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 第一卷 第414章 道法自然(第二更)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温一诺说完,小心翼翼地抬头,飞快地瞅了老道士一眼。

    她是咬牙说出这句话的,而且说出来就有些后悔了。

    可是老道士却还是那副慈祥和蔼的模样,点了点头说:“……那就离吧。”

    温一诺:“……”

    她不满地嘟哝:“……您都不劝我?不都是劝和不劝离吗?”

    人有时候在气愤的时候说出某句话,并不是表示自己的决心,而是一种试探,在等待有人认可,或者否决。

    这样才会心安一些。

    老道士呵呵一笑,“我干嘛要劝和不劝离?就你们那匆匆忙忙的领证,也叫结婚?再说道法自然,修道之人讲究的是顺性而为。不要勉强自己,才是正道。”

    温一诺:“……”

    好像也有几分道理。

    她若有所思。

    老道士垂眸,仔细观察着她脸上的神情,轻轻叹了一口气,说:“做夫妻也是要讲缘份的。”

    “缘份不够,强求也是枉然。”

    “一诺,我只希望你在做决定的时候,想的是他本人,而不是他的那些身外之物,比如他的家世背景,钱财地位等等。”

    “如果你想清楚,让你做出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他本人,那我支持你。”

    “其实做人这辈子,真正能自己做主的时候不到五十年,何必委屈自己呢?过的高兴不好吗?”

    温一诺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在她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她烦躁不安的心情反而平复了许多。

    好像这些天的不适,一直在等着这样的解药。

    老道士继续说:“老道我这辈子真的没谈过恋爱,也没喜欢过谁,所以在这个问题上,我真的帮不了你。”

    “但是你可以问问自己几个问题。”

    “你跟他离婚之后,还会来往吗?还会做朋友吗?还能相逢一笑泯恩仇吗?”

    “如果答案全是不,那你绝对可以离婚。”

    温一诺明白了。

    她小声说:“其实我以前是没打算嫁给阿远的。我爸说过爱情会消失,所以我打算跟他做一辈子最亲密的好朋友。”

    “现在我结婚之后才发现,这个决定既自私,又膈应别人。”

    “将心比心,如果阿远现在有个最亲密的女性朋友,我可能已经拿刀把他们俩都杀了。”

    “现在我想离婚,最大原因就是受不了他在有关别的女人的事情上,骗我。”

    “可能他只是不想我多心,但这种无意的隐瞒,才是最致命的。”

    “爱情有排他性,爱情容不得半点偏移和犹豫。”

    “当他下意识隐瞒我的时候,爱情已经变质了。”

    “所以我跟他离婚,当然是朋友都没得做。”

    “也许别的夫妻离婚,是两人的感情都消磨干净了,各自退一步,做朋友也挺好的。”

    “可是我不想。在我这里,就像关上了一扇门,抹去了一道程序,撤掉了退路,而不是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老道士微怔,低头看了看温一诺,“既然你都想清楚了,干嘛还要问我?一诺,你已经是大人了,应该学着自己做决定。”

    “当然,也要想清楚这个决定的后果,你能承受吗?”

    温一诺点了点头,“当然能。”

    老道士笑了一下,“那以后萧裔远如果跟别的女人恋爱,结婚,你能接受?”

    温一诺迟疑了一下,还是倔强地说:“我说了,跟他离婚之后,不会继续来往,也不会做朋友。他不管跟哪个女人恋爱结婚,我都不想知道!”

    “小鸵鸟一只。”老道士拍了拍她的手背,笑着说:“行了,你想做就去做,听从自己的心。不折腾一下,你是不会知道自己的心到底是怎么样的。”

    从老道士那里得到启示,温一诺第二天一大早早饭都没吃,就开车来到萧裔远的三居室。

    她拿出手机看了看萧裔远的位置,发现他居然不在家里。

    这是在那个氧吧里待了一夜?

    也不怕醉氧……

    温一诺嘀咕着,自己上楼,拿出钥匙,打开萧裔远的那套三居室。

    她找到萧裔远的那份结婚证和户口本,带着自己的结婚证和户口本,离开萧裔远的家,来到他们曾经登记领证的那个民政局外面。

    她给萧裔远发了条微信:你来民政局,我们离婚。

    ……

    萧裔远昨天晚上确实在氧吧跟冒兰和沈召南谈了一晚上。

    从西方的技术进步,到东方的急起直追,再到西方对东方任何技术萌芽状态的绞杀。

    以前西方对东方技术进步都是用软刀子杀人,比如西方大公司对东方小公司的收购,然后将东方的新技术要么收为己用,要么束之高阁。

    现在东方的小公司成长起来,从国家到民间,都对西方公司的收购行为保持警惕,他们不能再用软刀子对付,手段越来越激烈。

    萧裔远这次面对的,是在法律层面的较量。

    沈召南对这件事感兴趣,也是因为萧裔远显露的技术天赋,极为难得。

    他们沈氏财团是以投行为主要业务,他们在有意识培养自己国家的“独角兽”公司。

    三个人兴致勃勃,都没注意到沈如宝已经靠在沈召南肩膀上睡着了。

    沈召南把她放到包厢里面的一张休息床上,然后出来继续聊天。

    到第二天天亮的时候,他们才谈了初步合作协议。

    “阿远,我回去让沈投法务部的人拟个章程,收购你公司的一部分干股,算是对你的初步支持。”沈召南和他握了握手,经过一夜长谈,跟他已经很熟稔了,连称呼都从萧总,换成了阿远。

    萧裔远不是自来熟的人,但他也没必要纠正别人的称呼,笑着说:“谢谢沈总援手,我过几天会出国一趟,还要联系一下那边的律师,实地考察一下最好。”

    沈召南笑着说:“如果要告对方公司,你要找的律师可得谨慎,一不小心找个内奸,到时候把你的筹码全一五一十卖给对方公司,你可哭都没处哭。”

    萧裔远愕然,“还有这回事?但是他们是我请的律师,难道他们不顾律师操守准则了吗?!这会被吊销律师执照的吧?”

    那个西方某大国,不是最遵守“契约精神”吗?

    沈召南笑着摇头,“当然不会。你是外国人,他们有十几个国家安全法案,就是针对你这种情况的。”

    “在本国人和外国人有利益冲突的时候,哪怕是法庭上的法官,都能做出偏向本国人的判定,更别说一个小小的律师。”

    “他出卖你之后,如果是跟国家安全相关,那么根据国家安全法案,他不用承担任何法律后果,反而会以为国家利益做贡献为宣传口号,在国内捞取政治资本,为从政做准备。”

    “你放心,你这个技术,他们肯定最后会炒作成国家安全相关。”

    “而那个国家的政客,绝大部分都是律师出身。你明白了吗?”

    萧裔远对国际政治确实不明白,他的所有精力和智商,都点在人工智能方面。

    他几乎吓出一身冷汗,立刻断绝了找岑春言联系那个国家知名知识产权律师的念头。

    “那我只能从国内找代表律师了?可是我们国家的律师也能在国外出庭?”

    沈召南说:“我们国家的律师也有国外的执照,可以出庭,但是要找到语言上特别精通的,也不容易。不过只要去找,还是能找到的。”

    冒兰立刻说:“我认识几个这方面的律师,等会儿我把他们的名片和履历都给你。”

    这就是有备而来了。

    萧裔远不由看了她一眼。

    他跟她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但是冒兰对他真是好的出奇。

    他倒是不认为冒兰对他有什么非份之想,因为她给他的感觉,不是那方面的,更像是长辈对小辈的关爱。

    可是冒兰为什么对他这么好?

    这个念头在萧裔远脑海里一闪而逝,就被手机上突然想起来的提醒声打断了。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正好看见温一诺发过来的微信:你来民政局,我们离婚。

    萧裔远脑子里嗡地一声,立刻无法思考,眼前一阵阵发黑,身形跟着晃了几晃。

    “你怎么了?”冒兰立刻注意到他异样,甚至托了托他的手臂。

    萧裔远下意识反转手腕,握紧了手机。

    后背上汗都冒出来了。

    他闭了闭眼,说:“没事,可能一晚上没睡,有点晕。”

    其实他熬夜是常事,现在这个年纪,一晚上没睡根本不会有任何不适。

    他现在的感觉,纯粹是因为温一诺一条微信出现的。

    就像心在淌血,表面上还得装的若无其事。

    他定了定神,说:“我有点急事,先失陪了。”

    顾不得看沈召南和冒兰的脸色,他匆匆忙忙离开了氧吧。

    上车之后,他开了免提,开始给温一诺打电话。

    可是温一诺已经不接他的电话了。

    他再看看温一诺的定位,发现就在民政局附近!

    那是他和她登记结婚的地方!

    萧裔远五内俱焚,头一次把车开到飞起,在京城太阳初升的街头,不顾一切狂奔而来。

    此时已经是上班族上班的时间,堵车已经成了常态。

    萧裔远甚至被警车抓到超速,被迫停在路边等候警察的罚单。

    ……

    温一诺在民政局前等了几个小时了,萧裔远还是没有来。

    他试图给她打过电话,可是她不想接,也不想听他说话。

    她只要离婚。

    就像他们两人结婚一样,随性而为。

    傅宁爵这天来到公司,在走廊里走了好几圈,每次看见温一诺那间没有人的办公室,心里就很不是个滋味儿。

    他终于忍不住了,试着给她打电话,想劝一劝她再考虑一下。

    温一诺接电话的时候,声音却十分萎靡。

    她沙哑着嗓子说:“谢谢小傅总抬爱,可是我真的已经决定了。”

    傅宁爵还想最后争取一下。

    如果真的就这么让温一诺辞职,那他以后真是一丁点机会都没有了。

    现在在一个公司里上班,还能打着“近水楼台好挖墙角”的主意……

    想到这里,傅宁爵说:“这样吧,我们再谈一下,你有什么顾虑,有什么问题,都可以跟我说,我想想怎么找出一个对大家都满意的方案。”

    “真的不用了,我对自己的未来已经有计划了。我还有事,以后再聊。”温一诺说完就想挂掉电话。

    傅宁爵急中生智,忙说:“你先别急啊,对了,我这里还有份文件需要你签名。离职手续不能只有你一份辞职报告的。”

    温一诺松了一口气,只要傅宁爵不继续说下去就好。

    她点了点头,有气无力地说:“等我事情办完再去公司签。”

    “不用那么麻烦,我把文件送过来看着你签吧。”傅宁爵心里一动,“你听起来身体不太好的样子,是着凉了吗?”

    温一诺揉了揉额角,她是很累了。

    昨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好,早上又匆匆忙忙出门,连早餐都没吃。

    可是她等在民政局门口,不敢离开半步,现在都快中午了,肚子饿得咕咕叫。

    她苦笑一下,“不是着凉,我是饿了,我今天连早饭都没吃。”

    傅宁爵立刻站起来,“你在哪儿?我给你送饭去。”

    温一诺忙摇头,“我可以叫外卖,这是没胃口吃,不用麻烦小傅总了。”

    “一诺,你这样我可生气了,你就算辞职,我们还是朋友吧?你这样拒人于千里之外,是几个意思?我傅宁爵哪里对不起呢?”

    温一诺几次三番的推脱,傅宁爵有些生气了。

    温一诺迟疑了一下,看了看手机,萧裔远还是卡在某个位置,一直没能过来。

    她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胃饿得难受,她还是妥协了。

    这个时候,她确实需要帮助。

    “……那好吧,我在这个位置。”温一诺把自己的定位发了过去。

    傅宁爵一下子就看出来了,吃惊地说:“你在民政局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当然是离婚。”温一诺心里烦躁,觉得胃更疼了。

    傅宁爵听见“离婚”两个字,顿时心花怒放,忙说:“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就来!”

    他几乎是哼着歌儿离开自己的办公室,然后下楼买了早餐,开车飞快来到温一诺所在的民政局。

    说来也怪,以前一向堵车的大马路上,今天从他这边去民政局,居然畅通无阻。

    他到的时候,萧裔远也才刚刚到,可到底晚了一步。

    看着前方的一对璧人依偎着站在民政局门口,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俩是去登记结婚的呢……

    萧裔远眯了眯眼,这一瞬间,温一诺的所有反常行为,在他心里都有解释。

    原来是她离心了,所以要离婚。

    萧裔远从车里缓缓走了出来,来到温一诺和傅宁爵身边,淡笑一声,说:“两位怎么不找间房子亲热?在大马路上拉拉扯扯实在有碍观瞻。”

    温一诺抬头,看见萧裔远终于来了,却开口就是风凉话,心里顿时又气上来了。

    她冷冷地说:“我们做什么,不劳您操心。现在既然来了,那就进去吧。”

    她半点胃口都没有了,随手把食盒往傅宁爵手里一塞,蹬蹬走进民政局里面。

    傅宁爵朝萧裔远胜利地笑了笑,十分嚣张。

    萧裔远哼了一声,没有跟进去,而是懒洋洋地说:“我没带证件,怎么离婚?”

    “我给你带了。”温一诺回头,扬起萧裔远的那份结婚证和户口本,“还有借口吗?”

    居然连这都准备好了。

    萧裔远也是年轻气盛,又被傅宁爵刺激得不轻,顿时走了进去,“离就离,谁怕谁!”

    两人来到民政局,不到半小时办好所有手续。

    本来民政局的人一般都会劝一下,可是看这两人都是面沉如水,一看就是吵架吵得不可开交,也不敢再劝。

    结婚证被剪了角,再拿到两个同样红色的离婚证,温一诺心里还是有气,故意说:“离婚证应该是绿色的,红色一点都不应景。”

    萧裔远握了握拳头,死死抿着双唇,眸子里几乎释放出怒火,恨不得把面前这个阴阳怪气的女人烧成灰烬!

    他想放一句话狠话,可是多年的涵养到底制止了他。

    他闭了闭眼,转身不顾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