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庶女撩夫日常 > 正文 第907章:你犹豫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现在外头年轻貌美的小姑娘那么多,白子墨又这么招小姑娘喜欢。

    裴卿卿突然觉得,秀色可餐也不是一件好事。

    她是不是太霸道了些?总想一个人霸占着白子墨,不叫别的女人看他。

    “不会。”白子墨的回答让她安心。

    “那如果我人老珠黄,你也不会嫌弃我吗?”裴卿卿追问道。

    这大约就是女人毫无道理的那些没营养的问题了。

    关键是,白子墨还真想了一下,然后才回答说,“不会。”

    “你犹豫了!”裴卿卿抿唇。

    毫无道理开始了!

    “为夫只是在想,夫人人老珠黄会是什么模样。”白子墨还正儿八经的说。

    裴卿卿推了他一下,只是没推开,男人将她压在榻上,低笑着说,“夫人大可不必担心这个问题,为夫比夫人年长,即便要老,也是为夫先老,夫人可莫要被外头的粉面小生迷了眼才好。”

    这男人,还真会逗她开心。

    裴卿卿心情一下子就变美好了,“说的也是,夫君年纪比我大许多,但是,在我眼里,我夫君是最好看的,外头那些粉面小生可比不上。”

    哄白子墨,裴卿卿可是深有经验的。

    她捧着男人的脸,说的眉眼弯弯的,“谁也比不上我夫君在我心里的位置。”

    白子墨被她取悦了,男人幽深的眸子里溢出笑意,低声在她耳边暧昧的说,“那夫人,我们再给翎儿添个妹妹吧?”

    男人说话间,裴卿卿便感觉腰上一松,蹭的一下,裴卿卿脸红了起来,“青天白日的...不太好。”

    白子墨手一扬,房门跟有灵识似的,自己就关上了,“这样就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了。”

    第二天裴卿卿起床,就发现院子里多了个秋千。

    不用问也知道是她男人搞的。

    坐在秋千上荡了两下,背后有人帮她轻轻推着,裴卿卿回头,便见白子墨眸子里带着温润的笑意,“夫人喜欢吗?”

    “喜欢。”裴卿卿勾唇。

    刚荡了一会儿秋千,阿羡就来了。

    “王爷,有信。”阿羡惜字如金的说。

    瞧着阿羡,裴卿卿微微挑眉,从前阿羡虽然话少,但是亲切啊,现在感觉整个人都淡漠了不少。

    “阿羡,你怎么都不跟我说说话啊?”裴卿卿坐在秋千上歪着脑袋说。

    阿羡默然了一下,然后吐出两个字,“夫人。”

    这就是礼貌的跟她问了声好而已啊。

    裴卿卿撇嘴,“没趣。”

    阿羡越来越没趣了。

    性子越来越沉闷,现在比白子墨还沉闷。

    “夫君,谁送来的信啊?”裴卿卿又问白子墨。

    白子墨抿唇,说了个跟裴卿卿有关的名字。

    “裴少枫。”

    “我大哥?”裴卿卿立马从秋千上弹了下来,“大哥说了些什么?给我看看!”

    说话就从白子墨手里把信抢了过去,然后一目十行看完了内容。

    “大哥催你回去呢。”

    裴少枫在心上催问白子墨什么时候回去,又问她过的好不好,问白子墨什么时候带她回家。

    大哥,还是把她当成裴家人.....

    白子墨不以为然,裴少枫催他回去是假,想见他夫人才是真!

    男人一个眼神,阿羡当即会意,然后默默地退下去。

    “阿羡。”裴卿卿开口唤住了他。

    “夫人有何吩咐?”阿羡面无表情的问。

    裴卿卿咂咂嘴,“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你和玖月都在忙些什么?”

    经常见不到人。

    她感觉来神昭之后,和玖月跟阿羡之间都没有从前在侯府时亲近了。

    都生疏了。

    “轮流换岗,防守。”阿羡机械式的回答说。

    “.....”

    阿羡真的,像个没感情的傀儡了!

    裴卿卿无趣的坐回秋千上,白子墨轻轻给她推着,裴卿卿仰头问,“夫君,你打算何时回去啊?”

    “随你。”白子墨淡淡道。

    裴卿卿抿唇,随她,这是个令人发愁的问题。

    当北宫琉来找白子墨的时候,他刚写好了密信,喊了声,“阿羡。”

    阿羡进门,“侯爷。”

    “把这个传给裴少枫。”白子墨交代说。

    “是。”阿羡拿了密信就办事去了。

    然后白子墨才看向北宫琉问,“你不陪你娘子腻歪,来这儿做什么?”

    “.....”北宫琉一噎。

    白子墨什么时候也会学他说话了?

    拿他的话噎他呢。

    之前他没嫌弃过白子墨和裴卿卿腻歪的不像话。

    “我来找侯爷,只有正事想跟侯爷商谈一二。”北宫琉正儿八经的说。

    白子墨瞧他一眼,“说吧。”

    北宫琉不客气的一屁股坐下,然后悠悠说道,“我听说裴少枫给你来信催你和裴卿卿回去,你有何打算?”

    “不急。”白子墨淡淡的说,“说正事。”

    听他说不急,北宫琉也就不急了,“我是怕大王爷那边会拿你的身份说事儿,毕竟你是天凤的战北候,身份非同小可,父王得到消息,大王爷那边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所以才想来找你商议一二。”

    北宫琉说的挺严肃,哪知,白子墨冒出一句不痛不痒的话,“与我何干?”

    北宫琉一噎,“侯爷,你这样就太没意思了啊!我在天凤的时候,可没少帮你啊!”

    “这是你们神昭的内政。”白子墨依旧漫不经心的说。

    北宫琉再次一噎,“你现在好歹也算是我镇南王府的女婿吧?不算外人,再说了,又没让你参与内政,只是让你在局外帮帮忙。”

    说的鸡贼着呢。

    现在天凤是慕非澜当政,白子墨比之前乾帝当政的时候,权势可握实的多。

    白子墨又是清君侧的功臣,手握暗符,掌管兵马数十万,跺跺脚便能轻而易举的让天凤改朝换代呢。

    北宫琉大逆不道的想着。

    “你想让本候怎么帮?帮你杀了大王爷?”白子墨不紧不慢的问。

    “.....”

    他刚还只是想法有点大逆不道,白子墨倒好,大逆不道的话张口就来。

    这也幸亏是在自己家里,没外人,也不必担心隔墙有耳,否则单是刺杀大王爷这话,就得给镇南王府惹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