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左道倾天 > 凤城初起舞,觅道红尘中。 第二百零五章 人的命,天注定!

凤城初起舞,觅道红尘中。 第二百零五章 人的命,天注定!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老师们明知道,去看了会难受,却总是忍不住的去看,去回忆往昔时光。

    “这些,都是我们潜龙出去的孩子。”

    叶长青的字,就高高悬挂在校史馆上方。

    “英魂不灭,浩气长存!”

    “我今天刚刚参观了校史馆。”

    李成龙态度转为异常低沉的道:“左老大,看到那些,一眼望不到头的黑色档案,你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上面的那些人,很多都与我们一样大,真正不比我们大几岁。”

    “而现在,他们都静静地长眠校史馆里。”

    “之前的,我们没能力;但是之后的……就算不能全看一遍,但是左老大你有这能力,若是能看出什么,提醒一下,总是好的。”

    “或许到那时候,便会是一张护身符,可以避开一次死厄,便是为边关多保留一份元气,一点火种……”

    李成龙轻轻叹息。

    他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太感性,太激动。或许会对左小多造成很大的工作量。

    但是还是说了,毅然决然的说了。

    左小多深深地吸了口气,注目于李成龙,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认真。

    “肿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知道。”

    “我很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将我的指点作为护身符……用处并不是很大。”

    左小多叹口气,道:“因为你根本不明白,相术,气运,命运,这些骨子里是什么。”

    李成龙迷惘道:“什么骨子里是什么?”

    “你知不知道,有一句老话是这么说的……”

    左小多淡淡的,却是认真地说道:“人的命,天注定?”

    “我知道啊……”李成龙的神色现出悲哀之相。

    “这句话的个中真意,其实并非是指人的命有定数。”

    左小多冷静的道:“但是每个人都有某一个阶段,一定的时间,运气去到最低谷。我们经常看到有人在生活中,不断地遭遇不好的事情,那就是……气运衰弱的最直观表现。”

    “这还不过是普通人的表现,我们称之为……运气不好。那么什么是运气?”

    左小多淡淡道:“运气,就是气运。只不过,普通人的层次在绝大多数的事情,并不能牵扯不到气运之说,只能说是运气。因为普通人的命数权重有限,以他本身之能,所能影响的,只是他的生活的顺利与否。到了武者阶段,所影响的便是生与死了。”

    “而相术的本质又是什么?”

    左小多淡淡道:“相术,从某个单纯的方面来看,能够提前根据面相和衰弱的气运结合,发现即将到来的危机……或者发现厄运即将来临的征兆,继而提醒人规避之。”

    “这就是相术的本来面目。”

    “更牛逼一些的,就是提醒人怎么去规避,这就是给办法……或者直接说,你应该怎么做,这又是另一个概念。

    打个比方说……我提醒你往西规避,和直接告诉你,你应该去西边的什么地方……这是不同的,存在着本质的差异;

    我跟你说烧香和告诉你烧三炷香,也是大大不同的,这样说你能明白么?”

    李成龙神色凝重:“能明白。”

    “我们再打个比方……如果你是天道,然后某个人在某段时间气运有缺,所以导致生死危机。但只要有人指点,这个生死危机安然度过了。那么,你会如何处置这份生死危机呢?”

    李成龙凝眉:“能单纯的撤回么?”

    “或者能撤回,但天道,会不会为了在他眼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撤回呢?”

    “大概不会吧,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李成龙面色幽然,他已经隐隐猜到了左小多的意思。

    “不用那么感慨,我只是在举例说明,还是回到刚才的问题,那份生死危机仍旧会悬而未决?就像是已经砍出去的刀,刀下的人没了,但是刀并没有收回,那么,刀在哪里,落点又在哪里?”

    “刀在空中,落点未定?”

    “纵然刀在空中,那么迟早还要落下,始终会有一个落点,而承受这把刀的人将会变成两个人。一个是本来应该受刀的人,另一个,则是指点他的人。

    要么他受,要么指点他的人受。无需诧异,我常说有因就有果,反之亦然,指点之人指点目标暂时避过了天道命数,就或多或少的承接了这份因果,当然也可以是既定目标之一”

    左小多淡淡道:“便是如此。所以,很多的不管是望气士也好还是相师在指点人灾厄之后,绝对会不厌其烦的告诉对方,这件事,要怎么做,怎么弥补。

    而且在很多时候,会将话说得云山雾绕,似是而非。”

    “这就是,在用了一些办法,将那把刀消除之后,还要想办法,将反噬以及自身多管闲事的后果,最大限度的消弭。”

    “要不然,这把刀,未必就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许多高明之士,便是在洞悉天机之余,指点泄露了太多太多本不该说的信息,引动天谴,避不过,也就陨落了!”

    “而这,是必然的结果。懂么?”

    “这就是相术的真相,相师的真相。”

    左小多淡淡道:“我知道,肿肿你心中颇有悲天悯人之心,不舍得仁人志士就这么消亡,所以你想要多帮帮他们,想藉着我的介入,保留下更多的火种,更多的元气。”

    “但是天地有定数。”

    “有些人,能够逆转死劫,不知道要多少人一起努力,还要有天命之人为之抗争,才能达成逆转的目的,这其间过程,艰难得难以想象,动辄就是身死道消!”

    而说这句话的时候,左小多不禁想到了左小念。

    扭转左小念的死劫,岂非便是如此?

    一个人的死劫,哪里有是哪么容易便能够逆转?

    再加上每个人的命数权重不同,逆天改命的难度更是差天共地!

    别的不说,只说当初的刘剑声等几人,左小多指点了方向,然后避过了一次灾祸。但是,死劫真的没了?

    绝不会,顶多也就是短时间之内,不会再临头而已。

    而之后的时间,左小多却已经看不到了。

    “我说这些,并不是说不想给学长们看,看是一定会看的,可以谨慎避免一次死厄,确实可以稍延他们的命数,但却绝不可能长久消弭。”

    左小多认真的道:“因为属于他们的厄运始终存在,纵然暂时远离,不代表就从此不存。如果有贵人带契,气运增强,强大了,会将厄运冲走;但是却不会真正远离,转而会在身边或者亲近的人身上体现,也是一种呈现方式。”

    “为何一些强者,到了最后阶段,绝大多数都是孤家寡人?为何别人都管这样的人,叫天煞孤星?”

    左小多淡淡道:“那不过是因为其本身气运太强,将厄运顶了起来高悬而不落,但厄运从未远离,始终围着他盘旋,如此就容易落在距离他较近的亲近之人身上,而那些人没有这人的气运护身,自然容易遭厄。”

    “这就是天煞孤星的由来,不过如此而已。”

    “如果是普通人,一辈子处于和平安稳的氛围之下,那么厄运对他来说无非是得病,车祸,无妄之灾等……但是武者遇到这种厄运,便是生死之灾。”

    “之所以这么说,是提醒你,不要对我的看相能力太过迷信。项冲项冰的生死之灾,我看出来了,令到他们避死延生,固然有我出力的因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潜龙高武的气运为他们挡灾,须知厄运真正要对付的并不是他二人,也不是项副校长,而是潜龙高武,如此由上而下……才能借势消除,这是大大不一样的过程。”

    左小多拍拍李成龙的肩膀:“嗯,这也就是说,属于潜龙高武的厄运也未必就是全然的消失了,下一次再出现的时候,终究是需要应在潜龙高武中哪个人的身上……才算是告一段落。”

    李成龙敏感的抓到了其中重点:“那么,卫副校长和吴副校长等……甚至潜伏在潜龙高武之中的人,算不算潜龙高武的人么?”

    左小多嘿嘿笑了笑:“如此位高权重之人,当然,算!”

    这回答,回答得斩钉截铁!

    李成龙希冀的道:“能转移?”

    “嗤……”

    左小多翻翻白眼,道:“咱们现在先做好自己的事……然后,有心者,我给他们指个方向……模模糊糊的,让他们自己去扛气运,自然最好。至于其他的……关你甚事?!”

    李成龙失望的道:“如果都看看该多好?”

    “心诚则灵。”

    左小多道:“这不是说我多牛逼,而是……不管我牛不牛逼,需要他们要先相信我才行,主动来找我的,才有意义……才会有按照我所说去做的可能性。”

    “根本不相信的,嗤之以鼻的,你以为,我主动凑上去他们就会相信?肿肿,你的心是好的,但是……这种事,无法强求。”

    “我说你出去之后别往东走,有些人听了我的话却偏偏要去东边看看,对于这种人来说,看了,提醒了,又有何用?反而促成他们的灾厄,何必呢?”

    李成龙颓然叹气。

    在李成龙的理解之中,是真的认为,左小多是可以逆转生死阴阳,逆天改命的。

    但是今天左小多解释之后,对于结果却是有些失望的。

    但随即就振作起来。

    最少最少,左小多答应了,他不会袖手旁观,怎么也会提醒一些人的,这就已经够了。

    心意尽到便无愧,好良言还难劝该死鬼呢!

    “两个小猴子!”石奶奶的声音在外面,很是不耐烦的叫:“吃饭了!”

    “来了来了!”

    两人二话不说,争前恐后的跑了出去。

    ……

    当天晚上,左小多睡着后,小龙很是成就感满满的来了……

    “老大!”小龙甫一照面,就以前所未有的低姿态,谄媚的叫道。

    “嗯?”

    左小多皱眉,小龙怎么改变了称呼?叫我老大?

    难道你以为,你叫我老大,我就得给你面子?给你好处?

    是不是等下就该要改口费了?

    我没有!

    我不给!

    …………

    【更新完毕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