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色毒医王妃 > 章节目录 第二千六百二十五章 劝服情种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说实在的,林梦雅虽是易容,但她这次的易容对象是个清风朗月的小道士。

    虽然稍稍弱了那么一丢丢,不过跟龙天昱的俊美非凡搭配起来,还是非常养眼的。

    而且在场的除了那个昏迷不醒的,跟那个差点没把自己气死的之外,大家都知道这俩本来就是一对夫妻。

    因此除了觉得这狗粮有点腻之外,倒是没啥其他的感触。

    可赵毅轩却悲愤了。

    “你、你居然还男女通吃!我杀了你!”

    说着提着长钩就奔着她去了。

    不过此时有龙天昱在场,哪里还轮得到赵毅轩放肆?

    手中长鞭如电,瞬间就夺过了对方的武器,冷声喝道:“敢伤我夫人,该死!”

    “既是你的夫人,那她为何要抢走我夫人?”

    赵毅轩已经气得浑身发抖了。

    但下一刻,他突然间愣住了,疑惑的看向了林梦雅。

    后者也明白了什么,叹了一口气,脱下罩在身上的黑色外衣。

    下一刻,身着贴身衣物的女子曲线很是明显。

    当然只是露了个大概的轮廓,就被龙天昱用身上宽大的斗篷挡住了,眼神愈发的不耐。

    “这回你可看清楚了?”

    赵毅轩顿时觉得头晕目眩,幸好一口咬住了舌尖,才能保持住神智的清醒。

    “这、这不可能啊!”

    “赵长老,不管你是如何得知我今晚会去方家,但我跟你就这个问题上绝对不是敌人。”

    同时,她也恢复了自己原本的音色。

    悦儿的音色的的确确是女子的声音。

    转眼间,赵毅轩才发觉自己究竟犯了一个多大的错误。

    随后,他看向了被寒鸦卫护在背后的女子。

    林梦雅立刻说道:“解开,让赵长老看看咱们带出来的究竟是谁。”

    刚才她就觉得纳闷。

    为何赵长老会那么积极的想要夺回跟他没一点关系的霍云思。

    现在看来,他应该是误会了某些事。

    寒鸦卫把女子带了上来。

    虽然对方穿着方娆的衣服,但从刚看清楚,赵毅轩就肯定对方绝对不是他夫人。

    “她是......”

    “霍云思,就是您夫人从方老爷那救下来的女子,是霍家走丢的女儿。”

    好在之前她就想到了可能会坦白的可能,因此有些备用方案也早就跟方姨他们沟通过了。

    霍云思的身份,就是方姨救她的最大的理由。

    赵毅轩虽然面色不虞,但他向来清除霍家人在自家夫人心中的地位。

    看着昏睡不醒的女子,他竟悄悄松了一口气。

    “原来如此,那你们又是谁?为何我夫人如此信任你们?”

    “这个嘛,说来话长了。”

    她从龙天昱的腿上下来,一脸陈恳的说道:“实不相瞒,我本来是个游医。因着长老会驱逐外族人,我不得已才做了伪装。后来听说赵小公子病了,我本着医者仁心的态度,前去给小公子救治,这才跟赵夫人一见如故。”

    方姨暗地里的身份,还有霍骁的身份,他们都是坚决

    不能说的。

    虽然这理由听着就不像是真的,但赵毅轩一看到她是女人,心就跟着放松了大半。

    反正只要不跟他抢夫人,他都可以不在乎。

    “原来如此。”

    赵毅轩这样说,看来是不准备深究了。

    林梦雅刚松了一口气,就听得赵毅轩说道:“那你之前说的那些事,也都是骗我的了?”

    那些事?

    她一愣,旋即想起自己那天为了脱身说的那些话。

    一瞧对面那家伙逐渐沉下来的脸色,她立刻摇头。

    “当然不是骗您的了!您不是也觉得最近夫人对您的态度有所好转吗?”

    但今天的赵长老,显然不太好骗。

    他冷哼一声说道:“谁知道你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从前的事情我可以不追究了,但是从今以后,你不许再去见我夫人。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呀!

    林梦雅也被他的态度弄糊涂了。

    不过一旁的龙天昱此刻却突然开口。

    “赵长老可知为何尊夫人不待见你吗?”

    林梦雅差点去捂自家男人的嘴。

    这可是戳了赵毅轩的心窝子,这下子肯定是把人给得罪狠了。

    “你说什么?”

    赵毅轩转头,神色是从未有过的狠厉。

    但龙天昱就跟没看到一样,双手交握放在膝头,气质依旧沉稳,不露半点胆怯。

    “夫人是要哄要宠,但更需要尊重。你把她当鸟儿一般的豢养,她自然向往笼子外的自由。你得先把她当成跟你一样的人,她才能与你携手共度。”

    他这话说得不疾不徐,从第一个字开始,视线就一直落在林梦雅的身上,带着温柔的味道。

    周围的人下意识都转过头去,心里却是对他的话极为认同的。

    在他们的心里,两个主子的地位都是平等的。

    想来若是他们以后寻找自己的另一半,肯定也会像殿下一样,爱重自己的另一半。

    赵毅轩微微有些愣怔。

    尊重?

    他自以为这些年把一颗真心都捧在了自家夫人的眼前,可她却看都不看。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不想让夫人太过忧心的缘故?

    可他明明,只是想让夫人活得轻松点,这也有错?

    “我家夫人跟尊夫人一见如故,不过是因为我家夫人这些年与我一同走南闯北,存了不少的见闻。赵长老既然舍不得放尊夫人出去,难道还不肯让她透过别人,去看看外面风景吗?也不知长老是瞧不起自己,还是轻视自己的夫人。”

    不得不说,还是男人最了解男人。

    这一番话说下来,赵毅轩的脸色难看至极,但却像是被堵住了嗓子眼,说不出半句话来反驳。

    林梦雅见状,也知道自家男人话说得差不多了,再说下去,恐怕赵长老的面子上就彻底的挂不住了。

    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其实我夫君的意思是,夫人之请我去,不过是为了给她解解闷。如果长老不放心的话,大可以派人看着就是。”

    但赵毅轩却是冷哼了一声。

    “我堂堂男

    儿,岂是那种龌龊小人。你愿去便去,只有一点,我夫人心思单纯,你若是敢骗她,不管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一定叫你付出代价!”

    说完,便怒气冲冲的拂袖而去。

    林梦雅看着他的背影,忍不住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还好,总算是有惊无险的过关了。

    “夫人不必担心,赵长老虽然手段狠辣,但他对他的夫人,还是有几分真心的。”龙天昱笑着说道。

    林梦雅忍不住用手肘怼了他一下。

    “你怎么看出来的?”

    那人却只是故作高深的挑了挑眉。

    “不过是同性相知罢了。”

    他牵起林梦雅的手,旁若无人的落下了一枚轻吻。

    “我对夫人亦是真心,真心,自然能看清真心。”

    林梦雅忍不住瞪了他一眼。

    这人,还真是越发的没正经了。

    旁边早就被虐习惯的寒鸦卫此刻也是各司其职。

    很快,霍云思就被她带回了霍家老宅。

    得知方老爷的阴谋后,龙天昱只是略带几分讽刺的说道:“他这不过是火中取栗,自取灭亡,蠢得很。”

    “我倒是觉得,与其单单毁了一个方家,还不如放长线钓大鱼。而且霍云思身上的秘密,我总觉得跟我们宫家有关系。”

    那枚青梅花纹身,肯定不是偶然出现的。

    如果说从前她只是想要通过毁了方家来交换方姨的帮助,那么现在,她更得弄清楚霍云思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龙天昱也赞同她的想法。

    方家的事情,他们都想得过于简单了。

    想当年的方家不过是末流世家,再加上一个还没有在长老会如日中天的赵长老的赵家,他们又是为何如此顺利的算计了当时首屈一指的霍家的呢?

    这些很显然还藏在暗处,无人知晓。

    龙天昱轻轻拥她入怀。

    “许多事情也未必如我们想象那般的复杂,你可以去寻找真相,但我希望你能更加轻松一点,别给自己太多的负担。”

    窝在他的怀中,听着他话里的温柔,林梦雅只觉得心里暖暖的。

    蓦地,她想起之前龙天昱跟赵毅轩说的那番话。

    手臂勾住了他的脖子,轻轻的晃荡着双腿,嘴角忍不住带着得意的笑。

    “你跟我说实话,其实你是不是也想像是赵长老一样,把我关在后宅里,让我哪都去不了?”

    龙天昱低头凝视着她晶亮的双眼。

    不管再看多少次,他还是发现怀中的爱人,没有一处不是长在了他的心坎上,让他爱得如痴如醉。

    “我可以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吗?”他笑道,语气带着纵容。

    “不行!”林梦雅晃了晃自己的一根食指,态度娇蛮地拒绝了他。

    龙天昱轻叹了一口气,双臂收紧,把她牢牢的禁锢在自己的怀中。

    “是,从心动的那天起,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我要怎么做,才能把你困在的我怀抱之中,让我时时刻刻都能看到你,感受到你,让你再也无法逃离我的怀抱。你可知每次你离我远去的时候,我都快要被折磨疯了。”

    被迫趴在了他的胸口上,林梦雅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他刨白自己难以言明的欲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