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最佳女婿 > 全部章节 第565章 奇方医奇伤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袁赫见林羽一脸疑惑的样子,不由心头畅快,一咧嘴,冲林羽笑道,“怎么,何家荣,你该不会压根都不知道该怎么医治吧?!如果你不知道如何医治,那就请你离着韩上校远一点,一会儿上官先生替我侄子医治完了,我让上官先生替韩队长医治!”

    “这个倒不必了!我自有法子!”

    林羽面沉如水,语气平淡的冲袁赫说道,“不过为了节省时间,麻烦你们把你们用剩下的大米、铜钱和朱砂分我一些吧!”

    既然斗篷男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医治好袁赫的侄子,那他手头一定有这些现成的东西,这也是林羽刚才让谭锴出去买的东西中的一部分,早知道袁赫和斗篷男这里有的话,他就不让谭锴浪费时间去买了。

    “大米?铜钱?!”

    袁赫听到林羽这话眉头一挑,嘴角带着讥笑,眼神十分古怪的打量着林羽,笑道:“我说何家荣,你做梦呢吧?!你说的这是些什么玩意儿?你治病你用这些东西?!你是不是玄术医术傻傻分不清啊?!”

    身为军情处的二号首长,袁赫自然知道林羽所说的大米、铜钱和朱砂是用来辟邪的,但是这是玄术里面常用的东西,怎么又扯到医术里面来了?!

    林羽倒是没有在乎他的讥讽,面色一怔,顿时大感意外,疑惑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上官先生没用这些东西就把病给治好了?!”

    “不错!”

    袁赫昂着头,傲然的说道。

    林羽心头震撼不已,一时间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不过他细细的一想,心头一颤,突然想起斗篷男手里抱着的那个罐子,喃喃自语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林羽猜测袁赫肯定是用那罐子里的东西替代了自己所用的用大米、铜钱和朱砂等材料,而且看起来他那个土罐子,比自己这大米、铜钱和朱砂的法子好用多了!

    要不然他绝不可能医治的这么迅速!

    怪不得这个斗篷男死活不愿意用自己的土罐子作为赌注啊,原来这里面真装着让人猜不透的宝贝啊!

    林羽这么一想,一时间有些心头痒痒,倘若他真能把这土罐子赢过来就好了,要是自己学会怎么个用法,日后定然将会省去诸多烦恼,也不必非得让人家现跑出去买了!

    不过可惜啊,既然这个斗篷男已经医治好了这袁赫的病,那自己和他最多也就打个平手,所以这土罐子多半是没戏了!

    袁赫见林羽没说话,不由嗤笑道:“怎么,被吓住了?!没有金刚钻别揽那瓷器活,不过你现在认输的话,已经晚了,你那小医馆,就得归到玄医门门下了!”

    “谁说我医治不了的?!”

    林羽瞥了袁赫一眼,不冷不热的回击道。

    “好!”

    袁赫哼笑道,“年轻人有自信是好事,但是我要先提醒你,如果你不懂装懂,把韩上校医治出个好歹,你这就是在杀人,我定然不会饶过你!”

    说着他便一甩手,转过身再没搭理林羽。

    “妈的,官大了不起啊!”

    厉振生看到袁赫嚣张的样子,气的脸色铁青,不过他也注意到了袁赫肩膀上的军衔,没敢发作,只能低声骂了一句。

    “行了,厉大哥,你先回去吧!”

    林羽冲他轻轻一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先生,那你有事随时吩咐我!”

    厉振生答应一声,接着快步走了出去,经过袁赫身边的时候还不望偷偷冲袁赫的后背摇了摇拳头。

    过了没多久,谭锴等人便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因为他们是一个人负责一样东西,分头去买的,所以耗时比较短。

    “何……何先生,您……您看看东西全……不全……”

    谭锴把买到的东西统一交给林羽,呼哧呼哧的大口喘着气,显然他们为了追求速度,跑的不慢。

    林羽看了眼他手中袋子里的东西,点头道,“没问题!”

    说着林羽便拿着东西转身回了病房。

    “你先出去吧!”

    林羽怕吓到这个小护士,所以提前把她支了出去,同时还不忘嘱咐她道,“还有,麻烦帮我弄点包扎伤口用的绷带,我一会儿要用!”

    “好!”

    小护士怯生生的答应一声,看了谭锴一眼,接着走了出去,还不忘顺手把门带上。

    “谭兄,帮我把桌上那个铁托盘拿过来!”

    林羽指了指桌子上用来放西药的一个铁托盘。

    谭锴闻言赶紧把铁托盘上的东西拿开,将托盘拿了过来。

    林羽让他端好托盘,接着自己双手捧出了两把大米,系数撒到了铁托盘上,紧接着林羽又往托盘上撒了一层朱砂,随后林羽又整齐的把三枚铜钱摆在了朱砂和大米上面。

    随后林羽从桌上难过一把锋利的医用刀片,在自己的掌心一划,顿时鲜血汩汩而出,林羽握紧手掌悬在铁托盘上,让自己的血滴到了那三枚铜钱上面。

    谭锴见状面色一紧,急声道:“何先生,早知道让我来,我皮糙肉厚!”

    “没事,都一样!”

    林羽淡淡的一笑。

    等滴完血之后,他取出箱子里的生肌止血粉撒了一些到自己的手掌上,他没舍得多用,因为剩下的还要用来帮韩冰处理伤口。

    这种粉末与他先前研制的那种生肌止血膏成分一样,只不过这种制作成了粉末状,方便用于大创伤面积的创口治疗。

    紧接着他又取出三张黄色的符纸,用毛笔蘸着墨水在符纸上不知道写了写什么,随后依次往三枚铜钱上面一贴,那三张符纸顿时宛如被胶水粘住了一般,牢牢的贴在了三枚铜钱上面,纹丝不动。

    “谭兄,麻烦你帮我点一支香!”

    林羽一边接过谭锴手里的铁盘,一边冲谭锴说道。

    “好!”

    谭锴答应一声,急忙转身走过去取出一根香点燃。

    林羽让他买的这根香比普通的香要粗的多,足足有大拇指指头粗细,一个火红色的香头儿,比花生米还要大!

    只见林羽将铁托盘放到了韩冰腿旁靠近伤口的位置,随后林羽吹了吹香头,用烧的正旺的香头来回烘烤着韩冰鼓胀的血管。

    不消片刻,便看到那些血管宛如有呼吸一般,一起一伏的动了起来,同时血管中那股黑灰色也更加的浓郁,似乎流动了起来,缓缓的往伤口处聚合了过来,而随着这股黑灰色的东西朝着伤口聚合过来,韩冰小腿上鼓胀的血管也慢慢的扁了下来。

    谭锴看到这种情况面色陡然一喜,有些激动地握紧了拳头。

    此时那股黑灰色的东西已经全部聚集到了伤口处,随后便看到一股黑烟从伤口处缓缓的飘了出来,慢慢的钻进了那装有大米和朱砂的铁盘中。

    谭锴看到这种景象不由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过他终归是军情处的人,有些见识,所以惊讶归惊讶,神情倒是也算镇定。

    “嘭!”

    此时只听一声轻微的爆炸声,第一枚铜钱上面的符纸陡然间燃起,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原本那枚黄色的铜钱,也变得焦黑,似乎被放到上千度的火炉里烤过一般!

    “嘭!”

    随后第二枚铜钱上的符纸也是陡然燃起,与第一枚一模一样。

    很快第三枚也步了第一枚和第二枚的后尘,三枚铜钱黑如焦炭,而且铜钱下面的大米还被冲击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空。

    而随着三枚符纸燃尽,韩冰腿里的那股黑气也尽数被吸了出来,她腿上原本鼓胀的血管全部恢复如常,再看她的伤口,也已经跟普通的锐器伤没有了太大的区别。

    “何先生,您今天真是让我开了眼了!”

    谭锴见到这一幕惊叹不已,“我头一次知道,原来受了伤,还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医好,华夏文化,当真是博大精深啊!”

    “这叫祝由术!”

    林羽笑了笑,一边往韩冰的伤口上撒止血生肌粉,一边冲谭锴笑道,“我们的老祖宗当初在缺医少药的时候,没少用这种方法治病!”

    “那韩队长这就没事了?!”

    谭锴有些激动的问道。

    “没事了!让护士过来帮她把伤口包上吧!”

    林羽点头道。

    随后谭锴便迫不及待的冲了出去。

    因为韩冰的伤口在大腿处,需要脱衣服,所以林羽为了避嫌,便出了病房。

    一出门,他就看到斗篷男早就已经出来了,正坐在走廊里跟袁赫说着什么,同时手里还紧紧的捧着那个土罐子,林羽下意识的往他手里的土罐子上瞥了一眼。

    “哎呦,何家荣出来了,怎么,给韩上校医治好了吗?!”

    袁赫看到林羽出来的也不算慢,颇有些意外。

    “那是当然,何先生是京城的神医,既然某些江湖郎中能治,何先生更不在话下!”

    谭锴没等林羽说话,率先一挺胸膛,傲然的说道,他是发自内心的为林羽感到自豪。

    袁赫闻言眉头微微一皱,显然有些出乎意料。

    赵忠吉听到这话眼前一亮,悬着的一颗心瞬间放了下去,心头激动不已,太好了,太好了,何先生又给他们医院长了一次脸啊!

    “何神医,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了吧!”

    斗篷男倒是面色坦然,笑道,“毕竟这是外伤,需要恢复恢复才能看出来有没有医治好,说不定等一会儿,就会出现什么其他的情况呢!”

    “上官先生这话提醒的对,是啊,你治的这么快,极有可能会有什么后遗症!”

    林羽淡然的一笑,毫不客气的回击道。

    “那让我们静观其变!”

    斗篷男淡然一笑,也没跟林羽争执。

    “好,那我们就等等看!”

    袁赫一抬头,神色倨傲,显然对斗篷男信心十足。

    随后赵忠吉便赶紧派了几个小护士分别去袁赫侄子和韩冰的病房陪护,同时也把医院的两个外科主任叫了过来一起盯着,以防万一。

    众人坐在排椅上等了很长一会儿,几乎都快要睡着了,突然听到一个小护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急声道:“不好,病人的伤口出问题了!”

    原本昏昏欲睡的赵忠吉猛地惊醒,急忙问道:“哪个病人出问题了?!是哪个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