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八零暴发户式恋爱 > 作品正文卷 第319章 陆芳芳落马倒计时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要是何董事长送了一堆来,她全部退回去,估计老头子要气死。

    恐怕会在背后腹诽自己,假清高,有骨气,总之心情很不美丽不愉快。

    所以既要让何董事长看见自己收下了他的心意,又不至于受之有愧。

    何氏集团旗下百货公司也是有的,所以退回去,总归有地方处理,不至于搁置浪费。

    女人打扮起来就是麻烦,魏泽杨穿了一套普通的西服,但是在楼下等了陆小芽很久,她才姗姗地下楼,外面何董事长派来的司机已经等了一会儿了。

    陆小芽选的礼服是一个小香风的套装,保暖性较高,显得她十分纤瘦,但绝对不是电线杆身材,看上去是极为浓纤合度,恰当好处。至于发型,就是一个干练又显气质的低马尾。当然低马尾不是普通人能驾驭得好看的,像她这种颅顶高的中分之后,才会相得益彰。

    稳重之中透出几分活泼来,十分符合陆小芽的年龄和气质。

    何家的主宅是个江景别墅,半山坡上,这一带都是富豪们自建的别墅区,寸土寸金,而且每一户隔得远,没有车的话,走上来是很费力的。

    门口有保全在站岗的,里面也有许多保镖,二十四小时保护何家人的安全。

    大概是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何家的地址,何董事长悄悄地住在外头,反而有一种大隐隐于世的安全感,至今没有被记者曝光过。

    如果先前不是关东南凭借着靠硬的关系打听出来,很难找到何董事长的私人住处。

    可今天吧,人特别多,豪车一字排开,占据了大路,说明来了许多客人,泳池两边有挺多的人,餐桌随处可见,有侍者来回地端着酒,灯光闪烁,旁边还有钢琴啊小提琴在轮番地现场演奏,哪怕是一群土鳖都能衬出点文化来。还有房子里也是,人影攒动,各自谈笑,觥筹交错,但这些人的衣着价值不菲,穿金戴银,举手投足间彰显出土豪与上流社会的气质来,从观感上来看,已经是十分西方化和现代化了。

    陆小芽忽然间想起了在京都时,魏家请客的画面,竟是忍不住失笑。

    下车后,魏泽杨一直同她手挽着手,亲密无间,两人靠得很近,轻轻地问:“你笑什么?”

    陆小芽压低了声音:“我在想,我们大陆的聚会,确实是很乡土风。”

    话落,魏泽杨立即明白过来。

    陆小芽的暗示意味不要太浓,直接在说他们家吧。

    本来么,时尚的元素都是从港城带到内地的,发型啊,妆容啊,流行的衣服裤子,还有好看的电视剧等等时髦的玩意儿,大家都非常的推崇向往甚至跟风。

    他也不反驳,随即笑笑:“老人们高兴就好,都比较传统,接受不了太时髦的东西。”

    两人被热情的老管家带到了一个不显眼的角落,正好是可以看清楚对面泳池边的情形的,还不容易被人搭讪,挺自得其乐的。

    陆小芽大概知道何董事长准备搞事情了。

    只是这栋别墅,过于大了,能顶上何董事长私宅的四五倍了,后边貌似还有很大的花园,装修十分的现代化,可以重装过。

    魏泽杨见她打量得专注,便问:“你喜欢这里啊?”

    陆小芽摇摇头,“不喜欢,估计何家佣人都得请好几个吧,那么大的房子,一整天都未必走过来走过去,何必浪费那么大的空间。”

    而且她一想到,走过来走过去佣人一天好几遍的‘太太好’‘先生好’感觉内画面,就莫名的好笑。

    房子大小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跟喜欢的人,跟家人在一起。

    两人说话间,只见别墅里内外忽然传来一阵骚动。

    应该是什么人来了吧。

    果然。

    只见何娜娜牵着一个穿着高档礼服、佩戴名贵首饰、脚踩高跟鞋的浓妆女孩子出来。

    这个女孩不是别人,正是陆芳芳。

    尽管她此刻与在内地时的打扮截然不同,但那一身偏黑黄的皮肤,即便用粉扑白,还是能看出脖子身处肤色的不匀,更别提身材颜值和气质方面,妥妥地被何娜娜单方面吊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大家对何董事长找到失散多年的外孙女之事皆有所耳闻,但仍旧得客套礼貌地问一下,女孩子是她们家的什么亲戚?

    何娜娜亲昵地带着陆芳芳四处介绍,“她是我的表妹,何芳芳。”

    陆芳芳跟着何娜娜一块儿喊人,两人倒是十分的亲密无间,形影不离。

    长辈们打量之后,用‘乖巧文静’来形容陆芳芳,又夸她们姐妹感情好之类云云。

    陆芳芳嘴里不说,表面微笑,实际上尴尬别扭的要命。

    明明是给自己办的宴会,怎么何董事长半点都不上心?明明老管家找到自己的时候,说何董事长是如何如何的想念她,真正见到自己的时候,态度非常的冷淡。

    果然,全都以貌取人,何董事长定是觉得自己长得普通,所以不亲近自己。

    还有何家的其他人,都是笑面虎,不安好心。即便是何娜娜,表面上帮助自己,还不是整天的把她当作绿叶,衬托她小公主的美貌,偏偏她要在何家站稳脚跟,不能得罪她。别以为她亲亲热热的是在帮助自己,分明是为了给人营造出一种善良大度的形象,心机颇深。

    反正都不是省油的灯。

    陆小芽挑眉,饶有兴味地看着。

    人多嘴杂。

    这帮人哪,窸窸窣窣谈八卦的也蛮多。

    诸如何董事长的外孙女长得真丑,根本不像何家人,以及仪态不好,人太壮皮肤太粗糙之类。

    基本上酸的嘲笑的居多。

    陆芳芳倒是会勾搭,跟何家其他人尤其是何娜娜相处的不错,看来白莲花跟白莲花之间是有共同语言惺惺相惜的。

    怎么办呢?尽管没见几次面,她好像跟何家人全都不对付!

    要是真认了外公,怕是单单家族之间的内部争斗就够头疼的了。

    可一旦陆芳芳的身份被揭穿,何家人又不蠢,前几天何娜娜又在何董事长私宅里碰到过自己,顺藤摸瓜,很容易找出自己来。

    所以吧,该来的躲不掉。

    而且,她到现在为止,还不清楚自己父亲那边的事儿,以及她的母亲,为什么让刀疤脸叔叔把她送到乡下去,为什么不可以和父亲那边的亲人在一起呢?究竟是谁要迫害自己?

    陆小芽从前温饱顾不上的时候,自然没有想那么多那么长远,后来一直忙生意忙着和魏泽杨谈恋爱以及考大学,这会儿牵扯到她母亲,才静静地思考起来。

    可能她现在过得比较幸福吧,所以作为一个孤儿,没有考虑过去找亲生父亲母亲。

    等陆芳芳的事儿过去之后,她再好好地跟何董事长打听打听。

    总不能让坏人逍遥法外吧。

    她不能白白吃了那么多年的苦,说不定什么时候遇到,连亲人仇人站在面前都不晓得。

    “在想什么?”

    见她走了许久的神,魏泽杨按住陆小芽的手背,拉到了自个儿怀里。

    陆小芽冲他挤出一个安心的微笑,“没呢,就是在想,何董事长会怎么出手。”

    没过多久,何董事长终于露面了。

    不愧是叱咤风云的人物,光环太大了,走到哪里都是焦点,被大家尊敬讨好的目光所围绕着。

    谁不送上一句尊称啊。

    陆小芽还真的挺羡慕的,她也幻想过将来的某一天,自己能成为跟何董事长一样的人物,可以做任何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说真的,现在的自己,力量太渺小了,在何家何氏集团面前,简直就是一只蚂蚁。总共加起来的资产以及投资出去的资金,撑死了几十万吧。

    所以她根本没有资本,所依仗的不过是何董事长的偏爱罢了。

    陆小芽猛然意识到自己与何家的差距,整个人有点不好了的感觉。

    没过多久,竟然有一个何家的亲戚当众大声地跟何娜娜说:“娜娜,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寻思着你这个表妹,跟你姑姑可没一点像的地方,现在这个世道,骗子很多的呢。”

    闻言,陆芳芳面色变了变,缩在何娜娜身后不开口,但明显可以瞧出她紧张的情绪。

    何娜娜则淡定多了,落落大方地回道:“不会的,婶子,您多虑了。兴许是芳芳表妹长得像我那个没见过面的姑父。”

    更何况人是管家寻回来的,肯定不会错的。

    她爷爷这个人还没有到老糊涂的地步。

    而且,她如果敢顺着婶子的话提出质疑,或者配合的话,爷爷对她肯定有意见的,本来就不喜欢自己,这下子会更不待见的,哪怕看在这个表妹每天讨好自己的份上,她都该维护她,有很多好处的事儿,何乐而不为呢?

    何家的儿媳妇,何娜娜的母亲也跳出来,给陆芳芳说话。

    但是吧,还真是有一部分亲戚开始质疑起何娜娜的身份来,不知道是出于何董事长的授意,还是自作主张,担心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外孙女来分一杯羹。

    主要何氏集团,不单单是何董事长一个人的股份,其中也有他亲弟弟亲妹妹的,当初看他做生意赚钱了,死乞白赖地非要入股什么的,不过何董事长除了重用了一些外部聘请回来的人才,对自家亲戚中几个能干的侄子侄女,外甥外甥女等等,都是能安排的,尽量安排。

    加上何董事长对跟前妻生的儿子一家子,都不怎么喜欢,所以将来百年之后,遗产要怎么分配,还真不好说。

    何董事长真正记挂的之后第二个妻子生的女儿。

    总之,大家集中在一点,问维护陆芳芳的何东旭(何董事长的儿子)一家,有没有做过亲子鉴定?

    亲子鉴定这会儿香港还没有普及,但是大家都是清楚的。

    顶级富豪家里,谁没个私生子啊私生女啊蹦出来认爸爸认妈妈的,所以这项业务在富人圈里确实是渐渐推广开了,差不多就是取样,由港城的医院方面送到国外去化验,反正只要有钱,不算太困难。

    何董事长决定的事儿,有几个人能反驳啊。

    所以他带回来的人,自然没人提出质疑。

    眼下宾客那么多,简直就是败坏自家的名声,让别人无端地看笑话。

    可如果真不是呢?

    提出异议的婶子直接对何董事长道:“叔叔,我家那位医院里刚好是有这个项目的,过两天出国考察学习,要不然抽个样本,去国外化验,也好放心。我最主要怕,这假的鱼目混珠,享受了一切,而真的您的外孙女,在某个地方受苦受难呢。今天来的呢都是我们何家的亲朋好友,不怕家丑外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