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掌家商女不愁嫁 > 正文卷 第三百二十一章 怎么有种托孤的感觉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第三百二十一章怎么有种托孤的感觉

    所以,听说胡夫人来了,他想着过来,先与胡夫人说一下这个事,然后自己哪天找个时间去一下白源城。

    可是没想到刚到后院,就听到女儿的哭叫声。还在骂她娘?

    丫头要通报,伯爷让不准通报,再听也没听到说什么,只听到女儿的哭叫。再闹下去,怕是满府都知道了。所以伯爷也就站了进去。

    柳夫人看到柳伯爷来了,还有些慌乱。后院的一些丑事,还是不想让伯爷知道,特别是自己没教好女儿的事。怕更是引得伯爷对自己的厌恶!

    可是柳飞飞就不一样的想法了。柳飞飞只认为自己的事没达到目的,父亲以往还是很顺着自己的,看到父亲来了,就当是看到了救星一样。

    都不等胡夫人向宁远伯请安行礼做完,柳飞飞就扑向父亲,抓住父亲的衣袖道:

    “父亲,你要帮帮我,我也是为了我们宁远伯家呀,可是母亲却不理解,还准备把我关起来。”

    柳夫人暗自瞪了女儿一眼,女儿却并没有接收到。柳夫人急坏了,要让女儿胡说下去,还不知道会说些什么出来呢。

    柳夫人上前,一巴掌打在女儿的脸上,把柳飞飞直接打得踉跄几步,嘴角都有丝丝血迹出来了。

    柳夫人咬牙上前道:

    “伯爷,别听孩子胡说一气。都是我把她惯坏了。做事太任性。”

    柳伯侯皱眉道:

    “究竟是怎么回事?”

    被打到一边的柳飞飞懵了一会儿,一醒神来。哇的一声大哭着:

    “你不是我的亲娘!”

    柳夫人气得脸色白得吓人,大声叫蒋家的,把小姐拖下去,先关了起来!

    可能是柳飞飞的哭闹声很烦人,也可能是顾及着胡夫人在这里,这次柳伯爷对蒋家的带着人来把小姐架走没有提什么意见,但看得出来,脸色阴沉得可怕。

    胡夫人很是后悔自己急急的赶来。看到姐姐家这一幕也是真的有些尴尬。

    把柳飞飞带走后,柳夫人这才上前,不敢有所隐瞒了,只有把所有的事都一五一十的说出来,也把胡夫人特意赶来的原因一说。

    柳伯爷站起身来。对着胡夫人就是一揖到底道:

    “多谢姨妹大恩!以免了飞飞惹下大祸!”

    胡夫人忙站起侧身让过道:

    “姐夫,这种事说大就大,说小也就小,可是,我家老爷说,不管是姐夫和姐姐,还是我们家,都承受不起。所以,我就赶过来一趟。”

    “慕容侯爷让我去做这个中间人,只是因为在白源城,我算是知府夫人,品级最高罢了。并不是因为什么关系。他只是想给商家姑娘表示他的重视。”

    “而且,这位侯爷做事是很有心计的。我估计,今天的事,怕人家也得到了消息了的。只是没动罢了。我家老爷说,还请柳家最近可得看紧一点门户,别落下什么事让人抓住,不然,一带就是一串的事。”

    柳伯爷闻言一怔,叹口气道:

    “多谢提醒!这事,我们自当注意。”

    说着,柳伯爷就冲门外叫一声:

    “去把管家给我叫来。”

    门外的人自是去传话了。柳伯爷看看柳夫人道:

    “这次算是多谢了姨妹和姨妹夫了。飞儿就禁足半年。这半年让她好好学学该怎么做一个女子。如果有合适的,早早给她订个亲吧。免得另生祸端!”

    柳夫人只得低头认下,可恨女儿,这样的情况下,能给她订到什么好的亲事?都是自己给闹的。照这样看来,慕容侯府怕是知道了一些风声了。那这样的话,自家还真的收敛一点。

    柳伯爷继续说道:

    “姨妹,善之还有一事相求。本来我就打算过两天去一趟白源城,与这个事无关。我是去找你们。想把生海托付给你们。”

    柳伯爷这话一出,柳夫人马上叫道:

    “伯爷!”

    柳伯爷轻轻一摆手,意思是不想听她的话。正要再说什么,门外传来声音道:

    “伯爷,小的来了。”

    来人是柳家的管家,柳丁,柳丁本身是姓丁,只是因为从祖上就跟着柳家,到柳丁时,他从小就被选在柳善之的身边做一个小厮,然后再做了管家的。

    他做管家,柳善之就赏了他姓柳。所以,就改名叫柳丁了。

    柳伯爷叫道:

    “进来。”

    柳丁这才告进,进来看到有两位夫人在,也忙上前就去行礼。

    “柳管家,你传个话下去,从今日起,柳家的主子,不得我的同意,不准出柳家。下人,非紧要的事,不得你的同意,不得出柳家。也告诉外面铺子上,让他们都给我紧着点儿。府里最近可得小心着点,谁要是给我惹出事端来,我定不轻饶!”

    柳丁有些吃惊,这个话传下去,背后肯定是有事。但做下人的原则,不该打听的,就不要去打听。柳丁也就应了声是,然后出去传话到各个院子了。

    胡夫人看到柳善之这么传话下去,心下也是松了口气。最好不要有事,有事可是会牵扯到自家啊,初端这马上就要考秀才了。可不要出事才好。

    管家出去了,柳伯爷再转向胡夫人道:

    “我柳家这些年,是真的守着老祖宗的东西都守不住了。都怪我这人没能耐,折腾了这些年,我也明白了,到我这一辈,这个侯位就完了,到生海他们,就得看孩子自己的能力了。”

    “这点,我们夫妻都不如你们夫妻。你们把孩子都教得很好。生海还小,我想让他到你们家生活,给你添点麻烦,让他跟着初瑞和兴瑞一起去读书,希望,他以后能挣个自己的前程。”

    虽说老爷的安排是对儿子好,可是儿子一直是自己一手带着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的。这一下子要送走,柳夫人觉得接受不了。

    “怎么一定要给妹妹家添麻烦呢?我们自己也可以好好请个先生来教孩子啊。”

    柳夫人是不太想孩子去妹妹家的。虽说知道妹妹不会亏待了自己的孩子,但总不如自己带着放心啊。

    柳伯爷回头淡淡的看了柳夫人一眼道:

    “你带?你知道生海现在认得几个字么?你只知道你有儿子,教着儿子帮着你争宠!小小年级,你好几次让他故意来找我的?你当我不知道?”

    柳夫人大窘,张张口却无法说出辩解的话来。

    柳伯爷再身胡夫人一揖道:

    “善之无能,是真心想把小儿相托,让小儿最少跟着妹夫学得正身做人之理!但给姨妹和妹夫添了麻烦了,还请姨妹同意,帮柳家这个忙!”

    要说震憾,这事才让胡夫人震憾,从头到尾,胡夫人都不知道说什么!为什么自己有种被托孤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