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手机通三界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九十九章:脑洞有点不够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如果故事要再继续反转,从这里面再出现几个,其他势力的卧底云不悔,觉得他一丁点也不会意外。也正因为如此,如果这个时候出现那么。恐怕他们这些人也只是在竹林里面闲逛一下,根本就起不到什么绝对性的作用。

    可是云不悔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大汉就此枉死。然而就在他即将准备冲出去制止的瞬间,便见到一把正明瓦亮的小刀,扑哧一下插入到张福生的身体之中。

    张福生踉跄的朝着后面倒退了一步,回头看一下一个二十多岁少年,眼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敢置信。

    “谁背叛我,谁杀我,我都不在意外,唯独你为什么?从你十岁那年我把你领养一直养在身旁,我给你穿衣,给你食物,教你本事。我待你宛若亲生儿子,一般你竟然如此对我。”

    那少年听完这话之后,是一阵张狂的大笑:“亲生儿子,你也敢说这话。如果不是由于你的话,我何苦家破人亡。母亲因你而死,父亲因你而亡,我独自一人漂流在外。幸好苍天有眼,竟然遇到了你。我把所有的仇恨全都埋在心里,跟在你身边足足十年。”

    “想找到一个杀你的机会,真的不容易没想到今天这个绝妙的机会被我抓到了。为了我的父亲母亲,你就死了。那少年说到这里之后,继续朝着向前眼神之中带着几丝疯狂。”

    张福生忍不住朝后倒退了一步,伸出一只手点着那少年寻问了一句:“你父母是何人?我王福生虽说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这一辈子我没害过人,怎么可能害了你的父母,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呀?”

    “误会,你也敢说这是个误会。你可否还记得杏园村陈三丫。”

    提到这个名字之后,张福生忽然之间陷入沉思之中。紧接着眼神之中流露出了泪水:“我怎能不记得?二十年前,我带领着自己的妹妹四处流浪要饭。当时都快饿死的时候,就是三丫出现,给我端来了一碗热乎乎的面。”

    她帮我们找到了一个陈旧的房子,让我和小妹能够在里面得以安生。三丫家为临大海,靠出海捕鱼为生。正巧那段时间她父亲身体患了重病,无法出海,家中又难以为继。有感三丫对我的活命之恩,我便自告奋勇与他一起出海捕鱼。

    三丫为人热情大方,我喜欢她的善良美丽,在杏园村待了接近三个月,我与她按揭连理。她父亲不同意,我们便私自拜的堂。最后相约一起逃亡,哪怕饿死累死,我们也要相拥在一起。

    只是三家的父亲嫌贫爱富,一定要把三丫嫁给村里面牛皮匠家的孩子。为了这件事情,三丫和他父亲闹得不可开交。我想去劝慰,但是也无计可施。最后我干脆一狠心跑到牛皮匠家,把他儿子给变成了太监。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摊上官司。

    当天晚上便带着妹妹和三丫一起逃跑,却不想三丫被抓了回去。本想跑出去将妹妹安顿妥当之后再回来就三下,只是等我再一次回来的时候,村民们都说三丫死了。当时我愤怒的在村子里面一阵咆哮,还把村头的一个石雕硬生生的打得布满了裂纹。

    本来我想要把三家的尸体带走,可是他的父亲说什么不干,说我不配拥有他女儿的尸体硬生生的把我给赶了出去。我在他家门前跪了三天三夜,可是最终也未曾感化他那颗狠辣的心。

    那少年听到这里的时候,眼神当时流露出一丝愤怒,随后站在那里大声的嘶吼:“不可能你在撒谎,这绝对不可能。我的父亲就是你所说的,牛皮匠的儿子。”

    只是生下了我之后,时间不长,母亲就死了,我听爷爷说,是你杀死的他。后来没过多久,父亲也上吊死了,据说也是你把他逼死的。

    看着身上还不断往外流血的张福生,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少年:“你可知你是几月几号生人?”

    那少年是一脸的哆嗦,他现在也发现了一个有可能即将成为事实,但是他却绝对不想承认的事实:“不要跟我说这些,不要和我说这些。”

    “当我在三丫父亲的门前跪了三天三夜,依然没有得到任何的原谅之后。同村的一个三丫的好友,送给我一个生辰帖。他告诉我,这生辰铁上记载着我那刚刚出事不久的孩子的生辰八字。只是那个好友却是告诉我,我那苦命的儿子刚刚一出生就被他狠心的外公摔死了。”

    张富贵说到这里的时候,从自己储物戒指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帖子。那少年见到张福生手中拿着这个帖子的时候,他忽然之间有一种,千金力度拽在他的身上,让他有些寸步难行。

    也不知道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还是走过去将这生辰体接在手中仔细的观看。见到那上面的生日时辰和自己一模一样之后,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眼中的泪水哇哇的往外流。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的孩子你为什么不早说呀?咱们父子在一起朝夕相处十年,我竟然不知道你是我的亲生儿子。你说的那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生下你,我早就已经把他给废掉了。本来以为你和你母亲早就已经死亡,如果知道你还在世上,我怎能让你在这么多年活在孤独和仇恨之中啊。”

    说到这里之后,父子二人抱在一起是哇哇大哭,他们说现在算是彻底明白了,这两个人纯粹就是被三丫那个闲穷爱富的爹给坑的。不过至于说这三丫的死因似乎有些蹊跷,想必不是自然死亡,应该是被别人害死的。这父子二人对视眼之后,眼神之中都闪烁着浓浓的杀机。

    正所谓夺妻之仇,杀母之恨,这件仇恨简直大过去了,说什么也得报。

    “孩子等这件事情了,咱们两个回一趟杏园村。这一次说什么也要查出事情的真相,如果你母亲真是枉死的,,不是天王老子,咱们两个也绝对要为他报仇雪恨。”

    就在这父子二人在这里面,认亲互诉衷肠的时候,被阵法困住的那个王姓大汉见到这父子俩在这里面互诉衷肠,没头没脑忍不住在那里面喊了一嗓子。

    “我说大舅哥,侄小子,你们两个是想先杀我呀,还是先先放我呀,不管是杀是放,你们先弄弄我这个事儿呗。被束缚在这阵法里面真的好难受的,我一动都动不了,放个屁都放不出去。”

    正抱头痛哭的这父子二人听到这话之后,朝着那王姓大汉看了一眼,不由得这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忽然之间发现自己还有一个儿子的缘故,以至于张福生现在心里面已经没有那么大的戾气了。

    平稳下来之后考虑一下这王姓大汉所说的话,里面的确是疑点重重。甚至他可以想象得到王姓大汉,如果即使是想编理由,也不可能编出这么烂的话。所以只有一个可能,对方说的是真的。

    可即使是如此,王福生也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目光投向了自己这刚刚认来的儿子:“孩子,这是你姑最中意的男人,只不过他把你姑给弄丢了。为父现在是一同为嘛,不知道该如何去做,你看我们应该放过他,还是杀了他?”

    “这十年来,我每天无时无刻都生活在仇恨之中。我无时无刻都想报仇雪恨。然而真的把刀刺到你身体里的那一瞬间,我的心特别的疼。这和你是我的亲生父亲,没关。那是一种良心的疼。”

    “如果今天我们把姑父杀了,而姑姑在未来的某一天,她忽然出现,我们该怎么对她解释。我们告诉她为了给她报仇,我们把姑父杀了,你说她的心会不会也像我这么痛。”

    张福生是长叹一口气,随后欣慰的点了点头:“孩子,你长大了。好父亲听你的,现在咱们也没什么亲人,就算得上他,咱们也不过才三个人而已。既然这样,咱们就不能内耗,咱们得团结。”

    王姓大汉被拽出来的时候,直接把这小家伙抱起来,那叫一个哈哈大笑。随后扑通一下给张福生跪在地上:“大哥,以前我不知道你就是我的舅哥,但是现在我知道了。所以我得给你磕个头。我给你磕头可不是要给你赔礼道歉,而是,想告诉你一声,我真的错了。连自己的女人我都保护不了,还能做啥,您要是有劲您就直接打,我绝对不再放半个屁的。”

    张副生向前一步,伸出双手便将这王姓大汉搀扶起来,正准备要说几句大多的话。可是谁想到这个时候王姓大汉没憋住犊子一下放了个屁。这张福生气的是转身就走,走出好几步远之后,捂着自己的鼻子都那么一句。

    “你个混蛋,你不说,连半个屁都不放吗?”

    王姓大汉那叫一个尴尬,挠不挠自己的脑袋,最后憋出仨字儿:“没憋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