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叩天门 > 第三卷 第六六一章 积蕴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本自入神体会忽然的领悟,不想一个激灵醒过神后却发现自己竟然开始冲击起了元婴大境界,还不是刚刚开始,已经行至近半,叶拙已经能够感受到自己的金丹之中的鼓胀,如果愿意的话,叶至感觉自己只要一个心念,自己的金丹就会碎裂,化作最精纯也是最浓郁的元气,进而开始结婴之事了。

    停肯定不能停,便是下意识的举动,叶拙也知道那是自己的决定,此刻强行停下不仅于事无补,更可能因为功诀逆行而让自己的金丹遭受不可逆转的损伤,境界或许还能保持在金丹后期,但以后恐怕都难再窥伺元婴境界,哪怕还能再重新成就大圆满,重新圆润无暇,基础已经有过损伤的金丹都难再去冲境成功了。

    刚刚醒过神来,一切都还不清不楚,肯定不会停下来,便是硬着头皮,也要将这一次的冲击继续下去,但叶拙也没有一个冲动就真的让自己的金丹立刻崩碎,就急着去试探结婴之事的,就算再不知道元婴冲境的事情,叶拙却也是金丹之上的存在,于修炼有着足够的认知,于破境也有着足够的经验,无论从炼气到筑基,还是从筑基到金丹,叶拙都近乎完美的达成,靠的不是一时的冲劲,而是水满自缢一般的自然才对。

    一法通万法通,又或者说万变不离其宗,没有结婴的经验,甚至没有从别人那里得来更多的了解,但自己铸就灵基以及凝结金丹都是这么过来的,碎丹成婴也应该如此,至少在大道法则层面应该如此。叶拙相信想要更大几率结婴成功,以及如果自己想要不仅成功结出元婴,还要结出于自己而言最好最强的元婴的话,在真正冲击之前,自己还需要尽最大可能的积蕴,让自己的精气神都到了最巅峰,让自己的金丹不用自己动心念就自然碎裂,甚至自然而然就开始凝结元婴才行,唯有那样的破境才是最好的破境,那样结出的元婴才是最强的元婴,就像自己当年铸就的灵基以及凝结的金丹一样。

    结婴之事还要慢慢去体会,慢慢去揣摩,调整自身这种事情却是再熟悉不过,玄黄经就是最好的方法,无论以往三经齐修,还是如今已经融为一体,只要静心催动功诀流转就好,不仅精气神齐生共长,自己的情绪、心境也会随着功诀流转而越发的平静,越发的沉稳,平静沉稳之下也会蕴起巅峰的力量,只等时刻到来,便会蓬勃汹涌而出,一鼓而成。

    叶拙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却没想到才刚刚催动玄黄经功诀流转片刻,一个周天刚刚完成,刚刚从意外之中平静下来的心情陡然间又一次吃惊起来,只不过,这一次的吃惊是惊喜,叶拙赫然发现随着自己催动功诀流转,自己跟冥冥之中的大道有了更进一步,更深一层的呼应。

    同样没有经验可参,但这种感觉也根本不用什么经验,叶拙自己便能在一瞬间确定,这绝对是大大的好事,而不会是其他,随着自己跟冥冥大道法则之意更亲近的呼应,自己原本只是一线的那缕契机变得更清晰了许多,更明了了许多,如果说之前只是站在门前看到了门户的话,这一刻的叶拙感觉自己已经走近,自己的一只手已经触及到了门户。

    推开门户,跨入其中,就是元婴境界,自己跟元婴大能境界之间就差了这一道门户,自己当下要做的就是将其推开。比之刚刚醒过神的时候,这一刻再去推门,去崩碎金丹、凝结元婴显然要更可能成功,但依旧还不是最好的时刻,虽然叶拙其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最好,但叶拙清楚的是,自己的精气神还有提升的空间,自己的积蕴还能更加浑厚,如果说此刻是一只手搭上门户的话,自己还有能将另一只手,甚至自己的全神力量都搭在门户上。

    用双手肯定要比一只手更容易推开大门,用全身力量肯定要比两只手臂轻推更轻松,这是凡俗世间小儿都懂的道理,到了金丹之上的存在又怎么会不明白,只是不是每个金丹修士都能如叶拙这样,到了这个时刻还能够如此冷静分析,还能够如此客观做事的。

    面对已经近在眼前的门户,面对元婴大能境界的无比诱惑,身在门外时候都想扑身而起,更不要说一只手都已经搭在门上了,哪怕因为有过先人的教训,强行将这股欲望压制下去,没有真的去推门,但这股压制本身已经会让修士多了一重隐患。那些原本有很大希望最终却失败的人如果细究原因的话,这一刻的心理波动就算不是让他们功亏一篑的最重要因素,也肯定在其中占了足够的份量,毕竟,不要说冲击元婴境界,便是铸就灵基,便是凝结金丹的时候,心生乱象都可能让一个目标近在咫尺的修士瞬间失败,甚至直接走火入魔的都有。

    没有先人的经验教训,没有更多对冲击元婴大能境界过程的了解,不过叶拙的心志足够强大,玄黄无垢经洗练之下的无垢神魂甚至比元婴大能也不弱多少,叶拙却是没有被元婴大能的诱惑而迷失了心神。相反,因为深知自己身上背负的责任,知道天之诅咒禁制想要掀翻的难度,叶拙虽然没有如狐灵儿想的那样,视元婴境界如金丹,甚至如筑基一样只是一个境界,但却也没有向其他修士一样将元婴境界看成鲤鱼跃龙门一般的变化,毕竟,虽然心底里只是闪过那么一缕念头,但叶拙的目光其实已经不仅仅在元婴境界上,尤其这一次在自家白骨深涧这一座座禁制大阵之中见识了诸多以往根本无可想象的存在,无论是那魔头,还是自家的先祖,又或者那些没有能够踏碎虚空便陨落在天地大劫之中的一个个上古大能,某种意义上讲,虽然此刻的叶拙还只是金丹境界,但目光之高远已经在一众元婴大能之上,所及之处甚至都不是分神,甚至是天外的仙界。有了如此眼光境界的叶拙,又怎么还会被元婴境界所惑,从这个意义上讲,似乎狐灵儿觉得他可能把元婴大能只是看成一个普通的境界也未尝不对。

    当然,这不表示叶拙就会轻视元婴境界,更不会视冲击元婴大能境界为无物,就算只是将元婴境界视作跟金丹、跟筑基一样的普通一个境界,叶拙也会重视十分,一路以事实上的山野修士走到如今的金丹大圆满,叶拙很清楚不积跬步无以千里的道理,不说元婴大能这个可能就能让自己愿望实现,将天之诅咒禁制掀翻的境界,便是早先的金丹、筑基甚至是炼气境界,也只有成功之后才能不以为意,在那之前,若是哪一步没有走实了,也难说还能有如今的自己,就算真的要视元婴境界为普普通通,那也是自己已经碎丹成婴,已经真真正正踏足元婴境界之后。

    感受到自己跟冥冥大道有了更进一步、更深一层的呼应,感觉到了那缕契机越发的明晰,叶拙心中自然欣喜,却也没有就此忘乎所以失了心神。很快便收住心神,继续沉浸于更深的大道感受、大道体悟中去了,随着叶拙的心神变化,随着他与大道法则之间的呼应更深层次,虚空之中的大道弦动也随即相应的有了变化,变得比之前更有力,更蓬勃了几分。也是在这个瞬间,再一次惊到了世间一个个的元婴大能修士,不知多少个都同时发出一声惊疑之声,就算他们已经有过亲身经历,却也没有谁有过这样的时候。

    其他人的惊疑之情,叶拙不知道,便是知道也不会有太多所谓,但狐灵儿却是不同,刚刚沉入更深大道气意之中的叶拙,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在某个瞬间,忽然察觉到了狐灵儿的气意,心念一动之间,更直接跟狐灵儿心神联系了起来,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之间,神妙感应之中的叶拙却是感受到了狐灵儿的关切之意,也是在那一瞬之间,叶拙感觉自己将自己所想要告诉狐灵儿的一切都传了过去,从狐灵儿的惊喜之中,叶拙也知道狐灵儿确然接收到了一切。

    隔着数百万里,隔着不知道多少重的禁制大阵,所有的一切阻隔都如无物一般,自己居然能够直接跟狐灵儿心神相连,甚至比心神相连还要更紧密几分,外人却没有半点察觉,虽然只有短短刹那之间,却跟狐灵儿有了胜过千言万语的交流,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玄妙,如果换个时候,换个地方,叶拙肯定会再试着来上几次,体会一番琢磨一番的,尤其感觉之中,叶拙觉得只要自己不用费多少功夫就能够找到其中奥秘。

    但这会儿的叶拙却是没有这样的念头,只因为他面前有更重要的事情,自然就是继续蓄势待发,继续为不久之后必将到了的冲击境界做积蕴,叶拙很快便再次收回心神,全神催动功诀继续周天流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