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末世之皇者天下 > 章节目录 第412章 反转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白衣秀士化身的力士猛地挥斧,亿万雷霆漫天激射。黑湖雄山手中血冥剑血光盈盈,挥舞间血色剑光轰鸣激射,声势极其惊人,远超一般的初阶大罗。

    此时虽然势均力敌,但谁都能看得出来,白衣秀士处于下风。黑湖雄山的血冥剑威能极其惊人,将挥舞着漫天雷霆的白衣秀士狠狠地压住了。

    血冥剑猛地一闪,白衣秀士退出百步,喷出一口鲜血,一身战甲都出现了破碎痕迹。

    而在这时,黑湖雄山猛地踏出一步,血冥剑凝起浓浓血光,仿佛变成了一柄血液长剑。

    “死!”他一声低喝,血冥剑骤然刺出。

    一瞬间,黑湖雄山跨过百步距离,一剑刺在了白衣秀士化身的巨大力士身上。

    那力士高达一丈,血冥剑在他面前就像一枚绣花针,但就是这根绣花针一瞬间爆发出了恐怖的威能。仿佛刺破一个气球,庞大的力士瞬间崩溃,甲胄纷纷破碎、崩落。

    黑湖鸢蓝神色一凝,那些太乙金仙却是脸色大变了。白衣秀士的失败那就意味着黑湖雄山的胜利以及夫人一派的彻底失败。

    “啊!要开始了吗?还有这么多人呢!”躲在城主府墙底下的夜风叹了口气,很是无奈,现在这里的人数有点多了,要动手的话有点麻烦。

    他刚要动身,神色却是一动,再度躲了回去。

    黑湖雄山脸上的神色也是瞬间大变,他猛地回头望向了身侧。

    白衣秀士的身影突然显现,狠狠地劈出了一剑。

    血冥剑一闪,血色抹过了白衣秀士,但对方却是瞬间破碎,变成了破碎的幻影。

    黑湖雄山一惊,转过头来。

    破碎的甲胄残片之中,白衣秀士的身影显现,手中战斧猛地斩下,亿万道雷霆凝聚成了一道血色雷霆,猛地劈下。

    血光骤然闪过,斩在雷霆之上。一声轰鸣,雷霆破碎。

    血冥剑指着白衣秀士,黑湖雄山神色淡漠,“很有趣,可惜还是太弱了。”

    “是吗?”白衣秀士的身影突然模糊。

    黑湖雄山定睛一看,白衣秀士彻底消失了,他眉头一皱,血冥剑一挥,血光扫过身周却没有碰到任何东西。

    “怎么回事?跑了吗?”心中正想着,他的识海之中如雷霆炸响,他强大的元神一颤,一道道裂纹显现。

    “啊!”一声惨叫,他捂着头,似乎想以此来压制识海中割裂般的剧痛。但又是一声轰鸣炸响,他的元神上裂纹迅速扩大。

    大罗金仙级别的强大元神一声怒吼,强大的神识凝聚一体,整个元神晶莹剔透,仿佛水晶铸就,无可撼动。

    “给我现身!”晶莹元神一声怒喝,识海如池塘般扩散开一圈波纹。

    波纹散开,突然有一道身影若隐若现。

    “就是这里!”一声大喝,晶莹元神猛地挥手,庞大识海如海啸翻腾,狂暴的神识如浪潮拍向那道身影。

    那道身影连忙抬手,强大神识凝成一柄刀刃,劈开了神识浪潮。

    但这里是黑湖雄山的识海,他的元神自然占尽优势。此时只见晶莹元神一抬手,被劈开的神识浪潮猛地合拢,轰地一声重重地拍在那道身影之上。

    如此强大的一击,那道身影骤然消散,变成了漫天的碎片。

    晶莹元神再度抬手,无数神识化作细丝将所有的碎片全都包裹在内。碎片蠕动,不断碰撞、结合,最终形成了面色苍白的白衣秀士。

    “好手段!”白衣秀士赞了一句,但面色冰冷,“可惜……”

    嘣!

    晶莹元神伸出的手猛地握紧,白衣秀士瞬间爆碎,漫天的碎片被无数神识细丝缠绕,切割,消失在了识海中,成为了元神的养分。

    “哼!跟我斗!”黑湖雄山冷哼一声,“真以为风鬼家族就厉害了吗?我们难道就不知道元神秘术了?”

    晶莹元神调动大量能量,暂时稳住了元神。之前白衣秀士那两下袭击,给了他很大的伤害,现在他还有敌人,虽然不强,但猛虎搏兔亦尽全力,他自然要以最巅峰的状态来面对每一个敌人!

    黑湖雄山猛地睁开双眼,强大的神识如狂风般扫过,却撕碎了他眼前的空间。

    “这怎么可能?”光凭神识怎么可能撕碎空间?!黑湖雄山就算自负也不可能自负到这种程度。他当即联络其他人,无论是顶阶太乙金仙还是一个金仙级的部下,他都传出了消息……但没有任何消息回复!

    “难道是……”他的脸色一变,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

    风鬼家族、风鬼秘术有很强威慑力不是没有原因的,据说曾经有一个大罗巅峰的强者得罪了风鬼家族老祖,结果那老祖没有杀他也没有惩罚他,只是一个目光就让他彻底沉沦,永生永世都在虚假的幻象中挣扎。

    这一刻,他想到了这个传说——他担心自己现在是否也是沦陷于幻象之中了。

    “不,不可能的!”他摇摇头,传说中那可是风鬼家族的老祖,那可是无上的强者,一眼让人沉沦很正常,可现在他面对的只是一个初阶大罗,那怎么可能让自己沉沦?!

    他明白了,“肯定有问题!我找找……难道他躲起来了?”黑湖雄山四处寻找,试图找出隐藏的白衣秀士。

    “好强的幻术!”一直在一边偷窥的夜风脸色微变。此时的城主府上空陷入了一片诡异的平静之中,所有人都是惊讶乃至惊骇地看着那空中的一幕。

    半透明,仅剩一个元神的白衣秀士与手持血冥剑的黑湖雄山相对而立,大眼瞪小眼。然而,刚才还一脸愤怒的两人此时却是平平静静地对视,没有任何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一些不明就里的人还在询问,其他人也是摇头,唯有黑湖鸢蓝在内的几人明白这是什么。

    “幻象世界,风鬼秘术中最出名的几种。”黑湖鸢蓝耳畔响起了一个凝重的声音,这个声音的主人对这个威名赫赫的风鬼秘术也怀着几分畏惧,“此人,不可留!”

    “可他现在已经油尽灯枯,短时间内应该是无法造成威胁……”黑湖鸢蓝神色不动,心中却是有些迟疑地辩解道。

    “那长时间呢?”那个声音陡然严厉,“别忘了,我们还是黑湖家族的人,风鬼家族都是我们的敌人!”

    “.…..是!”黑湖鸢蓝神色依旧淡漠,心中却已经给某人定下了死刑。

    此时的空中,白衣秀士手指点在黑湖雄山额上,一道光芒闪过,黑湖雄山额上穿了个洞,元神破碎。

    ……

    “黑湖雄山这就死了?”夜风在一边看戏,正感慨一个雄才大略的城主就这么死了,眉头却是突然一挑。

    翻手取出一枚青色玉坠,他似笑非笑。

    玉坠之中,一个东西缓缓苏醒,突然一股可怕的力量降临,在玉坠外形成了一个封锁。

    ……

    长出一口气,仅剩元神的白衣秀士一阵颤抖,一副要消散的样子,“幻象世界的消耗还是太大了……不过这次还是值得的!”

    城主战死,城主派的太乙金仙顿时四散逃窜,夫人这一边的太乙金仙没有追击。他们想要的只是利益,把那些人赶跑了正好可以占据他们的矿场和财富,要是追上去很可能惹急了那些人,到时候狗急跳墙说不定就栽跟头了。

    但黑湖鸢蓝一抬手,大阵启动笼罩碧月城,把想逃出去的人全都挡在了城中。

    “把他们杀了,一个不留!”黑湖鸢蓝冷漠下令。

    夫人一边的太乙金仙面面相觑,黑湖雄山战死,现在已经是利益分配的时候了,他们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栽跟头。但目光悄然瞥过黑湖鸢蓝,他们转身向那些逃离的太乙金仙追了过去。

    很快,战斗声从远处传来。

    看着这些人的背影,厉刃脸上露出一抹不屑,他并没有去追击,而是留在了黑湖鸢蓝身旁。

    空中白衣秀士的元神向他飞过来,“刃,我力量耗尽,要麻烦你照看一段时间了。”

    “是!”厉刃低头恭敬回应,然后伸手取出一个拳头大的漆黑圆珠,“还请大人在幽魂珠中暂作恢复,等回到族内,小人再送大人去养魂殿。”

    白衣秀士点头,然后看向黑湖鸢蓝,“鸢蓝,希望你记得之前的承诺。”

    黑湖鸢蓝看着他,没有开口。

    眉头一皱,白衣秀士脸上有些不悦,他一抬手,黑湖鸢蓝胸前一枚坠子光芒一闪,无数的符文在她的体内一闪而逝。

    黑湖鸢蓝皱眉看着他,神色依旧平淡,“你们在这坠子上做了手脚。”

    “只是一点小手段,可以禁锢你的修为,哪怕你是顶阶太乙金仙。”白衣秀士脸上露出嘲讽,“这只是我们的一点备用手段而已,只要你按约定把碧月城的势力管理交给我们,这罗坠就永远只是一个掩饰气息的灵宝。”

    “哼。”黑湖鸢蓝似乎嗤笑了一声,“怪不得你们会这么大方地把这个给我,还帮我提升修为,原来如此。”

    白衣秀士淡淡地道,“只是一个保险,希望夫人不要介意。”

    “介意?我介意有用吗?”黑湖鸢蓝脸上露出嘲讽的笑容,“这罗坠根本就拿不下来吧?”

    “这枚罗坠虽然只是一件中阶先天灵宝,但因为是链接元神的,所以效果很强,能够瞒过顶阶太乙金仙的感知。”白衣秀士神色依旧淡淡,“但也因此,唯有顶阶太罗金仙才能拿下来。”

    黑湖鸢蓝看着他,神色冰冷。

    白衣秀士淡定地与她对视,神色不动。

    一道黑色光芒抹过,如雷霆乍现,下一刻便已经穿过了白衣秀士的身躯。

    “呃……”身躯一晃,白衣秀士的元神破碎消散。

    光芒隐去,黑湖鸢蓝眉头一皱,一股强大的气息轰然爆发,正是顶阶太乙金仙。

    此时,黑色光芒消隐,原本已经“死去”的镇中阁主站在一旁。

    黑湖鸢蓝看向身旁的厉刃,目光冰冷。厉刃是白衣秀士的下属,也是风鬼家族的人——不能留!

    但厉刃只是向镇中阁主弯腰一礼,“恭喜城主大人再掌大权!”

    镇中阁主一抬手,黑湖雄山的尸体和血冥剑一同落到他的手中。拿着血冥剑,轻轻一挥,他的脸上露出愤恨神色,“这件宝物终归还是我的!”

    一挥手,黑湖雄山的尸体被斩成数段,他冷笑,“当年你暗算我,现在我就让你碎尸万段!”

    “父亲!”黑湖鸢蓝突然开口叫住了他,然后传音道,“厉刃是怎么回事?”

    “哦,他呀!”镇中阁主,或者说是当年的碧月城城中,黑湖鸢蓝的父亲黑湖林虎,扫了一眼厉刃,他语带不屑,“不过是一个有点野心的废物罢了。”

    黑湖鸢蓝对这个回答并不满意,但也没有多说,只是转而问起别的,“如今城中形势混乱,父亲打算如何?”

    “当然是重新掌权,让他们知道我黑湖林虎又回来了!”镇中阁主一脸狂傲。

    “可是,在族中恐怕不好处理。”黑湖鸢蓝担心的不是这小小的碧月城,而是黑湖家族对这件事的看法。虽然无法坐实他们勾结风鬼家族的人,但击杀同族大罗强者绝对会引起长老会注意,那些人可不是好对付的!

    黑湖林虎一声大笑,“放心吧,族中不会管他的。”

    “可就算不管他,也不会不管这柄剑的!”黑湖鸢蓝深知族中那些人的贪婪,这柄血冥剑绝非凡物,若是被他们得知了,凭她父亲一个初阶大罗是保不住的!

    听到这话,黑湖林虎略一沉吟,有些迟疑地道,“应该没关系的,我在族中还是有几分颜面的。”

    黑湖鸢蓝沉默了,她知道自己是说服不了父亲了,只能轻叹。

    “唉,竟然还有一个大罗,真是麻烦啊!”夜风根本不在乎那些曲折的情节,他要的只是结果。现在形势已经明朗,显然这位大罗就是最后的赢家了。

    他的身影悄然前行,他现在的任务就是——收场!

    手中出现长剑,突然他眉头一挑,脸上有点古怪。

    一柄剑刺在黑湖林虎的身上,从背后贯穿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