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我变成了铸剑屋 > 章节目录 刀剑山第一卷,凡兵入世 第四十五章 白楼主镇国央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谁说这国运是你的。”紫金帝平静的转身,再次看着外面空空荡荡的皇城,一步踏出了皇宫内殿。

    嘎吱——

    只见厚重的宫殿门,晃晃悠悠的缓缓盖上了,那内殿中的紫金帝脸色暴寒,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所有天光,通通被完全封闭的皇宫内殿遮挡!

    “你封不住我!”

    “好好在里面呆着吧。”

    紫金帝信步而踏,走在自己颇为熟悉的宫道中。

    以国运,聚帝宫,又以帝皇金宫,生生镇住了那内殿中的“紫金帝”!没错,如他所言,是封不住他太久,但那能又怎样?

    紫金帝看着四下无人,心中怀念着,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凉媚妃子了。

    “凉媚,你在哪呢?”

    幻象凭生,一位宛如天仙般的女子从幻象中凝实,然后轻轻从紫金帝背后环腰抱住了他。

    女子一头秀发扎成了一个端庄的辫盘,却又额外垂下一缕,从白皙娇嫩的侧颊挂落。一身衣金锈玉镶,腰肢宛如静柳,气质温柔可人,实在是难得的尤物。

    “好久不见了凉媚,有没有想夫君?”

    “大王,净爱逗人家笑!哪里好久不见,不是昨晚才带人家去乘了露春湖的小船么?”女子娇俏的笑着,魅意入了一双丹凤眼,眼角描眉,宛如秋水。

    她从紫金帝背后转到紫金帝的怀里,用手抱着紫金帝,依偎在紫金帝的怀中。

    紫金帝笑问她:“那今晚要不要再去湖上玩?”

    女子名凉媚,天生娇柔,风情万种。她哧笑一声,假装嗔了紫金帝一眼,“大王,怎么这周围寥无人音如此静谧,可是有谁又冒犯到了大王?”

    紫金帝用手搂着凉媚,“什么大王不大王的,没谁冒犯我,我呀,让他们通通给你准备晚宴去了!今晚我们还去那露春湖!湖上太冷,让他们搬着炉去!”

    凉媚笑靥如花。

    紫金帝话落,这空空荡荡的皇城,恍然之间,便再次有了人声。

    硕大的皇城,一个个比邻而建的民房屋中突然有了人影,街道上走出了行客,酒楼茶楼厨房中薪柴凭空燃烧,空洞的楼堂再复人声如沸。

    “小二,再,再来壶……来……”

    “哎呦客人,醉了,喝不得了!”

    空桌空碟碗中,出现了没吃完的酒菜,无人的小巷里出现了嬉笑的孩童。整个皇城,好像丝毫没有变过,丝毫任何刚才空荡死寂的遗痕。

    “大王,糕点来了!”

    紫金帝的内宫花园,紫金帝让凉媚坐在自己的怀里,随手拿起一块糕点叼在嘴里,然后喂给了凉媚。

    凉媚长着嘴,一口把糕点咬下,情丝如露,窝在紫金帝胸前。

    “凉媚啊,我想选一个相国出来。”紫金帝自己又捡了一块糕,塞进嘴里。

    凉媚静静的嚼着紫金帝喂她的糖糕,嗯一声。

    “大王要做什么,做就是。”

    “哈哈哈,好!我就喜欢凉媚,比其他女人好多了!”紫金帝大笑,旋即微微一招手,之间一个穿着臣子衣服的人走上前来。

    “毕裘,你去宣告天下,我紫金帝最近要遴选一位有德,有才之士,做我凉媚国的大相国!”

    “臣遵旨。”

    云从龙,风从虎,龙已现身,龙已被封在皇宫深处。

    紫金帝遥望远方,自己的风云十二卫呢?记得是死了。那白风楼呢?应该还活着才对。

    “大王在看什么?”凉媚娇俏的问道。

    “啊,当然是看看,今夜下不下雨,在露春湖,看不看得到天上那些漂亮的星星!我的妃子,不是喜欢数星星嘛,看不到,太可惜了。”

    “有乌云,大王打散不就好啦?”

    “对对对,打散就好!”紫金帝一把抱起凉媚,一口就亲了下去。

    远隔紫金帝皇宫,遥遥在莫水古州上有一座城池,叫做“非侠间”。说是城池,实则混乱不堪各方鱼龙混杂,不受管束。

    非侠间几年前被紫金帝的军队攻打,多年嚣狂气焰有所收敛,如今城中有一座官府,尚能断个两三清案。

    “白大人,大王密令,选国相。”一个宛如影子般的身影浮现在床榻旁,将一枚小小的果子递给白大人。

    白大人从床上翻身坐起,接过那枚果子轻轻一拧,果子的形体幻象溃散化成缕缕青烟,聚在空中浮出一个紫金“令”大字。

    “要选国相?”白大人面露诧异,“王说什么了?”

    影子回答:“时也命也战不败也,云从龙,风从虎,云死龙封,请虎莽现世!”

    白大人眉头一皱,“虎莽,怎么选?天下这么大!”

    影子又回答道:“终知不是池中物。若是友则助,若是敌则养。”

    “另外,白大人,王下令,让您跟踪风楼主,若风楼主要杀人,阻!”

    白大人立即睁大了双眼,“王这么说的?”

    影子点了点头,竟然不再回答白大人,而是直接消融在了墙角的阴影中。

    白大人,白风楼白楼主,白楼主站起来深深呼吸一口气。

    “风笃,他应该在……”白楼主干脆直接,取出了联络法宝,如今尚未翻脸,何苦不如直接问风笃他在哪。

    当年,紫金帝思前想后结成白风楼,而白风楼,其实应该叫做云风楼才对。

    风楼主,自然就是风笃,而云楼主……则被白大人偷梁换柱,给悄悄顶替掉了。

    那辛苦培养的风云十二卫,换死的是本应成为云楼主的云中书山云书生,这笔买卖倒是不怎么亏本,而如今这风楼主也要去死,却就得靠他白大人亲自来杀!

    “大王真是好算计!”白楼主暗自感叹了一声,所谓云龙风虎,皆是国运天命,而这天上天下,大世将变,国运反而成了毒药。

    既然这个万诸小国的国运紫金帝终究得不到,甚至可能会变成难以拔除的“毒敌”,那干脆就让“云风楼”和“风云十二卫”自相残杀,让白大人见针插缝的当上了“云楼主”。

    紫金帝提前设计杀死了云书生,那云书生死的不明不白,恐怕死前还以为自己是一条庇护天下,阻止紫金帝扫荡万诸小国的好汉。

    紫金帝不清楚未来云中书山的云书生什么时候才会变成敌人,于是提前一刀,直接取了他的性命,让白大人当上了“云楼主”。如今,风云十二卫惨死多年、真正的云楼主还未出世就已被紫金帝所杀,仅仅剩下的一个风楼主风笃,一个还未出世的虎莽国相,那被封死在皇宫“紫金帝”,也就是那条“龙”,他就是真的身具国运又能如何,如果不是那张封住紫金帝的龙皮诡异超乎所料硬是封了他四年,紫金帝早就该杀的杀,该豢养的豢养了。

    唯一让白大人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紫金帝要让自己去阻止风笃风楼主杀人?但既然大王说了要阻止,那就去阻止。

    白大人问出了风笃的位置,说是要请他喝酒,然后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老头,轻轻推开屋门,吆喝着喊过来一个杂役,对着杂役说道:“老爷我不干了!这破府断不了清白事,老爷我是清白人受不了这个气!去,就你去!把这辞呈递上去!这丁点俸禄,这个小官服,谁爱拿谁拿去!”

    “哎呦老爷,别啊,这,这,小人官居一衙役,这书小人递不上去啊!”

    辞呈往杂役怀上一塞,白大人不管这些,撒手就走出了官府大门。

    远方,一个年纪轻轻的女子,俏然佻立在竹林间,皱了皱精致的眉,宛如澄玉的眼中犹带迟疑。

    “找我喝酒?”

    风楼主难得有时间抽出空来,白屹那人,怎么又有麻烦事找上自己了。

    最近的风楼主,可是忙得要死,却又逍遥快活,根本懒得再回那白风楼了。

    在白风楼中,她是男儿身,名叫风笃,而在这外面……她叫伽如翠,最近看上了一个小书生,难得使她愿意以整容相见。

    就是不知道,自己那个小书生这几天是怎么了,书也不愿读了,成天就抱着几本功法书看。不过,不亏是自己看上的人,只是忙着数日没见,竟然都突破进十三基了!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寻到的机缘!

    “切,小混蛋……”伽如翠轻轻的啐了一声,那小书生,上一次还信誓旦旦的跑到自己面前,说什么遇见了传说中的大前辈点悟。要说大前辈,他眼前身边,不就有一个么!

    点悟点悟,也不知道那个鬼的大前辈点悟了什么东西,那小书生竟然还和自己说什么喜欢,以后要明媒正娶。伽如翠老是想这事,老是觉得有意思,想着想着就又向悄悄飞过去看看那小书生。

    “算了算了,今天就不去逗他玩了,下次见了面就说……嗯……我被崖山宗的少爷抓走了好了!”伽如翠颇为可惜的叹了一口气,竹山下就是那个小书生的住处,但白楼主白屹要见自己,自己总不能还保持着女儿身去见他。

    这些事情,还是不要牵扯到他好,伽如翠根本没想好怎么说,兴许这辈子也不会说。那书生只要知道一个苦命的少女叫小翠,没名没字,迥然一人,这就够了。

    白楼主身影随风而散一根青丝断下飞走,在空中绕了一个圈,悄悄的滑下竹林,飞进了书生袖口中。

    书生手中捏着一本书,书上有字《心威》。

    “天下一生一生,圣欲爱,宜皆杀。”

    “诸风齐霂,杀莽虎养山养一方,犊子蛟龙覆云雨,孽蛟皆杀,可养川泊。”

    “皆杀之剑,非理之剑,非攻、非守、非化、非养、非运,卒心威不动。”

    ……

    上威剑划过天地,天地被刨开两半。李沐被上威剑拽着,宛如一颗天穹坠落的流星,向不知名的远方飞去。

    “喂喂喂,上威剑,咱们屁股后面那是什么玩意!?”李沐大喊。

    “你问我,我问谁?”上威剑不咸不淡的回答他。

    在上威剑的后面,远远的吊着一个黑漆漆的鬼东西,那鬼东西难缠至极,好像不把李沐抓到就不会罢休一般,一路追了千把万里了。

    “传送阵也不能用了,实在是麻烦。”上威剑说道。

    从雨浮镇出来,上威剑慢慢飞到最近有传送阵的城池后,刚刚才坐了一次“小阵”,飞了约莫几万里后,出来就听说传送阵失效了。

    传送阵失效,上威剑只能带着李沐自己飞,而如今上威剑也不装了,真正的神兵速度爆发,轰然划在天穹上,一路横跨过小半大域,领着李沐飞到了这片山岭上空。

    也不知道是李沐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后面那个鬼东西,不久之前,一座山峰忽然崩塌,那黑不溜秋的东西就窜了出来,死死的咬着李沐追。要不是当时的上威剑速度如浩然天雷划过,那山峰忽然炸开,黑东西冒出来的第一下就能把李沐抓住。

    李沐心有余悸的回头看,那黑鬼玩意浑身像是焦炭一样,又像是章鱼还是乌贼,有七八九条触须,既看不出头在哪,也看不出有没有嘴。

    “这玩意咋飞这么快的!也没个翅膀……上威剑,咱们能不能一剑把他削了?”

    上威剑赤露露的鄙视了李沐,“你出灵力?”

    一剑劈死?当然行,灵力呢?就凭借光珠给的那颗极品灵石,还是凭渡贺渊给李沐红玉戒里那些中高品灵石?

    后面那鬼东西起码有初天三四境的气息,上威剑也是奇了,这天下什么时候又冒出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大邪物,而且还被自己与李沐撞上了。

    “等我飞到你师傅那,再一剑削死它就行了。它又追不上我,你害怕什么。”上威剑准备飞到渡贺渊的地方,让渡贺渊把这邪物打死。

    “这鬼乌贼长得真寒掺!”李沐小声的说道。

    “乌贼?”上威剑莫名其妙,乌贼是什么东西?

    “某种动物,好像能吃,记不得了。”李沐上辈子是经商的,但不卖海鲜,已经记不得乌贼能不能吃了。

    “……”上威剑更觉得莫名其妙了。

    不过说到吃,前几天李沐吃掉了那枚“替命丹”,结果那丹药只有开始发挥了些效果,不到小半日就已经无用了。丹药自然还在李沐的腹中,但“药效”确确实实消失了,或者说对李沐完全无效化了。

    “难不成这小子,是个避法之命?”上威剑暗自猜测,只有一些天生和道法无缘的人才会出现这种状况,而这种人大多数都是炼体的高手。

    “看着也不太想啊,他这都凝气巅峰了。”

    虽然只有半日的小赤阳身效果,但仅仅半日功夫,在上威剑有意引导下,完全发挥功效的小赤阳身已经将李沐的修为推进到了凝气巅峰,只差找到功法就能晋级十三基。

    上威剑划过天地,天地被刨开两半。李沐被上威剑拽着,宛如一颗天穹坠落的流星,向不知名的远方飞去。

    “喂喂喂,上威剑,咱们屁股后面那是什么玩意!?”李沐大喊。

    “你问我,我问谁?”上威剑不咸不淡的回答他。

    在上威剑的后面,远远的吊着一个黑漆漆的鬼东西,那鬼东西难缠至极,好像不把李沐抓到就不会罢休一般,一路追了千把万里了。

    “传送阵也不能用了,实在是麻烦。”上威剑说道。

    从雨浮镇出来,上威剑慢慢飞到最近有传送阵的城池后,刚刚才坐了一次“小阵”,飞了约莫几万里后,出来就听说传送阵失效了。

    传送阵失效,上威剑只能带着李沐自己飞,而如今上威剑也不装了,真正的神兵速度爆发,轰然划在天穹上,一路横跨过小半大域,领着李沐飞到了这片山岭上空。

    也不知道是李沐身上的什么东西吸引了后面那个鬼东西,不久之前,一座山峰忽然崩塌,那黑不溜秋的东西就窜了出来,死死的咬着李沐追。要不是当时的上威剑速度如浩然天雷划过,那山峰忽然炸开,黑东西冒出来的第一下就能把李沐抓住。

    李沐心有余悸的回头看,那黑鬼玩意浑身像是焦炭一样,又像是章鱼还是乌贼,有七八九条触须,既看不出头在哪,也看不出有没有嘴。

    “这玩意咋飞这么快的!也没个翅膀……上威剑,咱们能不能一剑把他削了?”

    上威剑赤露露的鄙视了李沐,“你出灵力?”

    一剑劈死?当然行,灵力呢?就凭借光珠给的那颗极品灵石,还是凭渡贺渊给李沐红玉戒里那些中高品灵石?

    后面那鬼东西起码有初天三四境的气息,上威剑也是奇了,这天下什么时候又冒出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大邪物,而且还被自己与李沐撞上了。

    “等我飞到你师傅那,再一剑削死它就行了。它又追不上我,你害怕什么。”上威剑准备飞到渡贺渊的地方,让渡贺渊把这邪物打死。

    “这鬼乌贼长得真寒掺!”李沐小声的说道。

    “乌贼?”上威剑莫名其妙,乌贼是什么东西?

    “某种动物,好像能吃,记不得了。”李沐上辈子是经商的,但不卖海鲜,已经记不得乌贼能不能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