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网游小说 > 冒险战纪 > 章节目录 第207章 你的体内有个东西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洛河和白依已经在菲尔斯的心房之中停留了数十个小时,一直沉迷在这先祖的记忆旅程中。尽管这记忆喷泉花样繁多,来回喷涌,却总是有限的,100多种喷花都已经被洛河数清楚了。

    但两人身边何时多了一个人,是真的没注意到。

    也可能是那人太厉害了走路没声。

    洛河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老者,又瞄了一眼他的脚底,嗯,是真没声,飘着的。

    唏嘘的胡渣,苍劲的头发,高傲的眼神,一模一样的面容,洛河可以百分百的确定,这个老者就是菲尔斯!

    “……”

    现在的气氛十分尴尬,就好像你一棍子敲昏了某个人,进入他私人领域肆意翻查,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那般,根本不占理,私闯民宅在米国可是可以被合法击毙的……

    而洛河的眼中出去尴尬之外,还有一丝丝的警惕。记忆中的菲尔斯虽是鞠躬尽瘁、一身正气,但洛河可没忘记现实之中,没有了【磁性波动仓】压制狂气的菲尔斯那股无以言说的邪恶让洛河十分的忌惮。

    洛河脸上的表情淡然,但背部已微微弓起,左手护在白依身前,右手随时准备雷霆出击。

    “年轻人,你的特性,很有趣。”

    菲尔斯开口打破了沉默,洛河仔细的分辨他每一个发音,在心中不断的揣摩他每一个用词,“他似乎没有生气……”

    洛河横跨一步,挡在白依的前方,双手抱拳朝着菲尔斯一拱手,沉声道:“晚辈……未经允许闯入先祖内心世界,还请先祖……”

    “诶,”菲尔斯双手负背,轻飘飘的回过身去,“手下败将,说什么允许不允许,未免太看轻自己了。”

    洛河眼眉一挑,不知他是何意。

    “这种顶级科学家都是高傲之徒,又一个人在此过了几百年,性情难免会有些怪异……”洛河思索道,“先前看记忆中似乎有点老顽童的模样,但也不排除有可能存在潜在的精神问题……”

    菲尔斯当然没有精神问题,灵魂体已经没有了那些基于肉体硬件发生的病变,而在穿越之前一直是唯物主义者的老科学家,意志也是非常坚定的。若是被他知晓洛河此刻的方法,怕是甩手就是一耳巴子。

    “你的特性是【心灵之门】?”菲尔斯问道,原本转过去的他此时又转了回来,又转了过去,在原地转起了圈圈。洛河汗颜,您老玩上啦……

    洛河应了一声,奉承道:“先祖果然见多识广……”

    “还有【强化】、【锋利】、【爆炸】、【狂化】、【操控】、【放出】、【硬化】……”菲尔斯徐徐念道,盯了愣住的洛河一眼,道:“【变化】?”

    洛河默默的点头,菲尔斯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眼中透出一股惆怅。

    半晌,菲尔斯才又开口。

    “我三番两次的去‘招惹’那路西法,被狂气感染,不得已才躲在【磁性波动仓】中,”菲尔斯深深的看了洛河一眼,“而你小子,竟然能凭1阶的能力打破它,实在不简单。”

    洛河挠了挠头,一副小学生受到夸奖的样子,“没你说的那么好啦……”

    菲尔斯的眼神明显也是一愣,原本还夹带的一丝不爽也去了,暗自埋怨跟一个后辈斗什么气,“路西法拼死给我下的那一丝狂气之中,还是夹带了万分之一缕的恶魔魂魄,导致我后来越来越难以自控。”

    “本来看到你们的到来,我就打算直接将你们接到控制室中,却没想到那恶魔魂魄突然发难,虽然没有占有我的意识,但也让我无法行动,只能眼看着你们三……三个走上角逐的道路。”

    菲尔斯的眼神有些歉意,让洛河有些如坐针毡,急忙挥手道:“不不不,先祖言重了,对后辈的考验是必须的,不然你花那么大力气做的游戏不就明珠暗投了吗。”

    菲尔斯的脸色一沉,“那不是我做的!我要等预言之子到来,自然会让她以最快的速度见到我,而这一切……”

    “都是那恶魔魂魄在捣鬼!”菲尔斯的脸色十分难看,想来是在懊恼,“我并非时时刻刻都可以提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压制他,而它也很聪明,靠着潜意识中的引导来让我心甘情愿的做出一些我原本并不想做的事,比如这卡片游戏,那些你们用掉的卡,是我的最后的存货了啊!靠!”

    洛河原本严肃的眼神忽然就有些无语,“搞了半天你在心疼卡片的,还有没有一点先祖护犊子的情感了……”

    白依倒是点了点头,表示理解,道:“那个,先祖,我那里还有三张没使用的卡片,一会我就……”

    菲尔斯挥了挥手,“不用了,一会我解除能量点的,剩下的你们就拿去用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值钱玩意……”

    洛河正想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听到这“值钱”两个字,想起自己用掉的那把【天脊乾坤剑】,就将安慰的话语咽了回去。

    此时的菲尔斯,才是真正的菲尔斯,没有被狂气影响,没有被恶魔魂魄侵占的他自己本人。

    “原来,那嬴家的封印是您老给下的……”

    洛河本想带白依先离开这个地方,毕竟精神离体,又听闻恶魔魂魄的存在,让两人不禁有些担心自己的身体。

    但菲尔斯却似乎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念念叨叨的拉起家常来,放佛忘了之前三人已经聊过一次天,把那些东西又再次扯出来聊了一边。

    三人席地而坐,像是祖孙三人一般,乍一看一副阖家欢乐的模样。

    “嬴家……是老嬴的子孙吗,”菲尔斯听洛河说完自己在信守岛遭遇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唏嘘,“没想到啊,抗魔英雄的后人,却走上了自己祖先截然相反的道路。”

    洛河也是默然不语,菜心查不到的那封印来历,背后的故事竟然与如此大的事件有关,可怜嬴似虎枭雄一生,却被人利用,帮助了死敌,还险些威胁到人族的安危。

    话题越来越少,三人的谈话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洛河隐隐的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却又想象不出菲尔斯有什么理由在这个时候为难自己一伙人。

    “我在拖延时间……”

    菲尔斯忽然开口道,洛河的眼眉一挑,眼中流露出疑惑之意。

    “你的体内有个东西……”

    洛河的瞳孔刹那间收缩,周身元气猛地一震,搂起白依夺门而出!

    菲尔斯大惊,数百年间只与动物打交道,下意识的认为这奔三的少年会老老实实的听完自己的话,却没料想到这少年居然如此的果断!

    菲尔斯手一挥,紫色的【磁】元气化作弯折有致的触手朝着洛河席卷而去!

    “老夫的原则很简单,恶魔不容于世!给我……留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