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闲妻不下堂 > 正文卷 340 相聊甚欢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女为悦己者容,秦二夫人自然是不希望自己灰头灰脸的面对自己的夫婿,所以才请了阮小满来。

    毕竟老是被秦大夫人拿自己的脸来说事挺恶心的。

    自己这般操劳有一半是大房那边的功劳。哼,她就是要变得美美的,让她想恶心自己都不可以。以前惯会拿来说事的那些话都给她憋回去,看她还有没有别的招数。

    秦二夫人以前本不大在意这些,年纪摆在那里,有颜任性,但现在嫁人了,糟心事多了,还是得悠着点好。

    “听说你为田夫人专门写了份食谱,还捣鼓了些可以让人变美的东西,田夫人见人便说自己变美都是你的功劳,我也想试一试呢。”秦二夫人开门见山地说。

    “这个没问题,回头我也给你写份食谱,美容的那几个法子不值一提,我教你便是了。”阮小满大大方方地说道。

    那些都是需要内外调理,且需要长期坚持下去才有效的,芙蓉坊的胭脂水粉却是实打实的效果,所以便是她教会其他人变美的办法其实对芙蓉坊的影响并不大。

    秦二夫人知道阮小满和胡敏儿交好,所以她教胡敏儿什么于情于理也说得过去,她给阮小满递帖子的时候还怕阮小满会推脱,想不到她大大方方地答应了,连带自己的要求。

    “那真的是太谢谢你了。”秦二夫人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是越发喜欢阮小满这人了。

    “你该多笑笑的,你笑起来的样子好好看啊。”阮小满有片刻闪神。

    见多了胡敏儿没心没肺的笑容,见惯了那些讨好的笑容,但她鲜少看到心事重重的人突然之间笑得那么纯粹。

    她似乎也很少笑了,发自内心的笑出来,阮小满微微一笑,又觉得自己笑得有点假。

    秦二夫人一愣,想起某人也曾说过她笑得好看,但许久没听过他的赞美了,是自己没怎么笑了还是因为他早已熟视无睹了

    但很快又开怀大笑,这可不像她,秦二夫人止住了笑意,“你啊,可真的是个妙人儿。”

    两人聊了一会儿,秦二夫人很快便将话题引入如何变美的话题上。

    阮小满教了她几种敷脸的方法,一块试了试这效果。

    “珍珠粉末也可以敷脸吗?”秦二夫人突然问阮小满。

    秦二爷送了她一小瓶珍珠粉末,说是好东西,可也不大清楚这用处,只说可以入药,拿回来放家里备着点。

    “可以,当然可以,珍珠粉末有解毒生肌的功效,还能美白。你可真的是我的贵人,我一直想不到新的好的主意,这珍珠粉末倒是个不错的材料,做成美白的药膏或者是妆粉效果一定很好。”阮小满激动地说道。

    “那我定然是第一个去帮衬的。”秦二夫人有点惊讶地望着阮小满,怪不得芙蓉坊的生意那么好,原是有阮小满这个幕后大功臣。

    “敏儿也说过这话的。”阮小满忍不住接了一句。

    只是她有了身孕之后就不敢再用胭脂水粉,哪怕她再三保证有些胭脂水粉是孕妇都可以用的,但她说怕儿子别的不会,倒随了她,和她一样喜欢擦脂涂粉。

    这理由强大到她无法反驳,可能是她读书太少,找不到可以反驳她的话的理由。

    “说起来很少在芙蓉坊遇上田夫人了。”秦二夫人想了想,然后说道。

    “她有了身孕之后就停了胭脂水粉。”阮小满不想多说胡敏儿的事情。

    秦二夫人也没追问,只是想起一件事情,秦大夫人怀有身孕的时候她才刚刚嫁进来,人家防着她像是防贼一样,她还难过了许久。

    她后来才发现秦大夫人谁都防着,并不只是针对她一个。

    她怀着身孕的时候可紧张了,在她跟前说话大声一点都会被斥责,味道太大的东西也不喜,是加倍的挑剔。

    田夫人可比她那嫂嫂可爱多了,那么爱美的一个人都能说放弃胭脂水粉就放弃胭脂水粉,而她嫂嫂就只会要求别人而已。

    秦二夫人和阮小满聊了许久如何变美的话题,到最后她才央求阮小满给她看病。

    病没有,阮小满只劝她放宽心,儿女这事讲的是缘分。

    不过估计秦二夫人是真的心急了,在这样的大家族里没有一儿半女在身边压力可想而知。

    “这样吧,我回头写几份食谱给你,是给你吃的,有利于怀孕的食物。”阮小满仔细想了想,来之前大概了解了一下这方面的东西,没记清楚具体的食用方式。

    但是她倒是记得那些是不利于怀孕的食物还有房事方面的秘术。

    曾经的她还想过用在自己身上的,但估计是用不上了。

    秦二夫人听得脸红耳赤,但见阮小满若无其事的样子,不禁汗颜,大夫就是大夫,和常人不一样。

    秦家事儿多,秦二夫人已经说了没有什么大事不要来打扰她,但还是有人找来要她做主。

    阮小满识趣地和秦二夫人告辞,她该回去了。

    离开的时候她手里多了一只绿色的翡翠玉镯,看着便是价值不菲,秦二夫人送她的,她拒绝不了,只好领了秦二夫人的这份情。

    “秦家可真有钱。”离了秦家朱翘才敢说这话。

    方才在秦家,她和秦二夫人那几个丫鬟在外面候着,出来便发现阮小满手里多了只玉镯,一问真的是秦二夫人送的。

    “这话可不许再说了。秦家素来低调,有些事是不能放在明面上说的。”阮小满叮嘱朱翘。

    “奴婢知道。”朱翘应了一声,秦家在玉枝县确实是低调的存在。

    回到陆府,陆远峰已经回来了,在房间里等着阮小满呢。

    阮小满一进门便知道他回来了,忍不住走快了几步。

    朱翘笑着跟了上去,但只在房间外面守着。

    而阮小满推门进去,看到陆远峰衣服都没换,躺在懒人塌上,心柔软了几分,“很累吗?”

    “有点儿,去哪儿了?”陆远峰睁开眼,打量了她一下,目光落在她的手腕上,她不是素来不喜欢这些东西的吗?

    身上素静得很,说是妨碍她做事情,手镯那些都摘下来了。

    “秦二夫人送的。”阮小满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笑着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