爱莫能助,因为我已经被军情处除名了!”

    “什么?!除名了?!”

    李长明眼睛陡然间睁大,满脸不可思议的望着林羽,诧异道:“军情处那帮老头子脑子是瓦特了吗?!竟然把你这么个可遇不可求的人才给除名了?!”

    “李大哥过奖了,其实我一直都是挂职,对军情处的贡献也是甚微,军情处有我没我都一样……”

    林羽苦笑着摇了摇头,想起上次被袁赫当着一帮倭国人的面儿逼迫自己退出军情处,他心头就不觉堵得慌,其实退出军情处倒是没有什么,只不过袁赫傲慢的嘴脸和德川等人的小人得志的神情让他十分的不爽。

    “何先生,我是真心欣赏你,既然军情处这帮傻帽不要你,你就来我们暗刺大队吧!”

    李长明说这话的时候眼睛明亮无比,兴冲冲道,“我到时候给你弄个中队长当当,要是在不行,我把我这个副队长让给你!”

    上次在暗刺大队,林羽力挫蝎虎大队那个高手的情形李长明仍旧历历在目,对林羽的身手佩服的五体投地,所以想把林羽忽悠到他们暗刺大队来,到时候他们队长一定会好好的重赏他的。

    “多谢李大哥的好意,这个就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当我的医生吧!”

    林羽笑着摇了摇头,有些无奈道。

    “何先生,别急着拒绝嘛,回去再考虑考虑,再考虑考虑哈!”

    李长明笑呵呵的冲林羽说道,见军区总院到了,一踩刹车,热情的跟林羽道了个别。

    林羽看了眼军区总院的大门,顿时长出一口气,颇有些感慨,没想到自己终于回来了。

    虽然他去了津门不过短短的十天,但是却宛如过了十年一般漫长。

    他赶紧提着行李快步的朝着住院楼走去,他跟江颜打电话的时候知道叶清眉所住的病房,所以也不需要提前问,便直接拎着行李赶到了叶清眉所在的隔离病房。

    因为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了,所以何庆武已经走了,而隔离病房的外面的走廊上,只剩下了江颜一个人,可能因为太过劳累的原因,江颜此时正将手撑在排椅的扶手上,托着头,逼着眼,似乎熟睡了过去,两只秀气的眉毛仍旧紧紧的蹙着,似乎带着一股挥之不去的担忧。

    林羽望着江颜瘦削憔悴的面容和苍白的嘴唇,心里头猛地咯噔一下,宛如被什么狠狠击中了一般,陡然间痛彻心骨,眼眶不由微微泛热,鼻头泛酸,轻轻的走到了江颜的跟前,把手里的行李缓缓的放到地上,接着蹲在江颜跟前,伸出手缓缓的替她理了理耳旁的秀发。

    熟睡中的江颜似乎感受到了,身子猛地一颤,接着整个人陡然间惊起,大声喊道:“清眉,清眉,别担心,我在呢!”

    这几日没日没夜的照顾叶清眉,已经让她形成了一种条件反射,似乎只要一听到动静,她就以为是叶清眉出事了,所以说着她就要往病房里面跑,不过她刚跑一步,身子便瞬间僵立在了原地,缓缓的转过头望向了林羽,眼眶中陡然间噙满了泪水,明亮的眸子一闪一闪,满脸的不可置信。

    林羽手指微微颤抖,极力隐忍着内心的颤抖,望着江颜的双眸中也浮起一层雾气,用无比温柔的声音轻声道:“颜姐,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