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农园医锦 >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你变了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太子殿下从榻上站起来……咦,他不用别人扶着,能自己轻松站起来了?!虽然还能感觉身体传来阵阵虚弱,但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改变。

    哈哈哈……他,终于能摆脱病痛的折磨,再不必与病榻为伍了!他的人生,他的理想,将从这一刻重新开始!!

    “别笑了!中医学上怒、喜、思、悲、恐五志,与五脏肝、心、脾、肺、肾相连。五志过极,会影响其对应的脏器功能。怒伤肝,喜伤心,思伤脾,忧伤肺,恐伤肾。太子殿下刚刚解了蛊毒,身子还弱着呢,不宜大悲大喜。”顾夜打断他的笑声,劝诫道。

    太子殿下很快调整了自己的情绪,对顾夜和凌绝尘深深一个揖礼。凌绝尘扶了一下他的胳膊,只受了他的半礼。太子身份贵重,然他和媳妇救了他的命,当得起他这半礼。

    嗜血蛊被逼出,顾夜又给太子配了些药内服,彻底杀死他体内的虫卵,以绝后患。剩下的,就是慢慢调养了。毕竟身体被虫子掏空了多年,不好好调养的话,只怕对寿数有影响。

    森国皇帝和琳琅公主,对太子的身体尤为关注。他们恳请顾夜夫妇在森国京都多待上几日,并派国师大人接待二人,陪吃陪玩陪唠嗑……司徒岩和顾夜互相嫌弃地又是白眼又是撇嘴。

    从宫里出来,顾夜挽着自家老公的胳膊,对后面的“跟屁虫”道:“不用你跟着,我跟老公去过二人世界。你个第三者插在中间,算什么事儿?”

    “这话,你刚刚为什么不跟陛下说?”他还懒得跟呢!这两口子成天腻腻歪歪,他看着都牙酸。不过,这是皇帝陛下的旨意,不遵从难道还要抗旨不成?

    “你这人别这么迂,行不行?回你的国师府睡美容觉去吧,国师大美人!”顾夜戏谑地给他起了个绰号。

    司徒岩气不打一处来:“当时殿上那么多人,你可以随便召个小太监试药,干嘛非选我?我说你一定是故意的!”

    自从“怀孕”风波后,每次他上朝,都会有同僚忍笑拿眼睛偷瞄他。熟悉一点的,还会半开玩笑地看着他的肚子,问什么时候能喝他家洗三和满月酒。他一个光棍儿,哪来的孩子办洗三和满月?

    还有关系更近一些的,盯着他的脸作痴迷状,向他告白:“国师大人,你承认吧,你是女扮男装,对不对?你是女人,我绝对娶你!”

    国师大人气得给他一个“滚”字,把人给踢飞了。老虎不发威,当他是HelloKitty啊?都怪那臭女人,还他颜面扫地,都不敢出门见人了!

    “给本神医试药,是你的荣幸!本神医的药,岂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试的?”顾夜傲娇地道,“你也别觉得亏了。以后你要是生病,诊金我给你按照太子的价格,打上八折熟人价,怎么样?够意思吧?”

    “我谢谢你!”司徒岩咬着后槽牙道。真会狮子大开口,按照给太子治病的标准定价,估计这世上没多少能请得起的。你这个小神医,等着失业吧!

    “不用谢!谁让你眼光好,喜欢过我家老公呢!”顾夜做出一副“我很大方,我真是太大方了”的姿态。

    司徒岩吸了一口气,切齿地问道:“这一章还能不能翻篇了?老实翻陈年旧历,你有意思吗?”

    “有意思啊!能让你觉得不爽的事,我都觉得挺有意思的!”顾夜笑嘻嘻地挑着眉:来啊,有本事打我呀!

    司徒岩看向凌绝尘:“尘子,你媳妇太欠揍了!你不管管?”

    “你们俩的恩怨,别扯上我。我可不想回去跪搓板。”凌绝尘极力撇清。真是太没兄弟爱了!

    “你这么无下限地宠着你媳妇,长公主能看得惯?”都说婆媳是天生的敌人,互相看不对眼。很多家庭,儿子对媳妇越好,婆婆就越折腾媳妇。长公主看着挺厉害的一个人,应该能制住这臭女人吧?

    凌绝尘露出一副一言难尽的表情,长长地叹了口气,向兄弟诉苦:“阿岩!长公主对她儿媳妇,比对我这个儿子好上不知道多少倍。长公主一回王府,就跟我抢媳妇。偏偏我还抢不过她。人家俩才是亲的,我是捡来的小可怜……”

    司徒岩表情复杂地看着凌绝尘。这还是那个冷酷、果敢、英勇、无畏的少年将军吗?太破灭了,有木有?眼前这位深宫怨男,除了脸跟他记忆中倾慕的少年一样,其他都……要不要请位高僧,给好友做做法驱驱邪?

    不过,尘子自幼养在老将军面前,跟他公主母亲关系不亲。长公主有自己的公主府,又常年在庵堂礼佛。按理来说,去宁王府小住的时候应该不多。你说你个老爷们,咋就这么黏你家媳妇呢?

    凌绝尘听了老友的吐槽,叹气叹得更勤快了:“那是以前!自从我成亲后,长公主就从山上下来了,除了特殊的节日和有法会的时候,一般不轻易回庵堂。我家媳妇太惹人爱了,长公主有了她的陪伴,哪还舍得离开?”

    他说这话,没有嫌弃自家老娘的意思。但是……公主母亲,你到底想不想早点抱孙子?想的话,就不要老霸占着儿媳妇,行不行?

    司徒岩崩溃地看了一眼“老婆奴”,摇了摇头,道:“尘子,你真的变好多……”

    “我的改变,都是因为她!”凌绝尘深情款款地跟媳妇脉脉相视,那眼神中的缠绵,简直比盘丝洞的丝还要缠缠绕绕。

    司徒岩浑身抖了抖,鸡皮疙瘩掉一地,头皮也一阵阵发麻。他这下真受不了了,赶紧找个借口道:“我想着衙门还有些事情没处理完,你们先逛着,晚上的时候,咱兄弟再一起喝酒!”

    看着国师大人落荒而逃的背影,顾夜笑得肚子疼。她捂着肚子,用手指点了点自家老公的脑门,笑着道:

    “你真是促狭!不过,还是你的招数有用,直接把人给吓跑了。不过,你刚刚那幽怨少妇的模样,别说他了,就连我都不适应。”

    凌绝尘抓住媳妇的小手,放在嘴边轻咬一下,道:“还笑!为了跟你过二人世界,我这是豁出去了!这张脸,都快要丢光了。说,你怎么补偿我?”

    顾夜小手一挥,很壕地道:“想要什么,这条街上随便挑!姐给你买单!”

    “想要你!不知道,我这个穷鬼,能不能付得起?”凌绝尘握着媳妇的小手,穿梭在街道的人群之中。脸上一本正经,说的话却一点也不正经。

    森国民风本就比较豪放,街上成双成对的男女不少。不过,像他们这样,公然手牵手的,却不多,但也不会惹来过多的视线。

    顾夜用手指抠抠他的掌心,挑眉道:“想要我?那可得赔上你整个人,和你的一世深情。不知道公子,愿不愿意?”

    “别说一世深情,便是生生世世,本王也是心甘情愿!”凌绝尘用最清冷的声音,说着最炽热的情话。这种反差,爱了,爱了!

    “小神医,王爷!怎么就你们俩?国师大人呢?”琳琅公主爽朗的声音,打断了夫妻俩的黏黏糊糊。

    顾夜看了她一眼,又低头在一家卖苗银的摊子上,看她家独特的苗饰,口中打趣道:“公主殿下,是找我们夫妻呢,还是找国师大人?”

    “也不存在找谁不找谁的!既然在街头遇上了,国师大人又不在,那我这个东道主,就尽尽地主之谊,带两位逛逛呗!”琳琅公主低头看了一眼苗银饰品,摇摇头道,“这些工艺才粗糙,小神医若是喜欢苗饰,我知道一家百年老店,带你们去看看,如何?”

    顾夜拿起一个银发簪。这是由数十朵连枝银花呈扇形展开的,中间点缀着绿、黄、红、白四色花蕊。扇心有五只银凤昂首欲鸣,排列疏密有致,如雀尾般展开,很是美丽。

    她把发簪插到发髻上,问自家老公:“怎么样?好看吗?”

    凌绝尘想也没想就点头道:“好看!我媳妇戴什么都好看。”

    琳琅公主看了一眼插歪了,有些摇摇欲坠的发簪。小神医的脸小,而这发簪对她来说有点大,戴上有些喧宾夺主的感觉,真称不上好看。她瞄了宁王一眼——你这样睁眼说瞎话,真的好吗?

    顾夜又喜滋滋地拿起一个银围帕,在摊主小姑娘的帮助下,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好看吗?我美吗?”

    “美!美得很!”凌绝尘点点头,细细地欣赏着媳妇的旷世美颜。

    “我都挺喜欢的,就是有点重!”顾夜又看看摊子上的银帽。

    帽顶通冠由成百上干的银花组成,簇簇拥拥,十分繁密。帽顶正中,银扇高耸。银扇四周,有数只凤鸟、蝴蝶、螳螂高处花簇之上,或翔或踞,形态逼真。帽箍为压花银片,上有二龙戏珠纹样,两侧有孩童嬉戏形象。沿帽箍垂下一排吊穗,皆以银链相连,银铃叮当。冠后拖三组银羽,共十二根,羽长及腰。真是华丽无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