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时光游戏坊 > 正文 第442章 冰之世界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伟大导师梭伦就静静地站在窗边,静静地看着伏在地上到处摸索的安心,一言不发。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可以看到辽阔的海平面已经镀上了一层橘红色,太阳就快落山了。

    但伏在地上的安心却一无所获!

    别看梭伦脏兮兮的,穿着一件破旧的仿佛守护七色花以来就从没洗过的长袍,不修边幅,满脸胡子肆意增长,甚至眉毛胡子都分不清了,但这老家伙的屋子却是干干净净的,甚至可以用一尘不染来形容。

    伏在地面上的安心借着夕阳的余光看过去,前方一览无遗。大理石地面光彩照人,哪里有什么花瓣的影子?

    “您,您确定早上花还是完整的?”趴在地上的安心问道。

    “对。”梭伦点了点头说道,“我在享用早餐的时候无意中瞥了花瓶一眼,那时候花瓣还是完整的。”

    “那能去哪呢?”

    “真笨。”梭伦带着一脸坏笑说道,“花瓶里找找啊!”

    “哦,对啊!”

    安心立刻站了起来,自己竟然忽略了这最值得寻找的地方?

    那花瓶古色古香,俨然一个密不透风的空间!

    等等,自己怎么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

    安心偷偷的瞥了一眼,果然,伟大导师梭伦的脸上挂着一副恶作剧成功后孩童般的笑。

    他是故意的!

    三枚花瓣就在花瓶底部,完好无损。将这三枚花瓣拿在手中后,安心的一切疑虑都消失了。因为这由大西洲石雕刻而成的花瓣实在是太坚固了,拿在手中竟然有种握着坚不可摧的钢铁般的感觉,这样的花瓣是绝不可能被损毁的。还有,每一枚花瓣都闪烁着一种奇异的光芒,如梦似幻,叫人不得不相信其中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安心从未见过这样的材料。

    “找到了?”梭伦问道。

    “嗯。”

    “给我。”

    “好吧。”

    “点烟!”梭伦连珠炮般说道,“老夫在修理东西的时候手中必须抓着烟斗,不抽那么几口感觉手就会发抖。”

    ……

    天地之间一片银白。

    茫茫大地全部都被冰雪覆盖,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不只是大地,连天空仿佛也被这冰雪所侵染,露出一种淡淡的银白色。

    此刻,天地间一片寂静,仿佛这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世界。

    但就在这世界的中心有一辆车。这是一辆可以在冰雪中尽情驰骋的车,因为这辆车的底部并没有车轮,而是安装着两条长长的冰刀,就像伏在冰原上的一只巨大的溜冰鞋。

    这辆车造型奇特,它有顶棚也有底盘,但就是没有外围,所以走起来一定是四面漏风。坦白来说,这辆车就像是旅游景区常见的游览车的模样,但真不知道有谁想乘坐这样的车在这冰天雪地中兜风?

    但此刻这辆完全不应景的车上偏偏坐了不少人,而且全都不是普通人,尤其是最前面的两位,无论是谁看到了怕是都无法挪开双眼。

    这辆车的车头被塑造成了一种巨鸟的头颅的形象,这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动物,既像是凤凰又像是大雕。巨大的鸟头上还戴着花冠,在花冠上沿有七个明显的突起,形成了七个莲花座。此刻,只有一个莲花座上空空如也。因为其他六个莲花座上都分别插了一只花,一只由七个花瓣组成,每一枚花瓣的颜色都不相同的七色花。

    这辆车从前向后一共有五排座位,最前面坐着两个人。右手边位置坐着一个男人,看上去三四十岁的样子。他有着漆黑的长发,漆黑而狭长的双眼。那双眼睛明亮极了,仿佛看穿了世间的一切。他的脸庞轮廓分明,下巴呈现出一种完美的弧度,就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帅气二字已经不适合形容他了,因为他的身上还带着一种圣洁的气息,就像是某个传说中的天神一般。在他身旁坐着一个女孩,漂亮的就像是从童话世界中走出来的公主。纵然外面是冰天雪地,但她只穿着一身红色短裙,裙摆下露出的双腿是那样修长,那样晶莹,甚至可与这冰雪一较高下。

    无论是谁看到这两人怕是都会认为自己眼花了,这难道不是天上的神灵下凡了?

    不用说,坐在第一排的这两个人自然就是Z先生和萧晴了。

    在他们身后,美树老师自己独占了一排位置,再后面美果正和阿猩玩的起劲,而雷伊坐在了美果和阿猩后面,身后还剩下一排座位。

    也不用说,插在最前面花冠上的自然就是他们六个人找到的七色花了。

    如果坐在这六个人的位置上来看的话,这花冠的背面还有一串数字,是鲜红色的倒计时。

    此刻,数字快要走到尽头了。

    “真是的,”美果打破了沉默,她撅着小嘴嘟囔道,“安心哥哥到底行不行啊?”

    “就是。”这一次美树老师站在了美果一边,“老夫本以为雷伊会是最后一个,谁知道雷伊都在这冻了半天了,安心还没有进来。”

    “我们只能相信他了。”最前面的Z先生说道。

    鲜红的数字走到了最后三分钟。

    3:00……

    2:59……

    2:58……

    尽管Z先生口中这样说,但他不知不觉紧张起来。

    紧张?

    这可真是少见。要知道在Z先生的人生中,他从来都没有紧张过!

    但这一次不一样。

    从已经共享的信息中(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将七色花插到莲花座上后,得到七色花的人的经过就会自动被车上的人共享),Z先生嗅到了一丝气息,一丝可以解开他所有人生疑惑的气息。所以Z先生非常珍惜这次机会,他绝不想失败!

    “放心吧,”萧晴淡淡地说道,“安心会来的。”

    “为什么?”美树老师忽然问道。

    “因为……雷伊来了啊。”萧晴欲言又止。

    话虽然没有说的很明白,但车上都是些什么人?他们马上就明白了萧晴的意思。

    也就剩下雷伊自己不明白。

    就在这时,渐渐放下心来的Z先生忽然问了一个雷伊一坐上车就想问的问题。

    “晴儿,”Z先生微笑着说道,“你冷吗?”

    “不,”萧晴也微笑着说道,“一点都不冷。”

    “怎么可能不冷呢?”美果嘟着嘴说道,“果果我穿的这么厚还冷呢,晴儿姐姐就穿了一件淡薄的裙子怎么会不冷?”

    “就是,”美树老师说道,“可惜老夫的衣服都给美果披上了,要不然……”

    美树老师一边说一边四处张望起来。

    “Z先生穿的也很凉快啊,”很快美树老师的目光定格在雷伊身上,“你小子还穿了个外套啊,正好,你的机会来了。”

    雷伊就是再迟钝也明白这个“机会”是什么意思,他当即就要脱下自己的外套,就在这时萧晴发话了。

    “雷伊,谢谢你。”萧晴回眸一笑,“我一点矜持的意思都没有,我是真的一点都不冷。”

    “我也不冷。”一旁的Z先生说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有问题?”机器猩猩忽然说话了,他瞪着一双圆眼睛说道,“什么问题?”

    “阿猩你是不是没有超频啊?”美果忽然说道,“这么简单的事情都看不懂吗?”

    这么简单?

    坐在后面的雷伊皱了皱眉头,他是一点也没看懂。不只是现在,自打坐上车之后,这些人的对话就像打哑谜一般。尽管每个人的经历雷伊都清楚了,但他们的对话自己大部分都听不明白。

    果然,智商的差别才是最大的那道鸿沟!

    “还是不懂?”美果看着机器猩猩那圆圆的眼睛说道。

    “不懂。”阿猩如实说道,“你们人类的感官太复杂,纵然我拥有T51芯片,有时候也整不明白。”

    “这简单。”美果忽然问道,“老爸,你冷吗?”

    “哈哈,当然是有点冷,毕竟外套披在你身上了。”美树老师充满爱怜的说道。

    “那雷伊哥哥冷吗?”美果问道。

    “冷。”

    “果果也很冷。不知道阿猩冷不冷呢?”美果问道。

    “我可以随时关闭感受温度的中枢。”阿猩说道,“但这冰天雪地的还是对我有些影响,会使各种传感器的运行速度变慢。所以阿猩觉得自己笨了很多!”

    “看到了吗?我们这几个人,包括阿猩都觉得冷。但晴儿姐姐和Z先生却一点都不冷,这就是问题所在。”美果摇晃着小脑袋说道。

    “这说明什么呢?”雷伊忽然问道。

    “这说明从进入游戏之后,他们两人就与我们不同了。”美果想了想又补充道,“不,说不定远在进入游戏前他们就与我们不同。”

    “好了美果,”美树老师忽然出声打断了美果,“还是让我们关心一下安心的问题吧。”

    此刻,鲜红色的倒计时已经走到了最后一分钟。

    “如果那小子能够赶过来,那么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去思考这些不同。”美树老师说完后做出了一个祈祷的手势,“让我们一起来为安心那个笨蛋祈祷吧!”

    “……好吧。”美果也将两只小手合十,并且闭上了眼睛。

    萧晴和Z先生相互看了一眼,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