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太古第一武神 > 第一卷 471 真美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这一天,晚霞斜挂在无上玉顶的边上,映照着整个迎天峰一片淡黄色的斑斓。白天刚刚下过一场好大雪,如今却是还未消尽。晶莹的白雪反射着霞光,漾出一片暖心的光晕。

    许多迎天峰的年轻弟子都出来欣赏这罕见的美景,没有人注意到,一年没有开过的叶辰的房门被人轻轻的推开了。

    一个英俊的青年武者从房间中走了出来,正是叶辰。

    因为一年呆在房间中,让他的脸色看上去略略的有几分苍白,一双全黑色的眼睛在苍白的皮肤映衬下,显得越发的诡异。

    一缕霞光射入叶辰的眼睛,让他下意识的微微眯起双眼,长长的呼出一口长气。

    “真美啊。”叶辰双手举起,轻轻的伸展身体,竟然做了个伸懒腰的姿势。

    “你心情不错?这一次闭关出来,我怎么感觉你倒是更加轻松了?不像提升到至尊之前那几日,总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元天圣君语代调侃的说了一句。

    叶辰在心中一笑:“是啊,轻松了不少。”

    他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细说,只是用一对黑色的眼睛看着周围的美景。他感觉自己以前从来没有发现过这些美丽景色。

    或者说,他似乎从来没有仔细观察过这个世界,无论是恒古还是魔云,或者是现在的观澜也是一样。

    之前在他心中一直没有将三千大世界当成真正的世界过。毕竟那个天神们保护着的秘密,对于叶辰来说太过深刻,深刻到他无时无刻都记在心间,也让他对于三千大世界完全没有半分真实的感觉。

    想到这里,叶辰忽然笑了,其实不要说三千大世界了。就算是当年在上古天庭中又如何。

    上古天庭,羽殿飞阁,祥光漫洒。那时候他又何曾仔细欣赏过?

    就连他一直驻守的北天门,也是晶云澄风,他那时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提升自己的修为。

    尤其是在见过虚空混沌的恐怖绝望,还有击破虚空混沌的那位大能后,他就更加的急切于修行无心其他了。

    其实现在想想,他的这种心思何尝不是天道在影响着他。

    那个他的前身,不知道名字的不灭古神的主要分身,天道,一直在无形的催促着,甚至是怂恿着他醉心修炼,让他心无旁骛。以至于错失了不少美好。

    当谢心月多次对他表达爱意的时候,他那么冷淡的回应,心中除了责任并没有太多波澜。

    直到谢心月的魂魄被八方天地纳为器灵,他这才终于明白自己丢掉了什么。但可笑那时候的他竟然还没有太多的悲痛和懊恼,只是感觉可惜而已。

    “丢的太多了啊,我。”叶辰看着渐渐落山的夕阳,心中翻腾不已,一滴眼泪不受他控制的划过脸颊。

    叶辰感觉泪水划落,用手一接,愕然了片刻,忽然直接盘坐于地上,拍着膝盖哈哈大笑。笑的是那么畅快,那么的癫狂。

    丢了的,就找不回来了。过去了的,就再也没有了。

    成为天神又如何,成为天道又如何。天道无常吗?不,天道亦有常。

    天神衰灭,天道陨落,毁灭,诞生,再毁灭。这才是真正的规律,真正的法则。

    如果说这个宇宙中有什么是永恒的,那就是没有永恒这个东西存在。

    修补天道吗?如果一旦修补了天道,会不会让天道就此无法再生?会不会让宇宙就此毁灭?就像那群不灭古神担心的那样。

    会吧。

    不过即便如此又怎么样呢?没有东西能够永远存在,宇宙也是一样。如果真的只能毁灭,那么就毁灭好了。

    “厉锤子,你发什么疯呢?”

    一个清脆的声音打断了叶辰疯狂蔓延的思绪,他抬头一看,正看见上师颖背着双手立在他的面前。

    她的身体将夕阳遮挡,在他身上留下了一跳长长的影子。光晕斑驳在上师颖身上,微微泛出一丝金色的灿烂。她的每一根头发似乎都在散发着光芒。很美。

    “你,你看什么呢!”

    被叶辰这么盯着死看,上师颖登时红了脸孔,朝一边小兔子一样的一闪,闪到了慕容凌身边,用手揽住了他的胳膊。

    叶辰微微一笑,直接在雪地上躺了下来,将双手枕在脑后:“没看什么,你真漂亮。”

    “你,你说什么呐!”上师颖这会脸红的犹如晚霞般灿烂,抱着慕容凌的手臂有点不知所措。

    慕容凌和站在他身边的竹一应也有点傻眼,不知道叶辰这是个什么意思。难道这位历崇厉师兄在成就至尊之后,又故态复萌了?开始调戏同门女弟子了?

    但上师颖和慕容凌已经在一起了啊,他这样……

    “还有你。”叶辰不等他们多想,又看着慕容凌和竹一应:“也很漂亮,还有你也是。”

    “还有大家,这天,这地,这风,这云,一切,一切的一切都这么的美丽,太美了。”叶辰说着,向着天空中的夕阳伸出了双手,双手虚笼似乎是想将夕阳纳入怀抱。将这片壮美的景色抱入怀中。

    “完了完了,厉锤子疯魔了。快去找迎天师兄。恩?”上师颖愕然的看着叶辰,猛的又瞧见了叶辰那对看不到眼白,漆黑一片的眼睛,登时就惊的跳了起来:“你眼睛怎么变成这样了!不会是走火入魔了吧!不好了,不好了!”

    上师颖跳着就要去找迎天。却被慕容凌一把拽住,他也看着叶辰的眼睛有点惊疑不定,他试探着问道:“厉师兄,你的眼睛。”

    “哦,没什么。我成就至尊了。”叶辰依旧枕着手臂看着天空,黑色的眼睛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在缓缓流转着。

    “你唬谁呀,成就至尊眼睛就会变成这个样子吗?我又不是没见过至尊,我哥就是。”上师颖对于叶辰的回答很不满意。

    叶辰笑道:“这就是我的小世界。”

    “啊?”这句话一出,三个人都傻眼了。他们彼此对望了一眼,沉默了下来。

    “那个,厉师兄,你不用太介意啊。至尊也算不了什么的,在咱们北河宫内,以你的天赋,不出五百年,定然能够成就祖仙境界的修为。到那时候,也就不用在为了伴依世界什么的上心啦。”

    时近午夜,天空中又一次洒下漫天雪花来。飘舞着将整个迎天峰覆盖成了一片白色。云层后面模糊的月光透下来,映的地面上有些微微的反光,显得干净又宁静。

    慕容凌三人以为叶辰傍晚时的失态是因为自己成就至尊后拥有的竟然只是一个伴依世界的原因。所以三人也不敢随便出口,只是安静的坐在雪地中陪着叶辰。

    可谁知道叶辰就一直没再说话,只是愣愣的用他那双漆黑的眼睛看着天空中天色变换。

    一直到了现在,最没耐心的上师颖才忍不住说出了那么一句不像是劝解的劝说话。

    慕容凌一听她乱说,赶紧拽了她一把,他也是服了这个上师颖了。那壶不开提那壶啊。

    “呵呵。”叶辰黑色的眼睛一转,笑呵呵的看向了上师颖三人:“我可不是为了这个伴依世界的事情难受。我只是感受到了以前不曾感受过的美好,一时忘形而已。”

    “是吗?”上师颖斜着眼睛看叶辰,把最后那个吗字拉的老长。

    叶辰笑呵呵的点头。

    “哎!历师弟出关了?听说成就了至尊境界了?”

    就在这时,两道流光从森涣峰那边飞射而来,落到地上。上师颖几人回头一瞧,正是江忝和上师月两个。

    “是。突破到至尊了。”叶辰也不打招呼,也不动,依旧躺在地上,面带微笑的回应了一句。

    “真没礼貌。”上师月一见叶辰这副样子登时心中就有点结疙瘩,不过随后又想道:“哎,反正就算他还不是至尊的时候,我们也不是他的对手。这就是人家狂妄的本钱吧。”

    而江忝却是丝毫不在意,大步走过来,一下躺在叶辰身边,也用双臂当作枕头在后脑上枕头了问:“这样很舒服吗?有助于体悟提升道心?”

    “不知道。”叶辰看着他一笑:“各人有各人的道,对我有用的可不见得对你江师兄有用啊。”

    “哎,有没有用的试试呗。”江忝回答的干脆。

    他这态度让叶辰忍不住的欣赏了起来,直心见性,难得,真的难得。

    可笑他前些时日还有些嫌弃江忝性子太直,难成大道,可如今一旦突破了自己的局限后再看,反倒感觉这应该是一个能走很远的人。

    聪明人一般心思都复杂。但江忝却偏偏是个聪明但又简单的人。或许聪明而简单才是真正的聪明吧。大智若愚说的可能就是这个境界。

    “对了。”江忝只躺了一会,忽然一个跟斗翻了起来,兴奋道:“我今日听闻历师弟出关,在新月肖定了位置,咱们要是再不去,元晶可就白白的糟蹋掉了。”

    “就知道你坐不住。”上师颖冲着江忝做个鬼脸。江忝立刻反唇相激,但他又怎么说的过上师颖,最后只好把矛头对准慕容凌。

    一时间几个人闹的不亦乐乎。

    叶辰静静的看着他们,声音似乎有些空洞,他们的话语穿过他的耳朵,但却没能留下任何印象。

    但这副雪夜嘈杂图,却是深深的印入了他的心底。

    无论是笑闹的江忝和上师颖,还是有点尴尬的慕容凌或者竹一应,甚至是站在一边对他有着淡淡抵触情绪的上师月,都让叶辰感觉非常的舒服。

    淡淡的感觉,似乎有些冷,但在微冷间又有那么一丝的温暖。关系不算亲密,但却有些熟悉。多么让人喜欢的感觉。

    “天道无情,我以前是不是受了一些你的影响了呢?”叶辰看着深湛的天空,一双黑色的眼睛似乎能看穿一切,心念渐渐发散了开去:“天道无情,一旦我补充到了你的身上,我又会变得怎样呢?是会想你一样,丧失了所有的情感和心绪,还是会反过来影响你?我很期待啊。”

    “走啊。走啊,还傻愣什么呢?”

    就在叶辰想着的时候,上师颖又凑了过来,轻推了他几把。

    叶辰把漆黑的眼睛一转,茫然道:“走?上哪去?”

    “你看吧,我就说他是在发呆了,什么都没有听见。”上师颖翻个白眼冲笑着的江忝说了一句,又看着叶辰道:“我的厉大公子,自然是去新月肖庆祝你成就至尊啊。什么劳什子的伴依世界,随便它去吧,别想了。要真的实在想不开,那就赶紧让自己提升成祖仙强者啊。”

    “好。”叶辰笑呵呵的站起身来,又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房间,微微有点愣神:“你们先过去,我随后就到。”

    “你这人,又……”上师颖还想要说什么却是被慕容凌拉住。

    “厉师兄,我们可等着你啊,你得来。”慕容凌看着叶辰说了一句。

    叶辰冲他点头微笑:“一定。”

    几条身影在黑白斑驳的雪夜中凌空而去,叶辰则是回了自己的房间中。

    他四下找了一找,在一间耳房中找到了湖衣的住所。

    “原来湖衣一直住在这里,我可不知道呢。”叶辰看着眼前简单的布置,脑袋中又跳出那个可爱的少女影子。

    可她现在却是已经化为了灰尘了,就是他亲自动的手。

    叶辰轻轻叹息一声,翻找出湖衣的一套衣服鞋子,抱在怀里,然后身化流光飞下了北河宫。

    在连绵的山脉里,叶辰找了处山水秀美的地方,用手在地上轻轻一点,一个小坑出现。

    他将湖衣的衣物埋入坑内,又以大石为碑,立于墓前,上面刻画了三蝶湖衣之墓几个字。

    想了想,又感觉有些不妥,手掌轻扶间,已经将三蝶两字抹去,就只剩下了湖衣之墓四字。

    “她果然死了。”

    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叶辰身后响起。

    叶辰似乎知道身后一直有人一样,半分也没有惊慌,头也不会的又用手在大石上雕琢起来。片刻功夫后,一个古朴但大气的墓碑就成型。

    他叹息一声,缓缓的转过身来,看向那个一直跟在他身后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