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穿越小说 > 帝宠商妃 > 章节目录 第330章此生与君同(四)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华灯点亮,荒芜的殿堂,明明灭灭中,一道亮丽的身影,与孤灯为伴。

    摇曳灯光随风过,点滴剪影闪闪烁烁,殿内伴灯黄,鹅黄暖帐柔和了,灯光的异彩。

    人为倾国倾城,眉目间化不开的寒,因奔波,精雕细琢的脸庞,如刀削,显凌厉且干练。

    周遭并无灵元流通,沉重、厚实的雕梁画栋、攀龙附凤的阁阁柜柜,越突显金屋藏娇。

    殿外一片荒芜、邪恶,此方境地有别与同骷天。来回走动者为虚蟜、魅戎等异兽。

    它们似乎天生与此地同源出,邪元冲沛越显峥嵘。昏暗里,守护此境不留隙缝。偶尔有一两声咆哮,血蛾、邪蜂一拥而上,庖食异兽晚餐,血流于地尸骨无存。只露狼藉证明异动。

    邪恶之境少有走动、往来的人。似乎因主人未归,沉穆的殿堂越发静肃、宁静。

    倘若没有荒芜之气,这里充其量为,古老无人发觉的境地。荒芜之气萦绕,黑与恶并存。

    召示不留人类生存的,一处邪恶的归乡。

    心生正义之士,绝迹于此,无法长久接受罪恶感召。

    荒神依然为,墨炫的化身,三步并两步走来,厚重的门无风自开,看芙蓉出水的人,无悲无喜无惧无畏。即使无法运元,别有镇定、清寡、淡然。冷漠又不可一世的娇纵。

    身不关己的无关痛痒,就算身入无间,依然活的幽光异彩。

    荒神一步步走近,环视一圈去窗口,似有意的打量,更似单纯的述说:“这里为我的故乡;海外荒族的生存条件很恶劣,更与天外南海的气运相通且相关。”

    “当年,他明知将我放入天外南海的罪恶群中,无疑为纵虎归山。可犯罪的同骷天众神”

    “出路只有两条,一为斩首;二为流放。他没有足够的罪证让我死于同骷天。”

    “只能于天外南海加派人手,将那里严加控制。可是为什么要消失呢?”

    “他逼迫的我毫无退路,竟在我刚入天外南海时,消失整整八十一年。”

    “呵呵,月商蓉,一个甲子于我而言足够反他了。他竟然白白浪费二十多年的时间。你知道我在天外南海,有多么容易掌控同骷台嘛?那就如同探囊取物,只要伸伸手就夺了……”

    月三蓉静坐于,荒神寢殿,更大的心神在于,怎么拥有自保之力,这里可不简单。

    高冷的人又怎么会,掉以轻心在阴沟里翻船?

    沧海遗珠要的为心玉的安泰,而并非世事的苍黄。

    荒神只是回头一撇,人如沧桑一瞬的星光耀眼,隔世画卷中的嫡仙。

    眼里心间都没有他的位置,不由叹息了声。

    能拥有这般美人在怀,无论是谁都愿意放下时光来陪伴吧?可惜她的中意,不是他啊。

    “同骷天立有三千余年,你可知这些时光,海外荒族不曾得过他一丝半点的援助?”

    “他要做的从立于帝位起,就将荒芜排除在同骷天的巨浪之外,需要时一旨召书下达”

    “不需要时,我连求一方帝位的资格都会被他驳回?海外荒族在他的眼里从来……”

    “够了。”月三蓉本不愿,听他的念叨。可是他的话无孔不入。

    她就算避开,不断的念永恒决,依然如蛊如毒。

    月三蓉对过往交没有了解,来到愿遂遗址,权当心玉躁动、不安。

    听他的话,满是怨怼,看他为墨炫的装扮。

    月三蓉淡淡的问:“你在害怕什么?”

    荒神眼露疑惑,了然一笑说:“海外荒族强大的为梼杌;天外南海竟然有荒神曾。你可知我去了天外南海,收服荒神母兽时,有多么兴奋嘛,他千防万防还是百密一疏。”

    “他对荒族打压,竟让我去天外南海,你说这不是他让我反还是什么?我权当他给了我这次机会,荒族三千年等待的机会,不惜带领梼杌与荒神兽冲破天外南海的禁忌之墙。”

    “他即害怕我反,我又何尝不反给他看呢?”

    月三蓉眸子微阂问:“你害怕反,又为何要反?你还政荒神,可知原本的战印管辖之地”

    “四海皆平祥云笼罩,立于仙境之上,坐拥一方高台?”

    “你可知战印所现的过往,同骷天的曾经很美好;而海外的荒芜却生生将它断送?”

    “更使战印四分五裂,同骷天落于仙境之上?荒神,你有反的十万个理由,可曾想过如此做为让同骷天情何以堪?君义奥说的没错,你即不害怕他又为何会再三对我说这些?”

    荒神转过头,认真回答:“我为什么要害怕他呢?我只是认为你需要再做一回选择罢。”

    月三蓉清冷一笑说:“需要么?那些于我不重要。”

    荒神有口气怒意填胸,快步回到人身边,拎起月牙白的衣衫,将人提到正面要对问:

    “到底你无心他顾,亦或真对他不重要?你可知他会做的这么绝与你有很大的关系?”

    “你可知我与他的赌注只为一人,你可知我要你死轻而易举,为什么我做的那么多,在你的眼里,终究只得不重要,或者让你毁灭才为对,过往最好的交代啊?”

    “放手。”月三蓉云山雾里,莫名其妙,心玉竟然有一小块的残缺。

    她很想将那丝残缺的过往,如破云穿雾般的补充,可没有灵元。

    能做的只为,听他的字句泣血,疑惑着从前的行径。168

    月三蓉冷然道:“你即为荒神,换回自己的面目。”

    荒神狞笑道:“怎么,墨炫让你心动有加了?”他抚摸冷漠的容颜,一手提人不放道:“你不会真的背着,他对墨炫好友也动了情,哈哈,心玉只有一块,你又何必长情呢?”

    “那为我的事与你无关。”月三蓉冷漠有加道:“你要做的为与君义奥斗,何必”

    荒神将人的手固在身后,无法动弹道:“我要做的也很简单,只要你的选择有变,我必会退回天外南海,从此不再与同骷天往来。”一句话,似道尽所有前尘一过往。

    月三蓉胸口的心玉未动。荒神将自己从前的得的心玉,运转至疯狂的速度。

    她微不适道:“不可能。”

    “是嘛?”荒神俯身而下,与人撕磨,不让人逃避。

    时间随水流,昏暗落后,静谧的房间,似乎只有心动与沉轮。

    暗暗的光芒,一度召示,房里的人不再同一个点 ;往后的他们,也不必行走同一条道。

    月三蓉自剜心血,涤除荒芜之气,封印的锁脉,玄机已失,月寒术起,将他冰封往后退。

    心血骤失,心玉淡薄的不止一分。人的面色苍白的如同冰纸。

    荒神数个起落,以蛮力破除月寒术,将人再度擒拿。

    月三蓉运月寒步,避开他的追踪,灵元受制之余,越见萧条。

    “你以为能逃得开我的手掌心?”荒神无视月寒术法,浑身笼罩荒芜于玄色衣襟。

    月三蓉脑袋微转动,墨炫即荒茫又诡谲的影就来到面前,道:“劝你做事别得寸进尺。”

    荒神扬起丝笑,清冷的人越让他欲罢不能,爱不释手道:“怎么,来到荒神的巢穴,你还想君无悔来救;他就算能通过阵法又如何,能来到此地嘛,你以为我会放过你不成?”

    手握柔弱无骨的人,眼里的疯狂,逐渐冲散理智。

    月三蓉血元开道,燃烧永恒决,无比炽热的冰焰散入周身。

    他吃痛松开手。

    她才道:“你放过如何,不放又如何,与我无关。我要的你得不到,费尽千苦也徒劳。”

    荒神看向手中,滴落的鲜血,对人又是无奈又咬牙,一双好看的眼,越显的狠戾无情。

    “我会让你后悔。你要的不就是君无悔嘛?他即有情于你,你又认为我会不动作?可叹无论你是经营亦或无心,都不可能逃得开,我对你布下的天罗地网。”

    “这一程,你们早就输在了不知名的**上。”

    “他拥有荒芜起,你认为会再度回到从前?他不是说没有人可以代替,战印的位置嘛?”

    “哈哈,真是可笑啊,我倒要看看,他即拥有荒芜又要怎么向上面的人交代?”

    月三蓉退开了许位置,茫然问:“你在说什么?”

    脑海里转过不知名的从前,更似有什么在绕,又是燃烧灵元,又是避开荒芜。

    她应接不暇里,清光闪现的,过往的恩仇,很快消失无踪。

    荒神手起荒芜,将异常消瘦,又瘦骨嶙峋的人再度擒拿在侧,看向人的眼里,闪出火花。

    月三蓉吃惊,暗念大意,再起永恒决。

    “你有多少灵元可运?”荒神冷漠的声音响起道:“我是你会乖乖诚服,免受劳苦。”

    “荒神,我再说一遍,别用墨炫的容貌。”月三蓉对他不耐,手起灵元燃烧心法。

    “啊。”荒神随手在脸上,化成君义奥的容颜,对人笑的轻佻有加问:“如此是否满意?”

    “你……”月三蓉还未说完。

    他再度俯身而下。

    月三蓉心头发凉,一个疏忽再度被禁灵元。

    他如顽兽梼杌,一有机会对人轻薄有加,眼里是刻骨的疯狂,徘徊于放纵、破壳取卵的的两边,钳制人不让动弹。

    月三蓉无法再使灵元,眼中不甘又带难受。

    胸有苦闷,心玉转动如发现主人的困境。

    月族族花无灵元在人胸口漫延。

    花开花散花满天,心玉情玉妙玉圆;回眸三生月族缘,冰封妙玉花中现。

    月族族花盛开,将人包裹花中央,心玉自转寒冰罡劲,眼角滴泪的人封印寒冰中。

    ……“该死的。”荒神运荒芜,无论他使用多少的荒元,族花常盛不败,冰封丝毫不解。

    “时间琉璃宫!你们别得意太早,我警告过你们别轻举妄动。你们吃饱了没事干嘛?”

    “还是上面太平无事,才来管我的事?你们即很有时间,上面的动作也要加快了。”

    荒神咒完出寢殿。

    月三蓉于冰封中,感受三元的澎湃,眸光微阂,灵识顺指引去三色灵元的地方。

    《帝宠商妃》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搜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搜!

    喜欢帝宠商妃请大家收藏:()帝宠商妃搜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