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娘子当家:拐个王爷来下海 > 作品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四章 计谋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许甜甜听了心里才放下一个石头,许甜甜突然觉得有些开心,然后又不想表现出这份开心,只把头点了一点,说“你想怎么办都好啊。”

    玄晔看许甜甜一副开心的样子,却不愿意表现出来。觉得她甚是可爱,也是笑了一笑,说“那就这样吧。”

    这个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声音,“王爷,探子回来了。”

    玄晔突然变得很严肃,眼睛里带了些许冷气:“让他们进来吧。”

    随后就进来了三四个人,行了礼,然后说“王爷猜的没有错,那刘应福果真有问题,他们和宰相府有勾结。”

    玄晔听说了,然后想了一想,嘴角向上扬的一样说“是时候该收网了!”

    许甜甜却没有听懂,问玄晔“什么事情和他有关。”

    等侍卫们都退下去了,玄晔就将这些事全部都告诉了许甜甜。

    许甜甜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宰相害她而不是害玄晔呢?

    “为什么针对我呢?”许甜甜把头挠了挠然后看着玄晔问道。

    “因为他知道我在乎你,如果他对我下手,我功力高强可以躲过,但是他对你下手我会惊慌失措,我会因为保护你而陷入他们的陷阱,所以他们就好这样形式了。”

    许甜甜心里了然,这一群老狐狸心里的算盘打的一个比一个响。只可惜呀,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们终归不是玄晔的对手。

    “都是我了,险些连累了你。”

    玄晔笑了一笑看着她的样子,然后摸着她脸说“我就是喜欢被你拖累成这样,我也开心啊。”

    “被我拖累有什么开心的?”许甜甜把玄晔看了一眼,翻个白眼说“我才不喜欢被人拖累,你倒喜欢被人拖累,真是怪了?”

    玄晔笑了一笑,然后说:“被自己喜欢的人拖累是件很开心的事情,证明你在我心里是很有地位的,你是对我很重要的人。”

    把眼睛眨了眨又道“也说明了我能够保护你,我在你身边至关重要。”

    许甜甜不由得翻了个白眼说道“我自己武功高强,不需要任何人保护我”

    “可你终归是女孩子,有人保护更好一点呢,”玄晔说着手又拿了一个葡桃给许甜甜吃,道:“不要说这些了,尝尝葡桃。”

    许甜甜将一颗剥了皮的葡桃放进了口中,转过头去看玄晔:“那你预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你打算怎么收拾宰相府呢。”

    玄晔眼睛里带了些温柔,摸了摸她的头,此事自是要从长计议。

    “我自然是要收拾他们,可是现在没有证据,我不能对他们动硬的,而且我现在的地位也不管,他在朝中还有势力,如果他硬碰硬,我一定会两败俱伤,这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方法很蠢。”

    许甜甜听完笑了笑说“那你一定有个很好的办法了吧,快说出来我听一听可好?”

    玄晔突然把她看着道:“你是个小脑袋瓜儿里一天净想些什么呢?不安安心心的在你的院子里呆着,整天掺和朝堂的事情。”

    许甜甜听玄晔说完,然后不开心道说“如果你不喜欢我掺合的话我就不再问了,你也不用再和我说了,这样的话就不会让你烦心了,是不是?”

    玄晔看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知道她又怕自己生气,会怪罪她,突然觉得自己和她之间怎么连一点默契也没有,就抓着她的手轻言细语道“不是啊,我的意思是我只想逗逗你,也不用这样紧张,也不要这样担心,我只是觉得如果你掺和这些事,好像弄的我没有用的,我都不能保护你。”

    许甜甜是一个现代人,她只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应该彼此相扶,不是谁保护谁。谁依赖谁,而是共同进步,并驾齐驱。

    但是她不能把这样的思想跟玄晔所说,因觉得他不会理解这样现代的思想,对他一个养尊处优的王爷来说,怎么能够被接受呢?

    况且,他如何能够理解自己心里想要的一夫一妻制,如果他连这个都能接受,那他就不会有三府六院的,可是他现在已经有三府六院,一切都已经定下来了。

    玄晔看着许甜甜一脸苦恼的样子,然后说“怎么了?”

    许甜甜把头摇了摇,“没怎么。”

    玄晔突然觉得是不是自己没有跟她说自己密谋的事情,她觉得自己和她有些分生。

    拉过许甜甜的手,就跟她说“好吧,我都告诉你我是怎么想的。”

    许甜甜突然把头转过去,看着玄晔一脸严肃的说“如果你不想跟我说,你就不用说了,其实我也不是怎么想知道朝堂的事情,我只是想替你分忧解难,我想我们两个可以一起相互扶持,你懂我的意思吗?”

    她说完,把眉头皱起来,把他看着,似乎很想他理解自己的想法。

    玄晔心里有些震撼,许甜甜突然这样对自己说。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说法,还有两个人可以相互扶持的,如果一个丈夫不能够保护自己的妻子,一个王爷不能够保护自己的王妃,那么这个王爷有什么用处,这个丈夫又该如何的软弱无能。

    玄晔听完之后觉得许甜甜是不相信自己的能力。有些愤怒有些生气,眉头立起来看着许甜甜怒道“你是不是一点都不相信我,一点都不相信我的能力。”

    许甜甜知道玄晔曲解了自己的意思,不知道怎么和他解释,把手一甩说“我就说我不想听吧,你又让我听,我说我要听吧,你就跟我扯这些,我说了我的思想和你的思想有代沟有差距,可是你一点都不相信。”

    许甜甜气急,道“那你为什么不放我出府呢?你让我出去,我们两个各自不相干,岂不两全了?”

    “到了这个时候我对你做了这么多,都仁至义尽了,你还想着出府,你把我当什么了?”玄晔也怒了。

    “我觉得我们越说越远了!”许甜甜看着他,把眼睛瞪着怒道。

    “可是我现在就想和你谈这件事情,我就是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对我就没有一点感情吗?你为什么一直就想说你要出府,难道待在我身边就让你这么难受吗?难道你和白羽在一起就很开心,和我在一起就是这么的痛苦吗?如果你真的要走,那你就,你就……”玄晔突然住了口。

    他想说那你走,你就走好了,我不需要你,可他始终硬不起心来把这句话说出来。他想要她,要得到她。

    玄晔喜欢她,他不可能让她走的。可是他只是说你出去吧,我要想一些事情。

    许甜甜听说他赶自己走,于是狠心道“两个还没有讲清楚你为什么要让我走。”

    “我觉得我们彼此可以冷静一下,然后再谈事情。”

    她看着玄晔一脸冷漠的对自己说这些话,觉得非常的心寒,立起身来跑了出去说“那就好,再也别见了,我们就一直冷静下去吧。”

    到门口的时候,许甜甜想把头回过来,可是回到一半的时候。她突然觉得很没面子,于是又把头调转过去,走出去。

    经过玄晔几天的观察,他发现宰相府真的有异动。而且流音坊和宰相府当真有勾结,于是玄晔就安排人手,从中作梗,破坏他们的通信。

    玄晔花了三四天的功夫,从中收集证据,想把宰相府全部的势力连根扒起,想让所有的党羽全部都被揪出来。

    那几天玄晔一直在花心思弄这件事情,于是就没有时间去找许甜甜,他们两个之间的矛盾就被他抛出脑后了。

    等玄晔将所有事情处理完之后,玄晔才发现自己已经和许甜甜有一个月没有见面了。

    玄晔有些吃惊,这一个月许甜甜也没有来找过自己。

    玄晔伸了一个懒腰,喝了一茶公公端上来的茶水,然后走过去,问道“王妃近些日子都在做什么?”

    公公头一摇说“我们也不知道,娘娘把门关着,因此娘娘的院子里没有人可以进去。她的那些丫头奴才也都听她的,一点风声也不肯透露给我们。奴才想,王爷还是亲自去看一看吧。”

    玄晔听说之后将头点了一点,却说道了,“为什么要去看她?偏不去看她?”

    玄晔有些下不来台面,他觉得他们两个之间赌气,他觉得这一切的矛盾都是因为她说她要出府,她只要在自己面前软一点,态度放端正一点,跟他认个错自己就不会冷战。

    他就不会再和她冷战下去,可是许甜甜现在又来一个对他不理人,和他什么也不说,看也不看他,摆明的是要和他作对,和他斗气,这样冷战有意思吗?玄晔在心里想到。

    但是玄晔也没有体谅她,她回去之后躺在刚上,在心里想着,玄晔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也不想知道我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自己把自己真实的想法和他说了他又生气,他一点都不可理喻了,他明明想知道自己心里是怎么想的,可是说到最后他却这样,是为什么呢?许甜甜搞不明白。突然觉得自己困顿,从来没有这样困顿,之前学数学学物理都没有这样难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