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锦绣良医 > 第2卷 第638章 救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当崔氏被奄奄一息抬回来的时候,柳家上下都惊动了。

    崔氏,是如今的柳氏老太君陪嫁丫头,如今也是遗留如今仅存的一位陪嫁,多年来一直得老太君信任,协同二夫人掌管着后宅中馈,就连崔家的几位少爷姑娘见了她都得尊称一声崔嬷嬷。

    她的地位可想而知,柳福少不得速请了京里的名医。

    如今,甫一受伤,内宅权力顶起峰的柳老太君亦知道了,派了人看望,她一动柳家上下不跟着动,二夫人,三夫人,几位少爷姑娘的关怀关心接鐘而至。

    柳家家宅的后街胡同里,柳福正在大发雷廷,无他,请来的所谓名医对崔氏的病情皆摇头无力,外伤可医,内腑破裂出血,准备后事吧!

    柳福在院中急走,夫妻几十年,他们二人虽然没了感情,如今的夫妻变成了相互熟习,相互利用,相互依托,共同处在柳氏家族的掌家高层,比那些柳氏族人更得脸面。

    如果崔氏就这么没了,势必会削弱他在柳府中的地位。

    所以,崔氏得活。

    “陈太医来了。”一小厮快步跑进来,后来跟着的便是太医院首座陈峰。

    柳福快步迎上,对着陈峰拱手:“陈太医,内子就拜托了。”

    陈峰虚扶一把,客气道:“柳管事放心,老夫定当尽力。”

    片刻后,陈峰一脸惋惜的走了出来,对着柳福殷切的脸摇头:“令夫人伤得太重,老夫亦无能为力。”

    “陈太医,真的没有办法了吗?”柳福急切的问。

    他不甘心崔氏就这么去了。

    “唉!”陈峰摇头,“令夫人内腑破裂,大量出血,老夫只能开些药物延缓她的生命,令她少受痛苦。”

    他如此一言,柳福阵阵失望,看来崔氏是真的回天乏术了,他并不是关心崔氏的生死,谁还爱她这个身宽体胖的黄脸婆呢?他的后院里的几貌美如花的小妾不美吗?他真正关心的是他在柳府中的权力。

    “柳管事,小的听说西市新开的一家医馆能开膛破肚,活死人肉白骨呢,什么病都能治,要不小的去请了来试试。”刚才领着陈峰进门的小厮突然说道。

    陈峰脸一黑,不高兴的道:“胡扯,开膛破肚人还能活命,定是巫蛊之术无疑。”简直是一派胡言,试问谁的医术能高过太医院?

    谁的医术最高?隐隐的陈峰心底已经有了答案,但他就是不愿意接受。

    “真的,小的采买的时候亲眼所见,东市的王武快要死了,抬去杏林后又活着出来了,只是在肚子上有一条一指宽的疤痕。”小厮努力证明自己所言非虚,还伸出一根手指出来比划。

    陈峰还待说什么,那边柳福已经开了口:“人命关天,不管是什么人,你速速去请来。”美食 

    当柳福派的人进杏林的时候,萧茗已经在等着了,崔氏受伤之时,她弃之不管,因为车夫并未受伤严重,曾有余力,是以车夫会尽快把她弄回城医治的,再加上崔氏受伤之地不远的地方就有人,因此回城并不耽搁,所以萧茗就去了隔壁的村子打了个转儿的时间柳福已经请了三四个名医给崔氏看治了。

    她刚进门,柳福的人便来了,只能说她回来得刚刚好。

    萧茗带了白小雨与王芸苓去给崔氏治病,后脚蒋香媛就拎了夏小八的耳朵去后堂问话,把她不能跟着去的愤怒全部发泄到了夏小八身上。

    “疼,疼,疼,你轻点,我的姑奶奶。”夏小倣虽然被拎着耳朵走,但他仍矮着身子让蒋香媛更舒服些,不舍得挣脱,生怕疼了她的手。

    到了后堂无人处,蒋香媛才松开手,气呼呼的逼问:“你老实交待,这几天你们干什么事儿去了。”整天神神秘秘的,还不让她知道,她这几天可气了,不是被萧茗支使着守药堂,就是派去城外的药田干活,完全把她排除在外。

    “真没什么,就是萧茗不熟悉京城,让我带她出去走走。”夏小八揉着耳朵辩解,他当然不会告诉蒋香媛实情,不然萧茗饶不了他。

    “你骗我?”蒋香媛怒了,当她是傻子吗?她也没来过京城,为什么不带她去转转。

    “真的没骗你呢?萧茗还想买些地,所以就四处走一走嘛!你也知道药铺里离了谁都离不得你不是,下次我一定带你去四处玩一玩。”夏小八只得继续行骗,买地也是真,只是他们在买地的时候还做了点其他的事。

    比如,打探敌情,制造落石伤人什么的,这些蒋香媛肯定不能知道。

    “真的?”蒋香媛将信将疑,一会儿熟悉京城,一会儿又是买地,萧茗还少了地,她不是已经置办了不少,还想要再严刑逼供来着,突然她发现夏小八不自在闪躲的神情,蒋香媛手上动作一顿,突然就想到了上一次萧茗受伤,夏小八跪着请罪的场景,逼问的话就再也问不出口了。

    也罢,身份不一样,有些事她不应该要追根到底的。

    “那下回我也要去。”蒋香媛说道,表示信了。

    夏小八终于松了一口气,拉着蒋香媛从怀中掏出一个荷包来递了过去,“这是我给你买的荷包,喜欢不,老板娘说这个荷包的款式和花样子京城里时下最流行的。”

    蒋香媛接过,一脸无语,这样也能是京城最时兴的,那这铺子还不得早早和关门大吉了。

    这个二傻子,卖东西的哪有不夸自己物件的,也只有这个傻子才信了真。

    这边,萧茗三人到了柳家便被带进了病房。

    守着见人的陈峰看着萧茗的背影好半天没回过神来,他留在这里就是想见见到底是谁,是谁的医术能被传得神乎其神,能比得过太医院。

    他如愿以偿的见到了人,但他一点也不想见到这个人。

    萧茗,一个小小女子,闵方齐的师妹,二人在合春时给他难看,把他这个太医院首座踩在地上羞辱,后又莫名其妙得明真大师青眼,让他对更为她忌惮。

    尽管恨毒了萧茗,可是陈峰拿萧茗没有任何办法,有着明真大师这一层的关系都让他不敢有动其分毫。

    不过,陈源看了看柳福,眼神闪了闪,哼!狂野小辈,自有人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