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冒险战纪 > 章节目录 第184章 幕后之人的邀请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许久,两人都没爬起来。

    最后穿透那透明的隔离层的时候,【绝界】已经基本无法维持,洛河的恶魔皮肤已经消散了一层。此时洛河的【恶魔降临】已经散去,墨蓝色的【潮汐战甲】已经破破烂烂,露出了下方已经脱了一层皮的皮肤,猩红的血液正在从浑身上下不断溢出,看起来十分的渗人。

    而被洛河紧紧搂在怀中的白依却是丝毫无伤,虽然本能的被骇人的【死亡法则】气息逼得喘不过气来,但此时还勉强有行动能力,白依费力地掏出数片绿色的【勒斯坎树树皮】,塞入洛河口中。

    白依自己也吃下一片树皮,阵阵生命能量在体内流转,全身的伤势在快速恢复。

    终于脱险!

    白依屈膝而坐,洛河静静的躺在她身边,白嫩的玉手抚摸着洛河清秀的脸颊,美目中流露出一股温柔的爱意。

    不过,白依还是未从先前的惊险时刻中回过神来。已经被【死亡法则】笼罩在【绝界】之中的二人,元气也即将耗尽,白依手足无措的情况下,洛河则当机立断的选择了殊死一搏。

    “墙壁为什么会发生这种诡异的变化?为什么又会突然出现生路……”

    似乎这个世界上大部分与洛河有所交集的人,都变成了十万个为什么。这不怪他们,只是洛河以超脱这个世界的意识和规则,做到了太多他们无法想象的事情。

    单说【双生脐带】的使用,是背后的制作者自己都没有想到的。

    虽然卡片是由身处异界的制作者制造的,但卡片的效果和备注是洛河所带的系统的超强解析能力给自行生成的。

    “目标”这个用词自然是非常的准确,也被洛河敏锐的捕捉到了。

    若是换做土著民来使用,十有八九,哦不,千有九九九都会选择将两个敌人连接起来,一网打尽。(PS:那样其实更危险,因为如果其中一人加BUFF,两个人身上便都会生效)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这水晶墙壁的变化,就是【双生脐带】带来的互相影响!

    【双生脐带】是一种来自于异世界(所以对于洛河来说应该算是异异世界)中的不明生物留下的一段肠子,被卡片制造者无意间获得。洞悉了上面的那不存在于世的神秘沟通力量,卡片制造者惊叹之余,即将将其分成了几百份分解压缩,封装到了卡片之中。

    洛河施展【恶魔降临】之后,水晶墙的内部就已经开始蠢蠢欲动,由于某种原因而未能表现出来。

    而在洛河张开【绝界】之后,那[混沌]属性的元气让抑制水晶层同化的力量措手不及,进而无奈的任由水晶墙发生了异变。

    在洛河使用【恶魔降临】后,恶魔基因蔓延的同时,【双生脐带】立即就将洛河身上的恶魔基因提取了出来,顺着虚空之中的法则丝线传递,完全反映到了水晶墙壁上!

    墙壁自然不可能长出黑色的皮肤和骨质,那么误打误撞之中,路西法的第二形态:触须黑魔,就降临到了水晶墙壁之上!

    【死亡法则】本就是恶魔族极其善用的法则,与那触须算是同源。于是,触须自由的生长在灰色气息之中,直至对洛河二人出手!

    而后,在洛河的殊死一搏之后,【硫磺火】喷出一条生路,洛河带着白依奋力的穿梭在其中,生路过于狭小以至于洛河的恶魔翅膀当即湮灭。

    但不为人知的是,洛河眼中在那一刹那闪过一抹数据流。

    【你使用了[强运·概率掌控],剩余时间1秒】

    水晶墙是个无机物,理论上来讲,它的身体完全对称,根本没有身体部位之分,那么洛河切去身体的一部分,墙壁上的同化应该就是随机的。随机的,就有控制的可能性。

    生死关头不能想着省资源,洛河毫不犹豫的开启了24小时内最后一秒【概率掌控】,赌上一线生机。

    至于最后脚底喷射的冲击波,是新得到的技能——【真气爆破】。

    ……

    “哈……”洛河从睡梦中醒来,却感觉胸口被压住了。

    伸懒腰的动静惊动了伏在洛河身上睡着的白依,女孩忙不迭的抓起自己的魔杖,摆出战斗的姿态。

    “是我是我……肚子好饿啊……”洛河打了个哈哈,轻轻抚摸白依的黑发。

    白依温顺的转过身,朝着洛河笑了笑,那一刹那放佛天使下凡,让洛河心跳停了一拍。

    洛河忽然觉得口干舌燥,血气上涌。

    白依也是俏脸绯红,一言不发。

    “孤男寡女,劫后余生……这不是那什么剧情吗……”洛河心里似乎千万头小鹿在乱撞,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两个毫无恋爱经验的年轻人在互相表明爱慕之后,还从未进行过拥抱以上的交互。

    洛河做人的原则一向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此刻我真的是想上去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让他去做点什么,可现在他紧张的摸不着头脑,完全是一副“我不会反抗啦”的样子,被动的等待着。

    但白依堂堂白家长女,岂能主动送上前去,就算自己愿意,但那薄薄的脸皮也不允许。

    气氛在升温,但两人皆是一动不动,放佛是参加一场名为“比谁的脸更红谁就赢了”的大赛一般。

    “咳,虽然不该在这个时候打扰你们,但是你们已经这样僵持了10分钟了……”

    “如果两位不想继续做点其他的事,可否来我的面前一叙呢?”

    原本燥热的气息放佛气球被扎破了一般,猛然泄掉,洛河一个激灵站了起来,四处张望。

    “我是这座地下城的建造者,也是卡片游戏的开发者,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很多事情想问我,我也乐意跟你们说明一切,我没有敌意。”

    白依也迅速恢复了常态,出去两片绯红的脸颊,眼神已经换上了魔法师应有的犀利和睿智。看到洛河传来询问的眼神,白依朝着他点了点头。

    “那我们该去哪里找你啊?”洛河明知故问,眼前的原本已经破开一个大洞的墙壁应该是在两人熟睡之间被悄然修复,已经是死路一条。

    那么仅余的通道只剩下背后这一条看起来无比深邃的单行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