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正身法道 > 章节目录 正文 第0196章 情谜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圆圈把我们三人围在中间;借篝火的光,能看见一些怪模怪样打扮的男人,比侏儒人还矮……

    姑娘们那种笑声不断,一个个露出勾魂的目光,当众传递秋波,脸上没有一缕羞涩。

    如不亲眼所见,谁会相信是真的……

    其中一个小白女人,爱上一个黑乎乎的情哥哥;女大男三岁,才有男的膝盖高,接吻时,男抱女……故意发出哼哼声……

    这样秀恩爱,得到所有人的赞同……

    我大脑留下一个问号,这么小的女人,也可以圆房吗?

    凤姐非常好奇,把刚才的小女人叫到身边问:“干吗不找个岁数大的哥哥?”

    小女人用手指指我说:“帅大官人……”

    凤姐拉下脸来:“那是我夫君;不许动邪念!我的意思,找你们同伴。”

    她回答很奇怪:“都是来自五糊四海的人,你们也是我的同伴呀!帅大官人,是我看中的目标。”

    黄妹妹瞪眼说:“他是有妇之夫,为何不把目光投向那些年轻男人身上?”

    小女人毫不隐瞒说:“这些男人身体匮乏,没有仙味,直接影响下一代,只有平庸的女人,才会这么蠢!”

    我差点笑出声,看她小模小样……也不怕下一代,像她一样。

    小女人有许多想法:“找个帅大官人;后代能长高,又是仙人,不用苦苦修炼了。”

    凤姐很纳闷:“这些人,难道都不是仙人吗?”

    小女人看看所有的人,飞起来,悄悄对着凤姐的耳朵,啰里啰唆说半天……

    我总算听到一句:“外来仙人很少,大多数都是本地人。”

    溘然,一个黑乎乎的女人,轻轻走进圈,边跳边转;唱着一支婉转动人的歌:小妹妹,盼哥哥,一天又一天;哥哥像座山,看得见,够不着,熬了一年又一年……

    小白男人,手牵手歌唱:“小妹妹,来来来!哥哥亲一亲;不须终身守,只求一念情……”

    人群拉拉扯扯,载歌载舞,放声大喊:“噢——喔——噢!”

    夜越来越深,篝火燃烬,一双双男女;悄悄钻进树林……

    到处漆黑,除了篝火残留冷冷的光,所有的人都找到了地方……

    我的红眼异常特别,能看见黑暗中的物景,还能把距离拉近,像在身边一样……

    一会树林里传来乱七八糟的响动,男女在一起,除了……

    身边几个小白女人看着我“嘻嘻”的那种意思,非常明显。

    凤姐很醋,忍不住说:“我们要走了;你们也该回去了!”

    黄妹妹注视着小白女;比自己膝盖高一点问:“这么大,能生孩子吗?”

    小白女差点骂人;忍一忍,用另一种口吻说:“你也是女人,怎么回事,不清楚吗?”

    黄妹妹的意思,人人明白,为何这样说?“你才多高呀?难道也……”

    小白女不耐烦:“说什么呢?这里的女人,不这样繁衍后代吗?”

    我实在忍不住,蒙着嘴笑;这么尴尬的问题,也好意思……

    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远远传来野狼的叫声……

    我怀疑狼群会过来,碰上树林里的男女,很可能饱餐一顿?

    凤姐不能等,牵着我的手上飞;黄妹妹紧紧跟着……

    几个小白女闪一下,就不见了。

    凤姐心里的石头落下;安全多了。

    黄妹妹跟凤姐商量,提出造仙房,获得同意……

    然而,天黑乎乎的,不好找材料,把目光落到我脸上喊:“夫君,你来想办法。”

    我跟别人学的,不用考虑:“就地取材,到处都是树木……”

    凤姐不想靠树太近,拽着我越飞越高,摸黑画一个大灯泡,用手点一下亮起来,移到空中高悬着……

    灯光有限,只照亮一片,看不见黑夜里的东西……

    黄妹妹用仙法,将一棵大树连根拔起,放置空中,树枝乱七八糟,落落叶片,根部有湿漉漉的泥土……

    我们仨手牵手合抱,还有一半空出来,这棵树直径到底有多大?

    黄妹妹用口算;身高一米七六,两手伸平,长度恰好等于高度,三人身高相加,乘以二,得出结果……

    凤姐骂她愚蠢,算这个破玩意干什么?有本事……

    黄妹妹变把大锄头,在空中摇摇晃晃,让人看不明白……

    我差点笑个半死!变这破玩意干什么?为何不造仙境?

    黄妹妹用手在我头上狠狠戳一下说:“凤姐骂得对!蠢猪永远不可能变成人!如果能造仙境,拔这棵破树干什么?”

    凤姐皱着眉头问:“一把锄头有何用?”

    远远传来阴森森的叫声,黄妹妹心里发毛,盯着我问:“这是什么东西?”

    我用火眼看,黑黑夜空,什么也没有,等叫声出来,发现在树林里。

    凤姐笑一笑说:“树里什么鸟都有;夫君黑铁铁的,不知怎么办?”

    黄妹妹想起小白女来,她们不是能找到治病的人吗?

    凤姐想一想:“只能等天亮再说,现在黑乎乎的,就算人家能治病,也不愿出来。”

    黄妹妹叹一口气说:“幸亏夫君的病能等;否则,再艰难也得去……”

    我用双眼紧紧盯着锄头:“这玩意怎么用?”

    黄妹妹一挥手,锄头像人似的,对准大树,狠狠挖下去……

    “嘣”一声,锄头挖进树皮,一撬,下来一块,连挖几下,修修补补变成门框……

    叫声被挖树吸引,全部过来,围成一大圈……

    凤姐借灯光看一眼,吓了一跳,全是密密麻麻的怪物……

    黄妹妹去过的地方不少,还是第一次见,把目光对准他们问:“你们叫什么?”

    怪物一句话没说,一个推一个碰撞黄妹妹……

    我越看越不对劲,难道是……忍不住问:“你们是公的,还是母的?”

    声音出去,没有反应……

    有一个怪物,在另一个怪物的身后,猛力一推,前面跌跌碰碰,使劲撞黄妹妹一下……

    我气红了眼:还有这样撩妹的?不是试探吗?大声喊:“死开!别在这里胡闹!”

    黄妹妹的火气更大;这些怪模怪样的东西,也太不要脸了……

    怪物试探成功,把凤姐和黄妹妹围在中间,一个看着一个笑;那种意思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