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宠权 > 正文卷 556.告别
本站域名 www.biqu6.com 手机阅读请访问 m.biqu6.com
    权柔不明白明方怎么会忽然开口说这个,但是她下意识地觉得还是不要多问来的好些。

    正所谓,知道太多了反而容易死的快。

    再者说了,权柔也不大喜欢和明方师傅单独说话。

    听到这里,便道,“师傅既然没有别的事情,我就先走了,”

    她行了礼,明方也没拦着她。

    但是却在权柔即将要踏出屋门口的时候,明方在后头道,“我要出门几日,你和江忱,自己万事小心。”

    权柔没回头,也没答应。

    明方师傅要出门就出门好了,左右也没见他能帮上什么忙。

    她自顾自的走了。

    身后被留下来的明方则看着这空荡的屋子,默默低下头去。

    ……

    孔十姑娘托了人带着自己找到紫竹轩这边,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便看见后头走来了权柔。

    “柔儿?”孔十姑娘顿时眼前一亮,忙招呼了权柔一声。

    权柔原先还在想着明方师傅说的那些话,听见有人喊自己,便也抬头望过去见是孔十姑娘,她也收敛了一些心中的情绪,朝着孔十姑娘过去。

    “姐姐过来了,”听着语气倒是不像有些惊讶的样子。

    孔十姑娘拉了权柔的手,打量了一眼,虽然权柔控制的很好了,但是还是能看出来一些和之前不大一样的地方。

    孔十姑娘看在眼底,也没问,只是笑着道,“都问完了,我便过来找你,想说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这时候被权柔留下来的和颜也赶紧跟了过来,“姑娘们,时候差不多了的。”

    再耽误下去,回去了汇安郡主又该说他们了。

    权柔点了点头,“那咱们进去给十九说一声就走。”

    “好,”孔十姑娘挽着权柔的手,一起进了紫竹轩去。

    和颜在后头拦下了原先要跟着往里头进去的司琴,朝着司琴摇了摇头。

    司琴便也停了下来。

    前头两个人倒是没管他们,自己往里头进去。

    一进门,便见宫嬷嬷迎上来,给两个人行了礼,“十九姑娘正在楼上。”

    “多谢嬷嬷,我们自上去告个别,一会儿就走。”权柔朝着宫嬷嬷点了点头。

    宫嬷嬷这次难得没有多说什么,应了一声是字,便退开了。

    这紫竹轩里阴冷的样子给孔十姑娘看得有些起鸡皮疙瘩来着,但是见权柔换了一张笑脸,她也跟着带了几分笑意。

    两个人到了楼上,在屋外的堂里,孔十姑娘见到了两个穿着打扮都不像是中原人的中年妇女。他们跪坐在地上,见了权柔和孔十姑娘,也只是跪着低下头去。

    权柔也没看他们,只是走到那门前,轻轻敲了敲。

    孔十姑娘便赶紧的收了视线,也不去看他们。

    那门很快打开了一道缝儿,有人往外看了一眼,见到权柔,语气里明显带了一些高兴,“权姐姐!”

    她喊了一声,便打开了门。

    “十九,”权柔在这里蹲下身去,揽着陆十九。第八书吧

    孔十姑娘也没说话,默默在一边看着。

    陆十九笑着对权柔道,“我还以为权姐姐要直接回去了。”

    “怎么会呢?肯定要给十九告别的,”权柔揉了揉陆十九的脑袋,“十九可记得我给你说的那些?”

    陆十九乖乖地点着头,“都记得!”

    “那就好,你乖乖的,我会叫人过来看看你,届时若是有什么要的,你都告诉他们,有什么不高兴的,也要说出来。”权柔握着她的肩膀,说的有些严肃。

    陆十九抿了抿唇,十分认真地点着头,“权姐姐放心,十九都记着了。”

    陆十七回京都的时候还特意交代过了陆十九,叫她除了陆十七的话,只能听权柔的。

    所以陆十九对权柔是很信任的。

    看她这么听话,权柔也松了口气,拍了拍陆十九的肩,“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一会子天色晚了,倒是不好进城。”

    陆十九一听权柔要走,眼眶就忍不住红了,拉住权柔的手,带了些哭腔,“那权姐姐,要什么时候才能来看十九?”

    她语气里满满都是期待。

    权柔拿了腰间的绢帕给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有时间就会来的。”

    具体要什么时候有时间,权柔都不敢保证。

    陆十九点着头,也不知道是在答应什么,就是到,“那十九等姐姐来。”

    这乖巧的样子,看得边上的孔十姑娘也觉得有些可怜了。

    不过,这时候到底是人家在告别,她也就没插话。

    权柔又摸了摸陆十九的头发,“十九好好听话,乖乖的,我回去了,也会写信告诉你姐姐的,你姐姐要是知道了,想来也很高兴。”

    陆十九听到姐姐,眼睛越发亮堂了一些,紧紧握着自己的衣角,“权姐姐一定要给姐姐说,十九都好好听话了,也很乖的!”

    看得出来,这孩子也想陆十七了。

    也是,那个家里,真正惦记着陆十九的也就是只有陆十七一个人了而已。

    小孩子对这些,心底都是有直觉的。

    更何况楚王府那个情况,她看得也更加真切了。

    因此陆十七对于陆十九来说,当然是很重要的。

    陆十九也知道陆十七在楚王府中周旋这些不容易。她虽然受宠,但是楚王府也不可能为了陆十七而放出来陆十九这个隐患的。

    说到底,陆十九那个预言,对于楚王府来说还是有些威胁性的。

    楚王府不敢冒险。

    因此才出了这个主意,先把人远远送走,一旦事发,直接处置了。

    到时候对外面就用一个,暴病而亡的由头,本来陆十九身子就不好,谁也不会多说什么的。

    陆十九知道陆十七为她周旋了多少,自然也想叫陆十七能放心一些。

    权柔都懂,便点了点头,“放心,我会告诉她的。”

    现在就不得不走了,再耽误下去,真的天色晚了也进不了侯府了。

    这几日一直都查的挺严的,回去晚了也是一件麻烦事。

    权柔站起身来,对陆十九道,“你进去吧,姐姐们先走了。”

    孔十姑娘也道,“去吧。”

    陆十九点了点头,眼睛里已经都是泪水。