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我能提取熟练度 > 正文卷 第1256章 忽悠绝世好剑!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夜兄!”

    大喝声中,一道灰色的人影已经拦在了夜未明与冷胭的面前,看得夜未明那叫一脸的懵逼。

    要知道,他、冷胭还有阿黄这一男一女一狗,此刻正坐在双人飞椅之上,由阿红拉着,在天空之上飞行赶路来着。

    这里距离地面的垂直高度,至少也有100米以上!

    究竟什么人的轻功居然如此便条,可以凭空跃起百米距离,拦住他们的去路?

    夜未明定睛一看,原来是聂风……

    那没事了。

    却见此刻聂风负手而立,身上的长衫与秀发在罡风的吹拂之下飞扬乱舞,而他脸上的表情却是肃穆之中带着几分恬静,便如同《冰心诀》一般天塌不惊,与被狂风吹乱的衣发形成极为强烈的反差。

    这种反差给人带来的视觉冲击是极为强烈的,在这一刻,聂风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风中之神,正在御空飞行。

    身体悬停在半空之中,足足0.5秒未曾下坠!

    平静无波的目光落在夜未明的脸上,却听聂风一脸凝重的开口说话:“夜兄,拉我一把。”

    “咻!”

    随着话音一落,聂风的身形已经开始朝着下方坠落下去。一开始下坠的速度很慢,后来却是越来越快……

    原来,之前能够一跃拦在飞鸟身前,已经是聂风将潜力完全爆发之后的最佳表现了。

    至于在半空之中悬停的那0.5秒,则是物体在被抛起之后,力道耗尽,转为下坠之前所必然经过的一个缓冲过程而已。

    而聂风居然能利用这短短0.5秒的飞行缓冲期,结结实实的装上一波逼,这种将“装逼”二字印在骨子里的独特气质,恐怕也是没谁了。

    虽然看到有人比自己还能装逼,心里多少有那么一点不爽。但聂风这个人的确是够朋友,夜未明可以眼睛也不眨一下的弄死他同母异父的亲弟弟,但却绝不忍心看到他从半空之中就这样摔下去丢人。

    无奈之下,夜未明摇了摇头,一道剑光便从他背后的“尚方宝剑”剑鞘之中弹射而出,径直朝着聂风下坠的方向飞刺而去。

    聂风见状一惊,他实在想不通夜未明为什么会突然对他出手?

    就在这时,耳边却是忽然传来夜未明的声音:“抓剑!”

    聂风这才知道夜未明的用意,同时刚好见到御虚宝剑在即将命中他时一个急转,却是将剑柄留给了他。

    于是毫不犹豫的一把抓住剑柄,却惊奇的发现,这把看似被夜未明凌空投掷出来的宝剑之中,竟然蕴含极为着惊人的力量,甚至可以维持他的身体重量悬在半空,使之不至继续下坠。

    御剑阻止了聂风从半空之上摔下去的丢人处境之后,夜未明也立刻驾驭着阿红,与聂风一起,缓缓的朝着下方降落而下。

    因为就在他刚刚出手救援聂风的时候,却惊讶的从下方的雪地之上,感受到了两股熟悉的气息。

    其中一个是剑皇,另一个则是步惊云的绝世好剑!

    夜未明带着聂风、冷胭、阿黄和阿红一起从天空之中落下,而后更是将阿红、阿黄同时收回宠物空间,将双人飞椅收回包袱、御虚宝剑重新归鞘,这才将疑惑的目光在聂风与剑皇身上扫过,疑惑的问道:“步惊云出事了?”

    闻言,聂风还没有说什么,一旁的剑皇却是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怎么知道出事的是步惊云?”

    “再者,步惊云对绝世好剑视若生命。”

    “在拜剑山庄的剑祭之中,他明明不像我那样可以视烈焰如同无物,却依旧拼死冲入炉火之中争夺剑心。后来,无名担心他杀心太重,将绝世好剑抢走,并与他定下一招之约。步惊云更是不惜以死明志,赌上性命也要重新拿回绝世好剑!”

    “可现在,绝世好剑却出现在了剑皇前辈你的手上,除了步惊云出事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

    “嘿嘿……”听到夜未明条理清晰的分析,剑皇却是嘿嘿一笑,跟着解释道:“没想到,你这小子,也有猜错的时候。”

    夜未明闻言不由眉头一皱:“我猜错了?”

    “猜对了。”剑皇得意的说道:“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步惊云的确是出事了,但他出事与否,和绝世好剑落在我的手中,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跟着,剑皇便将绝世好剑易主的前后经过,仔仔细细的与夜未明讲述了一遍。

    原来,之前步惊云带着一众小伙伴们,保护无名撤退的时候,又遇到了绝心提前在退路上安排的大批鬼叉罗追杀。

    步惊云为了保护无名的安全,将无名交给小桥等人,却独自一人留下断后。眼看着追兵太多,于是他便在小伙伴们通过一座吊桥之后,立即挥剑斩断了吊桥。鬼叉罗训练有素,竟然通过一个抓着一个的搭人梯方式,在那种情况下保存住了大半兵力。

    而步惊云却是从万丈悬崖之下跌落下去,被恰巧从那里经过的剑皇救下。

    剑皇见步惊云在重伤昏迷之后,依旧把绝世好剑死死的握在手里,不肯放松。于是便在他醒来之后,提出让他用绝世好剑来报答自己的救命之恩。

    其实说是要剑,倒不如说是剑皇的一点恶趣味而已,他就是想要看看步惊云打算如何拒绝用这种方式来报答他的救命之恩!

    然而,让剑皇万万没想到的是,步惊云在听到他的提议之后,只是沉默了两秒,然后便直接将绝世好剑抛给了他。跟着一言不发的转头就走,只留下一脸懵逼的剑皇,和同样懵逼的绝世好剑。

    这时,却听聂风叹了一口气,之后说道:“云师兄一生最大的目标就是为了向雄霸复仇,当初争夺绝世好剑的目的也同样如此。”

    “现在雄霸已死,或许他也希望可以放下绝世好剑,去过上一些平静的生活吧?”

    说到这里,不禁摇头叹道:“不过可惜,他想要平静,但有些人却是不肯让他平静。”

    夜未明微微点头:“是无神绝宫动的手?”

    “不。”聂风摇头:“我之前与夜兄分开之后,便去寻找云师兄,一路沿着打斗痕迹追踪过去,却是从路人的口中得知,云师兄在身受重伤之下,已经被朝廷的人给抓走了。”

    是朝廷的人抓走了步惊云?

    夜未明闻言立刻眉头一皱,随之马上摇头:“这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剑皇这时却是插话说道:“步惊云之前杀捕神,闯后陵,犯下的可是欺君之罪,朝廷对他出手,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好吧!

    夜未明越发的确定,剑皇当年为了剑道而放弃皇位,绝对是中原之福!

    在“风云秘境”的背景故事里,剑皇、文隆、武昌都先后做过皇帝,但在夜未明看来,三人之中,也就只有武昌这个皇帝做的最称职。

    剩下的两个……一个比一个能打!

    可问题是,你一个当皇帝的,难道不应该深谙君王之道,懂得如何权衡朝廷之间的各种利益关系,最大程度上为天下安宁,百姓福祉殚精竭虑吗?

    一个皇帝,光能打有什么用?

    嗯……

    想到原著剧情里武昌皇帝的遭遇,再想想文隆皇帝正面压制双龙元断浪的霸气表现……

    夜未明也不得不承认,起码在“风云秘境”里面,能打还真有用!

    “所以。”夜未明看了看一脸期待的聂风,以及有些玩世不恭的剑皇,无奈的说道:“聂兄本来打算闯进皇宫营救步惊云,结果却是先后遇到了剑皇前辈和我?”

    聂风点了点头:“正是如此,我知道此事会让夜兄为难,但现在绝无神明显来者不善,我们……”

    “我懂。”夜未明不等他说完,便打断了他道:“不过关于步惊云的事情,聂兄也没有亲眼所见。我感觉,或许可以从这把与步惊云心意相通的绝世好剑之中,找到一些线索。”

    剑皇闻言顿时一惊,下意识将绝世好剑紧紧的搂在怀里,并摆出一副“你不要过来”的表情,警惕的问道:“你想干嘛?”

    夜未明那叫一个无语啊。

    拜托!

    你现在的身份是当朝皇帝他大伯,而我却是一个吃皇粮的捕圣。

    我敢抢雄霸的东西,抢绝无神的东西,难道还敢抢你的东西不成?

    无奈之下,夜未明只能像哄小孩似的,将自己可以沟通剑心的本事和对方说了一遍,这才从剑皇的手中接过绝世好剑,一边轻轻用手抚摸着剑身,同时催动自己体内的“真、善、美”之剑心,去沟通绝世好剑内的“贪、嗔、痴”之剑心。

    利用剑心之间的感应,将自己的想法传递了过去:“绝世好剑。你想不想救步惊云出来?如果想的话,便在接下来的行动中,听从我的安排,我会在需要的时候,透过‘真、善、美’之剑心,传递给你一些功力,并且向你下达指令。”

    “只要你肯配合我,我保证可以让你回到步惊云的身边!”

    绝世好剑本就通灵,感应到夜未明的剑心传识之后,剑身立刻便微微的颤抖了起来,同时一则讯息已经通过“真、善、美”之剑心,传达到夜未明的意识之中:“我凭什么相信你?”

    这家伙,警惕性还挺高。

    夜未明微微一笑,再次传递意识:“我掌握的剑心,核心是什么?”

    绝世好剑:“真、善、美呗。”

    夜未明:“真、善、美,会撒谎吗?”

    绝世好剑足足沉默了两秒,感觉夜未明这么说,貌似还真没啥毛病?于是便再次颤动剑身做出回应:“好吧,我就相信你一次。”

    搞定了!

    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后,夜未明这才将绝世好剑还给剑皇,随之转过头,对另一边的冷胭说道:“冷胭姑娘,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恐怕将会十分的凶险。所以,你还是不要跟过来了。”

    冷胭闻言十分乖巧的点了点头:“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不去给公子添麻烦了。刚好我也有一点其他的事情需要去做,便等到公子救出步惊云之后,我再来找你好了。”

    言罢,已经展开轻盈矫健的身法,很快便消失在了风雪之中。

    打发走了冷胭之后,夜未明这才转对聂风与剑皇说道:“我刚刚沟通了绝世好剑的剑心,却并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答案。事不宜迟,我们这便出发前往皇城,计划神马的,边走边说吧。”

    于是乎,一行三人便这样各自展开身法,朝着皇城方向飞奔而去。

    ……

    与此同时,冷胭走进距离剑宗不远的一处城镇的铁匠铺。

    铁匠铺的老板见到冷胭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居然穿得如此清凉,加上又背着一对宝剑,自然意识到这是一个武功不俗的武林中人,于是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一脸赔笑着凑上前去问道:“这位姑娘,想要卖点什么?”

    冷胭的目光在铁匠铺中四下打量一周,最终却是落在了火炉以及一旁的水池之中,发现这些东西完全符合标准之后,这才用略显清冷的声音开口说道:“老板,我并不想买东西,只是想借你这类火炉一用。”

    “我要自己动手,修理一口宝剑。”

    铁匠铺老板闻言,脸“唰”一下的沉了下来:“姑娘你这就不对了。我们这里是卖手艺和兵器的地方,而不是租借火炉、铁锤的地方。”

    “你能去耕地里面买锄头么?”

    冷胭摇头。

    “你能去樵夫那里买斧头吗?”

    冷胭再次摇头。

    “你能去衙门里面买佩刀吗?”

    冷胭继续摇头。

    “这就对了嘛!”铁匠铺老板嘿嘿一笑,略显得意的说道:“姑娘如果有什么刀剑需要修理,可以将它交给我来代劳,但想要借我这里的火炉和铁锤……”

    “啪!”

    不等铁匠铺老板把话说完, 冷胭已经将一锭五十两的金子放在了铁案之上,拍出了一声脆响:“这些钱,相信不论要从农夫的手中买到锄头,还是从樵夫手里买斧头,亦或是从衙差手里买佩刀,都不是什么难事。”

    对于冷胭这种明显在用钱砸人的行为,铁匠铺老板义正言辞的表示:“姑娘,你说得对!”

    然后便是生怕冷胭后悔似的,一把将金子抓在手中,又对冷胭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我这里的东西,姑娘请随便用。如果有什么其他的需要,也可以随时吩咐。”

    冷胭点了点头。她并没有任何嘲笑铁匠铺老板市侩的心思。毕竟,要在这个纷杂的世界上生存,谁都不容易!

    只是自顾自的取出了一把剑身之上布满了缺口的宝剑,正是巨阙!

    目光在巨阙的剑身上平静的扫视而过,冷胭清冷的眸子里已经充满了关爱之色:“虽然公子现在已经有了无双,但巨阙毕竟也是他曾经的爱剑,如果能够将其修好的话,相信公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哎……公子的实力实在是太强大,强到属于他的战斗,以我的武功,根本就帮不上任何的忙!”

    “想要不被他嫌弃,能够一直跟在他的身边,就必须要想办法证明自己的价值才行。”

    说完,却是曲指轻轻在巨阙的剑身之上一弹,令其发出一声清脆的剑鸣:“巨阙,准备好重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