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 > 正文 第209章 丁落音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小心些。”林小山站在岸边看她。

    她冲着林小山点头,正要上岸,又听杨秋香尖利的声音再度传来:“落音啊,今儿个咱们出门没看黄历,看到的都是些什么人的,不是寡妇就是她。”

    丁落音娇柔一笑:“表姐,咱们还是回去吧,回头姑母该担心了。”

    “走什么走,你还不知道吧,这人就是厚颜无耻,老缠着我大哥那位。”杨秋香啧啧有声。

    林香草已经上了岸,搬了一个大石头,朝着杨秋香高高的举了起来。

    杨秋香一愣,竟有些惊住了。

    “你,你想干什么,林香草,我告诉你,你。”

    不等杨秋香将话说完,林香草就扔了手里的大石头,霎时间,水花四溅,打湿了岸上的亮色袄裙。

    丁落音率先尖叫了一声,杨秋香的脸上,身上,也沾了不少水渍。

    “林香草!”杨秋香气急败坏的嚎了一声。

    “这人怎么这么粗鄙不堪?秋香,我们还是先回吧,往来人多口杂,莫要毁了名声。”丁落音小声劝着。

    杨秋香哪儿肯,倒是丁落音适时补了一句:“你别忘了,姑母已经让媒人帮忙找良配了。别因小失大。”

    说到底,丁落音才来林家村,不想遭人口舌。

    “你给我等着!”杨秋香心有不甘,可还是被丁落音劝走了。

    “往后可不能由着别人这么欺负你。”林香草走到杏花跟前,将洗衣棒还给了她。

    杏花咬着嘴唇,接过了洗衣棒,这才闷闷的应了一声。

    林香草竟有些怀疑,如此怕事的她,当初又怎会帮自己?

    摇了摇头,带着林小山一路沿着河道往下游走,这两日,她的猪草都是在河道下游打的。

    不但嫩,还好割,不一会儿就能打上一背篓。

    两人打了半背篓的猪草,倒是在下游的水坨边上发现了很多稗子,那些稗子明显是被人扯了之后,扔下的。

    如今,稗子的颗粒十分饱满,林香草见了,竟也舍不得用背篓来装猪草了。

    她用镰子割了稗子下来,全部装在背篓里,竟也装不完,姐弟两又赶紧背了回去,跑第二趟。

    忙活下来,已经是晚上了。

    林香草将稗子密密麻麻的铺在屋檐下,阮氏已经做好了饭。

    四人坐回桌面上,李长朔忽然说了一句:“听说,你又招惹杨秋香了?”

    林香草顿了顿,狠狠地扒了一口饭:“她倒是会恶人先告状。”

    阮氏给林香草夹了一块炒竹笋,柔声一笑:“她一回屋就闹得天翻地覆,要不是杨里长,早闹到这里来了。”

    “他敢!”李长朔冷冷的说了一句,又看向林香草,却见林香草古怪的看了一眼,这才不自在道:“谁敢打扰我娘休息,我定跟她不客气。”

    林香草撇嘴:“全村的人都知道。”

    李长朔动了动唇,还想说些什么,可一时之间,又不知如何开口。

    “香草你这些个稗子,倒是跟粮食一样讨喜,只可惜了不是粮食,也不能酿酒。”

    林香草怔了怔,前些时日的稗子馅儿,她确实做了不少,若是再做,倒是多余。

    “二舅母,你看见我娘酿过酒吗?”林香草扭头看向阮氏,心里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 不光看过,还打过下手呢,你爹娘酿的酒,别说林家村了,整个赵县,也没人能比。”

    阮氏说着,林香草忽然放下了碗,满眼放光道:“那二舅母,你帮我,把这些稗子酿成酒怎么样?”

    阮氏一愣,继而苦笑:“我虽是打过下手,可好歹这么多年了,更何况,这稗子,能出酒吗?”

    “能的,我明日就晒它一晒,现成的工具,试一试,吃不了亏。”

    正说着,李长朔又不冷不热的回了一句:“浪费时间。”

    “李长朔,说人话不行?”林香草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阮氏看了看两人,本以为两人又得唇枪舌战一番,不曾想,李长朔却淡淡的回了一句:“我认识一个酿酒的老师傅,我让他过来帮个忙就成了。”

    ······

    赵九重修缮大坝一事,已经过去两日有余了。

    赵县百姓对这个富贵出生的知县大人,也颇为赞誉。

    只说有如此懂得民生疾苦的父母官,真是他们赵县百姓的福祉。

    为此,还有不少百姓到大坝处送吃送喝,赵九重每每遇上,必得道谢后,好言劝退,无一接受。

    这倒让赵县百姓,越发崇敬他。

    这日一早,赵九重刚刚检查完昨日大坝的修缮之处。杨八斤就喘着粗气跑来了。

    待他站定,连忙道:“赵大人,赵府来人了,赵家家主回来了,让你务必赶回去。”

    爹回来了?

    赵九重微愣,点了点头,又让杨八斤回去通知钟捕头过来,这才离去。

    刚到镇上,就看到孙勇正在追赶着一个头戴方巾的男人,那男人跑的极快,沿路打坏了不少摊贩的东西。

    “抓小偷,抓小偷!”人群后,又有人跟了上来,赵九重了然,孙勇追的那人,该是小偷无疑了。

    快步跟了上去,眼见着孙勇终是将那人抓住了,整个人也放了心。

    再看路边还躺着一个姑娘,像是被那小偷给撞倒的,赵九重见她良久没起,担心她有事儿,便走了过去。

    “姑娘,你没事儿吧。”

    李月娇一听到这话,就想反问说话的人自个儿来摔一跤试试。

    可回过味儿来了,又觉着这声音很是好听,李月娇忍不住抬头,朝着说话的人看去,正好对上赵九重那张俊美无双的脸颊。

    李月娇的脸红了红,自从那日在街上看到过赵九重之后,她就没少梦到过赵九重,只是这一晃又过了好些时日,倒是再也没有见到过他。

    如今再见,他竟比初见的时候还要温和许多,特别是询问她的口气!

    李月娇长这么大,从来就没有看到过长得这么好看,又这么温柔的男人了,再想想自己要嫁的那个瘸子,她的心里就是一阵反感。

    “姑娘?”赵九重原本是出于本能的关心自己地方上百姓的安危,谁知道,自己问了这句话之后,对方却巴巴的看着自己,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赵九重特别不喜欢这样被人盯着看的感觉,特别是女人。

    “啊?”李月娇回神过来,发现自己竟盯着面前的俊美男子看了好半响,霎时间,又是一阵娇羞。

    垂着头,她羞涩的说了一句:“公子, 不用担心,我没事儿的。”

    声音微顿,又是异常羞敛的问了一句:“只不过,我的腿好像是崴了,想要站起来,也使不上气力。可以劳烦公子扶我一下吗?”

    赵九重的面色沉了沉,朝着一旁的处理好一切的孙勇看了去,孙勇倒说不排斥这样的好差事,怎么说来,李月娇本就长得有几分姿色,如今打扮起来,就更加娇美动人了。

    孙勇搓了搓手,连忙将手递了过去,李月娇娇羞的垂着头,以为是赵九重过来搀扶她了,心里一阵窃喜,这就将手放在他的手上。

    孙勇用力的拉了李月娇一把,却听李月静倒吸了一口凉气,道:“公子,痛,我这腿脚,想必是崴的不轻。还劳烦公子将另外一只手伸过来扶我一把。”

    孙勇张了张嘴,颇有些受宠若惊。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朝着赵九重的方向看去,可这时候,哪里还有赵九重的身影。

    想来,他的赵大人也是很放心让他来处理这种善后事宜了。

    想及此,孙勇十分自然的将手伸了过去,这才刚刚将李月娇从地上搀扶起来,就听李月娇柔声问道:“小女子今日幸得公子相助,还未问过恩公尊姓大名。”

    孙勇愣了愣,心里那股子受宠若惊之感越浓了。

    “我,我叫孙勇。”几乎是结结巴巴的,孙勇又关切的说了一句:“姑娘,你,你往后出门可得仔细着一些,像你这么漂亮的姑娘,可要保护好自己。”

    李月娇的心里正觉得意,以为那俊美公子也跟别的男人一般,三下五除二的,就能搞定。

    谁知道,如今听着这声音,怎么听,又怎么都不像。

    扭头,她很是诧异的朝着身旁的男人看了过去,当看到孙勇那张脸的时,顿时没忍住惊呼了一声。

    孙勇也被她吓了一跳,还正当在奇怪着眼前的女子为何这般奇怪,之前还娇娇滴滴的,如今就大喊大叫了。

    可看到李月娇整个人已经站到了离她几步开外的距离,连忙问道:“姑娘,没事儿,要不我来扶你回去吧。”

    “没事儿,我能有什么事儿?”李月娇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暗暗地在心里骂了一句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目光就向着四周看了过去。

    她明明看的很清楚,就是那个她午夜梦回的男人,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这个胡子拉杂的邋遢男人了?

    “姑娘,你不是崴了脚吗?”

    孙勇狐疑的看着李月娇,只奇怪女人为何这么善变。

    李月娇摆了摆手,正想离开,又想到面前这邋遢男人分明是跟刚刚那位公子过来的,这才柔声问了一句:“公子有所不知,适才还不舒服,如今站了一阵,倒是适应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