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家总裁宠上瘾 > 作品正文卷 第24章 配不上他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严衍没有回家,而是载着季小艾到了商场附近最近的一家高级酒店。

    下车,把车钥匙交给门口停车的保安,直接领着人到了前台。

    季小艾以为严衍是中途过来有什么事情,根本没当回事。但在听到他要一间套房的时候,她就知道她想错了。

    一把按住严衍填名字的手,季小艾摇着头,神秘兮兮的把人拽到旁边,“这样不大好,你和我,我们两个人来酒店,一间房,别人会误会的。”

    严衍紧锁着眼前表情丰富的小脸,失笑道,“误会什么?”

    对严衍突然降低的智商表示不理解,季小艾把声音压得更低了些,“我们两个的关系啊?孤男寡女的。”

    若有其事的轻点了下头,严衍收起表情,再度转身。在季小艾满脸放心的注视中,徐徐开口,“一间套房,最好的,我和她两个人。”

    “……”

    导演!这人不按剧本来的!

    季小艾的内心在怒吼。

    她很肯定,严衍听懂了她的话。

    严衍的具有标志性的卡一拿出来,坐着的两个前台立马站了起来,恭敬的低下了头。

    其中一个男前台站起来,拉开柜台旁的小侧门,朝着前方伸出了手,“严先生,这边请。”

    稍稍侧身,严衍挡住男前台的目光,把季小艾扣了两粒扣子穿在身上的外套扣得严严实实,才示意男人带路。

    季小艾低头看着身上被扣得整整齐齐的纽扣,站在原地愣了数秒,才缩了缩脖子,迈开腿,小跑着跟了上去。

    她在胡乱担心什么呢,她现在的身份本来就是严衍的女朋友啊。

    房间门被打开后,严衍就命令跟来的男人退下了。

    季小艾一想到空旷的房间内,只有她和严衍两个人,就有点忧心忡忡。严衍一进门,就直接去了最里面的卧室,季小艾不安的在靠近门口的地方走来走去。

    “小家伙,来我这里。”

    严衍蓦地响起的声音,惊得季小艾肩膀连抖了数下。

    怎么办?她去还是不去?

    就在季小艾不知所措之际,里面的卧室又传来了男人的声音,“算了,你就呆在那里,我把东西拿出来。”

    这下,林多乖巧的大声给了句回应,“好。”

    没一会,严衍拿着一条白色的干毛巾和一个小吹风,出现在了季小艾的视线里。

    弯腰把东西放在了沙发上,严衍好笑的看着还站在门口的人,“头发不弄干,可是会生病。”

    季小艾在男人的注视下,后知后觉的把手放到了头上摸了摸,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确实是湿漉漉的。

    他不是在逗她。

    心中的防备骤降,季小艾不自在的扯了扯衣角,才往严衍的身边走去。

    与男人保持了段距离,季小艾刚拿起毛巾覆到头上,手就被压住。男人的气息自头顶传来“坐着,我来。”

    本想着拒绝,可男人没等她开口就兀自开始了。

    不轻不重的力度,极其有规律的落在季小艾的头上,让她昏昏欲睡。

    眼睛合上,她的嘴角不禁上扬,怕是没有人会想得到,堂堂严氏集团的总裁大人,会帮人擦头发,而且手法还不赖。

    季小艾像只小猫一样,抱住膝盖缩在沙发上,“今晚得陪你去见严老爷子,那我能不能要个小小的报酬?”

    要报酬这种话可不像是沙发上这个小家伙会说出口的。严衍虽诧异,但也没多问就应允了,“可以。”

    眼睛慢慢睁开,懒懒出口的女声里夹带上丝丝兴奋,“你听我说会话,好不好?”

    严衍回忆起了代表季小艾交际圈子的那片空白,心里头泛起了一股淡淡的滋味,有点酸,还有点苦。

    “好。”

    得到允许,季小艾忙挪着身体往后靠了些,“我跟你说,我找到工作了,也是咖啡厅里,大家人都还不错。”

    “嗯。”

    “你之前在那家咖啡厅是不是偷听了很久?我告诉你,我是真的什么都会,虽然谈不上多突出,但都会一点。你说,会不会是因为我什么都会,所以他们太放心我了?”

    料到小家伙是有心事,但严衍没想到是因为她那两个父母。

    哪有什么太放心,想来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过。

    他不喜欢撒谎,曾经一度觉得谎言编织出来的美丽,是自卑的丑陋的。可现在,要他说实话?

    抱歉,他做不到。

    精致得到五官拧到一块,严衍表情僵硬的撒了这三十多年来的第一个谎,“或许,他们有苦衷。”

    左摇右晃着头,季小艾笑得前俯后仰,“哪有你这样的债主,为逃债人开脱,说他们有苦衷。”

    “……”

    “不过,谢谢。”止住笑,四个字轻飘飘的从季小艾的唇齿间跑出。

    心情似乎好了不少,深深吸了口气,季小艾对身后的这个男人算是有了最终的判断。

    表面上凶巴巴,实则是个很好的人啊!

    女朋友这个身份,好像也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李毅踩着出发的点来的。

    他没有上楼,直接把车停在酒店后门打的严衍的电话。电话响了三声,没有人接,李毅就知道,他只需要在楼下等就可以。

    须臾,熟悉的人出现在视线里。

    男人抱着小巧的女人,每走一步的动作都是前所未有的轻,像是生怕把怀里的人惊醒似的,踩着一金色地毯,杳杳而来。

    有了前两次的经验,李毅识趣站在车门旁,拉开车门候着,没再上前。

    虽然只是星星点点得到苗头,但以李毅对严衍的了解,他大抵对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有了个定位。

    必须保护好,别人碰不得,严氏集团总裁的人。

    车再一幢豪华的庄园前停下,林多略微感觉到了点动静,抬手揉了揉眼睛后,缓缓的睁开来。

    “是到了吗?”

    迷迷糊糊的模样,可爱至极,严衍盯着,把每一个动作都收入眼底,“嗯,睡好了?”

    季小艾努力睁大的眼睛,用力的拍了两下脸,换上了一副英勇就义的表情,“好了!”

    看来,他在这小家伙心里,还是不大被信任。

    她觉得他保护不好她?

    不被信任,他严衍也有不被的信任的一天。

    想来心里着实不平衡,便惩罚似的重重的捏了把季小艾的鼻子,随后一声不吭的下了车。

    本来就琢磨不透严衍的心思,又刚睡醒,季小艾对刚刚严衍突如其来的一下半天都没回神。

    严衍走了几步,身后没动静。只得揉揉眉心,又重新走了回去。

    他严衍积攒了三十几年的耐心,全用在了个小丫头身上。

    自嘲的走近了车边,严衍通过打开的车门,朝车上的人伸出了手,“过来。”

    察觉到了男人有丁点的小情绪,季小艾出于本能的讨好。她动作迅速而肯定的抓住了男人伸过来的手,强调到,“牵好了。”

    车上车下,两人对视着。

    严衍率先败下了阵。

    以前那些企图和他有点什么的女人,估计想破脑袋也想不到,她们那般风情万种,媚眼如丝的迷离,没敌过一个没睡醒的丫头,跟哈巴狗似的眼神。

    稍稍用力,把车内的人拉到跟前,直接双手扶住腰,抱下了车。

    一个腾空,再一个落地,季小艾在感官刺激中被迫清醒。

    “需不需要我抱你进去?”看着那双恢复锃亮的眸子,严衍微挑唇角,面露一丝打趣。

    若不是手牵着,季小艾保证,她听到严衍这句话,能一口气不带喘的挪到离他十米之外的地带。

    “不需要!”

    紧接着斩钉截铁的三个字,两人面前的镀金镂空雕花大门徐徐打开。

    在变得紧张的气氛中,一个年轻的仆人迎了出来,“先生,老爷子在里屋客厅里,您请跟我来。”

    圆形的琉璃灯,两排列开,把一条路照地通明透亮。

    大门是敞开的,屋内和屋内不同色的灯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严衍没停,季小艾也没停,两人直接牵着手走了进去。

    今天的严连城,穿的是常服,带点中山装的款式,没上次宴会上那么精神,颇显几分老态。

    不同的状态,但见到严衍的到来,脸上的那份欣喜倒是相同的。

    “阿衍来啦,先吃晚饭,你好久没回来吃完饭了。”

    严衍没坐,而是拉过身侧的季小艾,推到了自己面前,“小艾,先打个招呼。”

    哪有人这样赶鸭子上架的,季小艾只想好好当个空气般的存在,他严衍就不能如她的愿?

    再次对上熟悉的目光,季小艾倒是没第一次那么害怕了,微笑着客客气气的颔首道,“严伯伯好。”

    严连城是没想到,严衍会把季小艾带回家里来。那个宴会,他能理解,有安家那丫头在,严衍不喜,所以随便找来个女人,想搪塞疏远安家丫头。

    但,这次居然把人带回了家里来。

    自己亲儿子的性格,他当然再了解不过。既然决定把人带回来,那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如此一来,他必是不能再让步妥协。

    当着季小艾的面,严连城眼里的顾虑和担忧毫不避讳,“这样的女人,配不上你,配不上我们严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