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时间之主 > 章节目录 第二卷 鸿蒙初创 第三十三章 敌踪再现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斥候小队已经成立起来,但是要形成战斗力,还必须先训练一番。

    楚将玉负责训练各位成员的战术。

    苏离儿是枪神云无涯的弟子,自然是负责训练成员的枪械等武器的使用。

    其他的常规武器,成员们倒是已经相当熟悉,不用怎么教。

    但是苏离儿倒是对深蓝发生了强烈的兴趣。

    这把大狙周身浑然一体,就好像用一整块金属铸成,看起来就像一件艺术品,十分精致。

    要不是其中隐隐约约透出来的危险,苏离儿根本都不会把它跟杀人凶器联系在一起。

    威力好像也一般,只是准度让人称奇。

    这把枪的准度,只有一把枪能跟它媲美。这把枪不是别人的,正是她自己的沙漠狂鹰。

    只有当师父给她的那把沙漠狂鹰使用了终极武器“因缘结”时,才有类似的准度。

    深蓝实在是万军之中取上将首级的无上杀器!

    但是因缘结的子弹,苏离儿只有三颗,用一颗少一颗。

    而深蓝的子弹,乌夜那里却是源源不断地可以供应。跟不要钱似的。

    没人的时候,苏离儿尝试着拆解深蓝,研究一下它的内部构造,但是只要一破坏外部的结构,深蓝马上就化为了一缕星光消失掉了,完全无法仿造。

    乌夜到底是个什么人?他具备了什么异能?现在的每一次出手,都让苏离儿惊诧莫名。

    在苏离儿眼里,乌夜越来越神秘,越来越让人看不透了。

    这几天苏离儿的俏目不停地打量着乌夜,让楚将玉都有些不爽了。

    小妖精也不爽。每次苏离儿的目光看过来,小妖精就飞过来,把翅膀张开,挡住苏离儿的视线。搞得苏离儿哑然失笑。

    楚将玉却心中暗爽,不停地暗暗冲小妖精竖起大拇指。

    小妖精远远抱住乌夜脖子:“黏住”!

    这一刻,两人超有默契。

    突然小妖精一滑,几乎从乌夜身上摔下来,但是却又坐稳了。

    小屁屁上好像真的有胶水黏住似的。

    难道小妖精真的觉醒了“黏住”异能,不是开玩笑的?

    这就厉害了……

    啥时候是不是要跟小妖精讨教两招?这个异能楚叔我相当需要!

    ……

    时间过得挺快,自从上次遭遇了未知生物以来,转眼大半个月过去了,但是未知生物再也没有出现过。

    就像上次只是偶然间路过紫瘴星,去了某个其他的目标。

    紫瘴星这边太平了,但是别的星域却未必。

    凝雨星和轩辕星这两片星域未知生物出现得特别频繁,数量也特别多。

    这曾经是联邦最富庶最美丽的两片星域,是安居乐业的天堂星域,近来却因为未知生物的事件,导致这两片星域的房价大跌,贸易额也大幅下降。

    蘅矶星出现的怪物数量也不少,但是莫少言星主指挥有方,干净利索地打了几个大胜仗,基本肃清了星域内的未知生物。

    如此一来,莫少言星主名将风度逐渐深入人心。

    据最近的民调显示,联邦公民的支持率发生了重大变化。蘅矶星本来远远落后于凝雨星和轩辕星,目前已经慢慢地追了上来。形成凝雨星微弱领先,轩辕星蘅矶星交替追赶的三足鼎立的局面。

    在这短暂的未知生物真空期内,乌夜却并未放松对斥候小队的训练。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在告诉他,这一次危机没有那么容易过去。

    夜玉斥候小队已经越来越强大了,每一名成员都气度沉稳,目光凝练,静如处子,动如虎狼。

    就差每个人脸上写上牛逼两个字了。

    乌夜楚将玉对训练的成果很是满意。

    “报告,根据无人侦查蜂传回来的图像显示,在西北方向发现异常情况!”

    乌夜楚将玉赶紧过去一看,果然,在图像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一些怪兽在活动。

    “终于发现未知生物的踪迹了!憋了大半个月,这次可以好好干他一场了!乌夜队长,请示下一步如何行动!”

    楚将玉平时懒懒散散的,不大爱管事,干脆就让乌夜做了队长。

    “从图像上来看,这次的怪兽数量并不多,我们把小队拉出去,正好给孩儿们练练手!”楚将玉也十分想出去大战一场。

    上次被那只怪兽追得狼狈不堪,现在想起来还憋屈。还真的挺想抓几只怪兽来,piapiapia~~好好砍上十刀八刀特么爽一爽。

    “楚叔,你见过白蚁筑巢吗?”

    “没见过,怎么啦?”楚将玉不解。

    “白蚁在筑巢的这段时间,往往隐蔽得很好,这时候你很难发现它们的踪迹。即使你发现了一两只,它们也会选择不回巢穴,牺牲自己。”

    “等巢穴筑好,大肆繁殖起来之后,你再次看到它们的时候,你看到的数量可能已经多到不可思议的程度了。”

    “不仅是白蚁,所有群居性的生物,它们的习性都差不多。”

    乌夜眼中闪着寒光。

    “作为星际猎人,我们不是不打仗,而是我们不打无把握的仗!”

    “既然你们抛出了诱饵,那么我们不妨将计就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