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九域凌云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六十六章 旖旎醉人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那好吧。”

    许渃诗点了点头,虽然她不认为叶凌云能够以火焰功法将她体内的寒意迫出来,但既然叶凌云想要试,她也不好拒绝,那便是不相信叶凌云了。

    “坐好来。”叶凌云对着许渃诗说了一声,许渃诗点了点头,盘膝坐在软榻之上,叶凌云则来到她的身后坐下,开口道:“你自己也可以使用极阳功法配合我,一起将寒气迫出来。”

    “恩。”许渃诗点了点头,随即,在她的身后,叶凌云心神微动,体内龙凤图案运转起来,一股可怕的炽热之意绽放而出。

    许渃诗的眼睛微微闭着,仿佛似乎感觉一只火凤,盘旋在她的周身,极为的诡异。

    “嘶!”一声低呼从许渃诗的嘴中吐出,一双肉掌落在她的背上,瞬间,一股无比可怕的炽热之意侵入她的身体当中,滚滚而动,这股炽热之气直接让她刚运气的极阳功法都紊乱了起来,极阳功法所蕴含的炽热之气,和这股降临在她身上的炽热,根本不在一个档次。

    “嗯?”

    许渃诗心中震惊,怎么会,叶凌云的火焰功法,炽热之意好可怕,她是修炼极阳功法之人,对火焰炽热之意不但不会抵触,反而会喜欢,但此刻,她却生不出半点喜欢之意,仿佛身体都要燃烧起来,这股炽热,太过可怕,超脱了她的承受能力。

    “嗡!”

    一道火光突兀的生起,在许渃诗身上燃烧了起来。

    许渃诗看了一眼自己身上,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呼,双手紧搂着身子,脸色瞬间变得通红,燃烧了,她的上身,竟在这股炽热之意当中燃烧了起来,衣衫瞬息就化为灰烬,消失得无影无踪。

    许渃诗那曼妙的身躯,优雅美丽的酮体完全暴露在了空间当中,尽是春色,叶凌云的双掌依旧在她的背上,肌肤相触,让她的脸色潮红一片,甚至将那股恐怖的炽热之气都仿佛遗忘了。

    “紧守心神,引导侵入你体内的火焰去驱逐你身体中的寒意。”

    叶凌云的声音传许渃诗的耳膜当中,让许渃诗心神一凛,脸色不停的变幻着,此刻她衣衫都被焚烧,曼妙的身体暴露在这里,这让她如何紧守心神。

    “嗤嗤……”

    一道细微的声音传出,却让许渃诗心中一惊,叶凌云双掌中的炽热之气正侵入她的身体当中,和那股寒气相碰撞,去将寒气驱逐、抹灭。

    轻咬着嘴唇,许渃诗眼眸一闭,心神沉入体内,开始去引导叶凌云侵入她身体当中的火焰驱逐寒气。

    卧室当中,炽热之气弥漫,而在这股炽热当中,又有着丝丝美妙的春光。

    只是片刻之后,便有着一团寒气弥漫在那软榻之上,而且这股寒气,在不停的增加着,全部都是被叶凌云所侵入的火凤之焰从许渃诗体内驱逐出来的寒意。

    龙凤合体,阴阳融合,冰火同源,至阴至阳,区区阴寒之气,即便叶凌云境界还不是很高,但依旧能够轻易将这阴寒之气逼迫出来。

    之所以叶凌云没有直接用魔魂进入许渃诗体内吞噬阴寒之气,是怕许渃诗承受不住死亡之力的侵入,导致意外发生。

    “呼……好热。”

    许渃诗面色通红,甚至连她那雪白的肌肤此刻也都被炽热的火焰烙红来,脸上的红润也不知是羞射还是炽热,格外的醉人。

    “再忍耐一些时候,你身上的寒意如果不全部逼迫出来,依旧会继续侵蚀你的身体。”

    叶凌云开口说道,此刻他的眼睛睁开在那,看着身前美妙没有瑕疵的玉女肌肤,心中微荡起几分涟漪。

    “好。”许渃诗点了点头,任由叶凌云继续运转火焰,不断的侵入她身体当中。

    …………

    许家大殿当中,许坤端坐在那,但其实心头却并不是太平静,叶凌云随许渃诗离开也有一些时候了,现在一点动静都没有,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大哥,你竟真相信那天武境七重的小子吗?”

    许老二对着许坤说道,想到叶凌云,他的眼中便闪过一道寒光。

    “用人不疑,既然他要试,我就给他一个试试的机会,不去干扰他。”

    许坤缓缓抬头,道:“至于相信,我只能相信奇迹吧,一个天武境七重之人,想要逼迫出渃诗体内的寒气,谈何容易,也只能相信有奇迹发生吧,否则的话,真得要向魏家妥协了。”

    许渃诗的房屋之内,炽热之气依旧,不过却渐渐的变淡,许渃诗用床褥裹着身体,雪白的双肩暴露在外,让人一看便忍不住生出冲动之意。

    尤其是此刻许渃诗那含羞的眼神,更是令人迷醉,想要一亲芳泽。

    “叶凌云,谢谢你。”

    许渃诗拉了拉手中的床褥,正对着的叶凌云的她满面通红,将身体裹得更紧了下,心中噗咚噗咚的跳动着。

    “没什么,举手之劳而已。”叶凌云将心中的旖旎压制住,站起身来,朝着香闺之外走去,嘴中说道:“我在外面等你。”

    走出房间,叶凌云却是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眼中挂着一丝苦笑,面对一个如此美人,真难克制啊。

    许渃诗看着叶凌云走出去,目光闪烁,随即眼角露出了一丝浅笑,将被褥放下来,随即找了一件自己喜欢的衣衫穿起来,并精心打扮了一番。

    在外等待的叶凌云竟等了蛮久,才见到许渃诗莲步轻移,缓缓的走了出来。

    此时的许渃诗依旧没有售黛,只是梳洗了一番,柔顺的长发披肩,头上有着一缕发髻,那双柔美的面容晶莹剔透,还带着一抹羞红之意,美不胜收。

    再加上许渃诗身上穿着的一席紫色长裙,香肩微露,雪白的脖颈暴露在外,让人不知不觉的想要顺着那雪白的胸脯不断的往下探索,完全的曲线在紧身的长裙下完全的映衬了出来,惊艳动人。

    “叶凌云。”

    许渃诗见到叶凌云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由得羞涩的喊了一声,脑袋微微低着,脸色更加的红润了起来。

    “额……”

    叶凌云一愣,随即苦笑,此刻的许渃诗确实太过惊艳,本来她便非常柔美,此刻装扮一番,更显得魅惑人心,尤其是她那纤柔的身影,似乎让人想要拥她入怀,好好保护,这大概便是红颜祸水之意吧。

    “失礼了。”叶凌云歉意的说道,苦笑着摇头,他见到过的美女个个惊艳不绝,竟然还会如此失神,显然许渃诗带给他的美是一种不同寻常的美。

    “没事。”许渃诗摇了摇头,随即伸出手,将一个香囊递给叶凌云,道:“怀阴玉都在这里了,既然我身上的阴寒之气已经被逼迫出来,这些怀阴玉对我也没有什么用了,都给你吧,希望能帮到你朋友。”

    叶凌云也没有客气,顺带着将清香之气的香囊接过,对着许渃诗露出感谢的笑容,道:“许小姐,谢谢。”

    听到叶凌云对自己的称呼,许渃诗的心中闪过一道莫名的失落之色,道:“叶凌云,你还是叫我渃诗吧,称我许小姐我很不习惯。”

    叶凌云一愣,随即张了张嘴,喊道:“渃诗。”

    许渃诗听到叶凌云的喊声,这才露出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对着叶凌云道:“我们出去吧,父亲他们还在等候呢,快点告诉他们这个好消息去。”

    “好。”叶凌云点了点头,随即和许渃诗朝着大殿的方向走去。

    此时大殿当中,许坤依旧坐在那,手指不停的敲击着身旁的桌子,节奏颇显得有些急躁,显然此刻他的心,颇有些急躁之意在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