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正文 第四十五章  谈条件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其实佛宗宗主的居所,就和普通寺院中和尚的禅房一般,简单朴素,并没有什么特别彰显身份的东西,一路上道空与与言寂打着哈哈,待走到道空的禅房门口时,二人已经算是冰释了前嫌,有了佛道二宗宗主该有的架势。

    轩辕昰心中明白沈衣雪的身体情况,所以在敲打过道空之后,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毕竟还要依靠对方的佛修真气来稳固沈衣雪的真魂。

    而孔微海,似乎是认定了沈衣雪,沈衣雪走到哪里,他便要跟到哪里,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何况,此刻的佛宗结界之外,都是那种阴冷邪恶的青黑色鬼气,他能到哪里去?

    因为方才的事故,所以此刻的道空倒也不遗余力,金色的佛修真气虽然不及历劫的精纯,但是暂时稳定沈衣雪的真魂,还是绰绰有余的。

    只是,令所有的人,包括沈衣雪都没有想到的是,道空的佛修真气虽然足够精纯,却没有历劫那种真正能安抚人心的力量,再加上沈衣雪身上的化雪禅衣对于佛修真气的敏感,这一下竟然将道空的真气消耗了大半,额头上竟然连汗珠子都冒了出来!

    道空一边摸汗,一边有些无奈地开口;“那个沈姑娘,你这真魂……”

    他一时不知该如何说下去,孔微海撇了撇嘴,不管言寂逐渐变得难看起来的脸色:“云山老祖,好歹也是触摸到了天道边缘力量的修者,没有将我衣雪师侄的真魂完全从体内拉扯出来,就已经是万幸!”

    “云山老祖?!”

    道空喃喃地重复了一遍,再看向言寂的时候,眼神已经有些不善:“毕竟是领悟了天道的修者之力,岂是我一个普通修者能够比拟的。言寂宗主,你为何不早些说明?”

    他将“言寂宗主”四个字一字一顿,说的咬牙切齿,其中的怨念让人想要忽视都难。

    言寂清咳一声,神色也是有些不自然:“因为方才,是道空法师自己说,佛修的真气,稳固真魂的比之道修更加强悍,言寂又怎敢质疑法师的话?”

    “你——”

    道空气的几乎吐血,他竟从来不知,这道宗宗主看似年纪轻轻,竟然还有如此腹黑的一面?

    然而哑巴亏吃也吃了,再说什么都晚了,道空也是无可奈何,最后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火气,朝着沈衣雪道:“沈姑娘方才说,被那强大恐怖的存在,伤了神念,如今可曾好些了?”

    沈衣雪轻轻一笑,眉眼弯弯,说不出的天真可人,却让道空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总觉得这个笑容明媚无比的天魔女,看似人畜无害,却似乎比言寂更有可能会坑他!

    “那个存在,衣雪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只是感觉,”沈衣雪才不管道空的神色,反正他心存畏惧,对于自己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她也就顺其自然了,不过还是决定先透露一些消息给对方,省的对方当真按捺不住翻了脸。

    她斟酌斟酌着措辞,目光却是突然望向了孔微海:“微海师伯,可还记得当初在修真界时,剑宗宗主凌飞宵所修炼的那种鬼修功法?”

    孔微海一愣,没有想到沈衣雪会突然点名问到自己,思索了一下才回答:“的确是有些类似,不过因为当初凌飞宵总觉得我是个异类,处处排挤,所以对于他所修炼的功法,我并不是十分清楚。不过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了起来,这种突然出现在神界的青黑色的雾气,的确是与当初凌飞宵所修炼的鬼修真气有些类似,可是有似乎有哪里不一样……”

    “的确是有所不同!”沈衣雪道,“这种雾气不但阴冷,邪恶,能够隔断修者的声音,视线,就连神念在其中也会受阻。”

    她又将目光转向了道空:“既然佛宗的修者,一开口便说这青黑色的雾气叫做鬼雾,想必也是有所了解?”

    就在道空为沈衣雪稳固真魂的过程当中,佛宗上空的天,又变了两次,只是时间都相当短暂,然后被佛宗的修者驭气而起,在半空当中以真气相抗,最终是无功而返。

    然而道空的心中却丝毫不轻松,因为也这表示,沈衣雪神念感应中,那个很可能那阴冷邪恶的鬼气,已经占据了整个道宗,只剩下了佛宗势如危卵,如同大海中的一叶孤舟,随时可能被风浪吞噬。

    果然是那句“覆巢之下无完卵”!他只是没有想到会来的如此快,没有想到这鬼雾比他预想的更难缠,更没有想到,真佛子历劫所言,佛修真气对于那鬼雾,并非那般立竿见影!

    其实,也不是他们这些佛修真气不济,而是今时今日的鬼雾,比之历劫当初遇到的,更厉害!

    所有的想不到,最终就造成了佛宗今日势如危卵的局面。

    道空心里那叫一个后悔,然而已经到了这一步,后悔也没有了什么用,只能硬着头皮,在言寂讽刺不满的眼神中,将自己所知,关于鬼雾的一切都讲了出来。

    这些东西对于沈衣雪并不算陌生,因为道空所讲,便是她与历劫当初一同经历过的,因此就连轩辕昰也略知一二。

    反而是言寂,竟是第一次听到关于鬼雾的情况。

    怪不得佛宗对于道宗的困境坐视不理,原来是有恃无恐,竟然打的是让鬼雾削弱道宗势力,以壮大自身的目的!

    一个神界,只有佛道二宗,这又是何苦?

    言寂越听,就越觉得心寒,面上神色也愈发显得疏离起来,待道空讲完,轻扯唇角一笑:“果然姜还是老的辣,道空法师不愧在人界修炼数百年才飞升神界的人物。”

    道空苦笑:“言寂宗主,老衲知你心中对佛宗不满,只是人谁还没有个野心?何况现在佛宗都已经为此付出了代价?”

    言寂冷哼一声:“怪不得道空法师在神界多年,都一直能够居于宗主之位,原来竟是将用来修炼的时间,都放到了‘野心’二字上面。”

    道空神色讪讪,难得没有反驳对方,反而是将目光转向了沈衣雪和轩辕昰:“既然沈姑娘真魂已经稳固,现在总可以说出对付这鬼雾的方法了吧?”

    “而且,既然沈姑娘的神念能够在鬼雾当中畅通无阻,想必已经感应到那个存在的具体形象?”道空的问题接踵而来,“是否可以告知大家,也好群策群力,共商应对之策。”

    对于道空与言寂之间的微妙变化,沈衣雪完全都看在眼里,心中对于道空的行为也更加不迟,然而她毕竟只是一个外人,对于佛道二宗之间的勾心斗角也没有身份和立场多说什么,如果不是这场鬼雾,她和轩辕昰说不定早已寻找道离开神界的通道了。

    “告诉你们,我和丫头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沈衣雪还在斟酌措辞,毕竟她的神念与那葬神渊中冒出来的强大恐怖存在也只是惊鸿一瞥,感应并不细致,她身边的轩辕昰就已经抢在前面开口:“我的战天剑,能够破开鬼雾,天魔女的神念,能够不受鬼雾影响,我们二人联手,可以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只要找到通道离开,神界如何,又与我们何干?”

    道空没有想到轩辕昰竟然说了这样一番话出来,张了张嘴,楞了半晌才道:“可是,方才这位沈姑娘的真魂……”

    轩辕昰打断他的话:“若非你们神界中的修者,她又何至于真魂不稳?”

    道空本想说:“可是造成她真魂不稳的,是道宗修者,并非我佛宗修者。”

    然而话到嘴边,却又突然想到,若是这话一出口,必然会再次加大自己与言寂,佛宗与道宗之间的罅隙。而现在这个时候,二宗之间在互相猜忌,又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犹豫了片刻,道空有些无奈:“那你想要如何?”

    轩辕昰没有回答,却将目光转向了沈衣雪,那意思,竟然是让沈衣雪向道空狮子大开口地提条件。

    沈衣雪有些无奈,自己和神界中人本就没有什么交集,哪里知道该提什么条件?然而又不好拂了他一片好意,沉吟片刻,道:“应对鬼雾,出身于你们佛宗的历劫,比我更加有经验。”

    道空叹了口气,愁眉苦脸着道:“此话原也不假,只是自从上一次神魔大战之后,真佛子……”

    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纠结了片刻才咬牙道:“就只回过神界一次,好像还是为了寻找某物而来,之后就匆匆离去,而关于鬼雾的一些信息,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留下的。”

    这样的危急时刻,道空已经再没有藏着掖着的必要,若是历劫当真在佛宗,直接去求历劫,怎么也好过在这里低声下气地称呼一向为神界修者视若天地一般的天魔女为“沈姑娘”。

    所以,历劫应当是真的不在神界,更没有在佛宗。

    历劫不在,沈衣雪一时心中竟有些茫然起来,久久不语,一旁的轩辕昰心中不快,却又不舍得朝沈衣雪发作,于是朝着道空和言寂没好气地开口:“我们的条件是,在找到离开神界的通道之前,你们,不管是佛宗,还是道宗修者,都不得伤害天魔女一分一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