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艾贝尔的黎明 > 章节目录 第三百八十六章 都在陷阱中 (三)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咣当,一声不算完。

    寻着撞击声,格洛里靠近了城门。原来,没有魔力波动的原因在于袭击荣誉城的不是什么士兵,而是用树干当做火把的独眼魔人。想要攻破城门,独眼魔人们自然不需要什么魔法。只需要用蛮力,就能震荡整座荣誉城了。现在,就有一个独眼魔人将臂膀穿过了城门。

    那么,守城的士兵来来去去就这几个人了?

    躲在一棵树后,格洛里看到了城墙上的守卫。那些守卫,就如格洛里初来荣誉城所见的一样,皆装备精良。而且,让格洛里纳闷的是,城墙上的守卫并没有得到多少支援。就在刚才,格洛里看到了一支支援队伍,人数也就十来名。

    在热浪汹涌的街道上,格洛里就没看到第二支支援队伍了。仿佛,城墙上的守卫们被抛弃了一样。

    难道,荣誉城的城主打算弃城而逃了吗?

    也许,城主还没来得及下命令。最好,城主永远不要下支援命令。格洛里知道,袭击荣誉城的队伍应该是亚历克斯王国的人。想要收复荣誉城,自然要突袭,尤其是趁着守序之王坚信荣誉城如铁壁之时。

    那么,攻城的会是加布里埃尔率领的队伍吗?

    格洛里有点高兴。

    可是,加布里埃尔会选择优先使用火焰投石焚城吗?

    加布里埃尔,一定不会为了拿下荣誉城而纵火,尤其是在深夜。在荣誉城中,居民以人族居多。也就是说,继承了巴德大人意志的加布里埃尔不能拿城中的子民不当回事。

    心中有所担忧,格洛里想要爬上城墙看个究竟。

    奈何,有一个身影向格洛里丢了一块石子。

    转头而望,格洛里只看到城墙不远处的一口水井。在水井往北的地方,除了几棵瘦弱的柏树之外,就剩下某位老爷使用的镶钻马车了。只是,那辆马车因为火焰而幸免了被夺走钻石的命运。所以,除了格洛里能藏身的树之外,根本没有可以容忍另一个人躲藏的地方。除非,那人喜欢被马车的火焰烤。

    又多看了一眼马车,格洛里才发现躲在马车附近根本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马车四周都被照得亮堂。如果从城墙上向下看,很自然就能看清马车周围。甚至,格洛里能通过火光中的缝隙而看到马车的另一侧。

    “谁在那?”

    格洛里小声试探,却关注的不是马车。本来就蹲在树后,格洛里顺手拿了一块石子。如果那人不回应,也不想现身,格洛里只能强迫那人露面了。

    将石子颠了一下,并且弹飞。石子,就像盯准了目标的箭,钻进了树冠中。在一阵嗖声中,一个人从树上跳了下来。

    所以,格洛里也就证实自己因为伤势的影响而让魔力感知变得薄弱了。不过,这没关系,不会妨碍格洛里。一把抓住眼前之人的肩膀,格洛里强行拉扯,这才看清了躲藏之人的面貌。

    “利欧?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才,我是为了帮你引开骑士们。而现在,我与你一样想要看个究竟。我很好奇,这座城怎么了?”

    “怎么了?利欧,你也发觉了吗?”

    “你没看见吗?支援城门的人数不对劲。似乎,一些人被蒙在鼓里,而另一些人知道得很清楚。我看,攻城的人要倒霉了。”

    利欧,拍了下身上的树叶。

    格洛里,也就注意到利欧的装扮了。利欧穿的是一身棕色麻衫夜行服,而不是什么法袍。只是,夜行服上别着的胸针是一枚刻着火字的银质树叶。

    “利欧,你从哪里回来?”

    “当然是光明教会的据点。昨天,阿加莎根本没有按照计划行事。而我,也就跟着阿加莎跑了一趟光明教会的据点。起初,我本来不打算跟踪她。可是,我没忘记你那天用水在木椅扶手上写的东西。我按照你说的做了。阿加莎,根本不是为了让我们去袭击运输盐的队伍。而是,她与贾维尔大人一起设下了一个圈套。半路逃走,我只好打劫了一个符文教会的信徒,换了一身行头。”

    “所以,利欧……我们被阿加莎与贾维尔大人算计了?”

    格洛里并不相信阿加莎与贾维尔大人会做出坑害自己的事情。可是,格洛里也不能怀疑利欧说的话。看着利欧的眼睛,格洛里确信利欧没有撒谎。毕竟,利欧也只是会时不时地来上一个幽默,但不至于拿生死攸关的事情展示自己的傲慢。

    “那么,攻打荣誉城的队伍,你知道来自哪里吗?”格洛里做了一个补充。

    “不,我不清楚。因为,我跟你一样只看到了先头的独眼魔人队伍。”利欧,跟着摇了摇头。

    短暂的对视,利欧因为看到格洛里腰间的绷带而纳闷,格洛里却因为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而担心。

    如果这座城中危机四伏,那么外面那些攻城之人就会成为待宰的羔羊。也许,荣誉城的城主,准备了一个类似在望月城中的引诱计划。无论外面的队伍由谁带领,都不能因为帝国的阴谋而沦陷。想到这里,格洛里下意识地沉下了脸色。123文学网 

    看着格洛里暗淡的脸色,利欧有所得知——格洛里,八成要去给城外的队伍送去城内的情况。既然要出城,就得奔着守卫们去。让格洛里独自一人,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利欧知道,格洛里不会发出一个危险的请求,只好主动。

    “瞧,为了奥瑟道克斯家族的荣耀,我只能跟你一起去看看。”

    “去哪?”

    格洛里说着糊涂的话,却心中明白。

    格洛里,不想让利欧跟随。因为,格洛里说不准外面的队伍归属于谁。也许,外面的攻城队伍归属于那些反对维纶国王的人。如果真的是反对维纶国王的人,其中不乏想要重建诺顿王国的诺顿家族以及想要重建月神王国的亨特家族之人。

    格洛里去送消息,无异于让那些反对维纶国王的人遇到想要除去的人。幸好,格洛里心中清楚自己要冒多大的险。

    但是,总得冒险。

    格洛里,不想毫无代价地获取别人的情面。何况,这一个情面关乎送出情面之人的性命。

    由于事情紧急,格洛里也容不得多想。

    “利欧,你得留下。如果有意外发生,总得有一个人把消息告诉那些支持维纶国王自由计划的人。也只有那些人,才会真的忠心为亚历克斯王国付出。也只有这样,才能让人们知道那些人在为了自己的利益而拿拯救亚历克斯王国的事情做筹码。”

    “……”

    利欧沉默了一会儿,只好看着格洛里起身。

    仿佛,时间越久,利欧越发不能像格洛里那样面对什么关于牺牲的事情了。利欧,惦记着奥瑟道克斯家族的荣耀。不由得,利欧自我告诫:如果我倒下,那么谁来完成拿回奥瑟道克斯公爵之位的事情呢?呵,格洛里,我只能祝愿你平安了。

    嘿,朋友,祝你平安回来!

    心中有所念,利欧自然会想起那些与格洛里并肩的日子。也是出于真心,利欧奉上了一句恳切的话。

    “嘿,蓝色星辰……你想与我在‘小筑’喝个痛快吗?我,会在那个破酒馆等你。对,那是一个破酒馆……有我这个大少爷陪你去,那酒馆也就生辉了。”

    “呵,利欧……你这算是对朋友的祝愿吗?我看,挺好。”

    利欧,终究是利欧。

    作为奥瑟道克斯家族的少爷,利欧做得确实很好。而作为亚历克斯王国的子民,利欧也算是尽心尽力了,至少利欧没有干坏事。至此,格洛里感谢利欧的帮助,也感谢利欧的信任。

    如果能平安无事,那当然是好事一件。随后,那间“小筑”,也就能承载下勇者们的愿望了。

    看着利欧奉上了傲慢的笑容,格洛里也算是放心了。离开柏树,格洛里奔着爬上城楼的岩石通道而去了。格洛里知道利欧有私心,却也知道利欧在远处奉上了一个近似夸张的鞠躬。

    呵,朋友,回头见吧。

    格洛里没有停下,只是回望了一眼。火浪越发猛烈,风也在撕扯,仿佛整座荣誉城在咆哮。并且,听着嘶喊声,与弓箭飞驰的声响,格洛里却安静极了。

    小心翼翼,格洛里沿着岩石斜坡爬上了城墙。发现没有守卫经过,格洛里才将箭楼中的绳索拿走,并且爬下城墙。让格洛里尴尬的是,绳索不够落地,只能抵达城墙半腰。城墙实在高,最起码比神迹之城的还要高个两米。不过,现在的格洛里可不怕。

    终究,一个人的利益高不过众人的利益。而这,不也是勇者之风战团所要尊重的事实吗?

    于是,格洛里松开了手,顺着墙壁落了下去。

    接受左腹的疼痛,格洛里没有喊叫,也没有发出闷声。一个翻滚,再加一个踉跄,格洛里硬是忍下了左腹的疼。只是,格洛里疏忽了一点——无论如何,无法阻止落地之时铠甲发出的铿锵之声。声音之大,即便在独眼魔人的呼声中,也能引起守卫的注意。

    发现声响的守卫,呼喊道:“来几个人,这边瞧瞧!”

    另一名守卫,刚从箭楼的二层爬下来,站在城墙边上也呼喊:“站住!别逃!”

    紧接着,呼喊声越发紧密。

    “这里,有个人偷了绳索下去了!”

    “弓箭手,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