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转世阴阳师 > 正文 第一百零四章 降丹花落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交手间,重凝阴森浑厚的声音从两人的阵法中传了出来:“我本以为你和我是一样的人,没有什么七情六欲,没想到,你却为了这两个萨满族的魔徒,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少废话,我千潭秋岂是你想放肆的地方。”说话间,修女婆罗的乱发和长袍已鼓满了风。很显然,她的手中已经聚满了水旋,随着修女婆罗手心的聚力,千潭水池中的温泉也开始凝结成一股股水绳。

    蛊王重凝左手曲弯在后背,定定站在原地,显得势在必得,右手微微举起,聚集的黑烟在他手中像一团燃烧的火焰,随着重凝手中的黑色烟雾越来越浓,他的右手五指开始褪去皮肉,在那些皮肉之下,是无数如金蝉脱壳般裂开而出的飞蚁。

    修女婆罗聚齐了水柱,发力朝蛊王重凝击打而去……

    “哈哈哈。”重凝狂笑起来,定定站着,手指的皮肉一点一点褪去,飞蚁蛊虫朝修女婆罗用灵力驱动而来的温泉水柱疯狂涌去,一黑一白十几股力量迅速撞击在一起。

    那些尚未羽化的飞蚁遇到温泉水柱的阻力,纷纷被击落在地,修女婆罗转身,盘腿坐在水潭前,用尽全身修为,驱动水柱。

    “还不快走!”修女婆罗朝身后的钩吻升丹两人大声呵道!

    “我……我不能丢下你一人!”钩吻搂着怀中尚在昏迷中的升丹,“怎么还不来,冷面哥哥,你快来啊!升丹……升丹他快不行了!”

    随着飞蚁队伍的壮大,修女婆罗的灵力和体力也被消耗去大半,她的口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而此时,蛊王重凝的右手及胳膊已经变成了没有皮肉的骨架。

    那条手臂骨架死死衔插在他的整座身体上,显得异常诡异恐怖。重凝缓缓朝修女婆罗走去。

    “升丹,升丹,快醒醒!他来了,他来了,快醒醒!”钩吻吓得快要说不出话来了。

    重凝左手长袖一挥,一股黑色的魔圈将修女婆罗的整个身体缠住,失去灵力驱动的水柱,也退回到水潭中,无数的飞蚁朝修女婆罗飞去。

    只听得一声凄惨的嘶吼响起,不到几秒钟,修女婆罗的尸体已经变成了一堆白骨。

    蚕食婆罗后的飞蚁又迅速飞回重凝白骨臂膀上,不断聚集,重新塑成他的肉身。

    等他的中指指尖完全被重塑之后,一只飞蚁落在了重凝的中指指肚上,缓缓扇动着翅膀。

    蛊王重凝看着手指的飞蚁,慢声细语说道:“怎么样,钩吻王子,这场好戏可还合你的胃口?”

    “恶魔,等巽风哥哥来了,定会杀了你!”

    “哈哈哈,巽风?风神!”重凝在钩吻眼前来回走动着,拨弄着手中的那只飞蚁蛊虫,“说起来,我还得喊他一声三弟呢,哈哈,巽风,火神帝子!”

    “什么……三弟,巽风哥哥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哥哥!”

    “钩吻王子,要不我们再做一笔交易吧,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药师升丹和花童降丹兄妹两人就能活着走出十里阴阳界,要不然……”重凝看了看变成一堆白骨的修女婆罗。

    “做……做什么?我不会再听你这个恶魔的了……”

    重凝弯腰将脸凑到钩吻面前,一把撕起他的胸襟,怒斥着说道:“难道你不想让你的巽风哥哥回到你的身边吗?”

    “巽……巽风哥哥?”

    重凝放开扯着钩吻胸襟的手,语气又变得缓和起来,起身说道:“只要你帮我杀了阴阳师风无眠,你的巽风哥哥就会永远和你在一起了。”

    “杀,杀了风公子……”

    “对啊,难道你不知道吗?你的巽风哥哥为什么一直对你板着一张脸吗!”重凝的语气突然加重了几分,说话的语速也变得快了起来,仿佛夹杂着几份无法控制的怒火。

    “就是因为风无眠一直在他身边,他一日不死,你就一日不会开心,你就会永远活在他们两人的阴影里,难道你堂堂萨满族王子还不如一个从小被人弃养的野种吗?”重凝捏了捏拳头,“只要你杀了风无眠,我可以解除你大哥曼罗王子体内的蛊毒,你的族人,你从小一起长大的药师花童都会活着走出十里阴阳界。”

    “不,不,你这个骗子!”

    “王子。”升丹睁开了眼睛,“不要听他的,我们不能再做那些坏事了。”

    “升丹,我知道,我知道。你醒了,我们……我们离开这里……”钩吻流着泪水,将怀中的升丹扶了起来,一步一步朝千潭秋洞口的石梯走去。

    “哈哈哈哈。”身后传来一阵阴邪的笑声,“既然如此,那就去陪你们的族人去吧!”

    说罢,重凝长袖一挥,一股黑烟已将钩吻升丹两人裹了起来,渐渐地,黑烟变成了一股龙卷风,飞旋着将两人死死裹在了漩涡的中央。

    就在最后一刻,黑色漩涡中间发出一股如波浪般的白色光晕,将黑色旋风击碎。

    一只降丹花缓缓停在了重凝和钩吻升丹中间的半空中,不停闪动着花叶,将周围的黑色雾团一一消尽。

    “降丹,降丹,不要……”升丹抹了一把腰间挎着的竹篓,用几近哭喊恳求的语气不停说着,“降丹,不要……”

    “降丹……降丹花?”重凝的脸霎时变得阴沉起来!

    降丹花,生长在萨满族深山的石晶崖缝里,常年吸收天地灵气,有着晶体一样的白色花朵,其花叶能消除一切疔毒。水调敷血疮,初起者立刻起疱消散,成脓者即溃,腐者即脱。又因降丹修成花童之后,心地单纯善良,驱魔的天分和灵力都极高,所以即使现在她变成了一株花识,依然对蛊王重凝有着克制作用。

    “你,你不想活了!”重凝后退几步,伸出手掌,一团黑色的雾气在他手掌中升起,周身也开始冒起黑色浓烟。

    “降丹,快回来!”钩吻急切地喊道。

    降丹花并没有将钩吻的话听在耳中,扇动着叶子朝重凝飘去。

    重凝伸手打出黑雾,降丹花原本包裹着的花蕊开始展开,将那些黑烟尽数吸尽。

    随着黑色烟雾被吸尽,重凝的表情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但那种难看的表情在他脸上只停留了一刻,便烟消云散,重凝阴冷一笑,挥手划出一架古琴。

    重凝转身,一脚直撑在身后的石壁上,左手抱琴,右手拨动琴弦,几股音波射出,如劈出去的剑芒一样,霎时打在降丹花的花叶上。

    琴丝勒住降丹花跳动的叶子,越来越紧,降丹花灵识用尽力气想挣开丝弦,却被那股强大弦力勒出了鲜血。

    “降丹……”钩吻睁大了眼睛,上牙紧紧咬着下嘴唇,手指掐在手心中,眼泪哗啦啦流了下来。

    “走!”升丹牵起钩吻的手,朝石梯洞口跑去!

    两人的泪水早已湿透了眼角,降丹灵识看着跑出洞口的钩吻升丹两人,发出最后的攻击,开始吸食重凝体内的魔气。

    重凝嘶叫了一声,猛地拉开手中的琴弦,一时间,降丹花化成了无数花瓣,空悬飞舞了一阵,而后朝千潭秋洞府石梯飞去。

    看着满天飞舞的降丹花瓣,升丹钩吻两人抬头望着天空,太阳从天空铺泻而下,山峦的风吹过,发出丝丝忧伤。

    两人眼中含满泪水,痴痴望着天空。

    降丹花凝结,化出降丹生前的模样,在云端,她朝他们笑着,而后说道:“哥哥,好好活下去,保护好王子。”

    话了,降丹的笑脸开始慢慢侵化——她——魂飞魄散了!

    钩吻抹了一把嘴角的鼻涕,轻声喊了一句:“降丹妹妹!”

    升丹捏了捏手中的腰铃,扯起钩吻的胳膊:“走!”

    升丹拉着钩吻的手穿梭在荒草山丘中,身后是缓缓走来的重凝。

    蛊王重凝周身冒着黑烟,他将手中那只飞蚁蛊虫放飞,飞蚁迅速朝升丹钩吻逃跑的方向飞去。

    “王子,你先走,重凝身上有蛊虫,它们会找到我们的!”升丹停住了脚步,一把将钩吻推了出去。

    “不,升丹哥哥。我不走,要走一起走!”钩吻跑了回去,“升丹,我已经发了传咒术,风公子他们很快就会来救我们的!升丹哥哥,我们一起走!”

    “好,你先走,我会赶上去的。”升丹放下手中的腰铃,开始拔起身边的野草来,“快走,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回来!快走,听到没有!”

    钩吻后退几步,哭着说道:“那,那你不要骗我!”

    升丹站了起来,走到钩吻面前,伸手抹了抹他眼角的泪水,紧紧将他抱入怀中,而后又松开,笑了笑说道:“快走,等我将重凝引开了,马上去找你!走……”

    钩吻点了点头,朝荒草深处跑去。

    升丹迅速盘腿坐下,将手中的稻草扎成两个草人,随即咬破自己的食指,在草人额间点了一滴鲜血,闭眼念动咒语,草人朝另一条小道跑了过去,跑着跑着,草人变成了钩吻升丹两人的模样。

    升丹收起腰铃,朝钩吻跑去的方向追了上去。

    飞蚁蛊虫寻着血气,很快就赶上了由草人幻化成的钩吻升丹两人。重凝从草丛上空飞了过去,落地挡在了两人眼前,很快,重凝就发现了这两人眼神的不对劲。

    在眼前这两人中,丝毫看不出什么恐惧的神色。

    萨满族、阴阳族、白水女真族三族虽然所用幻术有所不同,但都和上古巫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重凝一挥袖,两股火焰飞了出去,便将草人化成的钩吻升丹烧成了灰烬。

    在数百只飞旋的飞蚁蛊虫的簇拥下,重凝背手朝荒草大山飞了去。

    从高空俯瞰而下,十丈荒草间,两个身影在拼了命奔跑着……

    食肉鹰从天空飞过,发出阵阵冲冲欲动的嘶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